• EIGHTY-SEVEN 分飞

    更新时间:2015-10-13 19:23:21本章字数:3057字

    听到身后那可怜兮兮的两口子的嘀咕,花豹都在摇头。哪怕是一个混混,花豹也有两样东西是绝对不会沾染的,那就是毒 品和赌博。

    他至今还记得小时候自己还在满腔热血读书的时候曾经听老师讲过,人这一生,一旦沾染上了毒品和赌博,那也就不成其为人了。

    有些 欲 望,特别是生 理 和心理层次同时纠葛不清的时候,人本身的意志力不会起到多大作用。

    这些年他到处放水,见到因为赌博倾家荡产的那是不要太多,卖房子算啥,卖掉妻儿的都不在少数。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不单单是说着好玩。花豹对身后的这对夫妻不会有丝毫的怜悯之心,浪费自己的感情嘛。

    本就不远,出了小区就在街对面,骂骂咧咧的把高大伟几脚踹进去,一般情况下花豹还是不会打女人,太丢豹爷的脸面了,身边还有两个小弟跟着,传出去没法做人。

    高大伟没敢反抗,不仅如此,花豹的脚踹过来的时候他还舔着脸挤出一点笑容,这让花豹恶心得想要呕吐了。

    相对来说,梅晓华的表现稍微还算看得过去一点,至少她还是自己走过来的,不像高大伟几乎就是花豹的两个小弟架着才有力气上了楼。

    把两口子弄进休息室,里面自然不会有椅子给他们安坐。按照光头和田蓉商量好的,这一次的问话由花豹负责,不过问什么则是事先光头就提点好了的。

    之所以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很多人在警察面前多是雄赳赳气昂昂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那是他们知道警察没有证据就拿他们没有办法。

    但是花豹他们不一样,证据,那是什么东西,多少钱一斤,如果有人问花豹要证据,这就是花豹的回答。

    这个主意是田蓉提出来的,光头最初不怎么原因,这和他的某些理念太过冲突,只是田蓉也说得很有道理:撇开于倩倩那边暂且不说,冯小刀一个小孩子又能够坚持多久,而且关于小孩子的案子,一旦拖延下去,证据链就会更加难以寻觅。

    田蓉尝试过并且反复问过冯小刀,孩子嘛,哪里会有保存证据的想法,又不是柯南。

    能够为警察做点事,花豹觉得很荣幸,自然也相当的尽心。他甚至想仰天大笑,混混嘛,如果不离开这个行业,最好的出路也就是给警察做做线人,在警方留下一点勉强算是洗白的记录材料。

    只是,做线人的混混又有几个落得好下场呢?

    “跪下,你们两口子都跪下。”

    花豹语气很平静,类似的场面在混混的世界是经常出现的,他一点都不激动。犹豫了一下,高大伟和梅晓华都看了看光头两个,他们搞不明白这对男女是什么人,为什么又一言不发却坐在这里。

    “啪”

    抬手一耳光扇过去,自己的命令没有得到执行,这让光头感觉有点掉面子了,特别是光头那嘲讽的眼神更让他难堪不已。

    好死不死的,他这一耳光下去,高大伟踉踉跄跄的退了两步,捂着红肿的脸很是有点愤怒和委屈,有啥话不能好好讲吗?

    “大哥,大哥,你别打人啊,有事说事,我们又没说不还钱。”

    尽管心里憋屈,高大伟还是没有胆量抵触,梅晓华胆子的确大一些,她扶着丈夫,语气很冲,不就是欠债还钱,凭什么打人啊?

    “豹爷,你究竟行不行?”

    嘴角微翘,光头一句话把花豹堵得憋闷得慌。脸色沉下来,花豹上前一步,抬手正反几个巴掌丢过去,这一下扇得高大伟鼻血都流了出来,瘸咧着倒在地上。

    抬脚狠狠的踢在梅晓华的小腹,花豹怒不可遏,破口大骂道。

    “你她 妈 个 傻 逼女人,豹爷讲话你还敢插嘴,再唧唧歪歪的老子把你先 奸 后 杀,你信不信啊?给老子跪下,跪得端正一点!”

    这下没办法了,梅晓华一只手按住小腹,狠狠地瞪了高大伟一眼,两口子老老实实的跪了了休息室的中间,低着头不敢再还嘴。

    脸上抽了抽,田蓉很想发火了,特别是花豹刚才的那句话让她震怒,光头悄悄的拉着她的手捏了捏,要她暂且忍耐下来。

    “现在,豹爷宣布,因为你们拖欠不还,本金加利息到今天已经八十八万了。豹爷告诉你们,你们只有一个小时还钱,老子不会管你们想什么办法,如果一个小时之后拿不出钱,女的去 卖 淫,男的种荷花。”

    高大伟的身躯一阵摇晃、眼冒金星,他猛地抬头死死地盯着花豹,声嘶力竭的喊道,这会儿他也顾不上插嘴是不是要挨打了。

    “豹哥,本金只有两万二,前几天加上利息四万八才刚刚七万,哪里来的八十八万啊?”

    听到花豹的话,梅晓华简直如五雷轰顶,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丈夫居然欠下了这么大一笔外债,还是赌场的高利贷。

    不过,紧接着高大伟的辩解让她稍微清醒了一点,她咬牙切齿的一把抓住高大伟的肩膀,厉声问道。

    “你给老娘说清楚,究竟是多少钱,高大伟,否则老娘就和你拼命。”

    “老婆、老婆,真的只有七万,真的啊,豹哥,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好,我们还钱,我们今天就还钱,七万,不,八万,多的一万是孝敬豹爷的酒水钱。”

    不得不说高大伟还是有点小聪明的,如果是在平时,花豹对这种很有眼色的人一般都会抬抬手放过去,毕竟自己也有一笔不菲的收入,水钱也收了回来,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今天实在是特殊情况。轻轻笑了笑,花豹蹲下去,也没看梅晓华一眼,只是对视着高大伟的双眼。

    “老子说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你听明白没有,老子今天心情好,就再给你重复一遍,一个小时,现在开始你只有一个小时,超过一分钟老子就剁你一只手,五肢剁完了就装袋扔河里,你自己选择,你也可以试一试豹爷有没有这个胆量。”

    “豹哥,不是四肢吗?”

    一个小弟凑上来在花豹耳朵边轻声提示着,就连高大伟自己都疑惑不解的看着花豹,光头和田蓉倒是立刻就反应过来,心里一阵好笑。

    “麻痹的,他中间要是没有那一条,那傻 逼女人怎么会嫁给他。”

    花豹大笑着敲打着小弟的脑门,吩咐道。

    “看着时间,现在开始计时,一个小时,多一秒钟都不行。”

    听着花豹带着杀气的语句,看着几个混混把手得严严实实的门,高大伟和梅晓华有些绝望了,看架势今天是走不出去这个房间了。

    高大伟一把拉住梅晓华,这会儿其他的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因为花豹已经拿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在那里削着指甲。

    “老婆,老婆,房产证拿出来抵押给豹哥吧,以后我挣钱再给你买房子。你不是还有三万的存款,也拿出来吧。”

    “豹哥,我有套房子,可以值好几十万,你行行好,我用房子抵债,用房子抵债,我们马上就可以去办过户手续的。”

    也不敢起身,只能是跪在地上膝行了几步,高大伟挪到花豹面前恳求着,梅晓华在后面半天没回过神,一阵眼花,整个人没意识的晃动着,摇摇欲坠,她喊道。

    “那房子是我的,高大伟,你这个杂碎,那是老娘的房子,老娘不会拿给你还账的。”

    一把回过身,高大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一下跳了起来,冲到梅晓华面前,几脚重重的踩在她的胸口,俯身就是几巴掌扇下去,骂骂咧咧的。

    “你个 贱 货 ,老子看得起你才让你把房子拿出来,你要是不答应老子弄死你。”

    梅晓华当然是不甘示弱,双手又抓又挠,很快,高大伟脸上就是几条血痕,两口子顿时打成一团。

    花豹回头看了看光头,光头默不作声的摇摇头,花豹懂事的对几个小弟挥挥手,示意他们只管拦住门就行了,大家都在津津有味的看着这场闹剧。

    夫妻之间打架总是伴随着吵骂,这两口子也不例外。高大伟嘴里出来的都是一些不堪入耳的极其恶心的脏话,梅晓华厮打着、哭骂着,两人的衣服已经沾满泥灰,活像是才从垃圾堆里面爬出来似的。

    “你个王八蛋,老娘这么多年供你吃、供你穿,还让你白玩,你还不 满 足吗?房子没有了我们住哪里啊?”

    “贱 人,老子说了以后再给你买房子,今天是江湖救急,老子白玩你了吗,你她 妈 的没有得到满 足吗?你他 妈 的没有得到满 足每次你叫得整栋楼的人都听得见干什么,贱 货。”

    “老娘要和你离婚,不管你怎么说,房子老娘绝对不会给你,麻痹的,老娘要和你离婚。”

    “离就离,你以为老子喜欢你啊,要不是想着多玩玩那小 贱 货,老子早就走了,你个烂货,每次老子挨着你都恶心,你知不知道啊 … …”

    有戏,光头看了田蓉一眼,两个人的眼睛瞬时闪闪发亮。拍了拍花豹,让他俯身过来,光头耳语了几句,花豹不停地点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