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IGHTY-EIGHT 禽兽

    更新时间:2015-10-14 11:49:20本章字数:3112字

    事情太多有时候就会让人感到烦躁,高大伟和梅晓华这边才刚刚寻摸出一个突破口,光头的手机就催命似的响个不停。

    他不耐烦的从裤兜里掏出来一看,居然是监视李默朗的两个队员那边打过来的,这没办法了,这个电话必须接听。

    对花豹比划了一个暂停的手势,看了田蓉一眼,田蓉点点头,她会盯着休息室里面的每一个人,绝对不会让人有机会做手脚。

    走出休息室,在赌场大厅的一个角落里,光头接通电话。

    赌场历来都喜欢安装一些高科技的小玩意,监控、收声装置之内的东西很多,考虑到这些,光头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认真的听着对面的汇报。

    “我知道了,你们继续盯着,保持手机畅通,一会儿我再联系你们。”

    回到休息室,和田蓉对碰了一下眼神,光头没多说,让花豹继续逼压那两口子。到这个时候,高大伟和梅晓华基本都处于临近崩溃的程度,两人之间的打闹也有气无力。

    光头摆摆手,让两个小弟把梅晓华弄出去,现在肯定是要分开来问,特别是高大伟,满脸的鼻涕眼泪和斑斑血迹,趴在地上肩膀还在不停地抽搐。

    听到外面梅晓华的声音越来越远,那女人还在嘶吼着。

    “你个王八蛋,房子是老娘的,老娘永远不会签字的,你不要想卖掉老娘的房子。”

    关上门,花豹上前一把揪住高大伟的头发,连续的耳光重重的扇在他脸上,一直到高大伟两边脸颊都青肿起来,又一口唾沫吐在他眼皮上。

    “自己想清楚,你还有半个小时。”

    恶狠狠的扔下高大伟,花豹对着他的肋骨踢了几脚,这才不慌不忙的走出去,田蓉慢悠悠的跟在后面,她的主要任务就是盯着花豹不要和梅晓华私下谈条件。

    点上一支烟,光头没说话,安静的抽了几分钟的烟,然后过去蹲在他旁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

    “来一支烟不?”

    懵懂的努力抬起头,血糊糊的脸上满是惊恐,光头微笑着帮他坐起来,还很好心的把他移到墙边靠在墙上,直接把烟插在他嘴里,帮他点上。

    咳了几声嗽,高大伟总算是镇静了一点,他狠狠地吸了一口,浓浓的烟雾从他的鼻腔慢慢的喷出来。

    “大哥,大哥,我知道你是花豹的大哥,行行好,求求你了,我现在真的拿不出钱,求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做通我老婆的工作,我一定会把房子卖了来还清这笔欠账的,求求你了,给我一点时间吧。”

    他看着光头,连声哀求着,烟在手指夹着颤抖着。

    “这个嘛,兄弟,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光头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很沉痛的语气逗得他自己都想发笑。但是高大伟又哪里敢这样理解,只是光头那满是肌肉的胳膊就让他浑身发抖。

    “大哥,求求你了,给我十天,不,一个星期时间就行了,我求求你了。”

    “来,这有沙发,坐到这里我们好好聊聊,我给你倒杯水,没事的,都好商量嘛,对不对啊,花豹那人是脾气不好,你要理解,钱收不回来他着急不是嘛。”

    光头越是态度温和、语气轻柔,高大伟越是害怕,他混了这些年太清楚不过,可怕的不是街面上那些满口脏话的小混混,越是和气的黑社会下手越是毒辣。

    他开始担心自己还能不能见到晚上的月亮和星星,痛哭流涕着,他艰难的挪动着脚步走向沙发,嘴里的哀求一直没有停止。

    “没有钱也是可以谈的嘛,兄弟,并不是什么都可以用钱来解决的,要不要想想其他办法啊,说不定一下就把欠账抵完了也是有可能的,对不对啊?”

    查案子有各种手法,光头并不介意自己目前的做法。王志坚在他们进入刑侦大队的第一堂现场课就告诉过他们,只要可以还受害者一个安宁,一切手法都是次要的,前提是确保不伤害到无辜。

    对这句话光头的理解更深刻一些,所以这些年他为了查清某些案件,手法上的确是稍显恶劣,有时候也会被王志坚训斥。

    当然,比起田蓉的踏过界,光头算是温柔许多,田蓉目前的状况却也是光头最担心的,只是他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办法来解决。

    晃了晃脑袋,抛开这一瞬间的思绪,光头紧紧地盯着高大伟的双眼,知道他不自在的偏移视线。

    其实,光头刚才的话把高大伟吓得有些魂不守舍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光头时不时要让他体内藏毒、让他杀人等等不着边际的幻想。

    如果说欠的钱都可以抵消,对黑社会而言,难道还会提出什么扶老太太过马路吗?

    “我们老大喜欢小姑娘,刚才听你说了,嗯,真的假的?如果是真的话,钱嘛,不就是王八蛋,对吧?”

    在刑侦大队的审讯室,这种诱供的话肯定是不能说的,至于这种场合,光头撇撇嘴角,谁会在意呢。

    犹如快要淹死的人抓到一根救命的稻草,高大伟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他唇角哆嗦,两只手无意识的在空中乱抓了几把,满心的全部都是狂喜。他恨不得跳起来扭扭 屁 股,尼玛,早说嘛、早说嘛,不就是那个小 贱 人,自己反正已经玩过了,如果可以抵账,王八蛋才不愿意啊!

    “那个,大哥、大哥,你是不是说的我家里那个小丫头?”

    “我怎么知道你刚才说的是谁?对了,你刚才究竟说的是谁?”

    “嗯,就是我家里那个小丫头,我老婆的女儿,现在才十多岁,正是水灵灵的时候,含苞待放的季节。”

    说起这个,高大伟浑身的伤痛好像都减弱了几分,他努力的介绍着冯小刀的情况,竭尽全力的把冯小刀夸得像朵花似的,就差不能把貂蝉、西施拉出来比划比划了。

    光头强忍着想要怒吼的心情,嘴角不停地抽抽,他又扔过去一支烟,揉了揉脸,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是你自己在吹嘘,盘子究竟长得怎么样?是不是 处 女?你拿她出来抵账的话你老婆会不会闹,如果你老婆不愿意到处去告状、报警的话,算谁的啊?”

    “我保证她不会报警,大哥,我保证这一点。那个、那个… …”

    高大伟一下支支吾吾起来,半天说不出那个什么,光头一瞪眼,一拍桌子,骂道。

    “尼玛的,你是不识抬举啊,那个什么,不说是吧,那你去和花豹说吧,老子不管这件事了,不就是一个小女孩嘛,有啥大不了的,有钱还怕找不到人花是了。”

    光头一翻脸,高大伟那边就恐惧了,他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正在迟疑之间,光头拿起手机开始拨号,这是要把花豹叫进来的做法了,他吓得扔掉手里的烟头,扑过去抱住光头的胳膊,一下跪在地上大喊着。

    “大哥,我说,我说,你不要给花豹打电话,求求你了。”

    “是这样的,家里的小姑娘我玩过几次,不知道大哥你们会不会介意?”

    情急之下,高大伟再也顾不上遮遮掩掩。光头停下拨号的动作,脚尖厌恶的轻踢了他一下。

    “坐好说话,老子又不是同 性 恋,抽得这么近干什么。你说你玩过,尼玛的,原来是你玩剩下的啊,这个嘛,老子就要考虑了,还以为是开胃菜,结果都快要变成鸡了,谁他 妈 的想要啊,你以为老子叫 鸡 还需要花钱吗!”

    高大伟拼命的摇着头,抵账的计划一旦破灭的话,等待他的是什么他非常明了。

    “那个,大哥,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我保证不是这样的。”

    “五分钟,只给你五分钟,说不清楚就让花豹来处理,奶奶个熊的,你连自己女儿都不放过,怎么,是打算调教出来做 鸡 是不是啊,重口味啊这是。告诉你,再不说清楚老子就要去洗了桑拿放松放松筋骨。谈得好那是另一回事,什么都好说,你听清楚没有?”

    “大哥,那小丫头不是我亲生女儿,要是亲生女儿谁会这样做啊。那个,我不是调教,我只是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不是,所以玩了几次,那小丫头还反抗得很厉害,绝对不是调教,不是!”

    “我老婆没啥,她还骂小丫头说是她勾 引我,所以你放心,大哥,我老婆肯定不会反对的,只要不卖房子她就什么都不会反对。”

    “我保证那小丫头还很有味道的,大哥,你拿去慢慢调教一定会很满意。”

    只要能够保住自己,高大伟哪里还敢去想其他的,慌乱之下口不择言的吐露了个一干二净。光头挤出一点笑容,拍着他的肩膀。

    “尼玛的,原来你是玩的 强 奸 啊,你厉害,不过口说无凭,来,你把你刚才说的原原本本给老子写下来,过程写清楚啊,免得以后你反悔告老子 强 奸。”

    从包里拿出一张纸一支笔递给高大伟,光头瞪着他,眼神一点都不放松。

    写下来,高大伟仅仅迟疑了几秒钟,二话不说抓起笔趴在茶几上就开始写,他倒是觉得很正常,不就是想抓一个自己一个把柄在手里嘛,有啥关系啊,只要不让自己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