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IGHTY-NINE 缺口

    更新时间:2015-10-15 18:35:02本章字数:3073字

    对写这个高大伟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心理负担,但是和那么多的欠债比起来就不值得一提了。

    他动笔的时候,光头就起身站在了他旁边,这个时候一定是要监视着,哪些地方没有写详尽肯定是不行的。

    但凡看到写错字或者表述不怎么准确的地方,光头都让他停笔仔细的去想清楚,然后才开始继续写。

    高大伟其实是越写心里越是没底,有什么理由需要写的这么详细啊,你们不是黑社会吗?这又不是警察做口供,对不对啊?

    想到警察,高大伟的手抖了抖,一个字划拉出去好几行格子,但是,这绝对不可能的,花豹他是认识的,虽然这一男一女不认识,不过明显是花豹的老大嘛。

    定了定神,他加快速度,几分钟之后他递给光头两张纸,光头自己都诧异,尼玛的,居然写了两张纸,这杂碎在小刀身上犯下了多少罪恶?

    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光头发现了问题。

    “你是不是想被你老婆赶出门?”

    “不啊,赶出门我去哪里住,总不能住立交桥下去吧。”

    看着高大伟一副不解的模样,光头摇摇头,看着还是不笨,特别是做龌龊事的时候是很聪明的,怎么他 妈 的脑子就转过不弯呢?

    “你自己刚才说过,你第一次 强 奸 了冯小刀之后,冯小刀找到梅晓华,要她报警,她拒绝报警。并且,对你之后的几次 强 奸 ,梅晓华都视若无睹,你不把这些写进来,到时候梅晓华要和你离婚的话,我们怎么给你撑腰呢?”

    这话让高大伟有点心惊胆战,只是他已经走得太远,没法回头了。别无选择是其一,其二是他也觉得光头的说法有道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梅晓华要离婚,自己的确可以找光头他们来撑腰不是。

    昏沉沉的,他补充进去了这几个要点,光头变魔术一样找出一盒印油扔过去。

    “每一页都盖上指印,然后我会让他们带你出去,你没事了,放心好了。”

    搞完这边,梅晓华那一头还需要核对,光头让田蓉把梅晓华带进来,女人嘛,女警处理最好,他把高大伟的口供给了田蓉,剩下的应该怎么做田蓉是熟练工,无须担心。

    从法律角度来说,高大伟的这份口供以及接下来田蓉必定会从梅晓华那边取得的口供都是不能作为证据的。

    刑警取证,必须要有其他人在场,这是一个硬性规定,其次,必须是要正式的口供笔录,而不是随意的在一张可以擦 屁 股的纸上横七竖八的写满字就可以了。

    如果说这种东西都可以作为法律认可的口供,那么谁都可以学会模仿别人的笔迹陷害他人。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在法律经过几十年的完善之后,口供其实早就已经作为证据链里面最不重要的一个环节存在了。

    也就是说,没有其他直接物证的情况下,口供仅仅只能是做为参考,甚至只能是作为破案的指导方向而已。

    光头也没想过要把这两份口供作为证据拿回队里,而且,因为强奸的现场早已不可查,冯小刀身体上的伤害也不能和高大伟直接联系到一起,就连冯小刀自己的口供由于时间过去太久也无法作为立案的依据。

    那么,下一步怎么进行,光头坐在赌场的大厅,认真的思考着,这件案子看似简单实则复杂,不找到一个合适的突破口就根本没有办法进行。

    等田蓉出来,两个人也不多说,对花豹扔下几句话,让他该收的账继续去收,至于高大伟和梅晓华会不会感觉上当受骗,有什么关系呢。

    路上两人稍微讨论了一下这个案子的难题,脸上都不是那么爽利,最后,还是光头提出一个办法,田蓉没赞成不过也没有反对。

    “晚上我找找王队,他办法多,看看能不能找一个突破口。”

    田蓉本来是想反对来着,但转念想到家里冯小刀的模样,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是啊,那就让光头去找王志坚那混蛋吧,自己就当不知道,谁让那家伙脑子转得快呢,再说了,总得对小刀有一个交待才行,否则小女孩恐怕会对这个世界失望到无以复加呢。

    在赌场耽误的时间有点多,光头车速开得很快,一路上的红灯也没在在乎,虽然是私家车的牌照,但是刑侦大队的每台秘密行动的车辆其实都在交警队是备过案的,所以也不需要担心扣分、罚款什么。

    顺利的和监视李默朗的两个警察的其中一个在一家茶楼的包间见了面,光头也没有心情寒暄打趣,第一句话就是直入主题。

    “确定李默朗和刘涛认识?”

    “是的,你从窗口看街对面,那一家洗浴中心门口挨着停放在一起的两台越野车就是他们的座驾,两个人进去有好几个小时了,还没有出来,小瞿跟了进去,暂时还没有消息反馈。”

    跟了人进去就好办,光头这才拉开包间的门招呼服务员进来给自己和田蓉一人点了一杯茶,然后又拿出烟撒了一圈,田蓉理所当然的是要抽烟的,这段时间她心情不好,烟量消耗也大。

    “其他呢,李默朗和其他什么人接触过,这里面有没有刘涛交际圈里面的人?”

    田蓉问到在点子上,那年轻警察不敢耽误,从兜里摸出一个笔记本递过去。

    “田姐,你看看,这是记录的李默朗这两天的接触过的每一个对象,我们查了每个接触对象的背景资料,除了今天刘涛本人之外,其他的应该都是正常的工作接触和人际往来。”

    “给小瞿发个短信问一问,光头,怎么搞的,几个小时不回馈消息,有那么夸张吗?”

    一般说来,只有蹲点或者秘密跟踪什么持械重犯的时候,才会要求关闭手机。平时的这种跟踪任务恰好是要求通讯工具保持畅通,否则指挥官怎么根据情况的进展下达不同的指令。

    光头没反对,他也是着急,一个短信扔过去,没几秒钟,对方回复过来。

    “老大,正是因为没有任何情况,所以我才没有反馈啊,目标两个人各自进了一个单间洗浴,一人叫了一个按摩技师,估计是那啥,你懂的,我还在大厅等着呢。”

    我 靠,光头一阵气结,老子累得像一条狗似的,都两天没和田蓉聚一聚了,这两个混蛋居然优哉游哉的玩 女人,奶奶个熊的。

    生气的把手机扔到桌子上,不管是那小警察还是田蓉各自看去吧,他是要休息休息。

    伸脚在桌子下轻轻的踩了光头一下,田蓉抿嘴微笑,她看过短信之后自然知道光头心里在想什么,所以这一脚不仅是踩,还特意在光头脚背上磨了磨。

    好吧,好吧,总算是得到一丁点的安慰,光头丧气的打起精神。

    “我过去看看,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发现我的。”

    … … …

    进了洗浴中心的大厅,光头直接走向大厅,这些场合不管是以前蹲点还是临时检查光头都来过很多次,再说了,无论多高档,在光头看来都是一个意思:鸡窝。

    两个穿着薄纱旗袍,叉开到快要腰间的女服务员毕恭毕敬的对光头半鞠开了一个躬,声音也很甜美。不过,没等她们开口,光头手一挥,大刺刺的说道。

    “找人的,你们不用管。”

    说起来,王志坚之所以会同意光头一直保持他这个炫酷的发型不是没有原因的,在普通人看来,光头的形象那是比黑社会还黑社会,最适合的就是进入一些灰色环境打探消息,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到他。

    洗浴中心一般都在附近辖区派出所有关系,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所以一般的大检查或者某些警方的活动他们都会提前收到消息,然后一些不合适的节目以及某些敏感人士都会从后门悄悄的溜走,以免在警方留下痕迹。

    平时来洗浴中心的警察也不是没有,当然一般都是便衣,少有穿着制服进来休闲的,那是傻逼。

    基于这些情况,所以根本不会有人去想这家伙是进来打探消息的,在洗浴中心找人,很正常,几个朋友聚会,必然有先来后到,两个服务员再次微微鞠躬,退开到一旁。

    大厅的大门和那一排排的躺椅之间是用巨大化的盆栽植物隔开的,这几乎成了每一家稍许高档的洗浴中心的常规装饰,光头站在一盆盆栽后面,眼神犀利的扫过大厅的每一个座椅,还好,李默朗和刘涛还没有出来,小警察小瞿倒是穿着浴袍躺在一张靠近门的角落里的躺椅上看着电视。

    小瞿的位置很不错,既靠近大门,方便出入,视线又好,一眼之下继父可以看遍整个大厅,不过光头却不怎么满意。

    几步跨过去,在临近的一张无人的躺椅上斜靠下来,他低声训斥道。

    “你傻了吧,包间的出入口和吧台都在你背后,万一人家从包间出来不进大厅休息,直接买单走人,你是不是打算在这里睡到晚上呢?”

    本就被光头的神出鬼没吓了一跳,再这么一教训,小警察的脸上青一块白一块,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