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NETY-ONE 心结

    更新时间:2015-10-18 21:23:49本章字数:3030字

    王志坚这几天非常累,整个身体从内到外都疲惫不已。对他来说,委曲求全的到处去求人,偶尔还看别人的白眼,严重的时候还得装孙子被人训斥,这种活实在是不适合他的性格。

    但是,无论以前和田蓉的情义,还是为了队里可以保下来一个能力强悍的干警,他都不得不去做,没有其他的选择。

    好不容易做通上层的工作,剩下的他很干脆的甩给了光头,反正现在他亲自去找田蓉效果是能够想到的,还不如让光头接了这个活。

    “这个,老大,我没把握,田蓉的性格很倔强,你知道的,我只能是说去和她好好说一说,究竟怎么样还得看她自己。”

    光头不敢拍胸口,田蓉的心结他知道,这些天,在田蓉面前他甚至从来都没有提起过这件事,就是担心引起女人的不愉快。

    开枪打死人是一件大事,但是,站在光头的立场,他倒是觉得没啥大不了的,总之死的是一个恶贯满盈的罪犯。

    只是,任何人对任何事都是看自己 屁 股 下面的位置来说话,如果光头自己不是警察,不是刑警,他知道自己肯定不会这样看待这件事,一定会认为田蓉那种情况下的开枪是违法的。

    瞬间,脑海里转换了无数的念头,光头觉得自己的脑袋都隐隐作痛,他也不敢给出保证,只能是可怜兮兮的看着王志坚。

    可以说,他想到ide王志坚都想到了,他没想到的王志坚也想到了。随意的摆摆手,叹了口气,王志坚也很无奈。

    “行,你去给她说清楚就行了,究竟怎么选择在于她自己,我们也没办法不是。对了,你还有什么事?”

    终于想起光头今天应该是有事找自己,说到最后,王志坚随口问道。光头挠挠头皮,拿出下午得到的几张口供递给她,又把冯小刀这事简短的描述了一个大概和重点。

    轻轻地伸出两根指头揉着额角,对卷宗王志坚翻阅很快,几乎没花什么时间,然后是长久的思索,这会儿光头就很有耐心了,他也安静的坐在对面思考着,试图自己找出一种方法来。

    “要说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看你们的控制力怎么样了?”

    控制力,光头愣了一下,一时之间他还没有听懂这句话的意思,愣愣的盯着王志坚,很是疑问。

    “这个是不能交到检察院那边去的,你应该清楚,对吧?时间已经把一切证据消于无形,这一点想来你们也清楚,所以,要高大伟伏法,只有一个办法,就看你们对花豹的控制力度怎么样,听明白没有?”

    光头恍然大悟,现在他彻底搞懂了,冯小刀这个案子的关键点现在反而不是高大伟和冯小刀这两方了。

    “我明白了,老大,我马上去处理,有啥不明白的到时候给你打电话啊。”

    兴冲冲地的冲出办公室,光头动作太快,王志坚连喊了好几声这家伙都没有听见,只能是哑然失笑的摇着头。

    算了,也不是多大的事,他本来只是先叮嘱叮嘱光头,让他和田蓉好好谈谈,尽量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拉开抽屉,田蓉的警官证和配枪好端端的躺在里面,手指在警官证那灿烂的笑容的笑容轻抚而过,王志坚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 … …

    “田蓉,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我开车过来了,找个地方碰头吃饭吧,要不要把冯小刀叫出来一起还是给她带饭回去,你决定啊。”

    半个小时之后,去田蓉家接到冯小刀的光头找了一家经常去的,味道、价格都算适宜的餐馆坐下等着田蓉,那边跟着李默朗的小警察们自己知道去吃饭,他已经通知了他们,不需要担心。

    小女孩好像对外面的环境有些不适应,一路上都在不停地东张西望着,稍微有一个成年男人靠近一点就会哆嗦着躲到光头身边。

    “也不知道她从家里跑出来这段时间是怎么过的。”

    田蓉有些感叹,也有些心酸,这让她想起来第一次见到小女孩时的情景,那会儿小女孩就是一个乞丐模样,浑身上下特别是脸上全是脏乎乎的,如果不是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她都不会认出那是一个女孩。

    “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嘛,等这个案子办完了她慢慢会恢复的。”

    光头低声的劝慰着,也亏得这会儿小女孩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面前的一个冰激凌上,正全神贯注的吃得开心,没注意到这两个大人的谈话。

    这会儿不是什么好时机,当着受害人讨论案情本就是警察的一大忌讳,这又是一个小女孩,事关她的隐私和母亲,就更加不能说。

    两人也沉下心来尽情的享受这顿晚餐,毕竟忙了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冯小刀在两人的悉心照顾下微笑也渐渐多了起来。

    吃完饭,两大一小还逛了逛街这才回家。冯小刀累了,回去田蓉给她弄好水让她洗漱了就上床,没多久,小女孩伴着那微微的有节奏的鼻息进入了梦乡。

    回到客厅,把自己呈大字扔到沙发上,舒服的出了一口长气,田蓉说道。

    “冰箱里有啤酒,弄两罐过来吧,然后谈谈你那边的情况。”

    光头把电视声音调小,起身拿过来啤酒,拉开之后递给田蓉一罐,顺便把王志坚的意见和约了政治部的人吃饭这件事说了出来,田蓉沉默了。

    “去吧,田蓉,总是这么拖着不是办法,你不能每天都和政治部的人打太极拳的,就算你天天和他们打太极拳,最后吃亏的还是你。”

    “再说了,老大一向不求人的,这次为了你的事都到处去托关系,他也不容易,我们也应该体谅体谅他,对不对啊?”

    也许光头不说后面这句话还好,他一提王志坚,田蓉反而怒了。

    “你什么意思?告诉你 ,我不会去的,错没错我心里有数,对政治部的人低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你不想王志坚难堪你自己去,不要拉着我,时不时还要我去献身你就满意了,啊?”

    面对这一通怒火,光头一时不怎么敢说话了,田蓉倒不是纯粹的撒气,光头也不想她去对别人低头,可是,很别扭的,光头绞尽脑汁想出一点话来。

    “那啥,田蓉,你也不用生气,我只是想着,你这样一直拖下去,你看现在你查案子都没有办法正大光明的去查,偷偷摸摸的查案我担心你出事 … …”

    女人的怒气慢慢消散开来,光头的关心她当然明白,只是,心里的那个坎她却怎么也过不去。

    田蓉考虑过这件事,甚至回忆过无数次自己开枪的场景,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开枪,因为自己是警察,已经没有反抗能力的罪犯就应该让法律来审判。

    但是,她也很清楚,如果她不开枪,对方也许最多是面临区区十几年的刑期,运作得好的话七八年都是有可能的,更别说入狱之后的减刑和假释了。

    作为一个深深地了解公检法运行机制的老刑警,作为三天两天都要去看守所提升嫌疑人的老刑警,田蓉很多时候想起那些暗地里的交易都会深感无力。

    是的,他们刑侦大队可以兢兢业业的抓捕每一个罪犯,但是,你抵不住人家后面的所谓运作、所谓关系 的强大力量。

    很多时候,刑侦大队前脚才抓进去的最少也应该五年以上刑期的嫌疑人,几个月之后人家就大摇大摆的在街上继续的飙车、调戏妇女等等,可以说,他们刑侦大队每个人都遇到过这种情况。

    可是,无论在街头遇见那些本该在监狱里呆着的人渣,无论你怎么的义愤填膺,你一恩必须承认,你又一次失败了,田蓉失败过很多次,多到她已经学会冷漠,学会在某些场合对受害人的冷漠和无视。

    直到那一天,直到她终于忍不住扣动扳机的那一天。

    “有些事情你们可以忍我不能忍,你不用劝了,大不了我不当这个警察。”

    田蓉摇着头,举起啤酒和光头碰了一下,她的态度已经很明确,尽管这是她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事业。

    “王志坚那个方法不错,明天早上我们一起去找花豹,把这件事办了,我心里也踏实,然后全力以赴调查于倩倩的事情。”

    “明天早上,什么?早上你不是还要去局里,政治部的人还在等着你啊?”

    光头惊讶了,放政治部的人鸽子,这个做法不大妥当吧,他甚至不敢去想象之后田蓉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不行,怎么也不能硬顶,拖延也比硬顶好。

    “我不同意你的做法,上午你还是去应付着,我先去花豹那边,中午等着你来就行了,反正一上午也弄不完,有些担东西还要慢慢谈的,你知道的。”

    田蓉也没争辩,只是莞尔一笑,举起啤酒又向他示意。

    喝完酒,光头倒是不想走,但田蓉推着他往门口去,一边推一边笑着躲开他凑过来想要亲吻的嘴唇。

    “坚持住啊,等小刀这件事解决好了我给你奖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