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NETY-TWO 出手

    更新时间:2015-10-19 19:42:59本章字数:3022字

    于倩倩那边暂且是没有任何的进展,虽然已经确定了李默朗和刘涛相识并且关系看起来还很熟稔,但是奇怪的就是,按说根据田蓉和光头那天晚上在街心花园跟踪到的情况,这两人应该是情侣,可是,好几天以来,于倩倩和李默朗却没有任何的联系痕迹。

    光头和田蓉也对这件事感觉怪异得很,两人私下讨论过,这种状况与一般的情侣之间的相处之道差别太大,于倩倩都豁得出去主动配合李默朗在街心花园野战,哪怕是夜晚,但也说明双方的关系应该非常的亲密才是。

    不过,无论他们怎么猜想,也想不出来造成这种怪异想象的原因。到最后,唯一的办法还是只有一个:继续的监视。

    如同光头所说:只要我们耐心一些,不管他们有多隐蔽我想最后都会露出马脚。

    田蓉也同意光头的判断,这其实也是他们目前唯一的办法,大不了就比耐心吧。

    不过在讨论的时候,田蓉也提出一点,那就是以前于倩倩第一次报警并且和警方接触的时候,那会儿她和刘涛以及包括继父刘德安之间的关系都不怎么好,这是刑侦大队都知道的,但是现在,于倩倩回家的次数逐渐多了起来。

    在这几天的监视中,每一天于倩倩都会回家一趟,然后一般深夜才会离开。而且,有时候田蓉还发现,刘德安或者刘涛还会到别墅门口迎接她,态度也很亲密。

    当然,这个倒不是大问题,如果说于倩倩的亲妈何梅可以作为双方的调和剂,在丈夫莫名去世之后,于倩倩缺乏寄托,哀伤之下和母亲一家关系好转也在清理之中。

    … … …

    懒洋洋的靠在车门上,光头一边胡乱的想着这些问题,一边等待着田蓉下楼,他还在琢磨,待会儿怎么也要劝解田蓉去局里,不然就要和政治部那边彻底翻脸,现在显然不是一个良好的时机,毕竟田蓉自己还背负着一个不那么好解释清楚的问题。

    田蓉安顿好冯小刀之后匆匆的小跑着下来,就连头发都是一边跑着一边随手的用一根皮筋扎在脑后。

    还差几步才到车边,看到光头准备说话,田蓉一举手。

    “光头,如果你再喊我去局里我们就绝交,我已经想清楚了,大不了不干这个警察。”

    这话把光头憋得难受,他苦笑着拉开车门,这下麻烦了,光头知道,如果不立刻给王志坚打电话,让他把局里那边摆平,一场风波很快就会席卷而来,搞不好田蓉会遭遇到没顶之灾。

    “我给王队打一个电话,让他帮忙拖延一下局里。昨晚很晚的时候他还给我打了电话,问我给你说没说他约好了政治部的领导,大家一起吃个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算了,我来给他打电话,你好好开车,小心一点,这会儿上班高峰期,路上车多人多的,安全第一,不要撞着别人了。”

    光头一愣,一下偏过头来看着田蓉,脚下没注意稍微用了一点力踩在油门上,车子立刻冲出去,差那么一丁点就追上了前车的尾巴。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只是田蓉的确在摸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的确是在连通王志坚的号码。

    “行了,待会儿来说,让你好好开车,刚才我都被你吓着了。”

    田蓉还是微笑着,只是伸手按在光头脸上,使劲的把他的脑袋推回去看着前方。她是真的平静了,不再有犹豫和愤怒,很多事她也做出了决定,知识啊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光头而已。

    “王队,我田蓉,光头都给我说了,谢谢你的好意,今天我有事就不来局里了。”

    “嗯,政治部那边你不用去打招呼,没事的,随便他们怎么结案吧。吃饭就不必了,我不会和他们吃饭的,倒是你,今晚大家一起吃个饭吧,我请客。”

    “你真的不用去找他们说好话,我没事,有些话晚上大家碰头再说,我现在还有事。行,我定好地点通知你,晚上见。”

    光头耳朵都快要立起来了,一个字一个字的分析着田蓉的心情。尽管田蓉的话里很多听起来是气话,但是光头敢肯定,她是真的很宁静,至少现在的思绪相当平和。

    “你找个稍微好一点的餐馆,定好了通知一下王队,晚上我们三人一起吃饭,听见没有?”

    光头赶紧点着头,只是,他犹豫了一下,问道。

    “要不,要不,你去就行了,我就不去了吧。”

    这话惹得田蓉大笑,她白了光头一眼,又在他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痛得光头一下跳起来,脑袋撞在车顶“砰”的作响。

    “你不吃醋?你这话什么意思,想和我分手,那我满足你哦。”

    奶奶个熊的,光头吓得真的要吐血了,他是以为田蓉有什么私密一点的话会对王志坚说,仅此而已,绝对不是吃醋。

    现在好了,没讨好到自己的女人反而得罪她了,光头忙不迭的道歉认错,好不容易才哄得田蓉的脸上重新挂上笑容,只是这样一来,他是再也不敢劝她对政治部那边稍稍的让让步了。

    心里哀叹着,脸上还得陪着笑,光头觉得今天自己运气不怎么样,不过他也没办法,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先做好手上的事再去考虑其他。

    按照昨晚的计划,现在两个人是直奔花豹的小赌场,还在路上光头就给花豹打了电话,那家伙还在睡觉,不过听到是光头的声音立刻就蹦了起来,连声回应着马上收拾等着他们去。

    “豹哥,你说那警察又来找我们干什么,这样下去我们这个生意是不是就要关门了。”

    “你个傻 逼,老子让你去扫地就去,不要那么多话。关门,怎么可能啊,没看老子昨晚已经调高了利息,拿过来放水的本金更多了啊,蠢货。”

    一脚踹在下面一个小弟的 屁 股 上,光头骂骂咧咧的赶着他们去打扫,这会儿赌场大厅还乱成一团,平时一般都是中午才会打扫,而且不会是他们打扫,都是龅牙的人干这些事。

    赌场关门晚,花豹很多时候都是在这边的休息室对付着睡觉,第二天上午才会出去游荡,或者回去自己大哥那边交账。

    监督着两个睡眼惺忪的小弟急急忙忙的收拾了一遍,花豹想了想,又把他们叫过来,掏出二百元钱。

    “去,赶紧去楼下买早餐上来,多买一些,各种种类都要,在大厅清空一张桌子摆好,记得拿干净的碗筷,否则老子打断你的腿啊。”

    花豹当然是比下面的小弟清楚,那不然昨晚他哪里找的胆量把水钱的利息提高了两分。说句难听的,来赌场的不仅有辖区的官员,也有辖区派出所的协警乃至干警。

    昨晚他不止遇到一个辖区派出所的干警想要威胁他,原因就是水钱的利息问题,但是花豹每次都会把人悄悄的喊到一边,抬出光头的名号,果然,那几个平时嚣张跋扈到极点的协警、干警一个个都萎了。

    这不是花豹不懂得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只是,安西那么多地下赌场,你一个辖区的小小干警管得了多宽,大不了不来你这个区域放水,说不定赌场都得搬家,到时候你派出所减少一大笔灰色收入,到时候自己哭去吧。

    这些话花豹不会对下面的小弟解释,混这些行道需要的要么就是肌肉多,熬得了打,要么就是脑袋滑,避得了祸,他自己还不是给人当了很多年小弟自己慢慢学会的。

    等光头和田蓉上楼之后,两人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这难道不是某家酒店的自助餐,除了站在桌子旁的两个服务员长得寒碜了一点。

    其实花豹心里一直在猜测光头一大早来的原因,只是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来,所以只能是抱着尽力去讨好光头的原则先行安排好自己可以做的一切。

    “田蓉,吃点东西吧,反正我是没吃。”

    田蓉也没吃,晚上酒喝多了,早上还是光头打电话才起床,她只能忙着给冯小刀准备好牛奶面包就跑了,顾不上自己的肚子。

    没有谁会客气,光头也不会认为自己吃了花豹一顿就和他同流合污了,更别说待会儿花豹大概还得哭。

    桌子上的早餐品种不少,油条豆浆,清粥油饼,茶叶蛋是必须有的,人花豹买得起。只是味道不怎么样,清粥和水差点不远,也是,小区门口的早餐店又能够好得到哪里去不是。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灌了一肚子,光头打着饱嗝接过花豹递过来的烟点上,田蓉吃得慢一些,他也不着急,反正这点事办起来很快。

    “花豹,昨晚你打着我的名头作威作福啊?”

    花豹心里一惊,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快传到光头耳朵里。正常的说来,应该是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光头无意中在哪里听说才对,难不成昨晚会有辖区派出所的干警给光头打电话证实,这、这,这不是干事的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