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IRTY-THREE 化解

    更新时间:2015-06-18 22:38:58本章字数:3098字

    毕竟对面就是安西市局,更不用说刑侦大队大队王志坚就在现场。当然,他不会愚蠢到一招半式的拿下高虹,那天之后,他已经知晓了高虹的身份,清楚这个表面温和的女人一旦爆发起来脾气有多烈。

    这几天,市局几乎要被她翻了一圈,局长已经称病躲进了医院,不就是为了躲避这个女人嘛。几个副局长这两天是抽签决定谁接待高虹,还必须憋出一副笑脸,不然你摆脸色给谁看啊,市委书记吗?

    不过,王志坚还是一步跃到披头散发、怒气冲天的高虹面前,手里的警官证举在与她视线平齐,语气柔和但内容惊人。

    “高小姐,你是想给你爸惹上麻烦,想把他搞下台吗?”

    是了,犹如一盆冰水迎头淋下,高虹悚然一惊,身子一震,如梦初醒。她看了看手里那锋利无比的剔骨尖刀,一下想起李大头的温柔和自己父亲的笑容,手一松,刀子“哐当”落地。

    给那个傻站着的武警战士使了个眼色,王志坚脚尖一动,把刀踢了过去,然后伸手扶住高虹,劝道。

    “你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帮了于倩倩不就行了,凡是多想一想李大头吧,他希望的一定是你快快乐乐,这是肯定的。”

    话很朴素,没有什么心灵鸡汤,唯独这样,反而更加打动人心,高虹愣了愣,眼泪又“噗嗤、噗嗤”的掉下来,她真的好想李大头。

    何晓燕当然不敢再像上一次那么猖狂,甚至很还很卑微的靠近高虹,低着头道歉。她这个举动让刘畅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说起来他最大的靠山也就是何晓燕,现在连靠山都要低头,他还敢怎么样。

    上一次因为李大头出手重,他最先出场被送往医院,后来何晓燕也特意不在他面前提那件事,偶尔他问起,何晓燕要么岔开话题,要么淡淡一句“没事,摆平了”就敷衍了过去,他也是不知详情,否则哪里有这么大胆子对高虹耀武扬威。

    “好男不和女斗,咱是文化人,君子动口不动手……”

    在心里安慰着自己,附带他连何晓燕有些怨恨上了,脑瓜子转了转,他向于倩倩那边走了几步,被高虹挥手间让一个武警又拦住去路。

    这一次刘畅没有恼怒,反而是真诚的微笑着举起手,示意自己的无害。然后,他盯着于倩倩的眼睛,满腔的柔情。

    “倩倩,我看到你在家里留下的信,然后我一直给你打电话你也没接、短信没回,我很无奈啊。”

    耸耸肩,他显得有些哀怨,不过,无论神情怎么调整,他一直保持着让何晓燕可以听清楚每一个字。

    “我一直想和你谈谈,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既然今天我们这么巧合在这里碰上了,你看要不找一个地方坐下聊聊。”

    没等于倩倩反对的话说出口,他叹了口气,降低了音量。

    “你提出离婚,难道不和我见面就能离婚?这样的话,你大概只能是走诉讼那条路了,我想你不会喜欢那个情形的,还不如大家好说好散,怎么也是夫妻一场,对吧?”

    这句话打动了于倩倩,甚至也打动了赫美丽。

    的确,明明可以很简单解决的问题,又为什么要闹上法庭,万一某个小报记者或者哪个多事的人把这件事发到娱乐版或者网络上,于倩倩以后还怎么上班和生活。在不离开安西市的情况下,恐怕走到任何地方都要面对人家的指指点点,这种日子,谁能忍受啊。

    于倩倩点点头,不过,她才不会跟着刘畅去其他地方。

    “我们回那个所谓的家去谈吧,正好一边谈一边拟出协议,谈妥了就签字。”

    回头看了看何晓燕,何晓燕轻轻的点了点头,她是求之不得。刘畅不离婚她始终就言不正名不顺,尴尬到极点,这也太过委屈了安西市的女首富。

    没了热闹,围观的人群很快就散去了,王志坚倒是犹豫了一下,把高虹喊到一边,说道。

    “你可以放心的,李大头被定为工伤,会从这件事剔除出去,你根本不用去局里的,去得次数太多,对你爸也会有影响。”

    感激的对王志坚点着头,高虹对这个警察没有怨气,尽管她知道是他开的枪。人家是职责所在,她要怪也是怪刘畅和何晓燕,冤有头债有主嘛。

    “行吧,谢谢王队长提醒。对了,你不是住院了吗,身体恢复得很快啊?你们那个女警察怎么样了,很厉害啊,给我们女人涨脸面了。”

    高虹主动递过来的橄榄枝王志坚不会拒绝,只是,他居然有点讪讪。他不是出院,中午睡了一会儿醒了觉得自己没多大问题就从医院跑了出来,说不准这会儿医院正到处打电话询问他的去向呢。

    “田蓉没事,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我这身体更没问题,多谢关心了,那行,我先走了,我还得去医院看看。”

    高虹又去和于倩倩打了个招呼,告诉她事情基本有了定论,于倩倩终于松了口气。如果收李大头死了还扛着一个袭警的罪名,她会自责一辈子的。

    没上刘畅的车,于倩倩和赫美丽打了个车走,刘畅和何晓燕吻别之后开车追了上去。这边,何晓燕再次来到高虹面前,很是恭敬的说道。

    “高小姐,今天多有得罪之处,要不我们也找个地方喝杯咖啡,我给你赔罪。”

    这就是商人的悲哀之处,有钱真不算什么,你可以遇到的麻烦根本是你无法想象的。高虹冷笑一声,摆摆手,她怎么可能和这个女人同桌啊,哪怕是这样站得过近,她都觉得是对李大头的侮辱。

    “你的咖啡我喝不起。不过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最好是搬离安西,这里不会有你的容身之处。嗯,也许你会认为我猖狂,的确,我就是嚣张,我就是要从各方面打压你,你不服就去把你的后台搬出来我们斗一斗吧。”

    高虹走了很久,何晓燕坐在自己的车里眉头紧锁,车是司机开来的,为了安静,她又让自己自己打车回去。

    刚才,她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到了一定层次的官员,平时和他关系相当不错。也许说不上随叫随到,但至少帮她揉个肩、捏个脚、按个摩什么的,都是那些五十多岁的所谓“正人君子”最乐意的事。

    只是,她很惊讶的平时在电话里喊她喊得非常亲热的这几个人这一次却格外的大义凛然。他们的口吻是差不多的,都是在规劝何晓燕。

    “何总啊,现在是一个法制的社会,你要相信政府、相信法律,我们一定会秉公执法,不负人民的期望。”

    翻了翻车门的格挡,从里面拿出一包拆开的烟,这是她以前放在这里,心烦的时候会抽上一只,没有烟瘾。

    点上烟,慢慢的吐着烟圈,她是明白了,这几个老东西是把她抛弃了。高世明,那是一尊神,定鼎安西大局的最大的神,没有任何人有胆量和他抗衡,更不要说去招惹他的宝贝女儿,那是泼天的祸事,却让她摊上了。

    她认识高世明,几年前就认识。

    当时,因为步子迈得太大了一点,她的连锁超市资金链险些断裂,到处求助无门之后,她得到某个老家伙的指点,大着胆子在某个夜晚敲开了高世明别墅的大门。

    只是,她提前了至少两个小时的精心打扮全部浪费了,高世明居然没有让他进门,只是通过门口的视听系统问了两三句话就让她离开了。

    但是,第三天,几乎在她要崩溃的绝望光头,一家银行主动找上了门,态度那叫一个端正。然后,在银行的支持下,何晓燕不仅没有破产,事业还再一次引来了高速发展期,一跃成为安西女首富。

    都是时隔很久了,半年吧,何晓燕记得应该超过半年了,她宴请这位银行的行长吃饭,席间,对方才无意中提起,当初高书记把何晓燕的贷款资料调过去仔细的研究过,然后才派人协调了银行的出面。

    难道,这一次又是去找高世明,何晓燕犹豫不决。

    不找高世明又该找谁,何晓燕扪心自问,几分钟之后她痛苦的抱着头埋在双 腿 之间。没办法!

    高虹用的就是高世明的名义,除非是高世明本人发话,否则,在安西这块地盘上,真心不会有人胆敢冲撞这位公主。

    苦笑一声,何晓燕打开包,摸出一面镜子开始简单的整理自己。她也是一个强势惯了的人,平时超市里面稍有不对她都是破口大骂,动辄还会让警察来带走那些有盗窃嫌疑的顾客,有一次以为孕妇就是因为气得早产,她不过是甩出去区区二十万就全部摆平了。

    看来自己的门路不够多、不够广啊,一边涂抹着口红,何晓燕在心里发狠,这件事之后她要拿出二三百万去打通一些通道,大不了再聘请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公关助理,哼,老娘舍得一身剐,也要把你高世明拉下马。

    半个小时之后,她出现在高世明的办公室。尽管她有心理准备,但是看到高世明让秘书把门敞开的这个举动还遮掩不住自己的失望。

    “何总大驾光临,我这间办公室是蓬荜生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