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NETY-THREE 辞职

    更新时间:2015-10-20 21:27:02本章字数:3087字

    利用花豹恣意妄为的打着自己的名义提高高利贷的利息,光头成功的吓住了他。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虽然在花豹看来却更严重,他的抵触也是理所当然。

    “光头哥,这样不妥吧,我总不能无缘无故去监狱里面蹲几年吧?”

    王志坚的计划就简单到极点,那就是花豹去自首。自首的原因就是因为在放高利贷的过程中无意中发现了高大伟强 暴冯小刀的事情,所以不敢隐瞒。

    让人自首还得坐牢,光头没那么愚蠢,他又不是真正的黑社会老大,花豹也不是他真正的手下,双方之间说穿了不外乎是一个暂时合作利用的关系,只是光头因为身份的原因更加强势一些罢了。

    “自首是在我们队里,我会负责审讯,然后这件事就会作为你检举的重大立功表现,我们会和检察院预审科那边沟通好,对你做出不予起诉的决定。”

    这样啊,花豹挠了挠下巴,真的是这样的话倒不是不能接受,如果顺利的话光头欠他的人情就大发了,以后他的日子也好过多了,只要不是自己愚蠢的去杀人放火,下面的小打小闹却是可以真的借助光头的名义避开祸事。

    “你自己权衡一下,给你一个小时考虑清楚。”

    光头知道这家伙在琢磨什么,不过很正常,人嘛,趋利避害是本能,一旦有了足够的 诱惑 在眼前,能够忍得住不扑上去的太少。

    扔下花豹一个人在休息室,光头陪着田蓉坐在外面大厅,花豹这边不算很复杂,关键是田蓉,说实话,光头这两天都觉得自己和田蓉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他很惶恐。

    “要不,还是低个头吧,田蓉,这件事过去外面就结婚,好不好?”

    “结婚和这件事风马牛不相及,你觉得你拿结婚作为砝码来和我做交换应不应该?”

    田蓉很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倒是看得光头心里一跳,就好似她刚才的眼神里面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可是,光头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能够想出来的理由他早就说完了,其他的就是他目前的智慧想不到的。

    就算能够想到,光头也只能暗自摇头,田蓉的性格大抵是不会接受任何的委曲求全,只要她认为是正确的就会抗争到底,在队里这些年不就是如此么。

    如果她不是这样的性格,自己又怎么可能迷恋爱慕她到不顾一切,甚至和队长抢女友的地步,队长可是自己一直以来最崇敬的人。

    抬头看着窗外,光头迷茫了。

    “你别想那么多,我的事我知道处理,我打算辞职,这也是我中午要和王志坚说的,我不能一个人连累队里都没法正常的开展工作。”

    田蓉的语气淡淡的,平静中带有丝丝忧伤,光头就不一样了,这直接就是五个、六个雷轰顶的架势,他脑袋阵阵发晕,眼珠凸出,傻愣愣的看着田蓉。

    “你,你不是最喜欢这个工作吗?你辞职了还能干什么?你要和我分手吗?”

    “你傻了吧,我什么时候说了要和你分手,当然,如果你一定想要找个女警做女友的话,那么我们就只能是分开了。”

    田蓉一笑,在光头脑门上拍了一巴掌。极其憨厚的笑了笑,光头放下了一半的心,只要田蓉不提出分手那就好,不过,他迟疑着继续问道。

    “那你的工作呢?”

    “你不觉得李默朗那种私家侦探社也蛮不错的嘛,搞定一个小三就是一大笔收入,比在队里工资高多了,还没有那么危险。”

    虽然是这样说,但光头品味得出田蓉话语深处那种无奈。闭上眼,在心底深处叹了口气,第一次,光头发现了权势的威力。

    以前的他,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工作中,和这些方面几乎没有接触。刑侦工作的特殊性也决定了他大部分时间其实和外界是隔离的,就连参加同学会这种聚会更多的也只是听别人闲聊,总不能自己动不动就去说什么碎尸案、什么无头案吧,呵呵。

    “我会习惯的,人总得适应这个社会吧,行了,不要多想,你想结婚的话等我辞职之后我们就开始准备吧。”

    不愧是强悍的女人,田蓉说起结婚依旧是那么从从容容,和大部分女人哪怕装也要装出的一副羞涩模样大相径庭,光头一下被她逗笑了,开着玩笑道。

    “这个应该是男人提出来的,你这样走出去要吓着别人。”

    “切,那些虚伪的人,都一起睡了多少次了还装,你觉得有意思吗?合得来就结婚,合不来就分手嘛。”

    瞬间,光头大汗,姑奶奶,这话怎么可以说出来,怎么也要藏在心里吧。不过田蓉还可以这样飒爽,他倒是放心了一些。

    没等到一个小时,也不知道花豹是怎么内心挣扎的,总之,不到半个小时,花豹就兴冲冲地的从休息室走了出来,坐在两人面前。

    “光头哥,你说我该怎么做?”

    既然决定要做,花豹就非常的干脆,根本不问自己自首之后的事情,也不会和光头谈条件。哪怕不管在光头眼里,还是在社团,花豹都只是一个底层的小人物,但是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智慧。

    要卖人情那就不妨卖得大一点,花豹就是这么想的,他是把赌注全部下到了光头身上。

    所以说,小人物不是不赌博,而是一旦决定就会疯狂的全部把赌注一次性砸下去,这样不管输赢都痛快淋漓,比起平时在赌场那些或者小心翼翼或者咬牙切齿的人们,花豹也许才是合格的赌徒。

    看了田蓉一眼,光头今天是接二连三的受到震惊。

    区区一个混混居然敢这样下赌注,他也不害怕真的就被扔到监狱好几年才能出得来。倒是田蓉眼里闪过一道赞赏,做人就是要这样爽利,唧唧歪歪的哪里像个男人,所以她比光头先开口。

    “你还要再去找一次高大伟,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都要再把他做的这个案子的细节挖出来。现在没有直接证据,你到时候提供的细节就成了定案的关键。”

    从光头包里掏出那份高大伟的口供扔到花豹面前,田蓉饶有兴致的看着他,打算看看他清楚高大伟的案子信息之后的表现。

    田蓉发了话,光头也不在多嘴。他只是震惊了一下,又不是真的被吓到。

    花豹小学都没有毕业就在社会上打滚,文化程度低了点,读起这份卷宗有点吃力。他速度很慢,很多字甚至要靠联系前后文猜测,但是这不影响他读懂整个卷宗的大概意思。

    不管在看守所还是监狱,也不管是在混混的世界里,最让人看不起的莫过于 强 奸 犯,在 强 奸 犯 里,最让人恶心的莫过于 恋 童 癖,花豹当然不例外。

    越是看到后面,越是义愤填膺,花豹都恨不得把高大伟弄过来直接打死了事。把卷宗退回去给哦光头,花豹的眼里闪着火花。

    “光头哥,你说时间,其他的交给我,我一定让那王八蛋生不如死。”

    “后天,后天上午你去自首,我在队里等你,你看时间够不够?”

    “足够了,放心吧,剩下的交给我,光头哥你看着就行,花豹做事不会让你失望的。”

    … … …

    又和花豹交待了很多细微之处,光头可不希望这件案子的唯一希望被花豹无意中的失误搞砸。等从花豹那里出来,时间也差不多中午了,光头在离局里不远的一家湘菜馆定了一个包间,又发了一个短信通知了王志坚。

    他们距离餐馆的位置远多了,要穿城而过,等他们花了半个小时急急忙忙的赶过去才发现王志坚还没有到。

    又等了好一会儿,王志坚才夹着手包快步进来。

    “局里开会,耽误了。”

    他没说开的什么会,但是光头和田蓉都是敏锐到极点的人,看他的眼神就知道说不定是与队里有关的会议。往小里说,也许就是有关田蓉的会议。

    “好了,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吃完饭再说,免得影响吃饭的心情。”

    两个手下的目不转睛让王志坚稍稍有些不自在,他挥挥手,就好像挥去了会场上自己的郁闷,开始点菜,故意的忽视了两人的关注。

    不过他的欲盖弥彰反而说明了问题,光头关切的看了看田蓉,还好,女人暂时没有说明动静。

    这一段饭吃得很是憋闷,下午还要上班,没人喝酒,王志坚点的几个也是适合下饭的菜,从他进门开始点菜到吃饭推开碗点上烟也不到三十分钟。

    “今天开了局办公会,政治部那边拿出了处分意见——下调到县局派出所搞内务或者后勤,主任科员的级别取消,持枪证收回。”

    这就是一棍子直接打死了,如果说田蓉没有其他办法的话,基本上等于这一辈子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甚至连调回县城都不可能,更不要说市局刑侦大队了。

    “你也不要多想,我争取再做做工作,看看有没有挽回余地。”

    对王志坚的安慰田蓉不以为意,真的可以做工作的话,这份处分意见书就不会摆到局办公会上去。

    “不用了,我已经决定了,这是我的辞职报告,昨晚我就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