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IRTY-SIX 审讯

    更新时间:2015-06-21 22:45:10本章字数:3080字

    王志坚肯定是要犹豫和纠结的。

    他其实仅仅只是想找高虹谈谈,了解一些情况,看看从吵闹的地方离开之后于倩倩和她也没有联系过,毕竟当时看来这两人关系貌似不错,至少高虹相当维护于倩倩。

    他没想过、一点都没想过高虹会和这个案子有牵连。在他看来,高虹最恨的应该是何晓燕而不是刘畅,依着高虹的聪明智慧,就算布下一个局也不应该搞错对象的。

    如果就为这点事情惊动市委书记,他不确定自己的做法对不对,局长倒是已经几次训斥过他,就是因为他的某些时候的不肯让步、一根筋走到底。

    算了,暂且放下吧,看着手里这个小纸片,上面是他打听到的高虹的手机号码,他打了很多次都是关机,也不知道这女人做什么去了,也许是回家陪老爸吧,他猜测着。

    光头和田蓉一起走了进来,他下巴冲自己对面的椅子扬了扬,让两人坐下说话。

    “尸体解剖结果出来了,那把水果刀确认为凶器。凶手的手法很利索,第一刀就直接刺中了心脏,所以刘畅被刺中第一刀的时候就已经死亡,凶手后面的十一刀我认为是泄愤,凶手应该和刘畅有私怨。”

    光头都被法医的检验结果吓了一跳,他见过很多凶残的罪犯,但像这种明知道自己已经杀死了对方还要继续捅上十一刀的真的非常罕见。

    而且,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啧啧”的感叹着什么,光头露出一副很可惜的神态,这才是重点。

    “刀柄上的指纹与于倩倩的指纹相符,并且,根据模拟推演,刀柄上一共留下的四个指纹应该和握刀的姿势相同。不过,在死者躺着的沙发地面没有提取到脚印,但是我认为这或许有两个原因:要么于倩倩打扫了现场;要么是拖鞋或者赤足,脚印不明显,无法提取。”

    和自己心里想的差不多,王志坚没吭声,看向田蓉。女孩显然有些不同看法,从她微翘的鼻翼都看得出,一旦不满意的时候,田蓉都会露出这种略显鄙夷的表情。

    “于倩倩的口供和赫美丽的口供没有任何抵触的地方,我认为她们说的都是实话。而且,除了某些特殊情况,我不认为于倩倩这种女孩有胆量连续对着一个死人捅上十一刀,这和她的生活环境以及心理正常反应差别太大,凶手应该另有其人。”

    “嘿,女人心狠起来比男人厉害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胡说,我认为应该把白天的那场矛盾考虑进去,事实上,单纯从记恨刘畅这个角度来说,高虹、刘涛,甚至何晓燕都有可能。”

    说着,两个人都争论起来,不过的确双方的话都有道理,都可以成立。王志坚想了想,敲了敲桌子,制止了两人的继续争吵,他对田蓉刚才有句话很感兴趣。

    “你为什么会认为何晓燕会记恨刘畅,他们可是恋人,你没看半夜之后都还在互发短信吗?”

    田蓉点点头,表示自己掌握了这些信息的,而且,她的这个看法还真不是空口白牙说的胡话。

    “正是因为这个短信。你们想啊,何晓燕发给刘畅的信息里面说了,如果他办不好离婚的事,那就宁愿他去死。”

    都是老手,光头和王志坚一下反应过来。田蓉说的这种情况虽然近似于无,但也说不定,那就是如果当晚刘畅和于倩倩和好了,并且通知了何晓燕,那么何晓燕一怒之下报复杀人就有了动机。

    只是,光头品味了一下这个剧情,在脑子里推演了一遍,还是不大赞同。

    “如果是这样,于倩倩为什么不说出来,这是洗清她自己的最好方式,那就是给我们另外一个嫌疑人。其实,我倒是认为,在赫美丽睡觉之后,不管是于倩倩找的刘畅,还是刘畅找的于倩倩,总之两人又在客厅继续会面。然后因为刘畅和何晓燕的暧 昧短信,于倩倩暴起杀人更成立一些。”

    “行了,光头,你去把何晓燕带来,田蓉,你先去刘畅公司调查一下他这段时间的情况和交际,然后给你,这是高虹的电话,打通之后让她来一趟队里,我现在去和于倩倩谈一谈。”

    审讯室,王志坚站在门外单面墙这边看着里面,于倩倩的头一直埋着,不过肩膀没有动静,说明没有哭泣。

    推开门,他还没有吭声,于倩倩已经站了起来,很委屈的说道。

    “王队长,我没杀刘畅,真的不是我杀的。”

    “是不是你杀的我们现在还在调查,不过,我想听你说说昨晚发生的所有事情,是所有!”

    女孩一下愣了,她迟疑了一下,疑问道。

    “刚才田警官已经做过笔录了,她没给你吗?”

    把手里的笔录本扔到桌子上,王志坚坐在女孩对面,盯着她脸上的每一丝表情的变化,严厉的说道。

    “现在是我在问你。”

    女孩明显有了一个呆滞,然后颓废的坐下来,又把头低了下去。不过,她倒是开始说了,同样是从离开街上那场吵闹开始说起。

    翻着笔录,王志坚对照着。女孩的话大部分和笔录是差不多的,偶尔有点差异应该是口语的用词遣句方面的变化,这是正常的。

    等她说完,王志坚追问道。

    “你家里的钥匙还有谁有,赫美丽有没有?”

    于倩倩想了想,摇了摇头,她虽然和赫美丽好得如同一个人,但自己毕竟是结婚了的,怎么可能把家里的钥匙给闺蜜,这不是引 诱 自己的男人犯罪吗?

    单纯不等于愚蠢,于倩倩只是单纯而已。

    “除了和你的矛盾,刘畅还和谁有矛盾,你知道的?还有,你走在街上的时候有没有不认识的人和你搭讪?有没有觉察到有人跟踪你?”

    甩出一些问题,王志坚耐心的等着她慢慢回忆,田蓉没说错,虽然不知道刀柄上为什么会有这个女人的带血的指纹,但是她真的应该是无辜的。

    “我希望你慢慢想,想清楚。要知道,现在凶器上的指纹是你的,如果你没有更好的证据证明你自己的话,我们会以谋杀案把卷宗移交检察院提请逮捕,等待你的估计最少也是十五年以上的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死刑也不是没有可能。”

    很平静的把事情的某种发展趋向告诉于倩倩,王志坚可没说假话,找不到其他嫌疑人和证据的话,不管于倩倩是不是背的黑锅,这个罪名她背定了。

    显然,这个可能的结论吓住了于倩倩,她愁眉苦脸的不敢说话,皱着眉拼命的想着。

    只是,半个多小时之后,她放弃了,摇摇头红着眼睛看着王志坚,她终于忍不住哭了,不是为了刘畅,而是为了自己。

    “先别忙着哭,我想现在不是你该哭的时候。”

    田蓉说过王志坚很多次,说他太冷漠,明明知道自己对面坐的是无辜的人,却还是冷着脸不肯和蔼一些。对这个,王志坚也曾经回答过她。

    “不是我心硬,我们冷漠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出真相,让一切罪犯无所遁形,那样的话,无辜的人才能得到清白,你说他们是在意我们的态度呢还是在意事实!”

    问着于倩倩另一些情况,王志坚不由得又想起了和田蓉的关于冷漠的对话。也许有点惊悚他的态度,于倩倩确实收起了哭声,在他的询问下小声的回答着。

    “有时候会把钥匙给赫美丽,不过那都是我几分钟之后就要回家或者刘畅不在家,出差去了。最近一次啊,真的不记得了?”

    “美丽和刘畅很熟悉,其实以前最初刘畅追求过美丽,但是美丽嫌他没有钱拒绝了,最后才开始追求的我。美丽人很好,只是对物质看得太重了一点,她说如果没找到一个金龟婿,她宁愿去给有钱人当 情 人。”

    “不知道,应该没有吧,反正我没听美丽说过。按说她有男友的话应该告诉我才对,我什么事情都告诉她的。”

    很多在记忆深处潜伏着的,也许于倩倩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回忆起来的事情,这一次在王志坚不停的问询下慢慢的浮现在脑海,然后,她很惊恐。

    “美丽不会那样对我的,不会的…….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

    抱着头,于倩倩不管一切的大喊起来,她觉得自己要死了,随着王志坚的问话,一个让她震怖的想法越来越清晰。

    “现在你没有权利说什么对什么不对,我出去一会儿,你呆在这里,不要乱走。”

    绷着脸丢下这句话,王志坚拿起笔录本除了审讯室,他觉得这个漩涡也许会把更多的人绞进来。外面,光头等在单面墙这边,里面的一切显然他也看见了,没等王志坚发问,他先说了。

    “我马上去调查赫美丽的背景资料、她和刘畅的关系等等,王队,何晓燕我带回来了,在隔壁审讯室等着,不过,她倒是有一个律师跟了过来,坚持要见你。”

    “见我,见我做什么,是不是脑子抽了,你去打发他走,告诉他应该怎么做、应该做什么,还是律师,可笑,这是看电视看傻逼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