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IRTY-SEVEN 卑鄙

    更新时间:2015-06-22 22:21:16本章字数:3098字

    律师要求见面,王志坚很不耻啊。

    国内法律和西方有很多区别,例如在律师介入这一点上就可以提现出来:西方,从涉案开始的第一分钟,律师就可以介入全盘应对警方的盘问,甚至律师不在场的情况下,警方都不能对当事人进行审讯。

    国内不一样,法律明确规定,必须是在当事人被警方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后才能介入,也就是说,警方还没有审讯你、没有拘留你,律师你就滚蛋吧,哪儿凉快哪儿呆着,不要看美剧看傻了。

    在办公室门口和那个律师擦肩而过,王志坚认识对方,这家伙经常到局里捞人,那律师自然也认识安西市大名鼎鼎的“犯罪克星”、刑侦队的大BOSS。

    恬着脸想要打个招呼,王志坚步子略略顿了一顿,重重的一个鼻音“嗯”了一声,那淡漠的目光扫视过去,西装革履的律师一下就楞在了原地。

    等王志坚走远了,那律师才松了口大气,刚才他就像看到一头捕食的猛虎般心惊胆战。讪讪的朝光头笑了笑,扬了扬手里签好字的委托书,这家伙还是非常有毅力的,所以才能在律师这个行业这么快崭露头角。

    “我去审讯室外面守着,按照法律,从何晓燕走出审讯室那一刻起我就可以正式介入。”

    耸耸肩,光头无所谓,反正他是把这家伙从老大办公室赶了出来,任务书按时完成了。他自己喜欢去守着那就去呗,自己要忙的事情还多得很。

    何晓燕对审讯室很不适应,她都没有坐在那明显是被审讯的位置上,而是拿着自己的手包站在角落里,这里显得有些阴森,主要是四面都是封闭、常年不见阳光的缘故。

    不过走进这里面的嫌疑人肯定不会这样想,就像洗澡的何晓燕,她正在努力研究墙角地面有一块黑色的污迹是什么,鲜血?脑浆?内脏?越想,何晓燕脸色越白,她抓紧手包几步小跑到门口站着,这些动作王志坚在单面墙的那边看得很清楚。

    他才敢把门推开一条缝,里面忽然一声惨叫吓了他一跳,尼玛,这是干什么?

    一步跨进去,他赶紧往门后一看,何晓燕哆嗦着闭着眼发着抖,嘴里不停的大喊着。

    “不要找我、不要找我,不是我、不是我……”

    “你让谁不要找你,何总?”

    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把何晓燕吓得真的是跳了起来,她一声尖叫,整个人一下蹲在地上,双手捂着头,她尿裤子了。

    这才让王志坚啼笑皆非了,接下来他是不适宜呆在这里了,走出去叫过来一个女警,临时在后勤上领了一条女式警裤,他继续站在外面等着,然后,他看到那位律师走了过来。

    “拦住他,这里不是他该来的地方,不听就直接铐了扔到拘留室去。”

    让警卫审讯室的警察过去搞定,王志坚厌恶的抱臂看着。律师是不愿意走的,不过在那警察取下腰间的手铐之后,他识趣的举着两只手慢慢往后退,嘴里还在问着。

    “你们警察为什么要阻拦我们律师,还不惜用手铐、拘留做威胁,难道我们律师见当事人的权力都没有了?”

    这话有问题,王志坚心里闪过一道疑惑,快步走过去,一把抓住那律师往后一推,手脚麻利的把他拧转背身,脸牢牢地压在墙上,头摆了摆。

    “搜他身。”

    菜鸟警察愣了愣,看到队长沉下来的脸,心里抖了抖,赶紧按照平时的训练开始从上到下的开始搜查,那律师拼命的挣扎着,大吼大叫。

    “你们警察有什么权力搜查我们律师,我犯了哪项罪名,我要去告你们,要把你们的恶行发布到网上去,让全国的民众来谴责你们……”

    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他后脑勺,王志坚毫不客气的骂道。

    “你他妈的傻逼,不要以为你那些小动作瞒得过老子,真以为老子这些年刑警白干了吗,告诉你,老子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菜鸟警察的手停在了律师的后腰上,连续摸索了两下,一个小巧的MP3被他摸了出来,上面的屏幕显示正在录音。

    律师也知道事情暴露,不过这厮倒是嘴硬,还振振有词的辩解着。

    “我担心你们对我当事人采取刑讯逼供的手段,当然需要录音了,现在你们对我做的正好证实了这一点,我要检举揭发你们,你们死定了,你们这群暴徒要被清理出警察的行列,你们完蛋了……”

    真的忍不住心里的怒火,王志坚摆摆手,冲一旁傻乎乎不知所措的菜鸟警察说道。

    “下去给我买包烟上来,赶紧的,快去啊!”

    “哦,好的。”

    菜鸟警察慌忙答应了一声,头都不敢回就跑了出去。扭着这个让他恶心到极点的律师进了一间空着的审讯室,王志坚把门一关,人往地上用力一推,那律师跌跌撞撞好悬没一下趴下,亏得他动作迅速,一下抓住一把椅子,才终于站稳了脚跟。

    不过他是害怕了,开始放低姿态说着好话。

    “王队长,我们也是老熟人了,你看录音设备已经被你收缴了,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有什么需要我配合你的你尽管开口,我一定加倍努力。要不晚上我请客,什么地方你尽管定,咱们好好喝上一杯。”

    话都懒得说,王志坚上前就是几个耳光,扇得那律师神魂颠倒找不着方向了。他哭丧着脸,只敢捂着脸带着颤音告着饶。

    “王队长,王队长,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打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冷笑一声,抬腿就是一脚正正的蹬在着律师的小腹,那家伙一下捂着肚子蜷缩在地,面色惨白的嗯哼不已。

    “我肠子断了,啊……赶快送我去医院…….我要死了……”

    摇着头走过去,王志坚一只脚踩在那厮的脸上,王志坚心情爽快到极点,你不是很牛逼嘛,知道给菜鸟警察下套。说真的,依着这厮的手段,搞不好真的会把录音放到互联网上,然后警方会被动到极点,因为这录音的对话是真实为经过剪辑的。

    老百姓们才不会管是不是着律师转着圈子下的套,他们只会相信他们听取到的这一个片段的内容,然后爆发出他们极度不满的情绪。

    “手机交出来,不然老子还打你。”

    老王才不会相信这厮才带了一个MP3录音,绝对不止,甚至除了手机还有其他的设备才符合这厮的为人。

    他现在要做的是先把设备全部拿到手,自己可是动了手的,要是被这厮带出去任何一个录音,他丧失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职业,连带整个警察系统的声誉都会毁于一旦。

    那律师抖了一下,老老实实的撩起裤脚,尼玛,王志坚都无语了,这家伙袜子里居然塞了一只录音笔,声音还开到最大,显然是做好了一切准备。

    “得,老子都懒得搜你身,没得脏了老子的手,脱衣服,全部脱了,一件不剩,内 裤 都给老子脱下来,快点,嗯,耳朵不好用是不是,需不需要老子帮你掏掏耳朵啊?”

    王志坚声音一下提高,顺手又是一耳光扇在他脸上,也不管是不是把这厮的脸扇肿了待会儿怎么出去。

    那律师被这一耳光扇去了所有的侥幸心理,居然很敏捷的跳起来,稀里哗啦就把衣服脱了扔在地上。不过,在还剩最后一条内裤的时候,他捂着裤裆,怯怯的问道。

    “王哥,最后这个不用脱了吧,这里也藏不住什么,给点面子嘛,以后但凡有事你开口,兄弟一定拼了命也会办到的。”

    看着王志坚的脸上犹豫了一下,这厮心头一喜,继续加大砝码。

    “王哥,兄弟晚上请客赔罪,这一次是兄弟不懂事、不懂做人,这番教训是应该的,兄弟也知道错了,给一次弥补的机会,兄弟不会让你失望的,无论哪个方面!”

    这话的暗示意味浓得是人就听得懂,王志坚再次笑了笑,手一指,无可无不可的回应着。

    “只给你三秒钟,你考虑清楚,估计你也听说过我老王的恶名,随便你自己选择啊,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

    坚持、挣扎了两秒钟,这厮终于还是脱下了那条宽大的平角 内 裤,不过,他很认真的把它折叠好,平放在椅子上,而不是像之前那样随意扔在地上,显然是考虑到自己还要穿上。

    “怎么,舍不得扔地上了?”

    王志坚好笑,这厮古里古怪的很不好对付,换个人搞不好就让他翻盘了。而且,很多事情根本不是翻盘那么简单,有些后果是一个警察无法承受的。

    “那个,王哥,我有点洁癖,你说 内 裤 扔在地上一会儿穿上很脏的,对吧,男人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嘛。”

    “滚,麻痹的,老子的审讯室比你家干净多了。不过,你不会真的认为你那点小把戏骗得了老子吧?我靠,那样的话老子叫你爷爷都行,你做白日梦去吧……”

    伸出脚尖把椅子上的四角裤踢到地上,王志坚毫不客气的几脚踩了上去,他很用力,恨不得把地板跺出一个洞似的,那厮在他这个动作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是面如死灰一 屁 股 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