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NETY-SIX 麻烦

    更新时间:2015-10-23 21:11:28本章字数:3093字

    王志坚觉得自个儿心里堵得慌,没能为田蓉争取到尽可能轻的处分本就不痛快,田蓉这边才放下筷子就拿出辞职报告,这让他一口烟憋在喉咙里上不得下不去,终于是弯下腰开始咳嗽。

    看他越咳嗽越厉害,光头赶紧递过去一杯水。好半天,王志坚终于止住了咳嗽,一气喝下去大半杯水,他嗓子略带嘶哑。

    “行吧,到时候我通知你回局里办手续。”

    王志坚也是想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从看着田蓉进刑侦大队到现在,这女人的脾气他太了解了。

    而且,现在田蓉和政治部几个人的矛盾越来越深,这都是很早以前结下的仇怨了。之前是田蓉强势,现在别人上位了,风水轮流转,避避祸也好,以免后面吃大亏。

    把田蓉的辞职报告收进包里,他站起身,这堂本应是联络感情,大家一起琢磨对策的饭就算是不欢而散。

    临出去前,王志坚想了想,回身叮嘱道。

    “田蓉,既然你已经递了辞职报告,那么从现在开始,任何案子你都不能再介入,否则你不仅是在给自己增添麻烦,也是在拖光头下水,你们自己注意一点啊。”

    有了这个话,王志坚离开以后,光头开始发愁了。

    “田蓉,要不你回家休息休息,下午带冯小刀玩,花豹那边我一个人去就行了,怎么样?”

    “你想得美,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有没有一点主见啊!”

    白了他一眼,田蓉当然不愿意了,好不容易冯小刀的案子有了点进展,她怎么可能扔开不过问呢。

    顺便打包了饭菜,这是给冯小刀带回去的,虽然家里买了一些方便面等速食,但小孩子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能够少吃那些垃圾食品最好,没看最近的新闻方便面最大的卖家之一爆出地沟油的丑闻了不是。

    也许是一来一去耽误的时间有点长,冯小刀现在特别依恋田蓉,只要她一回家就腻在她身边,寸步不想离开。

    等好不容易哄着冯小刀自己打开电脑去玩,两人赶到花豹的赌场那会儿,花豹已经带着两个小弟出去了。

    一边等待花豹回来,光头一边给监视李默朗的小队打电话讯问进展,很遗憾,那边没有任何新的情况出现。

    这一上午,李默朗都呆在家里没出门,午饭都是叫的外卖,据那边的小队回报说。

    “这家伙昨晚叫了两个鸡,估计是精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在不瞌睡吧,那两只鸡都快临近中午才下楼,全都是黑眼圈,一看就是开启的整晚没睡觉的模式。”

    对于刑侦大队的警察们来说,哪怕是菜鸟,只要干上半年时间,是不是鸡那只要扫视一眼就看得出来。

    “我们分了一个人跟着那两只鸡的,光头哥,要不要先把李默朗弄回去。一个卖 淫 嫖 娼 他是跑不掉的,总不至于那些鸡还豁出来保护他不成?”

    很多人认为 卖 淫 嫖 娼 好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种看法只对了一半。

    的确,在大部分的时间,卖 淫 嫖 娼 都是派出所处理,一般都是罚款,三五千不等,这也是派出所的一大经济创收。

    只是,在有需要的时候,刑侦大队并不吝惜来上这么一手,刑法明确规定的劳教就是掌握在警察机构,甚至不需要通过检察院,局里自己出具一份劳教通知书就搞定了,半年一年都不是问题。

    更多的人不知道的是,有一句话在几进宫的混混们嘴里是这样说的:宁坐牢,不劳教。很显然,尽管都是失去自由,但是监狱还是比劳教所要正规轻松很多很多,管理上也要严格很多。

    “没必要,你们盯着就行,自己要换班吃饭,车里少抽烟,争取多活几年啊。”

    光头考虑了一下,拒绝了那边的提议,证据才是王道,没必要搞这些小动作。如果于倩倩和李默朗真的涉及刘畅之死,半年一年的劳教反而起副作用,对方会立刻有了警惕,抓紧时间串供消灭证据。

    “田蓉,我在这里等花豹,你去盯着于倩倩那边,不然就出现了一个缺口。”

    “你去那边,我负责这边。”

    虽然于倩倩的那条线索是田蓉是无意间发现的,但是现在她的心思却全部都是冯小刀身上,自然不会听从光头的安排。

    光头有种感觉,那就是了田蓉现在有些过度的自 由 化了,更多的决定都是随心所欲,不再像以前队里那种统一调度指挥的撒网配合。

    拿田蓉没办法,光头只能是苦笑,不过好歹田蓉还和他一起行动,只要看紧了不出意外就好,这也是光头一直的愿望。

    只是,墨菲定律的影响无处不在,光头的愿望倒是美好的,现实却总是不尽如人意。

    田蓉坐了足足好几个小时,花豹一直没有回来,她已经很是不耐烦,准备叫个人过来问问的时候,花豹带去的一个小弟慌忙的跑上楼来,嘴里大呼小叫着。

    “豹哥弄死人了,豹哥弄死人了,赶紧收拾东西 … …”

    心里顿时一惊,田蓉一个跨步,手一动,拿住了小混混的胳膊,往后狠狠一拧,提膝往下一压,把小混混压在地上。

    事情倒不复杂,花豹气势汹汹的带着人把高大伟堵在家里,一顿狠揍之后,高大伟屈服了,正要按照花豹的要求说清楚凌辱冯小刀的每一分每一秒的细节,梅晓华回家了。

    被丈夫的鼻青脸肿、血流满面的惨象吓住了,梅晓华也没看清楚人,第一反应就是大声呼救,花豹当然是不能让她喊出声来,冲上去就紧紧地捂住她的嘴,勒住她的喉咙。

    一阵混乱之后,等花豹确定梅晓华不会大喊大叫,这才放开了她,可是梅晓华的身躯却软软地往地下滑去。

    然后又是一阵忙乱,大家目瞪口呆的发现,梅晓华居然已经窒息死亡。奶奶个熊的,高大伟这下不依不饶了,冲进厨房拿出一把菜刀要和花豹拼命。

    他当然要拼命了,梅晓华死了,他在这个家就没有立足之地。说是结婚,两个人其实只是搬到一起住了这么多年,并没有合法的结婚手续。

    也就是说,他和梅晓华是同居,所有的财产继承权都在冯小刀身上,他只要被扫地出门就和街上的流浪汉没有两样。

    现在抓住了花豹的把柄,对于高大伟来说就是救命的稻草,说不定还可以顺道讹几个钱出来也好,家里现金可不多。

    在安西市的黑暗世界里,花豹属于那种比较猖狂的,打架斗殴也敢于上前拼命,砍人是毫不手软。可是,那也仅仅是砍人、斗殴,花豹可不傻,下手很有分寸,砍刀冲着人去的方向一般都是后背、臀部等不致命的位置。

    杀人偿命这是任何人都知道的道理,花豹只想趁着自己年龄不算大多打捞几年,挣点钱然后自己做点小本生意,找一个良家妇女舒舒服服过日子。

    讨好光头对他来说原因有两个:借着光头的势捞一笔,就好像他当天晚上立刻提高高利贷的利息一个道理;然后就是打着光头的名义可以避免黑暗世界对他进一步的压榨,他只是一个中层,受到压迫那是不可避免。

    但是,要说杀人,花豹想都没有想过,他很清楚光头绝对不会沾染这些恶性案件,开什么玩笑,这是动辄死刑的玩意啊。

    其实花豹的表现已经算是好的,他让自己的一个小弟回来赌场就等于给光头报信了,至于他自己,早就是把高大伟捆绑起来塞住嘴扔进厕所,溜之大吉了。

    花豹在城里有几个很隐秘的据点,那些地方是他备起来的退路,以防帮派斗殴把人打伤之后的躲藏地,里面包括身份证、现金等一应俱全,现在是正好启用。

    所以等退路赶到高大伟家里的时候,除了一具尸体和一个在厕所不停挣扎呜呜哇哇哼着的高大伟之外,其他连个人影都看不着。

    严重了,这是田蓉唯一的想法,最让她气愤的就是她的辞职报告已经递上去,估计这会儿局里都已经批了下来。王志坚办事速度一向非常快,他认定了田蓉心意已决那么就绝对不会在这些事上耽误时间。

    “光头,你马上回来,把李默朗那边的人也全部调回来,梅晓华死了,被花豹弄死了,高大伟被绑在卫生间,现场我没动,我现在身份敏感,你知道的。”

    我 靠,光头听到这个消息要疯掉了。二话不说,扔掉烟头,调转车头,冲出于倩倩家小区的同时拉响了警笛,他先给田蓉回了一个电话。

    “花豹呢?跑了,行,我知道了,他几个马仔呢,都跑掉了吗?记住,不要让任何人进去,如果有其他警察过来,拦住他们,告诉他们这是我的命令。”

    挂断电话,他神情严肃的盯着前方的车辆,脚下的油门时而怒吼一声,更多的是直接跨越到对面的车道直接超车。

    李默朗那边的小队他也通知了,那边更远,估计比他到达的时间还晚。这事闹大了,光头心里反复推演着,最麻烦的是这两天梅晓华和高大伟都见过他和田蓉,赌场见过他们的人更多,搞不好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和田蓉弄坑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