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NETY-EIGHT 重围

    更新时间:2015-10-25 22:25:29本章字数:3076字

    站在一个书报亭旁边,田蓉的位置很巧妙,恰好可以透过书报亭上半部分的玻璃看到街道对面的酒店门口,那边的视线就被书报亭遮挡得严严实实,看不到她这边。

    酒店门口停车场,李默朗和刘涛站在一起,于倩倩与他们保持着一两步远的距离,视线茫然的看着一个高挂的IED灯招牌,瞳孔中却没有焦点。

    这三个人的关系相当古怪,田蓉琢磨了很久都没有想清楚。而且,她更想不明白的就是三个人为什么会站在停车场闲聊,酒店大门就在几米开外,难道他们不进去?

    既然不进去,为什么又要在这里停车?

    这里也不是什么很隐秘的地方吧,田蓉越想越想不通,只能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那边。情况不明,又缺乏进一步的消息的时候,最好的办法那就是等待着事物的变化出现。

    这是警官学校的教程中重点提到过的方法,田蓉掌握得很娴熟。

    现在这边只有她一个人了,原本的监视小队被光头通知了回去,王志坚那边这会儿人手很紧缺,所以田蓉就算可以避开对面三个人的视线也没法跟过去,她最担心的就是现在三个人忽然分开,那她就有些傻眼了。

    不提田蓉现在的难处,花豹估计比她更难,那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安西市中心一栋很普通的居民小区里,花豹在其中一栋楼的六楼的客厅里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一刻也不得放松。

    他好几次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想要拨号却又放了下来,现在这个时候无论和谁联系都有极大的风险,花豹不敢赌人品。

    再说了,混黑道的都清楚,也许平时最好的朋友很有可能就是警方的线人,没有大事出现还无所谓,一旦出点什么问题,稍不注意就被人卖了,愚蠢一点的还得帮着别人数钱,花豹不想落个笑柄。

    可是不联系自己又该怎么办,花豹很焦虑。

    要跑路需要两样必不可少的东西:钱和身份。说实在的,钱都还好说,大不了在另一个城市隐藏下来打一份工也是可以混生活的,男人嘛,龙门能跳、狗洞能钻,花豹豁得下这个脸面。

    但是一个合法的身份就很难了。作为所谓黑暗世界的一个合格的混混,还小有名气的混混,花豹手里有无数条制作假证的线路,甚至就在这套房子的卧室抽屉里就有好几份贴着花豹照片的假证。

    只是,正是因为自己太了解这个行业、清楚这些假证制作人员的工艺水平,花豹对这些假证根本不敢抱一点希望。

    平时的话,用这些假证件住住酒店什么的花豹没有一丁点的心理压力,但是现在不一样啊,奶奶个熊的,自己可是杀人了。

    都不需要去琢磨考虑,花豹就知道外面肯定正在撒开网等着自己钻进去,这个时候,不管是长途汽车站、火车站还是机场,恐怕警察早就密布了。

    自己开车?花豹仔细权衡之后,知道公共交通工具那是一个都靠不上了,现在他唯一的机会只能是逃出安西市,只有出了安西,主动权才会掌握在自己手上。

    那会儿他甚至敢有胆量直接联系光头,也只有那样才能说得清楚事情的原委,自己也不会平白无故的替人背黑锅。

    开车也要过检查站,抽了半支烟,花豹微微摇摇头,开车这是一个馊主意,涉及到杀人案警方必然设卡布控,不是那么容易溜掉。

    房门忽然被敲响了,声音很轻微且很有节奏,每连续敲响三声就会停下等候两三秒钟,然后又再一次反复的敲着。

    站在门口,一直高仿的黑星拎在手里,花豹微眯着眼,一直到这个敲门声响起第三次之后,伸手轻轻的拉开卡簧。

    “啪嗒”,门开了一条缝,一个苗条的身影挤了进来。

    “阿豹,等急了吧。”

    “怎么来这么晚?”

    “我要去那么多地方,当然要花时间了。”

    一个三十来岁的妖娆女性气喘吁吁的递给花豹一个黑色塑料袋,这是花豹的情人,其实说老婆也许更加准确。

    这个女人和花豹相识多年,两人还有一个孩子,现在才几岁。尽管花豹自己混黑道的,但是他绝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也是一个小混混,这其实也几乎是每一个混混的心愿。

    所以,从孩子生下来那天开始,和女人商量之后,花豹偷偷的挪用了一笔钱出来,经过无数次的洗 钱 转账之后交到女人手里,用女人自己的名义在市里悄悄地买了一套房子,独自带着孩子在那里平静的生活。

    每个月花豹会偷偷地去看望这母子俩一次,并留下一笔足够母子俩花销一个月的生活费。

    可是说,这是花豹最大的秘密,已经多少年没有人察觉到,可想而知他做得有多么警觉,知道今天。

    逃到这里来了之后,花豹想来想去别无他法,只能是用一个新的号码给女人打去电话。然后女人就开着车在市里奔波了这么多小时,几个大车站和机场都去过了。

    女人年轻那会也跟着花豹在社会上打过滚,她当然知道自己应该去看一些什么。例如火车站广场的警力忽然增加了;比如说长途汽车站每一辆出站的车忽然都多了两个警察上车检查一番 … …

    “外面查得很紧,你要想其他办法了。”

    喝了一口花豹端来的水,女人把自己去的几个地方的情况讲了一下。尽管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但这一证实下来,花豹心里还是忍不住叹息不止。

    “我要走了,还得去接孩子,你自己小心,我是没钱给你的,就这五千现金,我总得给儿子留点生活费吧。”

    女人也没多耽误,打开包拿出一叠钱放在茶几上,人已经站起身就要准备离开。她不清楚花豹究竟招惹了什么祸事,但是两人以前就说好过,一旦遇到这种情况女人会立刻割裂和花豹的一切关系,只要保证她自己和儿子的安全生活就够了。

    苦笑一声,花豹一把拉住她。

    “钱你拿回去,我这边还有几万的现金给你和儿子准备的,至于我自己,奶奶个熊的,有几千块钱在手里就行了,难道我出门还会找不到饭吃。”

    女人原本有点冷冰冰的脸庞闪过一道温柔,她转身搂住花豹,垫脚在他脸上亲吻了一下。

    “钱你留着,在家日日好、出门时时难。我和儿子有钱用,你不要担心,在外面照顾好自己,记得回来。”

    “还有,不要死啊,我不想告诉儿子他爸爸死了,知道吗?”

    “行了,要走赶紧,外面的局势我估计会越来越严,耽误下去你就走不了了。”

    轻轻地推来花豹,女人不再回头,但她眼角挂着的那一滴泪花豹却看了个清楚。

    沉着脸站在卧室的窗帘后,花豹一直目送女人的背影走出自己的视线。他忽然抬手狠狠的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麻痹的,逃得过这一劫的话自己一定要找个工作好好过日子,陪着老婆儿子,一定不会再出来混!

    决心下了,花豹迅速的开始行动。

    他在卫生间三下五去二挂掉胡须,把头发理顺了,戴上一副事先备好的平光眼镜,脱下身上的夹克和休闲裤,换了一声廉价的西服,背了一个斜跨背包。

    等他站在穿衣镜面前的时候,整个人的形象早已大变,原本的花豹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一个推销员的标准版本,毫不起眼。

    不慌不忙的下楼走出小区,在路边一家自行车专卖店拐了进去,花豹花了几百元买了一辆普普通通的山地自行车,转瞬之间融入了街头的自行车大军。

    … … …

    变化总是有的,需要的不过是一点点耐心。

    田蓉没等过久,刘涛和李默朗走进了酒店,在进去之前,田蓉看到刘涛抬头说了两句什么,于倩倩则老老实实的站在车旁安静的等候着。

    几分钟之后,刘涛走出来直接上车离开,只是和于倩倩打了个招呼。田蓉才是一愣,还没有决定自己究竟该跟着谁,就看到于倩倩迈步进了酒店。

    这一下搞得田蓉迷糊了,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李默朗和于倩倩交往或者说约会刘涛还亲自来给他们开房,没道理啊这个。

    看着刘涛的车转过路口,那边于倩倩也早就进了酒店,田蓉想了想,穿过过街地道也走近酒店,然后在大厅的休息区找了一个侧对着大门的位置,点了一杯柠檬水,摸出了手机。

    “光头,我在安西大酒店,你能不能马上过来一趟,我没证件,有些事情没法处理。”

    “行,稍等一下,我让人过来,我在医院,正要和高大伟谈话,没法动弹。”

    “好吧,不过要快一点。”

    这一等就是二十来分钟,田蓉都快要失去耐心了,一个小菜鸟警察急匆匆的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

    “田姐,我来了,有什么吩咐,光头哥说了,一切听你安排。”

    “你跟我一起去总台,我需要你的身份和证件,我的忘记带了。”

    她辞职的事情目前只有局里高层知道,对小菜鸟没必要说得太多,免得小菜鸟担心反而坏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