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NE-HUNDRED AND ONE 入围

    更新时间:2015-10-28 19:27:30本章字数:3099字

    眼睛看见的不一定是真实的,这句话知道的人太多了,包括光头他们在内,在警校学习的时候老师们也反复的说过,进了刑侦大队,王志坚也提点过无数次。

    但是,人总是习惯相信自己的双眼,光头和田蓉同样如此。

    现在摆在眼前的事实很明白,刘涛来酒店开了一间房,而且是长期的在这家安西市最豪华的酒店开房,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很干脆的搞一个包房岂不是更方便,也许是为了隐秘。

    通过在酒店总台和楼层服务员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刘涛和李默朗是两年前开始频繁在酒店来开房的,但是定好房间之后都是刘德安入住,刘德安一般会在第二天离开。

    而且,每一次于倩倩都会前来和刘德安会面,会面时间不长,一两个小时,也不知道谈的是什么。

    自始至终,于倩倩的母亲何梅都没有在这里出现过,那就是说明何梅对此毫不知情。

    “难道刘德安真的是打算把财产分割给于倩倩?”

    这是光头和田蓉唯一能够想到的符合目前状况的答案,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刘涛走后才会留下李默朗秘密监视,搞不好酒店房间甚至还会有刘涛偷偷安置的窃听装置或者摄像头。

    有些事情是商量不出答案的,既然于倩倩不会在酒店逗留过久,那就继续等待吧,希望待会儿可以看看于倩倩会去什么地方。

    “可是,这种猜测不怎么合理啊,光头。李默朗明显和于倩倩关系非常特殊,他们之间关系的发展很可能就是在这种场合下开端的,那么李默朗有必要监视于倩倩吗,两个人到了床上于倩倩难道还会不告诉李默朗?”

    田蓉又分析出一种思路,光头觉得自己开始头大了,摇晃了一阵那蹭亮的脑袋,对田蓉的额问题他还是没法回答。

    “别想了,等着看情况来说吧。”

    … … …

    几个小时过去了,花豹喘着粗气,他走累了,不过好歹是离出城的收费站不远了。

    开车的时候还不觉得,步行才发现,原来安西市的市区面积着实不小,花豹的双腿有些酸痛无力,手里拎着的旅行包也感觉越来越沉重。

    擦了一把汗,他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下午下班时间了,不趁着这个时间出城的话,天黑下来自己独自行走在公路上就太显眼了。

    不说检查站,就是路过的巡逻车说不定都会把自己拦下来问一问,相信每一辆巡逻车上都会有自己的照片,那麻烦就大了,好不容易跑到这里被抓回去那才是傻 逼 呢。

    在距离收费站一百多米的位置停下脚步,花豹认真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收费站的入口处挺着几辆警车,十来个制服警察在把每一辆车拦下来检查,就连摩托车和自行车都没有放过。

    从他们手里不时举起的那张巴掌大的卡片来看,应该是在核对相貌长相,花豹微笑着,自己的估计果然没有出错。

    顺着排水沟的斜坡小跑下去,花豹上了一道田间小道,沿着小道朝着远处的一间民房走去。他早就看清楚了,在那间民房的面前就有一条不算很宽的土路,而土路两端蜿蜒绵长看不到尽头,其中一边早就延伸超过了收费站的位置。

    尼玛,尼玛堵住大道,老子就抄小路走,这还难得住人不成,心情好了,花豹的脚步都轻快很多,也不再感觉那么酸痛。

    只是,他实在是电视看过了,想得太简单。

    他都能够想到的问题警察会想不到吗,显然花豹没考虑这个环节。毕竟曾经的国产剧里面也有过类似的场景,而且在某一年现实生活中的一件重大案件中也闪现过这个场景。

    曾经的某一个重犯就是靠着两条腿绕过了警方的包围,顺利的逃脱,这是事实。可是,凡事可一可二不可三,警察又不是不学习,不总结经验,更别说还有王志坚坐镇指挥。

    早在第一道封锁出城道路的命令下来,王志坚就调派了靠近出城方向的各个派出所的警力,他们负责的就是每一条出城方向的乡间土路。

    这会儿,正对着花豹的那间民房的二楼上的一个房间里,就有两个年轻警察拿着啊望远镜笑得乐不可支,楼下的院子里也停着一辆喷绘着警察标志的面包车。

    “黄哥,对面走过来那家伙就是这次的目标吧,这次我们可是立大功了,你说要不要通知检查站那边的人和我们一起合围。”

    “通知过屁,所以说你娃二球,通知了他们我们算什么,捡一点他们的残汤剩饭吃?还是你认为你可以从刑侦大队那些家伙手里抢功劳?你有这个本事还呆在麻痹的派出所干什么,早就调你去市里了。”

    是啊,小警察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刑侦大队他是不敢想,哪怕是派出所里升一个副主任科员都满足了,也不至于女朋友家里总是看不起自己,这一次恐怕就是他最好的机会了,毕竟派出所立功的机会少得很,更多的是和辖区居民打交道,或者抓一抓小偷小摸。

    “听你的,黄哥,你说怎么做我小莫就怎么做,你说撵狗我绝不抓鸡。”

    “这就对了嘛,你这个态度就对了,小莫,相信黄哥,黄哥不会害你。”

    小莫的情况老黄是知道的,在所里每天愁眉不展,女朋友一直催着他去家里和父母见面谈婚事,只是这家伙去了一次之后就再也不肯前往,总是找出各种理由推脱,惹得女朋友这段时间都不爱搭理他,在这样下去说不定两人吹了也有可能。

    “我们下去等着,等人到了冲出去,我左边你右边,他走得那条路太窄,退不回去的,一退回去稍微跑快点就掉田里,我们更好抓。”

    这个位置的确很巧妙,房子宽度足有好几米,农村的小二楼嘛,宅基地只要够宽怎么也要圈一个院子,这恰好堵住了花豹的正面,让他没法从屋角蹿过去,老黄的安排不能说有错。

    只是,再巧妙的安排拿到实际生活中来都会有这样那样的意外,生活的奇妙远远超过人的想象。

    花豹一步一步的靠近土路,他一直在打量着对面这栋小二楼,按说这里不应该有警察,那不得吃得多撑才会在这里安排人手,自己又不是抢银行的重案犯,没必要做得这么绝吧。

    本着谨慎小心的原则,花豹把手伸进了裤兜,总之做好防范免得万一有变故措手不及,这是花豹的原则,也是他这些年在安西黑道活得比较舒心如意的根本原因。

    裤兜里没有抢,这不是小说。花豹不是找不到地方搞枪,但是搞来的也是仿制品,其他不说,例如仿制的转轮应该就是仿制品里面比较好的成色了,不担心卡壳、不担心炸膛,看起来很不错的架势。

    几年前花豹曾经花了五六千买过一支,那会儿他腰间别着这支转轮可以说是意气风发,恨不能立刻横扫安西地下世界。

    为了稳妥一点,在去隔壁街赌场砸场子的的前一天,花豹为了找一个隐秘的地方试枪专门开车出了城找到一个荒山。

    他永远历历在目,对那次的所有的细节。

    两个小弟左右站在花豹两边,三个人水一色的黑风衣,擦得可以当镜子的皮鞋,虽然是半夜,但是每人一副黑色的墨镜,如果换一个时间、地点,任何一个看到他们的人都会认为这是黑客帝国的穿越者。

    当然,最后花豹还是摘下了墨镜,不然前面十来米的那颗小树都看不清楚还试什么枪呢。

    “砰”

    第一颗子弹顺利激发,后坐力很小,毕竟这连点三八的口径都算不上,或者干脆说未知小口径更好。

    只是,两个小弟围着那棵树检查了半天,然后讪讪的回报过来。

    “豹哥,那棵树太小了一点,没找到子弹飞到哪里去了,要不重新换一颗大一点的树吧?”

    花豹不相信了,尼玛,你两个傻逼带着墨镜当然找不到弹痕,老子自己去看看。花豹自己围着小树左三圈右三圈,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打飞了,虽然自己认为自己是瞄准了的,但子弹就是飞到不知哪里去了。

    从善如流也是花豹的一个优点,既然小弟们说换一颗大树,花豹就找了一颗真的大树,至少一个人是合围不过来的那么大的大树。

    抬起转轮,花豹瞄准大树,不过,他想了想,又往前走了几步,反正黑道火拼又不需要隔多远,有个五六米应该足够了,而且口径小,初速肯定低,反弹力必然不大,自己也不用担心太多。

    扣动扳机,咦,没反应。

    再次扣动扳机,还是没反应。

    巴拉巴拉,巴拉巴拉,花豹一气之下连续扣了十多下扳机,撞针倒是在起作用,但是为什么枪口没反应呢。

    花豹沉着脸收回枪,掰开转轮一看。是的,掰开!因为转轮卡住了,花豹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掰开。

    原来,第一次激发之后,转轮在受力之下就歪斜卡死了,所以其他的几个弹孔虽然有子弹但是没有办法转过来,撞针一直击打在第一颗子弹的空挡位置。

    从那以后,花豹再也不相信任何的仿制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