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IRTY-NINE 畸恋

    更新时间:2015-06-25 21:44:08本章字数:3075字

    女强人就是女强人,王志坚在心里赞叹了一声,能够这么快从刚才的惊慌失措中镇定下来,言谈不紧不慢、有条有理,还倒过来威胁警方,很好很强大。

    “你当然可以走,只要你不怕后续的麻烦。聪明如你,我想不会想不到如果你被警方调查的事情传出去之后的一些不良影响吧?而且,我就是羁押你二十四小时,你觉得哪个领导会因为为你说话而喜欢让自己卷进刑事案件的风波日,要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而是谋杀案!”

    她既然这样,王志坚肯定也不会客气。走,说得轻松罢了,没那么简单的事情,他还真的不相信这个女人有胆量给哪个领导打电话告诉人家自己因为谋杀案被警察找来问话,需要帮助。

    这不是那些交通肇事逃逸案,有钱就可以找一个人顶包的。

    “我的确和刘畅互相发了短信,既然你们知道内容我就不多说了。不过,昨晚我一直在家,我家的佣人和厨师可以作证,小区的保安那里你们可以调取监控,我想着足够证明我的清白了。”

    威逼不成,这女人也厉害得紧,立刻放下姿态老老实实的回答王志坚额问题。当然,她的话倒是有理有据,王志坚沉默了一下,站起来。

    “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想一想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提供给我们,你有没有仇人会迁怒到刘畅身上。你的不在场证明我们要核实,核实之后会让你离开的。”

    对刑侦队来说,核实不在场证据这些就丢给了几个菜鸟,他们速度倒是快,一会儿就给王志坚打回来电话,何晓燕的说法没错,至少从小区道路以及门口的监控都只能看到她昨晚回去和今天离开的情景。

    而且,在何晓燕的别墅外面的道路上就有一个小区物业的监控探头,这是最说明问题的。

    等他再次回到审讯室,何晓燕摇着头告诉他。

    “我有仇人,但那都是商业上的,不至于仇恨大到杀人,更不可能迁怒刘畅,毕竟知道我和他关系的人还不多。”

    “行吧,你可以走了,有什么需要找你了解情况的我会再给你打电话。”

    站在门口,目送这个女人出门,忽然,王志坚在她身后问了一句话。

    “从短信来看,你和刘畅情投意合到要结婚的程度了,为什么他死了没见你有什么哀伤,何总?”

    何晓燕身体抖了一下,站在那里停了几秒钟,头都没回又抬步继续往前走,她一边走一边回答道。

    “人死了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哀伤不哀伤不一定非得表露在脸上,我只希望你们警方早日抓获凶手,不要让人白死就够了。”

    另一间审讯室,光头盯着赫美丽,这个女人倒是没怎么哭,但也是一问三不知,让他颇为冒火。

    “赫美丽,你知道我们是怎么想的吗?”

    他终于决定抛出杀手锏了,赫美丽诧异的抬起头看着他,警察怎么想的,这是什么意思?光头自然是看出她的疑惑,紧盯着这个女人的双眼,虽然这个女人真的美丽到让他都有些不自在了。

    “你很喜欢于倩倩,对吗?”

    赫美丽呆了呆,没怎么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纯粹是下意识点了一个头。光头咧嘴一笑,步步紧逼道。

    “我认为,因为你非常喜欢于倩倩,所以对她产生了一种畸形的爱恋之情,然后刘畅那天晚上和于倩倩没有达成离婚协议,你担心两人搞不好产生复合的机会,所以一怒之下凌晨悄悄起来杀死了他。”

    “我想问你,你买房子的钱是什么地方来的,谁给你的?我们调查过,你工作之后的待遇并不算非常高,就算每个月不吃不喝存下来的钱到现在也不可能付得起那套房子的首付款,更不要说一次性付清了。”

    “还有,你的家人在哪里,谈一谈这个问题吧?”

    “赫美丽,你,究竟是谁?”

    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让赫美丽迅速的开始冒汗,迟疑了很久,在光头的逼视之下,她忽然埋头痛哭。在光头看来,她愿意哭出来就是一种突破,大部分嫌疑人在哭过之后都会痛痛快快的交待问题,他有些兴奋,接近谜底的无法自抑的兴奋。

    “我的确喜欢倩倩,不,我爱她,比任何男人都爱她。”

    哭了一会儿,赫美丽收起眼泪,她有些茫茫然的开始述说自己对于倩倩的爱情,光头没有催促,这种时候警察需要的就是耐心,威压和引导已经足够了,现在只需要表现出倾听的态度,嫌疑人的防线已经被击穿,这就是审讯的技巧。

    凡事总是有意外。

    千回百转的回忆了和于倩倩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回忆了A级对于倩倩无微不至的照顾、回忆了无数次梦中醒来凝视着于倩倩姣好的面容,赫美丽住嘴了,她咬着嘴唇盯着光头,眼睛一眨不眨。

    “然后呢?”

    站在外面的王志坚一听光头问出这两个字就直摇头,尼玛,光头这是兴奋过度,被赫美丽牵着鼻子走了。果然,赫美丽冷冷一笑,说道。

    “没有然后,钱是自己挣的,我没有义务告诉你们,想知道啊,有本事自己去查。白痴!”

    “你骂谁,啊,你骂谁?”

    尼玛,光头一下气急败坏起来,被犯罪嫌疑人骂成白痴这应该是刑侦大队建队以来的第一次。赫美丽继续保持着冷笑,眼神却真真切切的告诉光头了答案,不过,好歹她还是解释了一句,这毕竟是在刑侦队,赫美丽很明白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

    “我都告诉了你,我有多么的爱于倩倩,你觉得我会杀了刘畅之后把刀塞进她手里,留下她的指纹吗?是的,我非常想刘畅死,从他和倩倩结婚那天就一直期望,但是,我没有杀他。”

    王志坚拿起墙上的话筒伸出一根手指敲了敲,光头耳里带着耳塞,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他怒气冲冲的站起来走出去,对着王志坚,他有理由。

    “赫美丽的钱肯定来路不明,我建议先放了她,然后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不管是哪一个男人给她的钱,他们必定会联系,到时候看她怎么狡辩。”

    拍了拍光头的肩膀,王志坚摇摇头,说道。

    “你说的这个是另一个案子了,我估计搞不好应该是纪委的案子,所以我们暂且搁置,先找到凶手再说。”

    菜鸟警察跑了过来,在两个大佬的阳光下,他低下头小声汇报道。

    “有一个叫刘涛的人来了,说是要见王队。”

    咦,王志坚和光头对视了一眼,刘涛这么忙着赶来插一手是什么意思?

    “我去看看刘涛想做什么,光头,你去技术室,看他们把赫美丽的底翻出来没有,没有一点信息你掌握不了主动的。”

    光头点点头,转身往技术室走去,没走几步,铃声响起,他摸出手机一看是田蓉打过来的。田蓉根本就没有回家,在市局对面的街上她找了一家咖啡馆,一个人坐在里面生着闷气。只是,气过之后,她忍不住开始琢磨这件案子,越想有些地方越迷糊。

    不能也不愿给王志坚打电话,那么,她必然是打给光头了。光头问候了她一下,知道她没事也放心下来,对田蓉的问题他没有任何的保密意识,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一遍这边几个线索都陷入了死胡同。

    “光头,我看到刘涛开车过来,他来干什么,投案自首?”

    “你做梦吧,老大再接待他,我也不大清楚,但是肯定不是投案自首,你不要做白日梦了。”

    “对刘畅家的搜查有没有进展,有没有摄像监控?”

    田蓉对光头的打趣不以为意,继续追问着。

    “没有,已经证实了,最初的视频就是出自他放在家里的笔记本,摄像头倒是找出来两个,卧室和客厅各一个,厨房、卫生间没有找到。但是这两个摄像头都没有启动,估计是上一次拍摄之后他就关闭了,奶奶个熊的。”

    说到这里光头就一肚子气,你说这刘畅真的是该死了,好好的摄像头你安装都安装上了,为什么不打开。打开的话谁杀了你岂不是一下就有了答案,你叶子宇枉死,这人啊,他摇着头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了田蓉,女孩终于被他的呆萌逗得笑了起来。

    “现在是你在做白日梦,每个案子都有这种好事的话,还需要我们警察干什么。不过,我倒是觉得你的那个主意不错,要不你让赫美丽走,我负责监视她,我的车本来就是民用牌照,刚刚好。”

    田蓉话头一转,提出一个办法,光头正要反对,她一句话就让光头心动了。

    “光头,你觉得除了我,你还找得到另一个经验这么丰富的警察吗?而且你自己现在是走不开的,那么多背景资料要调查、那么多人要询问,不是吗?”

    光头小跑着去了一趟技术室,那边还没有结果,他有匆匆的赶去休息室外面瞥了一眼,王志坚沉着脸和刘涛在争论着什么,隐隐约约,光头听到于倩倩的名字,他的反应多快啊,立刻就明白这还是刘涛想接于倩倩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