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NE-HUNDRED AND TWO 曝光

    更新时间:2015-10-29 21:47:45本章字数:3071字

    越是靠近那栋民居,花豹越是紧张,才开始他都不知道自己心里那股紧张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没道理嘛。

    很平常的一栋民房,土路两端也没有任何异常,民房的大铁门紧闭着,除了几声狗叫就没有任何迹象。可是,不管分析结果是如何的平安,花豹却发现自己额角开始冒出冷汗,一股冷气从脊椎直冲后脑,全身的汗毛倒立,就像很多年前他曾经走近一条小巷,然后被另一个帮派十多个手执砍刀的混混包围之前的那种不寒而栗。

    眼看着还有最后几米的田间小道,花豹忽然停下脚步,他终于明白自己在害怕什么了。

    狗叫,对的,就是土狗的叫声很不正常!

    正常情况下,农家的土狗在嗅到有人靠近的时候会狂吠,然后会一直到靠近的人逐渐远去离开自己的看守范围才会停止。

    自己刚才是在不断的接近这栋民居,之前的狗叫就很正常,但是为什么狗叫会突然停止。如果这家主人在家,应该会呵斥几句,然后土狗停止叫声,但是自己绝对没有听到任何人的声音。

    那就说明 ,民居里面有人在悄悄的安抚这条狗,让它不要发出声音,以免惊动自己,花豹恍然大悟,他眼角抽了抽,伸进裤兜紧握匕首的那只手已经开始出汗,该怎么办,他进退两难。

    退回去是不可能的,如果判断没有出错,民居里面有警察埋伏,自己退回去之后在田间小道上速度会严重降低,只要这边的警察通知公路上设卡的警察,自己就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逃。

    不能往后,那么,继续往前呢?虽然只停下脚步几秒钟,花豹脑子里却电光火石般闪过一条条的逃生方法,只是,看起来很难行得通啊!

    出城的方向在左边,只是,这才是出城的第一个关卡,难保前面没有第二个口子在设卡,自己真的跑得掉吗?

    一瞬间,花豹咬牙做出了决定,无论这栋民居有没有古怪,他的选择就是上了土路往右,先回城找一个安全的落脚点再说。

    实在不行就潜伏一段时间,等警方的检查力度减小再考虑出城逃离安西。

    最后的几米花豹走得很慢,他在积蓄力量,做好马上就要疯狂奔跑的准备,民居里面的那条土狗依旧没有声音,这让他愈发的感觉不妙。

    民居的院子里,小莫和老黄蹲在门边,透过门上本来的一道很小的缝隙眼睛都不眨的盯着花豹的身影,两把短枪紧握在两人手里。

    “小莫,他一上路我们立刻冲出去,一人一边拦住他,记住,尽量活捉,开枪也朝腿部打最好。”

    抓到活蹦乱跳的逃犯肯定比当场击毙来得好,当场击毙的话还得死报告,要写开枪的理由,很麻烦的,除非现场有警方的高级指挥直接下命令,否则都是麻烦事。

    “放心,黄哥,看我的。”

    小莫有些激动,也很兴奋,肾上腺素急剧的分泌甚至让他全身有些颤抖。对他来说,这种大场面还是第一次碰见。

    推开保险,手指搭在扳机上,小莫的脸色兴奋得发红,这是他第一次实战中准备开枪,真的太让他难以平静下来。

    在派出所里面呆着,除了每年一次的全局大练兵的时候他打过几发子弹,平常时候摸枪的时间屈指可数,枪柄虽然是冰凉的,但他的心却是无比的火热。

    微微的弓着身,第一只脚迈上土路,花豹正要冲出去,民居大门一下拉开,一个年轻警察一下正对他冲过来,枪口前指,嘴里大喊着。

    “不要动… …”

    我靠,老黄被吓了一跳,他都还没有喊开门,小莫就冲了出去,而且,根本不是按照之前的吩咐一左一右,而是直直的对着人家而去。

    不敢在想,老黄也只能跟着跑出去,可是,小莫的身体恰好遮住了花豹,让他想要举枪都不敢,万一走火岂不是正打中队友。

    花豹一眼就看出来这小警察是菜鸟,他和派出所的人打交道多,知道那些年轻警察是什么样子。假装差异的站在原地发着呆,他瞳孔闪过一道狠色,尼玛的,自己的感觉果真没错,幸好还有一个傻逼自己送上门来。

    在小莫晃动的间隙,他看到后面的中年警察小心翼翼的神态,知道那是一个老油子了。

    步伐太快,直到接近花豹一米多远,小莫才放慢速度,可是,没等他的气喘匀,对面的罪犯猛的一弯腰,一道亮光在他眼前闪过,那通缉犯已经撞进他的怀里。

    紧接着,小腹的刺痛让他无法忍受的惨叫起来,等小莫回过神,他的脖子已经被花豹的胳膊肘紧紧夹住,一把匕首抵在他的颈动脉,小腹一个寸长的缝隙正不停地流着血。

    “放下枪,不然我杀了他,大家同归于尽。”

    瞪着那个中年警察,花豹声音低沉而平静,但双眼蕴含的疯狂是真的把老黄吓住了。那些大吼大叫的绑匪或者挟持人质的罪犯老黄见过,但越是这种平静下的疯狂,爆发出来才是越骇人。

    花豹是没抱生还的希望,老黄马上明白过来。

    小莫的脸上已经没有血色,要不是花豹挟持着他,估计他应该已经瘫软在地。而且,老黄看得很清楚,那一把匕首已经割破了小莫颈部的皮肤,正死死地压在动脉血管上。

    哪怕他枪法十分精准,一枪可以爆头,但是,很大可能花豹往后倒下的同时带动手里的匕首,那只需要轻轻的一划,小莫的颈动脉就会像水龙头一样喷出半米远的鲜血。

    这里不是医院,老黄恨恨地一咬牙,轻轻的把手枪放在脚边。

    “你想走就走,我绝不拦你,但是你必须马上放了他,否则他死了你无论如何都走不掉的,他需要立即止血治疗。”

    “呵呵,那就看他自己的命了,希望他命硬一点,不要那么早死。把枪踢过来,你退后,我自然知道放他!”

    一滴血顺着小莫的脖子留下来,到这个时候,花豹根本听都不听老黄言语的威胁,反正有一个警察陪葬了,谁怕谁啊。

    不管心里多气愤小莫的轻举妄动惹下的祸,老黄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样死去吧。动了动腿,手枪被踢到花豹脚边,老黄再次往后退了几步。

    哪怕是看着老黄手里空空如也,花豹也异常谨慎的夹着小莫蹲下来,动作迅速的把匕首插在后腰,地上的两只手枪都被他捡了起来。

    同样的插了一把枪在后腰,手里举着另一把,花豹很得意,要不是自己反应敏捷,这会儿可怕就是自己被压在地上背铐着了。

    把老黄逼退进民居,让他把手机、对讲机全部扔过来,花豹重重的几脚跺碎,这才挟持着已经半昏迷的小莫往进城的方向疾走。

    其实要是依着花豹自己,他还想让老黄自己把自己铐起来的,不过这会儿一来不能耽误时间,二来那也是电视里拍得多,估计真要这样干老黄估计怎么也不会愿意,他只能是在心里想一想。

    一直到在一个岔路口拦下一辆过路的破破烂烂的私车,估计这是村里谁买来过瘾的吧,用枪逼着司机跪在地上,没收了司机的手机,花豹把小莫扔在地上,驾车疾驰而去。

    … … …

    等到于倩倩出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天黑了,虽然说之前光头在总台查到的每一次于倩倩基本只是在楼上呆一两个小时,这一次的例外也被他们碰上了。

    看着于倩倩走出酒店上了李默朗的车,两人立刻跟了上去。

    “奇怪啊,光头,他们去的方向不是于倩倩回家的方向,也不是李默朗回家的方向?”

    光头一直皱着眉像在想着什么,对田蓉的问话似听非听的,半天没有回答。一直到田蓉不耐烦了伸手在他肩上一拍,光头才猛地一顿。

    “田蓉,你没觉得于倩倩有点不对头吗?”

    “不对头,有什么不对头,我没觉得。”

    田蓉先是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忽然她一下坐直了。

    “你别说,还真的有点不对,我记得于倩倩上楼去的时候头发是盘起来的,刚才她的头发是放下来的,对不对?”

    光头点点头,其实田蓉说的这个他就不知道,他只是相信田蓉没有看错。而且,他说的不对头和田蓉说的不对头是两回事,只是现在看来也许可以联系到一起。

    他们一边商议一边小心的不让李默朗察觉的紧跟在后面,没开多远,李默朗的车左拐右拐又开进了一家酒店,光头和田蓉这下犯迷糊了。

    “这尼玛一家酒店到另一家酒店,这是干啥啊?”

    远远的把车停在路边,田蓉从车里摸出一个望远镜仔细的看着,一边看一边向光头描述视线中的情形。

    “他们下车了,一起进了酒店,在前台,李默朗在掏钱出来,在总台领了钥匙,他们进了电梯。”

    两人蒙了,这是要继续开房的节奏吗?

    “我们等十分钟,如果没人下来我们就进去,我有预感,这一次我们会发现一个大秘密。”

    光头点了一支烟,他心里有某种猜测,只是太过恶毒,他不敢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