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NE-HUNDRED AND THREE 闯入

    更新时间:2015-10-30 23:00:12本章字数:3047字

    小莫死了,因为失血过多,而且身处城外,等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不过还好,在他临死前,老黄一直在他身边,总算不是孤零零一个人上路。

    这个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系统,包括在外执勤、设卡、蹲守以及巡逻的每个警察,花豹的危险等级也被提到了最高。

    而且,由于他抢夺了老黄和小莫的配枪,省厅也直接介入并下达了“允许击毙”的命令,整个事件王志坚专门打电话通知了光头和田蓉。

    要不是担心田蓉,王志坚不会说那么多叮嘱的话,他恨不得光头用手铐把田蓉拷在身边。他这会儿正忙着分析花豹逃进城之后的可能藏身之处,挂断手机他就匆匆的进了会议室。

    现在这个时候压力最大的莫过于王志坚这个刑侦大队队长了,市委政府和省厅的人都在会议室等着他的汇报,在这之前十分钟,局长已经给他下了军令状。

    “现在我们确定杀人凶手就躲在市区,我给你十二个小时,如果你把人抓不回来,你这个队长就不要干了,我也会主动向市委请辞。”

    不能说局长的话太过偏激,关键是花豹抢枪杀人的行为太过恶劣,估计就算顺利把花豹抓回来,老黄所在的派出所所长是要被拿下,老黄自己也有责任要承担。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老黄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他无所谓,现在他只有一个唯一的要求,这就是他从医院过来一直站在王志坚办公室门口的原因。

    他要求去到搜索的第一线,他要亲自去找出花豹,要亲手杀了他。

    在老黄心里他有一件事一直没有对任何人说出来,老黄是离过婚的,离婚之后这些年都是一个人生活,他和前妻也没有孩子。

    小莫自从来到派出所的第一天就是他在带,几年下来两人的关系亦师亦父,他对待小莫就像对待自己的儿子那样尽心尽力,他要为小莫报仇,哪怕舍上这条命,这就是当初为什么花豹挟持住小莫他会豪不犹豫的放下枪,听从花豹的摆布。

    在进会议室之前,王志坚回了一趟办公室,他也没开门,就站在门口。看着老黄那没有任何表情的面目,他叹了口气,招手叫过来队里一个队员。

    “你陪老黄去重新领一支枪,用我的额名义,然后和第一小队联系一下,把老黄安排到他们那里去。”

    说完,他拍了拍老黄的肩膀,本来想说一句保重的也只是再次重重的拍了他一下,转身快步走向会议室。

    … … …

    光头和田蓉在那家酒店大堂等了足足十五分钟,也没见李默朗或者于倩倩下来。而且,这边的酒店记录显示,李默朗和于倩倩是第一次来这一家酒店,以前从来没有入住过。

    “上楼吧,上楼看看去,让服务员敲敲门,打探打探他们在房间里面干什么。”

    田蓉摇摇头,的确应该上楼查探一下,至少也要距离监视目标更近一些这才符合监视条例的法则,只是她不大同意光头后半句话的提议。

    “服务员不妥当,这又不是星级酒店,区区一家快捷酒店你认为会有客房服务,维修工吧,维修工好一些,不容易惹起李默朗的怀疑。”

    商量好细节,光头把早就守候在一侧的酒店经理叫过来,那家伙在搞清楚光头的身份之后心里就一直在敲鼓。

    快捷酒店是个人都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炮 房”,绝大部分的年轻男女或者 嫖 妓 的都会在快捷酒店开房,价格便宜还干净卫生。

    对酒店经理来说,哪怕这会儿光头忽然上楼一查估计都要查出好几对出来,真到那时候酒店罚款什么的绝对是跑不掉,搞不好停业整顿就亏大了。

    所以,为了让光头和田蓉满意,他尽心尽力的陪在一边,泡茶倒水都是他亲自处理,他倒是想让服务员去那些 炮 房 通知一声,但光头和田蓉随时都盯着自己,却是不敢,只能是心里想一想罢了。

    严厉的吩咐了酒店经理接下来应该要做的事,光头知道这家伙心里在恐惧什么,想了想,特意安慰他道。

    “卖 淫 嫖 娼 不归我们管,不过你要是不好好配合的话,我们管起来就比派出所让你难受多了。”

    酒店经理心里狂喜之余当然是拼命的点头配合,在光头故意泄露出来楼上的不是杀人犯之后,他甚至都想自己出面去敲门,如果不是在酒店行业混的时间长,知道有些顾客底蕴深厚不是他招惹得起的。

    几分钟之后,酒店的七层,光头和田蓉在李默朗那个房间的对面,光头侧着头紧贴在房门上,田蓉一只眼睛恨不得挤进猫眼。

    走廊里,一个工人背着维修箱轻轻的敲着门。开始,门内没有回答,维修工按照事先的安排很有耐心的继续敲着、喊着,终于,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来。

    “倩倩,你去看看谁敲门。”

    很快,门开了,于倩倩站在门口,没有让维修工进去的意图。

    “你有什么事?”

    “你好,我是酒店的维修工,楼下房间反映说卫生间天花板漏水,我来看看里面的卫生间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泄露。”

    这是光头和田蓉商量好的理由,这个理由也是非常合情理的,比起光头最初的客房服务好得多。

    于倩倩没回答,只是回头又把维修工这番话朝着里面转述了一下,等了几秒钟,李默朗的声音又传出来。

    “倩倩,你告诉他,现在不检查,等我们明天退了房再来。”

    忽然,田蓉靠了靠光头,声音有些怪异。

    “你来看看,于倩倩的样子是不是很古怪?”

    哦,古怪,这是光头今天第二次听到田蓉这样说了。第一次是在安西酒店,那会儿光头去的晚,没当面看见于倩倩,自然是不清楚。现在有了机会,怎么也得看看究竟如何才算得上田蓉嘴里所说的古怪。

    … … …

    “的确很古怪啊。”

    对面房间已经关了门,维修工始终还是没有进得去,他也不敢硬闯。光头都还舍不得离开猫眼,他一直在砸吧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个瞬间。

    “于倩倩没表情,神情有些僵硬,眼里没有焦点,和维修工说话的时候都没有焦点,按说她不应该看着维修工吗?有点熟悉啊她这个表情,奶奶个熊的,想不起来了都。”

    说着,光头打了个哆嗦,尼玛,搞得和电影里的鬼片差不多了,对吧。只是,他却发现自己刚才的感觉有些熟悉,但却想不起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

    果然是这样,田蓉点点头,她说的古怪就是这个,不过女人总归细心一些,她已经想起了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种类似的表情。

    “光头,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于倩倩的丈夫刘畅拿过来的那个U盘?”

    话说到这里,田蓉已经非常严肃了。光头一愣,他又不是七老八十,记忆力不仅没有减退还好得很,又怎么会忘记。

    我靠,光头这下真的惊悚了,他浑身起鸡皮疙瘩,好似有阵阵阴风吹过一样,如果田蓉说的没错的话,这件事很吓人的。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方心里想的什么都清楚。

    “打个电话把酒店经理叫上来,让他把房间的房卡拿来,我们要进去才行。”

    光头默默的点了一下头,电话里几句话吩咐下去,很快那酒店经理就来敲门了。拿到房卡,让酒店经理先离开,光头掏出枪检查了一下子弹,然后上膛,打开保险。

    只是,又看了一眼田蓉,光头把枪递给她。

    “我突击,你掩护,先不管于倩倩,她没什么威胁,直接把李默朗拿下再给王队打电话。”

    “你刷卡,我踹门,动作要快,注意安全啊,田蓉。”

    这种关头田蓉不会推辞,又等了几分钟,两人轻轻拉开门,一步跨过走廊,分左右埋伏在对面房门两侧。

    田蓉的位置接近门把手,也距离刷卡的位置很近,她举起手里的通用房卡,冲光头示意了一下,光头退开两步,正对房门,这会儿哪怕里面的人在通过猫眼看外面也顾不上了。

    “一、二、三,。滴。”

    房门上信号灯一下转成绿色,光头同时狠狠地一脚蹬在门上,房门应声而开,里面的防盗锁一阵噼里啪啦,连带着锁扣全部被光头踹得脱落。

    光头借着这个势头直扑进去,田蓉举枪紧随其后,两人同时冲向卧室。

    这是快捷酒店,自然不像五星级酒店构造那么复杂,进门几步跨过门廊就可与以看见床。

    床上,李默朗诧异的回过头,没等他反应,田蓉的枪口已经抵上他的脑门,光头两只大手牢牢地抓住他的胳膊,要不是他身下于倩倩扶住他的腰,就这一下李默朗就得趴下去。

    古怪的还在后面,按说这个架势摆出来,任何一个幽会的女人都得吓得大吼大叫甚至痛哭流涕,唯独于倩倩居然还很木然的问着。

    “你们是谁,来干什么?”

    靠、靠、靠,一股寒气从光头和田蓉的后背直接冲上后脑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