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TY 人情

    更新时间:2015-06-26 22:15:09本章字数:3111字

    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光头暗自一笑,没吭声,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休息室。

    三分钟之后,赫美丽不解且很郁闷的下了楼,在市局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不远处,一辆家用轿车轻轻地启动跟了上去。

    有了新任务,田蓉很高兴。她没有追得很紧,而是和前面的出租车隔了四五台车的间距,反正她已经记住了那台车顶灯上的号码,跟踪起来很方便。

    正规的跟踪监视,特别是架势车辆执行跟踪任务,最好的是几台车配合交叉跟踪,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避免被犯罪嫌疑人觉察出来。而且,交叉跟踪讲究的是一个配合和预估,也就是要提前根据犯罪嫌疑人的心理活动和案件的进展对嫌疑人的去向作出一个评估。

    然后,一些车必须提前埋伏在嫌疑人要经过的路段,在和后撤交换的时候才能不引人注意,悄无声息的就跟在了后面。

    这一点对警方的指挥者的综合素质要求很高,安西市那么多警察,可以确保交叉跟踪不丢掉嫌疑人的只有王志坚有这个能力,田蓉更喜欢的反而是自己这样一个人远远的吊在后面。

    ……

    王志坚也郁闷得慌,刘涛还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市政府办公室主任陪着他同来,这倒是了市局的一个副局长也出面接待,几个人坐在一起王志坚被逼得步步后退。

    “王队长,如果你们没证据说我妹妹杀人,我考虑是把她带回去。我妹妹身体不好,需要静养,我想这个你应该知道,而且,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能够杀死一个身强体壮的大男人,我表示怀疑。”

    王志坚耸耸肩,其实他考虑过是不是让于倩倩离开,不过因为她是屋主,死的又是她丈夫,凶器上又有她的指纹。所以尽管王志坚自己都不相信是她杀害了刘畅,却还真的没理由放她,这种情况下,于情于理都必须拘留羁押,还不是在市局里面,而是送到看守所。

    当然,法律总是和人情牵绊在一起的,国内几千年的文化概莫如此。市政府办公室主任看了看副局长,他们两人刚才私下已经沟通过,所以,副局长义不容辞的站了出来。

    “小王啊,这个嘛,既然刘总可以担保嫌疑人不离开市区,我想我们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对吧?”

    这话听着是在征求王志坚的意见,但是,王志坚能够说不吗?

    但是,就这样被刘涛逼着放人却不是王志坚心里想要的。抿了抿嘴唇,摸出一只烟点上,透过烟雾,他扫了刘涛一眼,对方神情是比较紧张的,可是,他紧张个什么?把这个疑问压在心头,王志坚摇摇头。

    “罗局,我们国家法律没有提前保释的规定,而且就算是在西方,这是谋杀案,嫌疑人要保释也要通过法庭的,你们让我很为难啊。”

    这话太有意思了,软中带硬。而且,王志坚说得很清楚,要放人,法律是没有这条规则的,那怎么办,当然只能是在场职务最高的罗副局长出一纸手令了,这样的话,这人就不在他和刑侦大队,而是在他罗某人身上了。

    果然,罗副局长皱了皱眉头,眼里闪过一道阴霾,麻痹的,这姓王的不买账就难办了,他可不想为了一点人情把自己贴进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娇滴滴的女人就是杀人凶手呢,谁说得清楚啊,到时候他恐怕职务都要被一撸到底。

    不划算啊,罗副局长缓缓的摇着头,但是,对面刘涛和市政府办公室主任的目光正正的盯着他,简直就是不容他躲避嘛不是,我靠,早知道老子来蹚这波浑水做什么啊,罗副局长后悔莫及。

    事到临头,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言语中带着一丝不容察觉的哀求,他看着王志坚,事情的关键还不就是在这家伙嘴里,就看他松不松这个口子了。

    推来推去没啥意思,这不会是王志坚的性格,既然这样,他就老实不客气了。腼腆的笑了笑,如果光头或者田蓉在这里就知道,这隔壁老王又有坏水要冒出来,事实也的确如此。

    “那这样,罗局,你签个字,我马上就放人,保证一分钟都不耽搁。”

    尼玛,罗副局长好悬没有一口血吐出来,姓王的,你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官场上有你这样做人的,这种事情也居然直截了当的说出来,这是能够说的吗?你置法律的尊严于不顾啊这是!

    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光头暗自一笑,没吭声,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休息室。

    三分钟之后,赫美丽不解且很郁闷的下了楼,在市局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不远处,一辆家用轿车轻轻地启动跟了上去。

    有了新任务,田蓉很高兴。她没有追得很紧,而是和前面的出租车隔了四五台车的间距,反正她已经记住了那台车顶灯上的号码,跟踪起来很方便。

    正规的跟踪监视,特别是架势车辆执行跟踪任务,最好的是几台车配合交叉跟踪,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避免被犯罪嫌疑人觉察出来。而且,交叉跟踪讲究的是一个配合和预估,也就是要提前根据犯罪嫌疑人的心理活动和案件的进展对嫌疑人的去向作出一个评估。

    然后,一些车必须提前埋伏在嫌疑人要经过的路段,在和后撤交换的时候才能不引人注意,悄无声息的就跟在了后面。

    这一点对警方的指挥者的综合素质要求很高,安西市那么多警察,可以确保交叉跟踪不丢掉嫌疑人的只有王志坚有这个能力,田蓉更喜欢的反而是自己这样一个人远远的吊在后面。

    ……

    王志坚也郁闷得慌,刘涛还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市政府办公室主任陪着他同来,这倒是了市局的一个副局长也出面接待,几个人坐在一起王志坚被逼得步步后退。

    “王队长,如果你们没证据说我妹妹杀人,我考虑是把她带回去。我妹妹身体不好,需要静养,我想这个你应该知道,而且,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能够杀死一个身强体壮的大男人,我表示怀疑。”

    王志坚耸耸肩,其实他考虑过是不是让于倩倩离开,不过因为她是屋主,死的又是她丈夫,凶器上又有她的指纹。所以尽管王志坚自己都不相信是她杀害了刘畅,却还真的没理由放她,这种情况下,于情于理都必须拘留羁押,还不是在市局里面,而是送到看守所。

    当然,法律总是和人情牵绊在一起的,国内几千年的文化概莫如此。市政府办公室主任看了看副局长,他们两人刚才私下已经沟通过,所以,副局长义不容辞的站了出来。

    “小王啊,这个嘛,既然刘总可以担保嫌疑人不离开市区,我想我们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对吧?”

    这话听着是在征求王志坚的意见,但是,王志坚能够说不吗?

    但是,就这样被刘涛逼着放人却不是王志坚心里想要的。抿了抿嘴唇,摸出一只烟点上,透过烟雾,他扫了刘涛一眼,对方神情是比较紧张的,可是,他紧张个什么?把这个疑问压在心头,王志坚摇摇头。

    “罗局,我们国家法律没有提前保释的规定,而且就算是在西方,这是谋杀案,嫌疑人要保释也要通过法庭的,你们让我很为难啊。”

    这话太有意思了,软中带硬。而且,王志坚说得很清楚,要放人,法律是没有这条规则的,那怎么办,当然只能是在场职务最高的罗副局长出一纸手令了,这样的话,这人就不在他和刑侦大队,而是在他罗某人身上了。

    果然,罗副局长皱了皱眉头,眼里闪过一道阴霾,麻痹的,这姓王的不买账就难办了,他可不想为了一点人情把自己贴进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娇滴滴的女人就是杀人凶手呢,谁说得清楚啊,到时候他恐怕职务都要被一撸到底。

    不划算啊,罗副局长缓缓的摇着头,但是,对面刘涛和市政府办公室主任的目光正正的盯着他,简直就是不容他躲避嘛不是,我靠,早知道老子来蹚这波浑水做什么啊,罗副局长后悔莫及。

    事到临头,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言语中带着一丝不容察觉的哀求,他看着王志坚,事情的关键还不就是在这家伙嘴里,就看他松不松这个口子了。

    推来推去没啥意思,这不会是王志坚的性格,既然这样,他就老实不客气了。腼腆的笑了笑,如果光头或者田蓉在这里就知道,这隔壁老王又有坏水要冒出来,事实也的确如此。

    “那这样,罗局,你签个字,我马上就放人,保证一分钟都不耽搁。”

    尼玛,罗副局长好悬没有一口血吐出来,姓王的,你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官场上有你这样做人的,这种事情也居然直截了当的说出来,这是能够说的吗?你置法律的尊严于不顾啊这是!

    凡是就怕这种状况,人逼人的,罗副局长最后是在心里哀叹着,摸出一支笔写了一个担保书。是的,他只能是写这玩意,其他的,累死勒令刑侦大队放人这种,打死他都不敢白纸黑字落下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