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NE-HUNDRED AND FOUR 终局

    更新时间:2015-10-31 22:23:35本章字数:3659字

    于倩倩的表情麻木而冷漠,她对自己的 赤 身 裸 体 好像没有过多的感觉,就连伸手拉一下被盖遮掩这种任何女人都会做的事也无动于衷。

    这个神情光头和田蓉都看到过,在刘畅当初拿来的那个监控视频里,梦游的于倩倩就是这种表情,茫然却对外界的 刺 激 会产生回应。

    两个警察都是老辣的熟手,于倩倩现在肯定不可能在梦游,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她被催眠,被深度催眠中。

    光头和田蓉也算见多识广了,但达到这种程度的催眠,却只是在警校的课堂或者书本里见过,现实生活中这还是第一例。

    既然这样,被光头拖到床下的李默朗显然和这件事脱不开关系,光头屈膝狠狠一顶,李默朗一声惨叫,他虽然曾经当过警察,也许某些技巧比以前更加娴熟,但是由于这些年的养尊处优,抗击打能力明显是减弱到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赶紧给于倩倩盖上被子,田蓉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是坐在床边看着她,不让她出意外。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心头的怒火,给光头扔过去一个眼神。

    心领神会的光头抓住李默朗的一条腿,就这样磕磕碰碰的把他拖进卫生间,打开沐浴的花洒,水流开到最大档位,蹲下来,一只手掌用力的拍打着李默朗的脸。

    “要么你自己说,要么我来问,你可以选择,我希望你可以熬得久一些,反正小爷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玩一玩了。”

    刑讯逼供,在队里光头是不敢的,也没有必要,很多时候他们掌握的证据就足够摧毁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线了。

    只是,在某些场合,例如现在,光头不拒绝采用一些手段,特别是李默朗这种曾经同一系统深知警察正常的审讯手段的人,更别说这家伙不是一个好人。

    不管是他催眠于倩倩还是利用于倩倩被催眠凌辱她,李默朗在光头心里都罪该万死。

    李默朗倒是想抵抗抵抗,只是在右手的拇指、食指、中指挨个被光头直接折断,痛得他满头大汗,在地上不停打滚的时候他就放弃了反抗,不等光头再问,他已经把所有的一切全部坦白了出来。

    卫生间的门是打开的,田蓉坐在床边默默的听着李默朗的供述,于倩倩依旧躺在床上,双眼睁开盯着天花板,没有任何反应。

    “于倩倩是我催眠的,但是我是受刘德安和刘涛雇佣的,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拿钱做事,他们才是罪魁祸首,这件事和我无关… …”

    在接手这笔业务的时候,李默朗出于安全的考虑,曾经对这一家子做过详尽的调查,因为调查的角度不同,他了解到的情况远远比光头他们多得多,毕竟刑侦大队当初只是简单的调查了一下于倩倩的背景资料,对别人家庭的隐私没有过于深入。

    所以,李默朗的供述让光头和田蓉的脸集体变了色,一个个铁青着可以听到咬牙的声音。

    在何梅嫁给刘德安没几年,也就是于倩倩才十来岁的时候,就被刘德安 强 奸 了。

    一个小孩子,在刘德安的威逼利诱之下,她敢说什么,除了忍受。只是,在没多久之后,刘涛成了第二个凌辱她的人,之后的很多年,于倩倩一直都只能艰难的熬着,期待着自己长大离开这个家,这就是于倩倩唯一的想法。

    同时,这也是于倩倩一直噩梦的原因,梦游也是从那会儿开始的,因为她受到的 刺 激太深,哪怕在梦里也在逃避、在躲藏。

    考上大学,于倩倩就很难回一次曾经的那个家,刘德安和刘涛没有办法,只能是让何梅打电话。这个可怜的女人心里一直以为是继父、哥哥对自己女儿的爱,还喜滋滋的打着电话催着逼着于倩倩回家。

    就算这样,于倩倩也是回去一会儿看看母亲就赶紧离开,她哪里敢在自己受了无数年折磨的魔窟停留。

    毕竟是在外工作了,于倩倩总算是稍微安顿下来,也和刘家父子保持了距离,就这样,一直到她结婚。

    刘德安、刘涛对刘畅不满是必然的,他们认为就是刘畅霸占了自己的女人,但是,他们还真的没有过多的办法,除了利用某些关系卡住刘畅的升职等小手段。

    直到某一天,刘德安无意中听说了催眠这件事,他灵机一动,让刘涛深入的咨询了一下,这才打定了主意。

    经过一段时间的打探,刘涛找到了李默朗,在一张数额大到让李默朗倒吸凉气,根本无法拒绝的现金支票面前,李默朗揽下了这笔业务。

    在一次专门创造的机会中,李默朗对于倩倩实施了深度催眠,这也是李默朗离开警察队伍之后学到的最拿手的本领。

    从那以后,于倩倩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三个人的控制。

    可惜的是,刘畅从来没有从妻子的噩梦中提高哪怕一点警惕,他只知道不停的安慰于倩倩,却从来没有去仔细的琢磨琢磨妻子不停噩梦的缘由。

    才开始李默朗保持的是不介入,只是每隔几天加深一次催眠效果。之后到后来,于倩倩的美貌让他也无法克制,对于李默朗来说,监守自盗简直易如反掌。

    甚至,只要他想,什么车 震、什么野 战 那都是小事一桩,于倩倩在深度催眠的控制下对他是无所不依。

    同时,每隔一段时间,刘德安都会在酒店开一间房,李默朗和刘涛的任务就是把于倩倩送过去,然后为了不让何梅生疑,事后刘涛或者李默朗还会把于倩倩送走。

    当然,刘涛同样也会给自己安排时间,他对这个妹妹同样是垂涎三尺的,无时或忘。

    刘畅的死就是刘涛妒火中烧的结果,在又是一大笔钱之后,李默朗在加固催眠效果的时候给于倩倩下了一个指令,事实上,的确是于倩倩亲手把水果刀插进了刘畅的胸膛,当时刘涛和李默朗都在外面守候到结果出来才离开。

    … … …

    田蓉是流着泪给于倩倩穿好的衣服,于倩倩就像一个木偶似的任凭田蓉牵扯。收拾好房间里的一切,光头押着李默朗给她解除了已经延续好几年的催眠,并趁着于倩倩没有彻底清醒过来把李默朗拖下楼塞进车里。

    田蓉打电话叫来救护车,于倩倩被直接护送过去,她醒来之后唯一的问题就是:刘畅在哪里?

    这句话让田蓉无法回答,也不忍回答,只能是沉默着送她上车。

    “把这家伙弄回队里去吧,麻痹的,人心险恶到这个地步,以后我们还可以信任谁呢?”

    光头发动车,摇着头。哪怕干了这么多年刑警,但是龌龊到这个程度的案子还是让他很难平静下来,对他的感慨,停了只是抿着嘴,没有回答,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车没开多远,光头就被迫停了下来,前面堵了很长一截,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听得见警笛在不停地鸣叫。

    这种情况很多,例如那个分局出任务什么的,光头也是习以为常,只是十多分钟过去了,十字路口四个方向的车道一步没动,田蓉推开了车门。

    “我去看看,你转到人行道来,从人行道走,拉开警灯就行。”

    有田蓉在前面领路,警车走得虽慢但总算一直在往前。终于到了路口,田蓉却眼神一凝,对面一栋大厦的楼下已经拉开了隔离带,很多警察把安西酒店团团围住,从配枪和车辆来看,田蓉辨认出有特警队的人在场。

    想了想,田蓉低头对光头说道。

    “对面可能出了什么事,你先把这混蛋押回去,我去看看,然后你再开车来接我。”

    说完,也没等光头同意,田蓉已经小跑向街对面。在车里她憋得慌,甚至就连看到李默朗她都觉得恶心,其实她不是真的想去看对面出了什么事,那不是她的任务,她只是不想哪怕和李默朗坐在同一辆车里,那会让她恶心、呕吐。

    随手拉过一个认识的警察,田蓉的辞职报告目前知道的人不多,所以她也毫不顾忌。

    “怎么回事?”

    “田姐啊,王队在里面,在二楼会议室设立了指挥部,咦,怎么没看见光头哥?不就是那啥花豹吗,他不知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还在楼上挟持了一个人质,现在正在谈判。”

    听到是花豹,田蓉打算上去看看,这件事首尾也没有收拾干净,不说其他的,如果有机会哪怕是为光头出点力也好。

    她当然不会去二楼,难道去和王志坚大眼瞪小眼,王志坚肯定又是不让她去现场。问清楚楼层,她直接奔电梯而去,里面大部分警察都认识她,也没有谁会把她拦下,除非是王志坚下令。

    顺利到达楼层,队里几个警察和几个特警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把守在一间客房门口,门是打开的,花豹的声音她一下就听了出来,花豹正在和另一个人讨价还价。

    “五十万就打发豹爷了,你以为豹爷是叫花子吗?不要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是谁,刘德安嘛,安西还是谁不认识啊,大富翁嘛,闲话少说,拿二百万现金来,要旧钞,不连号的,越野车加满油停在酒店门口,你父子两个把豹爷护送出城,然后老子就放了你们,否则大家就一起死吧。”

    “你冷静一点,这五十万是先送过来的,后面的马上就到,车也会准备好的。”

    “让外面的警察全部滚开,否则豹爷就杀了这个老家伙,听见没有?”

    刘涛有些狼狈的从房间出来,与外面的警察交涉了几句之后,警察们开始后撤,一部分撤往楼梯,一部分往电梯撤来。

    “田姐,你啥时候来的?”

    “哦,王队通知我来谈判,你们守好电梯。”

    刑侦大队的几个虽然是听说了田蓉辞职的事,但是一听到她打着的是王志坚的名义,而且都知道光头和田蓉的手段,到也是没有猜疑,还叮嘱她小心一点,花豹手里有枪。

    摸了摸腰间,光头的枪还在自己身上,田蓉抽出来拎在手里,推开保险,手指搭在扳机上,大步流星的进了客房。

    仅仅三分钟,收到消息的王志坚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听到的是三声清脆的枪声。

    十字路口,从顺道和自己打招呼的警察口里问到酒店消息的光头大惊失色的把李默朗扔给楼下的特警看管,自己冲进去的时候,听到的是三声清脆的枪声。

    一个月后,在看守所转监的车旁,光头盯着身穿囚服的田蓉。

    “我没事,枪本来就是我给你的,开除了就开除了,有啥大不了,我拿积蓄开家婚姻咨询所等着你出来,我每个月都会去看你,又不远,没啥,等你回来我们就结婚… …”

    “十五年,你不要等了,找个适合你的人结婚吧。”

    “十五年多快啊,按说你打的都是一些垃圾,奶奶个熊的,没事没事,你多注意身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