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TY-ONE 假打

    更新时间:2015-06-27 22:21:29本章字数:3093字

    田蓉晃悠悠的开着车,这会儿是中午的下班高峰期,她走不快,前面的出租车自然也走不快,双方依旧是间隔着四五台车,这个距离恰到好处。

    除非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外勤或者警察,一般人在这个距离上不可能发现后面有车跟着自己,田蓉放心得很,她甚至有闲暇东张西望的看着路边的一对情侣。

    那小两口好像在争吵,男孩在不停的道歉。不要问田蓉为什么知道男孩在说对不起,唇语不说了,那玩意太高深,她倒是没学过。只不过,她是女人,仅仅是看看那男孩的表情和女孩嘟着的嘴以及眼神已经足够明了一切。

    看到别人总是会不经意的联想到自己,田蓉也是如此。

    和王志坚在一起时间不短了,两人一直没谈过后面的事情,是继续这样下去还是结婚,她没想过,也不知道王志坚有没有想过。

    但是,田蓉想过一件事:就是如同这对小情侣一样,手挽着手光明正大的在街上散着步、逛着街,吃吃东西、购购物什么的。只可惜,就是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愿望,王志坚都一直没有满足她。

    她还记得那是一个周六的晚上,好不容易得到休息的一个周末,安西市平安无事,他们也是皆大欢喜。两人激 情之后,田蓉趴在他胸口,手指依旧是在他胸前画着小圈圈。

    “明天我们去逛街吧,我想买几件衣服,我好久没有买过新衣服、新裙子了,都是这两套西装换来换去的,看着都烦躁。”

    王志坚拿着事后烟的手抖了一下,沉默了几秒钟,男人拥吻了她一下,回答道。

    “上街不太好吧,熟人同事太多,遇见了局里影响不好,也影响我们的工作,就在家里呆着。”

    王志坚一句话定了调子,田蓉抬起赤 裸 的上身,很不满意。男未婚、女未嫁的,怕什么影响不好啊,难道做警察的就不能找一个队里的同事谈恋爱,笑话不是。

    如果不是她确定这个男人未婚,田蓉甚至都会觉得自己扮演的是一个不光彩的角色,是不是人家的 情 妇、小 三之类的人物。

    面对她的怒气冲冲,王志坚却是有理由的,还非常的充分。

    “我们不是普通的警察,我们负责的基本上都是事关人命的大案要案,如果对你都知道我们两个在恋爱,一些危险性的工作就算你是因为其他原因没有参与,别人背地里都会说我是庇护你,故意不让你去,让别人去面对危险。”

    田蓉沉闷了很久,哼哼了几声,不甘心的问道。

    “那照你这么说,我们要多久才能光明正大的去逛街,才不怕人家知道?”

    这个问题王志坚却没有办法回答了,只能是用“再等等”敷衍了过去,田蓉尽管不满但也额没有好的办法,谁让她爱上了这个男人、爱上了这份紧张、刺 激的工作呢,那就继续两人的地下恋情。

    尼玛,田蓉在心里骂了一句。她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女人,对于女人憧憬的一切她同样期盼,恋人、婚纱、爱情、婚姻……

    想着想着她走神了,后面排成队的车辆拼命的按着喇叭,田蓉愣了愣,猛地转头回来,奶奶个熊的,赫美丽坐的出租车居然不见了影子。

    她赶紧挂档、加油冲过十字路口,刚才那台出租车是在直行道上她可是看清楚了的。但是,一直到下一个路口,她居然没有找到那台出租车。

    气得一巴掌打在方向盘上,田蓉郁闷到了极点。果然,女人胡思乱想是要出问题的,得,这不就来了吗!

    不甘心,她又追过一个街口,还是没有找到。叹了口气,掉了头,她一边开车一边给光头打电话,跟丢了总得给人说一声嘛,顺便让光头查查赫美丽在这附近有没有关系好的朋友,如果有的话,估计会是去了她朋友那里。

    电话刚打通,田蓉又一次把车停在红灯面前,光头在那边问着,可怜的光头还以为是田蓉这边发现了情况,正在高兴呢。

    一辆出租车从田蓉左边缓缓的转向过来,就和她的车隔了不到一米远,车顶上的出租车顶灯号映入田蓉的眼里,她一下蒙了,尼玛,不就是自己要找的那台车吗!

    不过,这会儿出租车已经打起了空车灯,赫美丽是下车了。但是这不要紧,一点关系没有,田蓉笑了很开心。

    伸手丢了一个便携式警灯上去,她可没傻到拉响警笛,只是开启灯光,红蓝相间的警灯转悠闪烁着,田蓉直接一脚油门冲过了红灯,左右过来的车忙慌着闪避,有些司机伸出脑袋破口大骂,对这种挂着警灯闯红灯的车辆大家都是义愤填膺的。

    你们骂吧,老娘这会儿可是在查案子,你们以为老娘会在乎你们骂吗,田蓉乐滋滋的想着,几下就把那台出租车逼到了路边。

    下了车,习惯性的伸手一掏,田蓉却傻眼了。

    警官证扔给了王志坚,兜里是空的。不过她也没有多紧张,毕竟自己车上的警灯还在闪烁,这就是最大的证明,一般私自安装警灯的车谁敢这么大摇大摆的别停别人的车辆啊,反正她是没听说过。

    “警察,刚才你车上那女人在哪里下的车?”

    有些事情啊,是说不得也是想不得的,总是要出现一种很诡异的状况:你想着、说着,事情就出来了,就摆在你面前了。

    所以,田蓉这一次就遇上了这种情况。那出租车司机恼怒的瞪了她一眼,口气很不好的问道。

    “警察,警察就了不起啊,就可以随意别停我们的车子吗?你说你是警察,我还说你是罪犯呢,警官证拿出来我看看。”

    我靠,田蓉想吐血了都。现在容不得她让步,只能是脸一沉,一把把出租车车门拉开,低吼道。

    “下来,趴在车上,我怀疑你和我们追捕的罪犯是一伙的,要对你实施检查。”

    那司机也冲,跳下来不依不饶的对着田蓉就大喊着,过路的行人很快就围成了一团,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其中的焦点自然就是这个女人拿不出来警官证,明显是假警察,这一刻,田蓉是恨死了王志坚。

    刚把于倩倩放走回到办公室的王志坚忽然猛打几个喷嚏,他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捂住鼻子,这还奇怪了,莫名其妙的这是要感冒的前兆吗?

    把揉成一团的纸巾扔进垃圾桶,他拿起电话打给光头。

    “于倩倩被刘涛接走了,你找个人跟着看看他们去了哪里?对了,你现在在干什么,赫美丽的背景资料呢,怎么没给我拿过来?”

    电话那边光头支支吾吾的,然后竟然来了一句让王志坚勃然大怒的话。

    “喂喂、喂喂,王队,听不见啊,是不是没信号了……”

    然后,光头挂断了手机。尼玛,王志坚气极反笑,这种低劣的手段也敢拿到自己面前来使用,不知道这一招早就过时了吗?

    现在的移动、联通、电信,哪一家的信号塔不是遍布美哦个小区和大街小巷,没见居民们时常拦住这些通讯公司的工作人员大吵大闹,都是因为信号塔在小区里面有辐射,影响到人的身体健康。

    现在这个时代,尼玛,你在南极手机都有信号好不好。

    不过,想了想,他又奇怪了,光头应该没有这个胆子才对吧。而且,光头对工作一向是尽职尽责的,从来没有听说或者见过他硬卧诶私事耽误工作的,刑侦大队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因为私事耽误自己的工作,更不要说刘畅这还是谋杀案!

    这家伙恋爱了?王志坚想来想去也只想到这一个可能的理由,也只有关系到终身大事,光头才会这么口不择言吧,得,自己去技术室吧,放他一马。

    摇着头,王志坚微笑着走向技术室,如果光头真的是抽点时间谈恋爱,作为队长,他是大力支持的,不然刑侦大队都快要成为光棍大队了都!

    又是一脚油门,光头冲过第五个红灯,警车一路拉响警笛横冲直撞。看了一眼副驾驶位置上的手机,他只能是在心里默念了一句“王队,对不住了,下不为例啊。”

    第六个红灯,这也是最后一个红灯了,光头已经看到前面右边停着的两台车了。

    肯定不会刹车,冲过这最后的红灯,看准一个额空档,光头一甩方向,直接插上对面的车道。也亏得这里是路口不远处,对面的来车都在纷纷减速,就算这样,开在前面的几台车也左扭右拐的差点撞在一起,急刹的声音吓住了所有这一片区的行人。

    警车直接停在那台出租车后面,光头跳下来,把田蓉往身后一拨,警官证往那出租车司机眼前一支,大吼道。

    “警察,小子,你麻烦大了,小子马上跟我们去刑侦大队。”

    警车、警官证,穿着T恤的光头腰间的枪套和那乌黑的枪柄,出租车司机一下被震住了,他结结巴巴的道着歉。

    “大哥、大姐,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说,我马上就说,刚才那女人进了府河小区,具体那一幢我就不知道了,你们知道的,府河小区不让出租车进去,我就没有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