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TY-TWO 隐情

    更新时间:2015-06-28 22:52:32本章字数:3060字

    府河小区是安西市最高档的小区,没有之一,刘涛的家就在里面,而且还是两套。刘涛自己一套,刘德安和何梅一套,只是这两套房子,因为这些年房价不断的上涨,加起来已经是超过两千万的价值了。

    只是,赫美丽怎么会来这里,光头和田蓉相互看了看,两个人心里都有疑惑。因为从赫美丽的背景资料的调查来看,她应该没有这种巨富级别的朋友或者亲戚,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挥挥手,光头打发走出租车司机,现在没时间找他的麻烦。围观的人见着没有热闹可看,那是各自走了,田蓉靠过来,摇摇头,显然还有不能释怀之前的遭遇,光头拍拍她的肩膀,开导着她。

    “没事的,回去去王队那里把你的装备领回来不就好了。田蓉,你说我们一直想要查出来的赫美丽买房子的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嘿嘿,会不会一会儿就有了答案啊?”

    两个人想到了一处,相对一笑,光头把自个儿的警车锁好,上了田蓉的私家车。上了车,光头把枪连同枪套取下来,枪套扔在后座,枪塞进裤兜,虽然看着鼓囊囊的,却总比亮出来好得多。

    府河小区门口的保安室,光头大摇大摆的推门进去,这里进进出出的车辆多,不管事刘涛还是赫美丽都见过他,还是小心点好。

    “你是干什么的,出去、出去,这里不许外人进来。”

    不愧是高档小区,保安的态度都是那么恶劣,这明显是冲着光头身上几十元钱的穿着打扮来的,虽然几个保安都看见他是从田蓉的车里下来的,不过那十来万的国产车那里会在这些见惯豪车的保安眼里排得上号。

    “出你麻痹,警察,全部站起来,靠墙站着。”

    刑侦大队的警察和普通的民警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最显著的就是脾气。因为长年累月的战斗在第一线,见过太多的阴暗面,相对来说人的脾气就要暴躁得多,光头当然更甚,他本来就是一个火药性子,一点就炸的。

    以前局里有人检举过他,说他对民众态度恶劣,不过王志坚护住了他,对这个,王志坚给几个局长的解释很简单。

    “做刑警的没点脾气岂不是被犯罪分子欺压着,那怎么能行啊,光头表现很好,但凡有危险都是冲在第一位,我认为他是一个合格的刑警。”

    警官证摸出来,都在同一个裤兜,枪柄也带了出来,几个保安脸色一下就变了。在警官证绕了一圈,光头手推脚踢,骂骂咧咧道。

    “麻痹的,你们也是打工的,你说你们认认真真工作那点不好,偏偏要狗眼看人低,老子最是见不得你们这种人,惹得老子生气把你们弄到派出所铐上几天你们是不是就觉得很爽啊,麻痹的。”

    结结实实的把自己保安臭骂了一顿,光头出了气,然后玩椅子上一座,指着几个战战兢兢不敢落座的保安中的一个招着手。

    “你,过来。”

    那猴子似的缩着脖子、瘦得和竹竿差不多的保安带着笑弯着腰毕恭毕敬的站在光头面前,小心翼翼的问道。

    “大哥,大哥,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

    “这个女人你们认识吗,把从现在开始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监控调出来,我要知道这个女人去了哪里。”

    府河小区和其他小区不一样,他们不让出租车入内,但是与此对应的,这是小区物业有几台电瓶车,二十四小时的绕着小区在行走,凡是打的回来的人最多在门口等上两分钟就会有一辆点多人座的电瓶车接送,非常方便。

    但正是因为这样,光头轻而易举的就从监控录像里面找到了赫美丽的声音。据那个猴子保安说,这女人到之前就有一个住户打电话过来,说了这么一个人要进去,让他们放行。

    查了查来电记录的号码,猴子保安从抽屉里爆出厚厚一本业主登记的号码簿,这是为了方便和业主之间的联系,实际上现在所有的小区都有类似的记录资料。

    配合上监控录像里赫美丽下车的别墅门口,猴子保安很确定的说道。

    “这是安西首富刘德安的别墅。”

    看了看登记上的别墅资料,光头皱起了眉头,没对啊,他可记得刘德安和刘涛的别墅都不是这个门牌号的。猴子保安笑了笑,满脸的羡慕与憧憬。

    “谁让人家有钱呢,他家买了三套别墅,这一套在整个小区最里面,和另外两套还有点距离,另外两套在小区东面,这是在南面。”

    “据说,这是刘德安的工作室,连他家里人都不许去的。”

    猴子保安鬼鬼祟祟的说出了这条他听来的所谓机密,光头心里一愣,尼玛,这是工作室还是藏娇的金屋呢?

    他把视频看完,赫美丽按响了别墅的门铃,来开门的居然是刘德安本人。这老头笑得那个开心是不用说了,这态度一看就很异常,只是,都在同一个小区,何梅会不知道?难道,她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公包 养了另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不过问,她难道不担心刘德安和她离婚?

    摇了摇头,光头取出自己刚刚看了的光碟,扬了扬拿在手上说道。

    “今天的事情你们不能给任何人说,否则老子会一个一个找到你们,看守所还在等着你们的,知道吧?这个玩意我带走了,没有意见吧。”

    现在众保安最气馁的莫过于猴子保安的马屁拍得光头很舒服,没加光头对他已经是和颜悦色起来了嘛。每个人心里都在想着,自己如果有机会一定会比猴子保安更会拍马屁,奶奶个熊的,这狗 日 的运气真好。

    递给猴子保安一张名片,光头笑道。

    “有什么新的消息给我打电话,自然会有你的好处,明白没有?”

    小鸡啄米似的狂点着头,猴子保安笑得合不拢嘴了,他当然懂,不就是秘密监视那个女人和刘德安嘛,他懂、真的懂。攀上警察这颗大树,猴子保安的心异常的热切,其他不说,那一天能够进派出所当上一个协警,奶奶个熊的,那可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啊,这是他打工一辈子都不敢梦想的好事。

    先去了田蓉家里,陪着田蓉再看了一次所有的监控录像,女人的心要细一些,田蓉发现了里面的更多内容。指着屏幕,按了个暂停,田蓉说道。

    “你看这里,这是刘德安和赫美丽进门的时候……”

    刘德安开了门,对赫美丽笑了笑,然后两个人一起进门。就在身影刚要被别墅大门遮掩住的一个瞬间,刘德安的手摸上了赫美丽的 屁 股。

    这个动作显然不是所谓的工作关系可以解释的,田蓉盘腿坐在沙发上,点着头。

    “这两人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我们居然没有查出来。但是,我认为何梅一定知道,应该把何梅单独喊到队里谈谈话,这样的话,赫美丽杀人的嫌疑很大,或者说她至少都是一个从犯。”

    “嗯,这个我同意你的说法。我想的应该是这样的,何梅和刘德安很疼爱于倩倩,然后看到于倩倩在刘畅和何晓燕的威逼下痛不欲生,自然是非常的愤怒。趁着他们谈判的时候,刘德安或者是刘涛,或者是何梅,甚至也可能是他们买的凶手,在赫美丽的配合下潜入刘畅家里,轻轻巧巧的就干掉了他。”

    “可是,那把刀上为什么全是于倩倩的指纹,如果说是因为是自己家里,每把刀上都会有于倩倩的指纹这也说得过去,但是凶手擦拭之后这把刀上面应该没有任何指纹才对,这不符合常理,说不通啊。”

    田蓉这番很绕口的话也把光头难住了。

    这一点解释不通畅的话,所以的推理都是白搭,光头深思着、推敲着,房间里一时陷入了异样的宁静。

    凶手带着手套杀了人,所以刀上面全是于倩倩的指纹,这是唯一的可能的解释,不过也有漏洞,因为于倩倩说过,这把刀是新买的,扔在厨房还没有用过,甚至还没有开封。

    实际上,警方的搜查结果也是这样:前次的三把刀还在刑侦大队,于倩倩还没有来得及或者说顾得上去领回家。

    这是一把新刀,还没有拆封的,警方从厨房找到的包装盒和内层包裹刀具的塑料纸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凶手如果带上手套杀的人,刀上面就应该没有任何的指纹,除了刀刃上刘畅的血迹之外。

    “不管了,我先回队里,这个我带回去给王队,然后先把何梅叫来,看看能不能从她那里打开一个缺口。”

    “你去吧。”

    田蓉懒洋洋的挥了挥手,端起桌上的一罐啤酒,“砰”的一下打开,慢慢的小口喝着,说起王志坚她就意兴阑珊,要不是他,自己今天也不会要光头来搭救才能脱身,丢那么大一个人。

    “田蓉,我说你应该去找王队好好谈一谈,就凭你今天的这个功劳,如果不是你跟踪赫美丽,我们谁都发现不了这个惊人的秘密,搞不好这案子隐情还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