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TY-FOUR 丑闻

    更新时间:2015-06-30 19:20:49本章字数:3077字

    赫美丽是刘德安的情 妇。

    这个结论在王志坚和光头的意料之中,田蓉当然也不会有哪怕一丁点的惊讶,那张视频里面截出来的照片上刘德安和赫美丽的牵手动作就充分的诠释了这个问题。

    赫美丽是刘涛的妻子。

    尼玛,这才是惊天的消息。

    “你说什么?”

    光头情不自禁的再次追问,他都不敢相信自己是不是幻听了。赫美丽怎么可能既是刘德安的情 妇,又是刘涛的妻子。我靠,这、这不是那什么乱 伦 吗,一向觉得自己紧跟时代的光头有点晕头转向了。

    王志坚心里掀起巨浪,不过还好,他还算稳得住,至少脸上还稳住了。定了定心神,他示意何梅解释清楚,哪怕何梅是刘德安的老婆,这种话也是不能乱说的啊。

    何梅当然不是乱讲的八卦,这件事在她心里压了不知道多少年,这一次终于有机会完整的吐露出来,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应该这样说,赫美丽最先是跟着于倩倩回了几次府河小区,然后认识了刘德安。治愈他们两人是怎么发展起来,又同 居到一起,这个就没人知道。

    最初开始的时候,刘德安胆子很大,大到肆无忌惮的程度。他居然趁着何梅白天外出逛街的时候,在自己的卧室和赫美丽滚床单。

    某一次,何梅因为身体不舒服,谢绝了几个同为富豪夫人的挽留,从咖啡厅急匆匆的返回家里,她是有钥匙的,加上建筑质量和装修都很到位,开门也是无声无息。于是,本来是想进卧室换一件衣服的何梅把床上的那对狗男女抓了个正着。

    一场大闹开始了。

    揪住赫美丽的头发,何梅怒目圆睁、咬牙切齿的把这个小狐狸精赤 身 裸 体的拖下了床。经历过曾经的艰苦岁月,何梅可不是娇滴滴的小姑娘,她不会卖萌,但是会打人,尽管是很多年没有动手了,三两下之后技能就开始自动复苏。

    应该说何梅在刘德安心里的位置相当的重,尽管心痛得在旁边不停的搓着手,他也没有上前去劝阻何梅,不是不想,是不敢。

    何梅表面柔弱,实则性子刚烈无比,也是这些年日子过得雍容富裕,性子转变了许多,否则就是刚才那场景,何梅不得拎一把菜刀上去才怪。

    然后,赫美丽那一次是被打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连头皮都被扯得鲜血淋淋,哭着离开了府河小区,。

    回家之后,何梅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刘德安被她赶出卧室在客房睡了好几天。终于有一天,在刘涛的劝解下,两个人坐在了一起开始谈判。

    从何梅的额角度来说,离婚是不可能的,她怎么也不会离婚。现在的何梅好歹也是安西市贵妇人圈子里的领袖级人物,一旦离婚,财产这些都是小事,离婚分得的钱也足够何梅痛痛快快的享受下半辈子了,但是,丢脸这件事却是她不想要的。

    既然定下了基调不离婚,何梅当然就被刘德安憋出的一句话彻底击败,哑口无言。

    “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了,你知道我一直想再要一个孩子的……”

    的确,结婚伊始,何梅自己都以为还会再有一个孩子,但是好多年下来,刘德安的财富越积累越多,到现在,稳稳的霸占着安西市首富的位置,可是何梅的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这成了两个人的心病,平时更是谁都不敢提起,担心触到另一个人的痛处。

    有钱很多事情就好解决,刘德安做了检查,他的身体在多年的保养下是非常的健康,完全具备一个父亲的资格。

    问题出在何梅那边。

    当年,生育于倩倩的时候,何梅子 宫 受损情况非常严重,当时没在意,也没有那个经济能力去介意,总是以为人年轻,会随着时间的过去逐渐的养好身体。

    却没想到的是,就是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失去了再次生育的能力。

    “我不爱她,只是调查过她的情况,家里穷,非常穷,当时她本人还算努力,所以知识、身体各个方面都算不错,我只是想着等她生了孩子之后给她一笔钱打发走就行了,我爱的是你,何梅,你知道我的心的。”

    商场上的常胜将军,刘德安一瞬间就捕捉到何梅眼里的那一丝犹豫,他心里大喜,赶紧车热打铁的做着何梅的思想工作。

    一番诉苦、一番表白心意、一番信誓旦旦下来,几个小时以后,何梅松口了,她认为自己是被逼无奈的松口。

    “你给我写保证书,你不会爱上她,生了孩子就让她滚蛋,否则我就自杀,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其实何梅还提过如果刘德安不践诺的话前部财产归何梅所有,但是刘德安很是朴实的指出这一点的不现实。公司如果不是他的名字,估计会立刻倒闭之类的等等等等,何梅不懂商业,几句话下来就被忽悠得头晕脑胀的。

    写了保证书,刘德安终于搬回了自己的卧室,当夜,夫妻俩也算是亲热了许多,算是某种补偿。

    从那开始,和美丽就算是堂堂正正的住进了府河小区,只是为了不让这个秘密外泄,刘德安给他办理了产权赠送公证之后,还是和她商量好暂时不以业主的身份出现,免得进一步刺激到何梅。

    没多久,赫美丽的肚子里面有了反应,刘德安当然是喜出望外。这一次,就连何梅的态度都好了许多,看到赫美丽也不再那么冷冰冰。

    看了看王志坚,何梅很无奈的说道。

    “我本来不想对那个小狐狸精好的,但是,倩倩不知道什么原因,和我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淡薄,很长时间都不给我们打电话,也不来看我,我……”

    人的额年龄大了,总是希望孩子能够在自己身边,何梅也不例外。甚至,看到赫美丽微微鼓起的肚皮,她联想到自己当年怀着于倩倩的时候,还时不时的露出一些笑容。

    有了孩子就要考虑到孩子的身份。

    刘德安毕竟是老人了,他顾忌的就是孩子出生以后,如果他去世了,刘涛会不会囊卷了全部的财产。想来想去,他真的琢磨出一个主意,在先和何梅反复商量之后,这两个明显陷入了某种情绪无法自拔的老人把刘涛叫了回来。

    三人当面,刘德安直截了当的摆出了自己的担忧,刘涛惊得跳了起来,赶紧再三的表明心意。按说刘德安的巨额财产,就算是再多几个人来分一些走,也不会对刘涛有什么影响,不会出现什么手头紧、周转不开这种滑稽的说法。

    但是,正是因为在商场上打滚的年头太长,刘德安深深地了解商场如战场这句话的真谛,那是你死我活的战斗,容不得半点的怜悯。

    “所以,你要是我儿子的话,你和赫美丽举办一个婚礼,就算不对外宣布,但是在政府、在手续层面上,让她挂上你妻子的名义。这样的话,那个孩子从名义上是你的孩子,我的遗嘱也好写,留三分之一财产给儿子、留三分之一财产给倩倩,留三分之一财产给孙子嘛,天公地道。”

    刘涛好悬没被逼疯,尼玛,你个老家伙搞出来的野种让我来承担名义,这算什么呢,乱 伦?我弟弟叫我爸爸,太扯蛋了不是。

    只不过,这件事根本由不得刘涛拒绝,从小生活在刘德安的重压下,他甚至都只敢唯唯诺诺的提了一点意见,然后在刘德安的怒视中就点头答应下来。

    “问题出在结婚仪式之后,唉,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造孽太多了,我多没想明白怎么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结婚并没有大宴宾客,不管怎么说,刘德安还是要给刘涛留下一点颜面,虽然这颜面早就被他自己泼上了一层厚厚的污秽,那是洗都洗不清的。

    因为孩子才一个月,要说专注的凝视,例如刘德安和何梅先入为主的概念下,他们总觉得赫美丽的肚子有点外凸显现,实际上在其他人来看,这就是一个身材完美、脸蛋漂亮得没有缺陷的超级美女。

    穿上婚纱的赫美丽美艳不可方物,不要说刘德安,刘涛都看直了眼。既然是儿媳妇,刘德安肯定不敢有任何异常的表现,那是给人留下话柄,让刘家上上下下都抬不起头来。

    所以,前一天晚上,赫美丽住进了安西市最豪华的酒店,刘涛留在那里陪她,第二天的结婚过程也额很顺利,刘涛和赫美丽配合得天衣无缝。

    可是,尼玛,为什么会是天衣无缝呢,刘德安焦虑不安的就是这四个字。区区四个字让他睡觉都睡不着,何梅却是冷笑不已。

    “你不要忘记了,孩子生下来她就要离开。怎么,舍不得了?想把她接回来扶正,那行,厨房有刀,你去拿一把把我杀了吧。”

    面对何梅的愤怒,刘德安只能是压下心里的烦躁,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因为按照程序,赫美丽和刘涛还得去外地度一个月蜜月,虽然刘德安以公司事务繁忙为理由把时间强行压缩到十五天,那不可是还得半个月。

    半个月,一对年轻男女单独相处,晚上还在同一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