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TY-FIVE 诡异

    更新时间:2015-07-01 22:44:38本章字数:3054字

    没有谁喜欢头上戴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刘德安肯定也不会喜欢,特别这顶绿油油的帽子还是由他自己的儿子亲自给他扣上去的。

    但是,这玩意讲究证据两个字,没有证据,任何一个男人哪怕心里怀疑再多也只能是忍下那口气,把无尽的猜疑深埋在心底,然后窥视、窥视,再窥视。

    从刘德安的角度来说,他是不愿意让刘涛和赫美丽去度蜜月的,只是,有一句话不是最爱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们这一次的婚礼也是如此。

    刘涛婚礼的风声传出去,商场上自然有下游商家送上门来,各种的风景名胜、各种的休闲度假区早就准备得妥妥的,人家的一番好意哪怕是刘德安都无法拒绝。生意场上,很多事情不是你有理由就可以说得过去,不给面子甚至比一旦失败的生意更让人愤怒,于是,他也只能是啼笑皆非的答应下来。

    刘涛和赫美丽的蜜月之旅按时按点进行着,刘德安想要派人去监视也好、监督也罢,可是,如果惹怒了刘涛,说起来父子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感都们有的话,刘家估计也就里分崩离析差得不远。

    忍受着莫大的煎熬,刘德安等到了刘涛和赫美丽蜜月归来。

    他自然是第一时间把赫美丽接到那第三套别墅,颠龙倒凤自是不必说,不过,回到何梅身边的刘德安脸色却不是那么好看,具体的何梅无法知晓。

    只是从那天开始,刘德安和刘涛之间的父子情义淡漠了许多,这点她是看得出来的。

    就算是答应刘德安和赫美丽生下一个孩子,何梅也无法容忍赫美丽每天在她眼皮下面晃来晃去,和刘德安商量之后,刘德安用现金派了霍华江去市区给赫美丽一次性付款买下了她现在的住房。

    问题不止这点,何梅自己有时候想起都觉得很痛快,果真是报应不爽。

    偶尔有那么几次,刘德安去了外省处理一些业务,何梅肚子逛街的时候亲眼看到过刘涛和赫美丽在一些私人会所出没,两人之间的亲密度那是非比寻常,明眼人一眼就了然这二人关系匪浅。

    那时候,赫美丽还真的开始显怀,一副满满的孕妇模样。

    “我是没明白,那孩子究竟是刘涛和赫美丽的呢,还是刘德安和赫美丽的。”

    摇摇头,何梅感慨无限。王志坚和光头早就已经目瞪口呆了,有钱人的世界果然是他们无法想象的。如此光明正大,近似于公开的父子之间的乱 伦,麻痹的,少见啊。

    “但是,这和刘畅、于倩倩有什么关系?”

    虽然听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八卦,但这不是王志佳的目的。而且,他相信,何梅掌握的资讯应该远远不止这点,因为这和刘德安父子两人无关不是,按照这何梅的本意,应该不仅仅是这样。

    “别着急,我慢慢说给你们听。说起来这件事在我心里也是憋了很多年了,这一次说了心里也放下一个大的负担。”

    其实王志坚奇怪的还有一个地方,那就是何梅既然知道赫美丽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又怎么不对于倩倩暗示暗示,没有那个做母亲的希望自己的女儿和这种女人做闺蜜吧!

    慢慢的,赫美丽的肚子越挺越高。从开始显怀,赫美丽就找了一个借口应付于倩倩,据何梅知道也该是什么培训学习,对好友热衷进步,于倩倩肯定是支持的。

    所以,这一隐瞒,就是大半年。

    真正诡异而且惊悚的事情就发生在这个时间段,那时候,赫美丽怀孕也该是八个月了,刘德安高薪聘请了专业护士照顾她,还不止一个。

    三个护士每天三班倒,可以说,赫美丽身边无时无刻都不缺乏使唤人手。反之,这三个专业护士都是刘德安出钱,自然也会听金主的安排,照顾上是不用说,但是有没有监视在内没谁说得清楚。

    “反正那第一个星期,刘涛是坐卧不宁,在家里随时都在和刘德安吵架,理由肯定不是因为赫美丽,但总是找得出鸡毛蒜皮的原因来争吵。”

    赫美丽孕期八个月的第二个星期,星期一,这一天何梅简直是记忆犹新,那一天发生了太多的额事情,也为后来很多变故埋下了隐患。

    “那天早上我在散步,我醒得早,习惯出去走一走,然后再回去吃早餐,老老年人瞌睡少,你们知道的。”

    何梅眉头有点轻微的皱在一起,她在整理思绪。

    在小区里面慢慢的散着步,何梅不时和几个同样早起的老人打打招呼、瞎聊几句。渐渐的,顺着固定的 路线,她已经看见自家别墅的大门。

    掏出钥匙,这么早她也不想让厨房的人出来开门,人家也是辛苦不是。

    她推门,里面就在拉门,很诧异的看着刘德安,何梅开口问道。

    “你急匆匆的干什么?”

    “赫美丽失踪了。”

    刘德安匆匆的回答了一句,把两扇门全部推开,准备转身去开车。今天他很不顺,一向用得好好地遥控器也坏了,还得他自己来推门。明明正在睡得很香,早上接班的护士火急火燎的打来电话,说是没看见赫美丽。

    何梅站在门口想了想,等车子出来的时候拦下来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我和你一起去吧,至少多一双眼睛帮你看着。”

    不管怎么样,包括何梅自己,她也在盼着那个婴儿出世。一来可以把赫美丽从自己家里赶出去,二来每天带一个孩子她也不寂寞。

    去就去吧,刘德安都没心情考虑其他问题,他这会儿急得上火,短短半个小时嘴角已经开始起泡,生痛生痛的让人难受。

    去了他们才知道,赫美丽是真的不见了,随同她不见的还有她平时出门的挎包、手机什么的私人用品。

    三个护士轮班值守,只是早上接班的人来得晚了几分钟,上一个班的护士家里有点事又提前了几分钟离开,形成了一个时间差,赫美丽就很恰巧的在这个时间差里失踪了。

    “报警吧。”

    何梅提出一个建议,刘德安沉着脸摇摇头,拿出手机拨通了刘涛的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朦胧,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还没有睡醒。

    “你接了赫美丽走?”

    刘涛的声音一下提高,也显得很诧异,哪怕是对上自己的父亲,这个时候他也是毫不客气。

    “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大清早的多得很说什么呢?我接她干什么,我他妈都是一个有名无实的丈夫,那又不是我老婆,你不要忘了,我都得喊她喊一声妈,对不对啊!”

    讪讪的挂断电话,刘德安闭上眼睛琢磨了一下,可是他的心琢磨都冷静不下来,那是自己的另一个血脉的继承者啊,尼玛的,这怎么让人冷静呢!

    “报警吧,那不简单多了。”

    何梅再一次提出自己的意见,本来就该报警啊,有人失踪不找警察找谁,再说了,刘家在警察系统还是有几个关系的。

    “滴滴、滴滴”

    这是短信,刘德安滑开屏幕,只看了一眼,脸色一下就变了,人看起来好像也老了很多,他默默的把手机递给好奇的盯着她的何梅。

    短信来自赫美丽的手机,很简单的一句话:我想要清清静静的生下孩子,你们谁都不要找我、不要打扰我,孩子生了我会带回来的。

    尼玛,这又是一个什么鬼呀,何梅都觉得自己脑袋胀大了。

    没见过哪个八个多月的孕妇挺着肚子到处跑的,万一出点什么意外怎么办,弄得孩子早产怎么办?要知道,刘德安早就通过关系定下了安西市人民医院的高级病房,那可是正处级以上的官员才能住得进去的地方,他一包就是半年,花了好几十万。

    “那就不要报警了,要不你让你熟悉的警察帮你悄悄找一找,找到了就带回来,找不到就按照她自己的意思办理,我就不信了,她生下孩子还自己养起来,那是要花钱的。”

    当然要花钱,进口奶粉好几百一罐,一个小婴儿一个月要喝掉好几罐的;好的尿不湿也是需要花钱的,婴儿,就没有不用钱的地方。

    刘德安想了想,的确是这个道理。赫美丽最初和自己上床的目的不就是因为自己有钱嘛。

    再次打出去几个电话,找了几个熟人去办理这件需要高度保密的事情,刘德安和何梅回了家。

    不管是在刘德安心里还是在何梅想来,几个警察出动要找到赫美丽应该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她还能跑得到哪里去不成。

    可是,随着预产期越来越接近,那几个警察传来的消息始终不容乐观,赫美丽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任何渠道可以找到她。

    那段时间,刘涛也而回家不多,偶尔回来和刘德安争论几句又气冲冲的开车离开,何梅也搞不懂这两个人是怎么了,见面除了吵架还是吵架。

    终于,预产期的前一天,刘德安把那几个帮忙的警察召集到自己的别墅,几个人一起大嘴了一场,何梅聪明的早早就回了房间,这些场合她历来不喜欢,能避则避、能躲则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