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TY-SEVEN 酒后

    更新时间:2015-07-03 19:34:26本章字数:3085字

    时间有点晚了,王志坚考虑了一下,送走了何梅,这个女人没有问题,从她的眼神里就看得出来。她有的只是愤怒和鄙夷,对刘德安父子两人的不屑,以及一种无奈的默默的承受和忍耐,甚至,她都不怎么关心于倩倩。

    虽然于倩倩第一次被带到刑侦大队来的时候她表现得很急切,但是这一次,她给王志坚的印象却推翻了上次的认识,这个女人,她在乎的只是自己在刘家的地位罢了。

    “这条线还有没有必要跟下去?”

    光头显然也在琢磨这个问题,所以他才会这样问。田蓉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一边整理着卷宗一边回答道。

    “刘畅身前的公司人际圈我们全部查过,没有谁有嫌疑,他的朋友圈人本来就不多,那几个人在案发时间也都有不在场证明。我始终认为,能够半夜进得去刘畅家里的,要么是何晓燕或者她安排的人,要么是和于倩倩关系密切的人。”

    “而且,最大嫌疑的我认为就是赫美丽。如果不是想要帮助于倩倩,我会认为是刘畅撞破了她和刘德安、刘涛的关系,然后担心刘畅泄露或者被刘畅勒索,这都是要动手杀人的理由。”

    光头地沉思着点点头,这个问题当初讨论过,这几个人都有嫌疑,只是王志坚倾向于刘涛,他和田蓉倾向于赫美丽或者何晓燕买凶杀人。

    “田蓉,晚上喝酒去?好不容易今天下班早点,估计明天还要把刘德安和刘涛弄回来,又要忙一整天。”

    听到光头邀请,田蓉眼神转了转,王志坚在自己办公室忙乎着,看都没看这边。想了想,她站起来,笑道。

    “行啊,我先去问问王队,看他有没有什么安排。”

    敲了敲,田蓉推开玻璃门,王志坚从卷宗里抬起头,对她招了招手。

    “今天没出去感觉怎么样?”

    当然不怎么样,浑身上下不舒服,坐在椅子里时间长了 屁 股也痛,腰酸背痛那就不用说了。而且,几次走在过道里手都习惯的去触摸触摸腰间那个位置,但是枪上交了,这让田蓉感觉更不舒服。

    “慢慢来,等你心理调节过来,人彻底恢复了再出外勤,对了,我给你介绍的心理医生你怎么没去?”

    “我正常得很,不就是挨了一枪嘛,我早就恢复了,不知道要怎么给你说你才信,把我的警官证和枪给我,我要出外勤。”

    终是没有了耐心,田蓉有些伤悲,这几天她和王志坚之间明显有了隔阂,不知道是否男人的原因还是自己的原因,她不愿意去深究。

    不给就算了,保持着镇静,田蓉退出队长办公室,这是两人商量好的,尽可能的不让别人看出两人的关系,免得影响工作。

    王志坚没吭声,只是一直看着她的背影,田蓉都能感觉到的,他自然心里通透如明镜。只是,男女之间不比其他,哪怕仅仅是误会,哪怕是田蓉没理解他的好意,有些事也就只能是这样。

    “光头,走,喝酒去。”

    回到办公室,田蓉拉开抽屉,一股脑把卷宗全部扫了进去,现在没心情,坐在这里也是磨洋工,还不如明天再来。

    她的命令光头一向是不打折扣执行的,迅速的收拾好东西,把枪取下来放进抽屉,关上。想了想,他又拉开抽屉,拿出枪插在腰间,从背包里取出皮夹揣进裤兜,追上了站在门口快不耐烦的田蓉。

    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看见光头没背包就知道他们肯定是喝酒去了,王志坚嘴角抽了抽,得,让他们去散散心吧,自己还得从头到尾琢磨一下这个案子,再次埋头在卷宗之中,任凭窗外的夕阳慢慢落下去恍若未觉。

    华灯初上,光头和田蓉随意找了一间酒吧,两人坐在角落里,点了一个大大的水果拼盘权当晚餐。反正搞刑警的人,时饱时饿的早就习惯了,不像一般人那样不能忍受,蹲点的时候根本不会计较塞进嘴里的是什么食物,只要可以填饱肚子就行。

    啤酒下水果,这倒是一个新创意,两个人自己都忍俊不住。

    闲聊着,酒也一瓶接着一瓶打开,时间慢慢很晚了。光头再次仰起脖子倒下去半瓶,拿起牙签叉了一块苹果扔进嘴里,问道。

    “你和老王怎么样了?”

    “咦,你怎么知道?”

    田蓉醉眼惺忪、摇摇晃晃的举起瓶子碰了碰光头的酒瓶,不在意的反问着。光头咧嘴一笑,这有什么奇怪的。

    “你们以为瞒得过我的眼睛啊,最多就是骗骗那些小菜鸟罢了。不过这几天你们是不是在吵架,我看你们情绪都不怎么好?”

    既然光头都看不来了,田蓉也无所谓,一肚子苦水总得找个地方倒吧。她不是埋怨王志坚,只是把自己心里的压抑对光头说了一番,光头也是唏嘘不已。

    “老王也是为你好,要不你考虑一下,去和心理医生聊聊,或者我陪你去?”

    太多的话光头不好说,连劝都不怎么好开口,想来想去也只有这样和稀泥。但是和稀泥却是听了最不想听到的,她媚眼一瞪,气得都不想动搭理这人了,干脆又是开了一瓶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光头也是苦笑着喝着酒,两人一时竟然无话,那就拼酒吧。酒保早就看出这两人酒意上头了,寻思着不卖吧,抵不住光头把警官证一晃,大着舌头说道。

    “奶奶个熊的,老子一天到晚累得像条狗似的,好不容易轻松一个晚上喝点酒你还敢唧唧歪歪,小子,赶紧拿一打过来,不然老子找你麻烦。”

    可是,卖给这两个人吧,万一待会儿喝醉了收不到钱怎么办,这又不是街上的混混,酒吧的保安可以直接搜身之后扔出去,尼玛,搜警察的身,没谁有这个胆子。

    而且,之前光头和田蓉说得高兴直拍桌子的时候,那腰间的枪套时隐时现,酒保可是看得非常清楚,更加不敢造次。没看他都让保安专门注意着这边,免得那个没眼色的混混上去找麻烦惹火烧身呐。

    也不知道究竟喝了多少酒,光头迷迷糊糊记得至少有四五打吧,那就是超过五十瓶,尽管是小瓶装,两个人也醉得一塌糊涂。

    “嗡嗡嗡嗡……”

    手机拼命的震动,光头努力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头痛得就像要炸开似的。强忍着疼痛,他手一伸,摸着手机放在耳边,里面是报警中心转来的电话,那边非常急躁。

    “安西市钢厂子弟中学一辆校车失踪,上面有八名学生,局里命令刑侦大队全体人员立刻赶到现场……”

    什么,光头一下清醒过来,尼玛,这怕是安西市自建国以来发生的一起最大的恶性案件了吧。

    只是,旁边怎么也有人接电话,他浑身有点僵硬,这是田蓉的声音,他才不会听错,做梦都不会听错。

    那边,一个女人也在慢慢的转头过来,两人的视线正正的碰撞在一起。

    田蓉的头也在痛,不过,现在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和光头都是上身 赤 裸 ,而且,因为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她也刚放下手机,那一对浑圆高耸,迷人的凸起骄傲的矗立在清晨的阳光里。

    动了动腿,田蓉马上感知到,自己身无片缕,看光头那架势也是差不多。笑了笑,田蓉就这样跳下床,果然,衣服全部胡乱扔在地上、沙发上。

    背对着光头,她大大方方的捡起 内 衣穿上,然后走进卫生间,开始放水洗脸。

    光头早就被惊得目瞪口呆了,这,这,女人不是应该娇羞着甚至抽泣着,嚷着让男人负责或者骂着男人欺负了自己嘛,怎么田蓉的反应截然不同呢。

    而且,刚才田蓉动腿的时候他也偷偷的动了动,从两腿之间的黏糊他就知道昨晚两个人把所有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接下来怎么办,光头有点迷茫。老王的女友,不对,爱情的眼里是揉不得沙子的,老王和田蓉没有对外正式宣布,他就有追求田蓉的权力,爱情面前,他绝对不会畏惧老王,也没想过要拱手相让,凭什么!

    自己一直喜欢田蓉,这点光头很明白。上班的闲暇,他都是在偷偷的不让人注意的在偷看田蓉的一举一动,做梦也是时常梦见她。

    转瞬之间想明白自己的心意,光头捏紧拳头,自己一定要争取自己的幸福,从现在开始,他要展开对田蓉的追求,轰轰烈烈的追求。

    脸上还带着水渍,田蓉穿着胸罩和蕾丝的 丁 字 裤走出卫生间,正看到他咬牙切齿的样子,不由得捂嘴好笑,那一阵花枝乱颤让光头直接看傻了眼。

    “看什么看,赶紧穿衣服,我在楼下等你,马上去现场。”

    一边走着,一边拾起外套和外裤,很优雅的套上,田蓉走到窗前,脸色严肃起来的看着光头的双眼,说道。

    “昨晚只是一个酒后的误会,就当做一场美丽的梦境就行了。现在,马上穿好衣服下楼,我们要立刻赶去现场,你明白了吧?”

    咣当,门被关上,女人的脚步声想起在楼道里,光头继续傻坐了几秒钟,飞快的跳下床来,手忙脚乱的找着自己的衣衣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