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TY-EIGHT 国企

    更新时间:2015-07-05 22:23:03本章字数:3098字

    安西市钢铁厂是一个国营老企业了,六十年代的时候就在安西落户下来。

    在那之后的十多年将近二十年的时间,这就是安西市最大牌的企业,没有之一。因为历史的特殊性,它和安西市甚至是平级机构,根本不属于安西市地方 政府管理。

    当然,因为毕竟地处安西,企业和市里关系还是融洽的,双方之间也有一些相互的合作。

    作为一个大型企业,内部的各种构建自然是完整的,从幼儿园和小学,再到子弟中学。子弟中学最初是有高中的,后来因为教育水平的问题,取消了高中,只保留了初中。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后,这种类似的大型企业的日子有些难过了,缺乏了计划经济主宰地位,国营企业的日子一落千丈,安西市钢铁厂也不例外。

    职工从只能发一半工资到后来的买断离职,企业也如日落西山,举步维艰起来。

    企业都这样了,内部的子弟学校当然也就更难生存。好一点的老师谋求调到市里、县里的学校,水平差一点的老师也辞职的辞职、下海的下海。但是,一个几千人的企业,没有一个学校也不行,因为钢铁厂距离市区二十来公里,让十多岁的孩子不管是骑车还是乘车这么远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所以,无论如何,在厂里几次大会之后,学校还是保存下来,而不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全部把厂里的学龄孩子由各自的家长送到市里读书。

    只是,学校也改制了,从普通的初中改成了职业技术学校,这样总算是让厂里的孩子们在十八岁之前学会一门技术,免得走上社会之后无一技之长,那样的话糊口都是问题。

    校车保存了下来,厂区太大,大一点的孩子还好,可以骑自行车什么的来学校,年龄小的呢怎么办,父母都得工作才能保证有饭吃,那里有时间照顾孩子。

    大船烂了还有三千钉,厂领导大手一挥,咱们校车不出厂区,就接送厂区内的孩子每天上下学这点汽油钱还是挤得出来的。

    其实就是那样,那些想给自己孩子求一个好前程,把孩子送到市里读书的家长都闹了很多意见。厂领导也不在意,现在都这个样子了,你们还想着厂里派车接送市区,做梦去吧。什么,要去市里闹,好啊,你们去,赶紧去,市里领导要是被你闹一闹就来帮我们解决问题了,我给你们每人奖励五百。

    开什么玩笑,安西市对钢铁厂现在是头痛得没法,恨不得某天夜里这个厂忽然消失,也免得那么大得负担在地方 政府。

    改革开放,国企最先开始的就是管辖权下放到地方 政府,几千人的吃饭问题,任何一个市长都要喊吃不消的。

    作为一个老安西人,王志坚很熟悉钢铁厂的情况,所以他很奇怪,校车怎么会始终,这不都是在厂区跑,大不了钢铁厂保卫科几十个人撒出去还有什么找不到的。

    他想不通,光头也想不通,偷偷的看了一眼抿着嘴一本正经开着车的田蓉,他挂断电话,把王志坚刚才说的基本情况给女人转述饿了一边,田蓉也奇怪了。

    “想那么多有啥意义,去了先把监控调出来看看就知道校车去了哪里。”

    谁都没把这当做一回事,甚至,光头很恶毒的在猜想,会不会是钢铁厂的领导为了向市财政要钱搞出来的花招。

    这不怪他,钢铁厂这些年很是闹了些花样,特别是节假日和春节之前,总是要闹些幺蛾子不让市里领导安安稳稳的过节。而且,因为他们总是煽动工人出面,市里拿着非常不好处理,很多次都是被迫让财政拨过去几十万打发了事。

    这种事,不仅仅事王志坚经历过,光头和田蓉都经历了不下一次。

    有了话题,两个人之间总算没有那么尴尬,光头也是猛地一拍退,感叹道。

    “你说钢铁厂那些职工也是,宁愿拿着一二百的生活补助每天斗地主打牌,也不愿意去市里找个工作,打个工怎么一个月也要挣上一两千一个月吧,唉……”

    “他们以前是吃计划经济的,总是认为自己高人一头,世界变了,他们还没变,所以他们哪里放得下架子出来打工,我看是活该。”

    田蓉的话一针见血,这也的确是钢铁厂很多职工的现实心态。

    安西市钢铁厂是一个国营老企业了,六十年代的时候就在安西落户下来。

    在那之后的十多年将近二十年的时间,这就是安西市最大牌的企业,没有之一。因为历史的特殊性,它和安西市甚至是平级机构,根本不属于安西市地方 政府管理。

    当然,因为毕竟地处安西,企业和市里关系还是融洽的,双方之间也有一些相互的合作。

    作为一个大型企业,内部的各种构建自然是完整的,从幼儿园和小学,再到子弟中学。子弟中学最初是有高中的,后来因为教育水平的问题,取消了高中,只保留了初中。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后,这种类似的大型企业的日子有些难过了,缺乏了计划经济主宰地位,国营企业的日子一落千丈,安西市钢铁厂也不例外。

    职工从只能发一半工资到后来的买断离职,企业也如日落西山,举步维艰起来。

    企业都这样了,内部的子弟学校当然也就更难生存。好一点的老师谋求调到市里、县里的学校,水平差一点的老师也辞职的辞职、下海的下海。但是,一个几千人的企业,没有一个学校也不行,因为钢铁厂距离市区二十来公里,让十多岁的孩子不管是骑车还是乘车这么远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所以,无论如何,在厂里几次大会之后,学校还是保存下来,而不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全部把厂里的学龄孩子由各自的家长送到市里读书。

    只是,学校也改制了,从普通的初中改成了职业技术学校,这样总算是让厂里的孩子们在十八岁之前学会一门技术,免得走上社会之后无一技之长,那样的话糊口都是问题。

    校车保存了下来,厂区太大,大一点的孩子还好,可以骑自行车什么的来学校,年龄小的呢怎么办,父母都得工作才能保证有饭吃,那里有时间照顾孩子。

    大船烂了还有三千钉,厂领导大手一挥,咱们校车不出厂区,就接送厂区内的孩子每天上下学这点汽油钱还是挤得出来的。

    其实就是那样,那些想给自己孩子求一个好前程,把孩子送到市里读书的家长都闹了很多意见。厂领导也不在意,现在都这个样子了,你们还想着厂里派车接送市区,做梦去吧。什么,要去市里闹,好啊,你们去,赶紧去,市里领导要是被你闹一闹就来帮我们解决问题了,我给你们每人奖励五百。

    开什么玩笑,安西市对钢铁厂现在是头痛得没法,恨不得某天夜里这个厂忽然消失,也免得那么大得负担在地方 政府。

    改革开放,国企最先开始的就是管辖权下放到地方 政府,几千人的吃饭问题,任何一个市长都要喊吃不消的。

    作为一个老安西人,王志坚很熟悉钢铁厂的情况,所以他很奇怪,校车怎么会始终,这不都是在厂区跑,大不了钢铁厂保卫科几十个人撒出去还有什么找不到的。

    他想不通,光头也想不通,偷偷的看了一眼抿着嘴一本正经开着车的田蓉,他挂断电话,把王志坚刚才说的基本情况给女人转述饿了一边,田蓉也奇怪了。

    “想那么多有啥意义,去了先把监控调出来看看就知道校车去了哪里。”

    谁都没把这当做一回事,甚至,光头很恶毒的在猜想,会不会是钢铁厂的领导为了向市财政要钱搞出来的花招。

    这不怪他,钢铁厂这些年很是闹了些花样,特别是节假日和春节之前,总是要闹些幺蛾子不让市里领导安安稳稳的过节。而且,因为他们总是煽动工人出面,市里拿着非常不好处理,很多次都是被迫让财政拨过去几十万打发了事。

    这种事,不仅仅事王志坚经历过,光头和田蓉都经历了不下一次。

    有了话题,两个人之间总算没有那么尴尬,光头也是猛地一拍退,感叹道。

    “你说钢铁厂那些职工也是,宁愿拿着一二百的生活补助每天斗地主打牌,也不愿意去市里找个工作,打个工怎么一个月也要挣上一两千一个月吧,唉……”

    “他们以前是吃计划经济的,总是认为自己高人一头,世界变了,他们还没变,所以他们哪里放得下架子出来打工,我看是活该。”

    田蓉的话一针见血,这也的确是钢铁厂很多职工的现实心态。

    二十多公里开起来很快,这段路路况还行,泊油路面,宽度足够四台车并行,这是当年钢铁厂最火红的时候修建的。

    现在虽然有些破旧,路上还有些凹坑,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可以。而且,距离厂区还有四五公里,光头已经看到路边四处 的钢铁厂保卫科的人了,他们的制服就是很多年前的警服,厂里没舍得换,比起现在酒店保安的服装难看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