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EN 动机

    更新时间:2015-05-19 09:54:58本章字数:3161字

    于倩倩当初高中就坚持要自己住校,任何人劝说都没起作用,然后她这一搬出去就是多少年,为这事,她妈妈在家没少掉眼泪。

    从高中、大学到后来参加工作,于倩倩一直没有再回家住过,都以为她结婚了会好很多,但是没想到因为刘畅想要创业自己开广告公司的事情又和母亲大吵一场,现在矛盾不仅没有缓解反而更加加剧。

    接下来于倩倩没有去喝酒,无论刘涛怎么劝她都只是摇头。到最后,她冒火了,毫不给面子的当着他的司机和保镖训斥道。

    “你怎么这么讨厌,吃饱了撑得慌是不是,告诉你,我不去喝酒,我也不睡觉行不行,我在这里坐一晚上。你们想要去玩就去,随便你们做什么我都不会来干涉,只要你们不要脸皮厚在这里打扰我。”

    她骂得有点狠,刘涛再怎么大度都有点存不下情面了。脸色变了变,刘涛这次一句话没说,招了招手,带着他的人出了房间,招呼都没给于倩倩打一个。

    于倩倩自己反而不觉得,人走空了她才感觉更自在。踢掉鞋子,去检查了门锁,然后脱掉外套,穿着一身蕾.丝内.衣站在窗口。因为她关了大灯的,所以倒是不虞对面高层上有人偷窥。默默的站在那里,于倩倩忽然推开窗户,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想要从这里跳下去的.冲.动。

    想到就做,这就是于倩倩的性格。爬上窗台,先是侧身一只腿吊在里面,然后觉得不怎么过瘾,干脆小心翼翼的两只腿都全部放出去。本来她有一只手是扶着窗台的,现在也慢慢的松开,这个姿势,如果有人从后面哪怕是轻轻地推她一把,估计明天早上的报纸就是一个大新闻:妙龄女坠楼,疑因感情受挫。

    不过,这里实在太高了一点,她一个晕眩,居然真的是摇摇欲坠。下面那无尽的黑暗仿佛在召唤她,深渊也张开大口,冲着她喊着、笑着。于倩倩彷徨、惶恐,她的脑海里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对她说:跳吧,跳下去就解脱了,以后再没有烦心的事,跳吧……

    她用尽全身力气猛地往后一仰,整个人栽倒在房间的地面,厚厚的地毯让她免受到伤害,尽管如此,她的脖子还在隐隐作痛。坐在地上,她大汗淋漓,那种恐惧环绕着她一直挥之不去。

    于倩倩的确是坐了一晚上,她忽然有些不敢睡觉。她也并不是一直傻坐着,有那么一个时间段,她在翻出手机里的通讯录,找了一支笔一张纸,她要把自己高中和大学的宿舍室友的联系方式找出来,她绝不相信自己是梦游。

    高中三年、大学四年,如果她是梦游,为什么从来没有任何一个舍友告诉过她。学生时期是最单纯的,同学们不会狡诈到那种程度,也不可能保密到毫不透风,怎么也应该听到一些风声。

    这一点,于倩倩至少回忆了一个小时之久,她确定,那七年时间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同学在自己面前表露过自己睡眠有异常,大家之间是亲密无间的渡过了那七年的快乐时光。

    晚上打电话去干扰别人肯定不好的,于倩倩做完这件事就只能是枯燥的等待。睡意总是不自觉的就会展开侵袭,她只能是不停的跑去卫生间洗一把脸;洗脸都不起作用之后,她开始冲冷水澡以此来让自己清醒。

    这个晚上刘畅过得也是不那么顺心。

    何晓燕突然之间的情动让他手足无措,成熟.女人的魅力也让他无法抵挡。也许是担心逼迫得过紧,何晓燕在最后的关头放了他一马,不然刘畅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就因此而背叛了新婚妻子。

    男人,总是很难经受住.诱.惑.的。

    最让他烦躁的当然是回家之后,家里乱得好像被几个小偷轮番入室盗窃,在清理的过程中,他看到了于倩倩扔在地上的那三张巨额保单。

    他的手在发抖,上面的签字他非常熟悉,那就是他平时的签名,他肯定那是自己写的。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买过任何一份保险,有这笔近万的现金,他们的蜜月恐怕会过得更愉快,而不是那么局促,很多地方都没法去。

    想了很久,刘畅拿起手机拨通了王志坚留给他的电话。他没有选择,在市局就差点脱不了身,如果再来一次这种情况,刑侦大队发现这三张巨额保单,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王队长,我有非常紧急的事情需要和你面谈。”

    揉了揉眼角,王志坚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凌晨一点多了。田蓉翻了个身又抱住他,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

    “谁呀?”

    “电话里不好说吗?”

    轻抚着田蓉.赤.裸.的肩头,他沉声问道。总不能一个梦游就让刑侦大队又出动吧,那是啊社区民警或者街道办事处的事情,最好的是请一个医生,而不是警察。

    “真的说不清,我有东西拿给你,非常重要!”

    刘畅的声音带着颤抖和惶恐,王志坚叹了口气,自己没那么好的运气睡上一个囫囵觉。他答应了一声,问了刘畅现在的地点,俯身吻了吻田蓉的头发。

    “我出去一下,去拿点材料,一会儿就回来,你先睡。”

    敲开门,王志坚吓了一跳,刘畅蓬头垢面两眼充满血丝,和在看守所呆了一个星期差不多。带着疑惑站在门口张望了一下,里面的混乱已经无法形容。

    沙发上全是鞋盒、餐桌上、地上七零八落的衣服,墙边还倒着一堆大米,这是,他的手一下按在枪套。

    “被洗劫了?”

    “不是,你进来吧, 进来说,我有东西给你看。”

    不是被洗劫就好,那也许是小两口吵架了,王志坚放下心来。他舒缓的心情没保持到一分钟,在客厅扒拉出一张小凳给他,刘畅把保单拿了出来。

    果然是个大惊喜,暗自在心里抱怨了一声,王志坚也是惊呆了。刘畅好死不死的来了一句,更是让他脑子都有些转不过来似的。

    “我对比了很久,你看那边,全是我刚写的签名,你再看看保单上,我保证每个笔划都是一模一样。可是,可是,我真的没买保险啊,我他妈都没钱。”

    抱着头蹲在地上,刘畅哭了,哭得很伤心。

    “卫生间在哪,我去洗个脸,头有点闷。”

    扔下一句话,王志坚钻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把头侧着靠近水流,哗啦啦的冷水刺.激着他的面部神经,他觉得自己清醒多了。

    也没管刘畅,他把桌上写的一大堆名字的纸拿过来和保单对比。五分钟,他揉这眉心,这小子没说假话,的确是一个人的笔迹,这个是做不得假的。不过,也有人特别善于模仿别人的笔迹,他把保单和签名放进随身的手包。

    “这样,你也额不要太过激动。首先,明天我让我们技术上做一个科学的检验,也有可能是有人特意模仿你的笔迹;然后,我会去找这家保险公司谈谈,争取找到你保单上的承办人员。”

    “你要尽量回忆一下,这段时间有没有和谁有过矛盾、吵过架之类的不开心的事情发生,如果有,列一个详细的名单出来给我。对了,你老婆呢?”

    “不知道,没回来。”

    有气无力的回答了一句,刘畅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王志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和家属之间的劝导工作向来都是田蓉负责,他不擅长这玩意。

    “那行,我走了,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心病需要心药治,王志坚摇着头下了楼。他放慢了速度,一边开车一边思索,这也是他的一个习惯,他一向觉得流动的视野有助于他的大脑灵活度增加。

    可以肯定的是一点,如果笔迹检验的结果排除了刘畅,那这就是有人在陷害他。但是,他一个广告公司的小职员,连策划部的经理都不是,谁舍得花这么多钱布下这么一个严密的局来弄他,没动机啊……

    难不成就为了让这两口子离婚,王志坚自己都好笑,那还不如找个女人直接勾.引他来的利索,拍点照片什么的放到于倩倩面前效果比这好上一百倍,钱还花的少。他是知道的,现在有些仙人跳的为了几百元钱什么都原因干、什么活都敢接,那多专业的团队,不比这个好!

    到他回到家,这个问题都没有想通。他也不怎么着急,大部分时候,找到犯罪动机,也就找出凶手了。除了那些没有预定目标的连环变.态杀人,其他任何按键都是存在动机的,没有例外。

    早上一上班,王志坚召集人开了一个会,保单和签名扔给实验室,指纹是没有办法查了,他亲眼看到刘畅是从地上某个地方拿起来这三张保单的。他只有一个要求,笔迹检验要快,中午以前他要拿到结果。

    光头去保险公司,田蓉去刘畅的公司,两人各带一个同事分开行动,他打算去于倩倩上班的地方看一看,不管是谁,哪怕是刘畅自己买的保单,哪怕他掩耳盗铃交出来给刑侦大队,这件事最终应该要回到于倩倩身上。

    离婚嘛,说不定这就是刘畅的终极目标。为此,他特意叮嘱田蓉,摸一摸刘畅的私生活和感情状况,很多时候,人在办公室和在家里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表现,只要仔细一些是看得出差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