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NE 噩梦

    更新时间:2015-05-05 16:44:04本章字数:3032字

    绝望带给人的痛苦往往可以通过时间的流逝来抚平创伤,希望才是彻底摧毁一个人身心的最大真凶。

    ——白奇

    轰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豆大的汗水浸湿了于倩倩的睡衣,她低着头大口的喘着粗气,声音之大甚至惊醒了旁边的刘畅。迷迷糊糊的伸手在床头柜上摸到手机,刘畅瞅了一眼,一个翻身抱住于倩倩的腿,嘟嚷着。

    “老婆,才三点,赶紧抓紧睡吧。”

    轻轻地把老公的手拿开,于倩倩伸腿穿上拖鞋,几步出了卧室,冲进卫生间,双手撑在洗手池两边,于倩倩把脸凑到龙头下,拧开开关,冰冷的水流刺激得她连打了几个冷战,却一直闭着眼睛坚持着,一直到脸颊有些生痛才抬起头来。

    明亮的镜前灯把卫生间照得通亮,镜子里的那个女人,脸色苍白得没有一点得血色,和大病初愈的病人看着没有分别。龇牙冲镜子一笑,里面的女人也是一笑,于倩倩心一颤,眼神有些游离不敢直视。

    拉开镜子旁边的一个小柜子,于倩倩看都不看,手伸进去就摸出一个药瓶,灯光映照下,上面三个黑体字很清晰“安定片”。摇了摇瓶子,她有点皱眉,旋开瓶盖,把里面的药片全部倒在掌心,不需要数,一眼就看得清楚,只剩可怜的两片了。

    这下有些犹豫了,安定片不比普通药,这玩意药店买不到,必须去医院找医生开处方。就算是这样,药量也是有严格控制的,于倩倩前男友黄钟致是本市中心医院神经外科的医生,借着这个有利条件,她撒谎说自己失眠,黄钟致这才一次性给她开了三十片,按照每天一片的剂量,这可是一个月的药量。

    今天才十号,于倩倩脑子昏沉沉的,想了一下才弄清楚具体日期。以后的药怎么办,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现在不吃的话她肯定没法入睡了。一咬牙,把最后的两片扔进嘴里,拿起水台上的一个玻璃杯接了半杯水,咕噜咕噜的喝了个精光。

    虽然吃了药,她却不想马上就回到床上,那样平躺着抬头看着天花板的滋味她害怕。四处看了看,晚上洗澡溅到地上的水迹早就干了,她干脆一屁股坐在门后面,这样可以一眼看到整个卫生间,让她心安许多。

    而且,背靠在门上,就算外面有人一时也没办法把门推开,于倩倩挪了挪位置,尽量让自己坐得舒适一些。把头也靠过去,她的眼睛睁得很大,对面墙上的白色瓷砖反射着灯光,隐隐约约有一个人影。

    抬手挥了挥,瓷砖里面的影子也跟着动了动,于倩倩哑然失笑,自己吓自己不是,卫生间也就不到五平米,这里面难道还躲得下一个人不成。只是,一想到这点,她又觉得心跳在开始加速,忍不住弯下腰去看洗手池下方,也只有那里有一个空档。

    一根下水管静静地呆在洗手池下方,除此别无他物,于倩倩刚松了口气,视线一下凝固在某个点上,她浑身紧绷着一动不敢动。良久,她撑在地上的那只手终于动弹了一下,借着这个力道,她慢慢的贴着门站了起来。

    从这套房子装修好那一天,浴缸就在那个地方,因为知道于倩倩的状况,刘畅洗完澡就把防水帘卷起来挂在横杆上,所以浴缸几乎没有任何遮挡,除了因为视线角度的偏差,坐在地上的于倩倩只能看见浴缸的上半部分。

    里面是什么,这个问题好似一团乱麻瞬间席卷包裹住于倩倩全部的思维,她紧张得快要窒息了。她觉得自己看见浴缸里是半盆鲜红的血液,还在不断的上涨,已经溢出来,流淌到地上,在向她的脚边流过来。

    门响了一下,她惊恐的抬起头,门锁在缓慢的转动,她尖叫着、哭泣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抵住门。外面开始用力的拍打着门,一个声音急促的喊着。

    “倩倩,宝贝,你在干什么,快开门?”

    好似溺水的人忽然抓住一块木板那种无法克制的激动心情,于倩倩手忙脚乱的拉开门,看都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就一头扑进来人的怀里,双手紧紧地环在来人的腰间,于倩倩鼻涕眼泪哭成一团。

    “老公,老公……”

    于倩倩结婚之后没几天就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做噩梦,刘畅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他陪着妻子寻医问药了很多家医院,就连首都医院都专程请假去过两次,药也吃了无数,到头来却还是只有靠着安眠药来入睡。

    时间短还没有关系,时间一长刘畅也是吃不消,白天上班极度疲乏,这个星期出了不少错,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刚才,他是迷迷糊糊被尿憋醒了,一骨碌爬起来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新婚妻子不在身边,一直到走到卫生间门口,连推几下门是反锁的,里面出来的抽泣声才一下清醒过来。

    “啪”的一声按开过道的等,刘畅实在是瞌睡来了,强忍着睡意和尿意胡乱的劝慰了妻子几句,他说道。

    “宝贝,你先回去睡,我上个厕所,马上就过来陪你,没事,不要害怕,我在你身边。”

    说完,他径直进了卫生间,于倩倩伸了伸手,张开嘴没喊出声,总不能不安老公上厕所吧,这没道理!不过,一想到丈夫就在一门之隔,她也稍许镇静一点,壮着胆子回了卧室,一下从明亮的过道走进昏暗的卧室,于倩倩眼前一黑,身体一个瘸挒,左脚一下别住右脚,一头栽了下去。

    亏得装修的时候,小两口把卧室的地面全部铺成了地毯,于倩倩虽然还是有点疼痛,却不至于摔得晕头转向那么凄惨。暗骂了一句,手在地毯上一撑,她刚要爬起来,眼前一道明晃晃闪过,这是什么,她有点惊讶,卧室地面历来是没放东西,就是担心不小心一脚踩上去被误伤。

    东西在床下,在靠墙的枕头那一边,她摔倒是在门口,如果不是这个奇葩的姿势,她不可能发现那个位置还有一件东西。带着疑惑,她还想喊刘畅一声,却听见卫生间里“嘘沥嘘沥”的声音,忍住笑容,她也是偷懒,干脆就那样几下爬过去,伸手一掏,把那反光东西从床下拿将出来,那居然是明晃晃一把水果刀。

    ……

    刘畅抖了抖丁丁,哆嗦了一下,很舒畅的拿起放在马桶后盖上的烟和打火机,这是他的老习惯,在阳台和卫生间都有后备的一盒烟。因为于倩倩不准他在客厅卧室抽烟,所以每天下班他都习惯把烟扔在办公室的抽屉里,才开始那会儿半夜爬起来在阳台上来回走动,心里那个焦躁难以形容,有一次是干脆穿上衣服偷偷摸摸的出去买了一包烟才解决问题,所以后来他就干脆备上一点烟。

    一支烟怎么也得三五几分钟,刘畅为了过足瘾还抽得慢一些,等他回到卧室,却看见妻子坐在地上,靠在床头的角落里,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已是睡着过去。叹了一口气,想要叫醒妻子,他心里又有些不忍,好不容易她睡了何必再去弄醒呢,拖过来一床被子,轻轻的搭在于倩倩身上,打了一个哈欠,刘畅爬上了床,入梦前他都还在考虑,是不是明天应该找时间给妻子好好谈谈,要不再找一家医院看看去,病,得治才行。

    小鸡闹钟又开始打鸣,刘畅睁开眼睛,后半夜他还算休息得不错,乍一眼没看到于倩倩他还吃了一惊,摇了摇头,再想了想,他几下爬到床边,奇怪,于倩倩也不在地上。翻身下了床,刘畅一边喊着一边每间房都瞧上一眼,这套房子不大,也就两室一厅加上厨房、卫生间而已,所以很快他就明白了,于倩倩就不在家。

    现在才7点多,妻子会去哪里,抱着这个疑惑,刘畅开始打电话,很快,于倩倩那边接了起来,声音很低,应该是在什么地方。

    “我在美丽这边,我看你睡得香就没有叫醒你,冰箱里有牛奶面包,老公,你自己吃就行了,不要管我。嗯,好的,晚上见,我也爱你。”

    市区一栋高层公寓的顶层,于倩倩赤足慵懒的坐在地上,出神的望着清晨的太阳把第一缕阳光泼洒进落地窗内,手机被她扔在一边。她的对面,一个只穿着一件非常短的透明睡衣的女子奇怪的看着她。

    “倩倩,你不是说那啥,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

    “刘畅对我很好,很爱我,他不会想杀死我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

    赫美丽凤眼怒瞪,一指茶几上一字排开的三把刀,那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幽怨到了极点。

    “第一次是小小得水果刀,第二次是菜刀,这一次这把水果刀至少二十厘米,于倩倩,你说是误会,难道你家厨房用具专门往床下跑吗?你醒醒吧,难道非得要老娘给你收尸了你知道后悔吗,告诉你,到那个时候,你想哭都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