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IRTEEN 拨云

    更新时间:2015-05-22 12:48:06本章字数:3095字

    中午吃的盒饭,王志坚也习惯了,他一个人回去也是冷锅冷灶,没啥意思,更没有兴趣自己动手。盒饭其实也是他们刑侦大队的定点餐馆做的,质量不算差、清洁卫生有保障,菜肉都是足量。

    而且,这家餐馆也是刑侦大队定点很多年的,当初就是看上这里营业时间长。刑警嘛,工作时间没法固定,深更半夜还在办公室那是常事,总得吃点东西才有精力继续破案嘛。

    几个人围在一起大口的吃着饭,噎着了就端起桌上的茶杯胡乱灌上一起,王志坚边吃边问。

    “说说你们的调查情况吧。”

    “笔迹鉴定出来了,应该是刘畅本人的笔迹。按照鉴定师的说法,超过百分之八十五的可能性是他本人书写,这就很说明问题了。但是,王队,买保险又不违法,尽管他买得多一点。”

    的确不违法,不要说三百万,哪怕他给于倩倩买了一千万的人身意外保险,只要于倩倩不是他杀死或者买凶杀害的,那都是他应该得得钱,没有人能够说得了什么。王志坚不置可否,又喝了一口水,视线转向田蓉。

    “调查了保险公司,这里倒是有点情况。卖给刘畅保险的业务员已经被开出了,就在那一笔业务之后没多久,她是因为私吞用户上交的保险金被除名的,因为金额不大,不到一千元,所以保险公司为了他们自己的名声美誉报案。”

    开除?王志坚停下筷子,这有点巧合了,有意思。田蓉也是这个感觉,天底下没有那么多的巧合,除非是人为设计,但是具体到这件事上嘛,不好说。

    “我走访了和她关系比较好的几个的业务员,都说这是事实,我也按照她应聘表上的电话打过,没人接听,然后我按照她留下的地址找过去才知道,她是临近兰西省的人,来安西打工的。据她租住屋的房东说,她已经退了房,说是去沿海打工,没有办法联系。”

    保险公司的外围成员都是来去自由的,三天两头都有大批人员更换,这个刑侦队很清楚。只是,王志坚心里的疑窦始终没法清除。

    “人家没犯事,协查通报是不能发的。不过,究竟是不是刘畅本人购买的这三份保单还是得争取找到这个业务员,只有她和买主接触过,田蓉,你再争取把她的底子摸透,争取找到她家里人,家里人总该有办法和她联系的。”

    说了这么多,田蓉却没有点头。以往,有任何任务布置下来,没有谁会推脱,不论多么艰难,王志坚奇怪的看她一眼,努努嘴代替了问话。

    田蓉不是不想执行命令,只是她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她也和光头在电话上沟通过,两个人的意见大概是差不多的。

    “我认为,王队,我们不应该在这件案子上继续投入人力和物力。”

    这就对了,王志坚也吃得差不多了,扔下筷子,往后一仰,点上烟,很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他动动手指,让田蓉继续往下说。

    其实他们的意见不复杂,归纳为一句话就是这件案子到此为止。田蓉和光头都认为:这其实并不是一件案子,没有伤亡,仅仅只是于倩倩梦想引发的连锁反应;没有疑犯,刘畅提供的视频已经说明一切,那三把刀与他无关。

    至于保险,光头笑了笑,这其实才是不值得去关注的东西。

    “王队,恐怕任何男人遇到这个情况都会给自己老婆买上一份保险吧,毕竟梦游的时候不可控因素太多,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某种意外。当然,你要说他保单买多了,那也只是一种个人想法而已,事实上关系不大。”

    从善如流是王志坚的一个特点,也是队里所有队员和他关系相当融洽的关键原因。他不会因为自己是队长就大包大揽,所有权力抓在手上,他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侦破是一个群策群力的活计,现实生活中没有柯南和福尔摩斯那种人,所以,我们是一个团队,是一个必须紧密团结的集体!

    他仔细考虑了一下,的确,继续在这件事情上投入警力的确不怎么合适。算了,让那对小夫妻自己去沟通吧,该查的都已经查过了。

    “行,听你们的,今天下午没啥事,大家早点下班回去该休息的休息,该陪老婆孩子陪老婆孩子。”

    刑侦大队放下了,于倩倩肯定是不会放下的,这关系到她最切身的利益。和李大头的交谈还在继续,不过到后面两个人更多的是对往昔岁月的一种缅怀和回味。忽然,于倩倩想起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自己居然忘记了,她眨了眨有些酒意的双眸,推了推李大头的胳膊。

    “大头,我问你,你要仔细想清楚才回答,知道吧?”

    “你说,需要我做什么都行,毕竟,你可是我李大头最初恋的初恋,虽然是暗恋,哈哈……”

    “你在操场看到我的那么多夜晚,有没有觉得我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例如神情呆滞、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缺乏逻辑,或者说你是不是感觉到我就像在梦游似的?”

    他真的想得很认真,李大头眉毛胡子皱成一团,一杯啤酒在手里转来转去都快要把杯子捏破了。

    “没有,我前前后后那么多次都回忆了,而且,这么多年我想这件事也不是一次两次。虽说晚上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肯定你说话这些很有条理,只是说得不多罢了。梦游,不要开玩笑了,你没看电视啊,梦游的时候人都像木头似的,僵硬得和僵尸差不多了。”

    听到李大头斩钉切铁的回答,于倩倩注意放心了,自己不是梦游!那么,是不是应该找一个私家侦探调查一下刘畅,他为什么平白无故买三百万的巨额保险,难道自己爱的这个人真的为了钱就打算置自己于死地。

    “你那么忧伤干啥,有什么事你说出来,我一定尽全力帮你的。”

    男人,对自己的初恋总是缺乏一种抵抗力,特别是初恋就这样倩语嫣然的坐在对面陪自己喝着酒,李大头热血上涌,他看不得于倩倩眼里浓浓的哀伤,那让他的心莫名的开始痛彻,他拍着胸膛下着保证,就差割指头滴血为誓了。

    于倩倩犹豫了很久,终究,想要倾诉的念头压倒了一切,她也忽然发现自己的可悲之处,除了赫美丽,其他居然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说说心里话的人。单位,呵呵,如果她对谁说了一个隐.私,要不了三分钟,连做保洁的阿姨都会知道的。

    把自己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细细的说了出来,于倩倩低着头,泪珠一滴滴落在她摊开的掌心,渐渐的汇聚成一小片。李大头心如刀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么多年之后仍然对于倩倩的一举一动如此在意,他以为自己早就把曾经的青春萌动扔到了太平洋。

    转而,他心里升起的是愤怒!酒杯重重的往桌上一顿,他目光狠辣起来,无论如何,他不会愿意看到于倩倩伤心憔悴,哪怕,仅仅是为了自己当年的那个憧憬。

    “你老公有问题,这是肯定的,也非常简单。”

    作为公务员,李大头比当年成熟太多,缜密的思维和周全的思考让他超出同龄人一大截,于倩倩静静的听着,也许,李大头真的可以在她的诉说里寻觅出她未曾察觉的线索。

    “一般人购买保险一次数额都不会过于巨大,这是因为,人身意外保险的期限一般都是一年,到期了,你交进去的保费就是保险公司的收入。所以,你老公给你的期限其实也就一年,他的理由是梦游,呵呵,他当然必须要有一个理由,除非他想因为谋杀你而赔命。”

    “我几乎可以肯定,给他坐这笔业务的保险员早就不知去向了。”

    “为什么?”

    李大头的话题一转,竟是打算把这团迷雾层层剥开,但是于倩倩没法理解了,你分析刘畅还算不错,可是扯到保险员身上去干啥?

    “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试试,一个业务员绝对没有权力卖出去这么大一份保单的,这涉及到很多需要核实调查的被保人的信息,而,我可以断言没有任何保险公司的人来找过你或者来联系过你,对吧?”

    于倩倩点点头,的确是这样,那么,李大头的答案呼之欲出,保险员和刘畅是勾结在一切或者被刘畅重金收买了,她浑身发冷,细碎的小疙瘩出现在后背的皮肤上,层层蔓延到后颈,这让她无法克制的恐惧啊悄然而至。

    “一会儿我陪你去保险公司问问就知道了,我在那边有熟人。私家侦探你不用去请,我给你找人,还不花钱的,给你找个警察。”

    这才是李大头最大的优势,人脉。公务员,科长级别的公务员,又如此的年轻,总是会有很多的人看好他,这些人脉是金钱无法比拟的,哪怕你是所谓的首富。新闻不是说了,首富的儿子酒后驾驶照样被拘留嘛,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在没有重大事故的情况下,一个科长酒后驾车很难被交警扣下来,因为他有人脉,广袤的人际关系网是他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