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URTEEN 斗殴

    更新时间:2015-05-23 17:21:32本章字数:3131字

    吃完饭,李大头开车载着于倩倩直奔保险公司,在路上,他给一个熟人打了电话,简单说了自己想要查询的东西,那边很歉意的让他稍候,因为本尊出差在外,所以需要联系联系。

    没几分钟,那边就回话过来,告诉李大头已经安排好了,会有一个人在保险公司门后专程等候陪同,然后闲聊了几句,对面在说今年的李大头单位上的财产保险好像还没有续保,李大头不耐烦的嗯哼两声,直接挂断了事。

    他看看于倩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

    “这些人就是这样,给他们一点好脸色就顺杆子爬上来。老同学,你不要介意,我这是人在单位、身不由己,不这样做别人会排挤你,多包涵啊。”

    又不是青春热血那会儿,都是在社会上滚爬摸打几年的人了,于倩倩很理解,虽然她始终有点不习惯李大头他们那种骨子里的骄傲,但人家也是尽心尽力在为她做事,而且李大头在她面前一直都是恭谦和彬彬有礼的,她还能要求什么。

    保险公司这一趟应该说非常顺利,接待的人本身就是财务主管,但凡李大头的要求那是无不满足,两人想查的保单底联也爽快的给找了出来。只是,业务员就没有办法了,财务主管有些惶恐,公司经理叮嘱过,这个大头是得罪不得的,必须想方设法让他高兴了,这关系到公司下半年的业绩和大家的奖金乃至某些人的位置。

    “办理这个单子的业务员辞职了,早上市局的警察也过来找了,据说还去了她家里也没有找到人,应该是去了外地工作吧。李科长,你看?”

    李大头摸了摸下巴,只能是想其他办法了,不过,这个决定权在于倩倩手里。

    “那行,大头,我们走吧,给你们添麻烦了。”

    看着李大头屁颠屁颠的追在那个女孩后面,财务主管耸耸肩,掏出手机消去声音拍下了这一幕。这是一个重大发现,看架势,如果这个女孩开口,李大头单位的业务那就非常轻松可以拿到手,至于名字,他抽出底联里存档的那一张,这不就是那女孩所有的信息。

    “那你现在去哪里,我送你,我上班不着急的。”

    不知道为什么,李大头问这句话的时候神情有些慌乱,他发现自己居然不希望于倩倩回家去,这让他无所适从。李大头结婚了,妻子是另一家事业单位的,两人感情平素很不错,李大头也认为自己是很爱妻子的,但是……

    “耽误你上班了,大头,要不你把我在前面放下来,我随意走走,我也不知道回去是好还是不好?”

    那怎么行,李大头断然拒绝,借口白痴而好笑。

    “你一个人不安全,不行。你和我在一起,我就要对你负责,上班没事,等一下我再打一个电话,然后我们去步行街逛一逛, 我陪你。”

    没有大事,科长级别在自己一亩三分地那就是天。电话打过去,他语气傲慢的、淡淡的吩咐了一声。

    “下午我在外面,处长那边有事的话你们就立刻打我手机。”

    有人陪着,于倩倩自然是高兴的,但是如果自己已经结婚,而陪同自己的又是一个男人,她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

    这个男人还曾经是自己的仰慕者,就算现在,李大头看过来的目光里那种宠溺和隐约的冲.动也让于倩倩略略不安。这种复杂的心情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就被逛街的乐趣冲淡了,她就没想买,兜里只得几百元钱,这还是加上零钞,步行街这些专门店的一件吊带动辄都在五百以上。

    不过女人逛街购买只是其次,她们最享受的还是试穿着一件又一件新款服饰的快乐。每一家店,于倩倩都会挑选几件服装拿着走进更衣室,然后笑盈盈的出来,这让李大头眼花缭乱得头晕,他的心开始越发火热。

    走进记不清是第几家专卖店了,于倩倩穿着一套短裙,白皙的长腿反射着晶莹剔透的光芒,李大头一个恍惚,仿佛回到了那个年代,他站在校门口,眼巴巴的看着被几个女生、男生簇拥着的女神穿着夏季短裙校服意气飞扬的走进校门。

    他鼻子微微发酸,忽然,李大头打开手包,从里面摸出一张卡,勾勾指头把服务员叫过来。

    “密码123123,凡是她看上的,错了,凡是她试穿过的,全部买下,送到外面停车场去,车牌是……记得把衣服的型号挑选正确了,知道吧。挑错一件型号,明天我让工商税务把你们门堵了!”

    “等等,前面几家店铺你也去一趟,问清楚,找出她所有试过的衣物。刷卡的时候你多刷两千,就当给你的小费了。”

    这一切,于倩倩自然是不知道的,她只是发现,自己进去的店里服务员态度越来越好,这是真正的把她当做上帝来伺候了。在步行街的尽头停下脚步,于倩倩舒心的伸了个懒腰,露出来的那一小截腰柔滑的腰腹和浑圆的肚脐让李大头差点窒息,他红着脸转开头,装作平静的看着路边的商贩,一颗心跳得“砰砰”的响。

    “大头,我发现和你逛街好像那些店家态度特别好,以前我来如果没买他们都是爱理不理的,看来以后逛街一定要拉上你这个福星了哦。”

    “没啥,只要你喜欢,不敢干什么,你喊我就是,我随叫随到。”

    “你怎么了,大头,感冒了?发烧了?你的脸红得吓人,来,我摸摸。”

    好死不死的,于倩倩诧异的伸手按在李大头的额头上,软香温玉的掌心在接触的那一瞬间,李大头的脑海“轰”的一声混乱了,他心中大呼: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她、她的手……

    没事呀,于倩倩有些不解,咬着下唇,让李大头蹲下来,她翻过手掌,手背又靠了上去,体温是正常的,但是李大头的身体却在不停的颤抖,一张脸到脖子已经和才出锅的大虾差不多了。

    是在不能在女孩近在咫尺的体香下坚持了,李大头趁着自己还没有彻底糊涂之前,用力往后一仰,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后脑勺的生痛终于让他清醒了一丁点,于倩倩大笑着指着他,他自己也是傻笑不停。

    女人,李大头这几年加见过很多,不客气的说得难听一点,上过他床的女人没有一个排也有几个班了。除了前几次踏进洗浴中心或者夜.店他有些紧张,到后来任何场面他都是游刃有余,哪里出过今天的糗。

    自己内心很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距离和时间带来的美感,加上初恋的无法忘怀,这才让一个堂堂的正科级干部洋相不断。奶奶个熊的,只要今天她开心,出再多的糗自己也认了,李大头如是着想。

    人生没有意外就没有惊喜,但人生的意外带来的却不总是惊喜,还有错愕、还有愤怒和忧伤,例如此时的李大头和于倩倩。

    在从另一个方向回停车场的路上,两人正聊得开心,路边一声急促的喊声让他们站了下来。

    “倩倩,于倩倩,你在干什么!”

    随着急促的刹车声,他们转头望去,于倩倩心中一惊,刘畅坐在一辆车上正气愤而憎恶的盯着他们。

    推开车门,刘畅大步走过来,他在家里傻等了一夜,如果今天不是公司打电话估计他还会继续等着。电话打了很多次,于倩倩都是关机,他虽然有些想法却没敢去思考某些方向,或者说不敢朝着某个方向去想。

    但是,这是他亲眼所见,自己的妻子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笑得东倒西歪,时不时在那个男人身上靠一下。而那个男人总是把一只手放在她的腰间,尼玛,这偷.情也太光明正大了吧,他不能容忍。

    “老、老公,你、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老公自然想到保单,心里忽然有点害怕,于倩倩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的惊惶李大头看得很清楚,他轻轻一拉于倩倩,把她拉到自己身后,沉下脸拦住刘畅,他才不会管这个也许是她老公的男人,他不在乎。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现在你马上往后退,转身离开,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哟嚯”

    刘畅气极反笑,尼玛的,你找的.情.人还敢威胁正牌男人,你牛逼大发了。他一伸手,想要抓住李大头的衣襟,被李大头挥手拍开,打架,嘿,李大头还没有怕过几个人,从小学到现在。

    他甚至还有闲暇回头心痛的看了看脸色苍白的女孩,轻声安慰道。

    “别怕,一切事情我来处理,你放心好了。”

    “于倩倩,你这个.贱.货,你他妈的在干什么,你现在马上过来,跟老子回去,不然老子弄死你。”

    被老婆的.情.夫当街挑衅,这种愤怒是任何男人都无法忍受的,刘畅已经暴跳如雷、口不择言了。李大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把手包递给藏在身后有点发抖的女孩,摸出手机拨了一个号,快速说了一句什么我在步行街后门,然后随手把几千元的最新款苹果扔到脚边。

    踏前一步,在两个女声的惊呼声里,李大头一拳狠狠的打在刘畅的下颌上,他的头不由自主的往后一仰,鼻血飙射而出,点点滴滴洒落在自己胸前和李大头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