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FTEEN 风起

    更新时间:2015-05-24 18:24:13本章字数:3165字

    双眼微微眯了眯,李大头也没有去看刚才除了于倩倩尖叫还有一个女人是谁,他不关心,也不值得他去关心。他只要保护好身后的这个女孩就足够了,就心满意足了。

    抬腿,利索的一脚蹬在根本没有回过神来的刘畅的小腹上,刘畅捂住肚子一下跪倒在地,那坚硬的皮鞋其实柔软的腹部可以抵挡的,又不是硬气功表演。

    李大头跨前一步,毫不犹豫的抓住刘畅的头发,用力一拉,拉的刘畅痛呼不已,看着那英俊的面孔,李大头狰狞的一笑,一口唾沫迎面吐在他眼眶上,抬手就是几拳硬撼在他脸上,看着刘畅的脸立时乌紫一片,青肿起来。

    “大头,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于倩倩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迅速发展到这个程度,李大头会因为刘畅那句辱骂自己的话而如冯河暴虎般野蛮而粗暴。还有一个女人也是哭喊着扑上来死死地抱住李大头的胳膊,歇斯底里的朝着停下脚步围观的人群大喊着。

    “报警啊,快报警啊,求求你们了。”

    何晓燕是来接刘畅去超市的,年庆现场需要这边广告公司的协助。本来这点小事不需要她这个大老板亲自出马,只是自从那天和刘畅一席谈话下来,她不知怎的,一直静若止水的心因为这个年轻男人而微微荡起波澜,久久无法平息。

    人有了想法,思想行为相应也就有了变化,待刘畅上车以后,没开多远,她忽然“哎呦”一声,然后轻抚额角叹着气。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如此表现,男人不开口询问那简直叫丧心病狂,刘畅很体贴的赶紧问道,何晓燕有点淡淡的积郁。

    “我身体差,气血不足,医生叮嘱我要少吃多餐,及时补充水分和营养,今天忙得连早饭都忘记吃了,刚才肚子饿得有点痛才想起来。没关系得的,我先把你送到超市去,你忙完也好早点回家。”

    这是金主,不要说刘畅,就是他们广告公司老板来都不敢开罪,而且人家还那么善解人意,处处替自己着想,刘畅肯定不能有二话。他一摇头,降下窗户一边扫视着路边有没有档次高一些、干净一些的餐馆,,一边说道。

    “我们现在在步行街后面,这边美食很多,要不找个地方停车,我陪你吃点东西再去超市,我不着急,只要你们超市不催促就行。”

    何晓燕嘴角微微抿起,超市有胆量催她吗。她大大方方的打量着刘畅的侧面,这个男人英俊刚毅,线条比电视里、网络上流行的那种娘炮有型多了。从上一次之后,她安排人搜集了这个男人的资料,也知道他正在和老婆闹矛盾,也许,自己可以适当的促进促进。

    多年的打拼、商战的残酷,何晓燕早就明白一个道理:想要得到什么,除了应该付出的之外,还应该比旁人有更多的必得和进取之心。然后,她就听到刘畅大喝一声“停车”,事情太突然,她纯粹是本能反应一脚踩下刹车,刘畅推门跳下……

    李大头的右腿几次跃跃欲试的想提起来,膝盖的攻击力才是更强大,腿部的力量比手大,这是他初中买了一个所谓“武林”的杂志,开始按照上面的秘籍自己练习的时候就知道的道理。

    于倩倩急眼了,她和另一个女人一人一边抓住李大头的胳膊居然没有把他拉动,刘畅还在哀嚎、呻.吟,她一低头,狠狠一口咬在李大头的小臂上,李大头吸气痛呼,终于松开了刘畅。

    抬起头,李大头痛得直哆嗦,小臂上两个深可以见肉的齿痕和不断渗出的鲜血,无不提醒着他于倩倩这一次下口之狠。苦笑一声,他退开几步,伸手在兜里掏出一张纸胡乱在齿痕上裹了一圈,默默地盯着蹲在地上的于倩倩,叹着气。

    既然李大头松手了,何晓燕也不会再抓住他。她一把扶住刘畅,让他枕在自己腿上,从挎包找出一张纸巾给他轻轻擦拭着,并不时问上几句,另一侧的于倩倩根本就搭不上话。

    于倩倩先是有点糊涂,她发现时空好像有点错位,按说不是应该自己关心刘畅,至少到现在他还是自己老公,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而且,她认了出来,这就是那个上次被她撞见勾勾.搭搭的那个女人,脸色一变,她站起来,不再看着哀声连天的刘畅。

    几步走到李大头身边,她才看到刚才打人还厉害得很的老同学这会儿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挂着,她愣了愣,指了指他包着纸的胳膊张了张嘴,然后不敢相信的问道。

    “大头,你的手怎么了,你怎么出那么多的汗?这、这是我咬的?”

    姑奶奶啊,李大头无言以对,他摇摇头,勉强挣出一个笑容,说道。

    “没事,这算你留给我的烙印,权且当做纪念嘛。”

    围观的人群没看懂了,刚才是两个男人打架,两个女人去护着打输的那个男人。然后忽然之间风云突变,一个最厉害的女人转而又去关心那个被她咬伤的男人,这是一个多么复杂的剧情。

    警察来得也快,不禁有骑摩托车的110巡警,还有辖区派出所的警车。两边警察卡劳对方都是吃了一惊,按说报警中心应该是知会的巡警,然后巡警处理完了自行把人押送到辖区派出所或者是通知派出所过来。

    警察之间好沟通,双方略一交谈,先把围观人群驱散了,只留下了报警的一个小姑娘。然后,警车下来的那个中年警察径直朝李大头走来,隔着还有几步就扬声打着招呼。

    “李科长,怎么,遇到流.氓闹事了,你和夫人没事吧?”

    脸一红,于倩倩明白了,这就是李大头动手之前打电话叫来的人。想到电话,她低头一看,那最新款的手机还好端端的躺在地上,趁着俯身捡起电话的档口,她稍微平静了一下思绪,但是,她也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我没事,毛所长,那家伙出言不逊,我肯定是要教训教训他的,你们看着处理吧。”

    李大头和辖区派出所打交道时间不少,双方非常熟稔,他们单位每年都会无偿拨付一笔款项算是对辖区治安的支持。他当了科长之后在拨付款项上不仅比往年还多出百分之二十,并且还不时给派出所送点饮料、水果和过年过节的礼品,这让辖区派出所所有的警察都对他非常有好感。

    “没关系没关心,这样,李科长,我让小崽子们给你们做个笔录然后你和夫人就可以走了,这人嘛,我们先弄回去等你有空了再来向你汇报。”

    打架斗殴好处理得很,拘留十五天再说下一步,这算是毛所长送给李大头的顺水人情,何乐而不为。对毛所长口口声声的夫人,奇怪的是,不仅李大头没有解释,于倩倩也没有吭声辩解。

    招手叫过一个警察,那小年轻笑嘻嘻的跑过来。

    “李科长,要不我们去旁边找个地方坐着做笔录吧,站在这里对你影响也不怎么好,而且你看你手上还受了伤,正好我给你拍个照,让那混蛋赔死。”

    尼玛的,毛所长恨不得踹他一脚,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既然李大头一直没提伤口,很明显内有隐情嘛,奶奶个熊的,没眼色!他瞪了小警察一眼,笑了笑。

    “的确,换个地方好点,你看周围那些人讨厌得很,轰都轰不走。”

    警察明显的偏向让何晓燕不干了,巡警都在外围维持秩序,派出所还有两个警察虎视眈眈的守在她身边,拿在手上的手铐一晃一晃的,等着她让开好把刘畅铐上车。

    抬起头,她的眼泪一下流出来,哭喊着。

    “我是何晓燕,你们就算不认识我也该听说过我吧?那人无缘无故打伤了我老公,你们怎么就敢放他走。告诉你们,这件事我和你们死磕到底!”

    我靠,毛所长心一沉,这个名字他真的听过,安西知名的私营企业家,多次被市长接见过还颁发过奖章的人,他脚尖轻轻敲了敲地,不动声色的冲李大头使了个眼色,两边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人,恶性案件还好说,通知市局刑侦大队接手,现在呢……

    呵呵,李大头冷笑了一声,他真的不怕事。他看了看地面,尼玛,手机被人捡走了,得,他偷瞧了一眼刚从路边地药店买来创可贴和碘伏准备给自己打理伤口的于倩倩,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啥,倩倩,借你手机用用,我手机刚才扔地上不知道被谁弄走了。”

    “噗嗤”一笑,于倩倩从裤兜掏出一部手机,炫耀的晃了晃,没好气的塞给他。

    “就算你钱多也不要这样浪费吧,打一次架丢一部手机你也不嫌买起来麻烦。”

    既然知道对方的身份不容小觑,李大头肯定要找一个分量足够的人了,后续事情总得处理好,不然闹起来脸面不好看。

    “是我,我在步行街后门和人打了一架,对方是那个连锁超市老板和她情.人,嗯,知道了,我等着,快点啊。”

    都知道李大头在打电话叫人,没看何晓燕已经打出去好几个电话了,这是双方比拼人脉的时候,毛所长精神振奋起来,他知道,等一会儿来的人肯定都是大拿,有幸结识一个两个对他好处无穷,毕竟今年他才三十一岁,正是想往上冲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