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FTY-TWO 家暴

    更新时间:2015-08-05 22:53:44本章字数:3074字

    陈凯丽很年轻,年轻到简直不像一个母亲的身份。无论是从面容还是身材,这都是一个家庭条件相当好、保养很到位的女人才是,而不是现在这样的环境。

    一台老式的电视机,桌子上的清漆掉了一大半,掉漆的地方也全是油污,看不到木料本身的颜色。没有洗衣机,狭窄的屋子角落里摆着一台小容积的冰箱,看那有点变形的冷冻室的拉门就知道是早已被厂家淘汰的产品。

    房子中间是一道布帘,这样就把内外隔开成两间,田蓉瞟了一眼里面,只有一架单人床,从床单被套的额花色和床上的几件衣服可以知道这就是陈凯丽睡觉的地方。

    那么,外面角落里的一架钢丝床应该就是张毅的床了,这个结果也在陈凯丽断断续续的讲述中得到了证实。

    也许都是女人,陈凯丽终于逐渐安静下来,开始说起家里的基本情况和早上她看到的情景。

    陈凯丽结婚很早,她家就是钢铁厂旁边农村的,只是她父母比较聪明一点,没有老老实实的守着家里的几亩地,而是选择在钢铁厂门口摆了一个小摊,卖一些简易的三无食品厂家生产的小零食。

    钢铁厂距离市区远,但这不等于厂里孩子不多,所以尽管只是两张小凳子搭起一块门板的小摊,连遮风挡雨的门面都没有,但生意却还不错,所以陈凯丽也算是脱离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

    那会儿的钢铁厂是很吃香的,一般的人缺少关系是想进都进不去,所以在陈凯丽的成长过程中,她一直认为这是一个异常神秘的机构,对里面自然是憧憬无限。

    她父母从小给她的教育也是,长大了嫁到钢铁厂去,只有这样才能脱离农民的身份,才能吃香的喝辣的。

    其实等到陈凯丽十八岁的时候,钢铁厂已经陷入倒退的境地,只是这种状况当初就连厂里大部分的职工都不知道,她一个女孩又怎么可能清楚。

    后来就顺理成章了,都说越大十八变,陈凯丽是绝对的好例子。小时候那个拖着鼻涕、赤足到处跑的小女孩越长越漂亮,足够吸引到钢铁厂那些精力过于旺盛的青工的眼睛。

    甚至没有来得及享受所谓的甜蜜爱情,在父母托人介绍下,从认识到结婚,陈凯丽和丈夫只用了短短一个月时间。

    然后,噩梦降临。

    结婚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陈凯丽一两年都没有怀上孩子,丈夫的压力开始增大,特别是平时上班的时候同事嘲讽的目光和偶尔话语里的讥讽,这些都成了家暴的最佳导火线。

    虽然说不上爱情,但才结婚的时候两口子处得还是不错,陈凯丽也品尝到几分幸福的滋味,不过这一切,都从丈夫打在她脸上的第一记耳光的瞬间烟消云散了。

    丈夫的殴打一次比一次频繁,下手一次比一次沉重。有那么一段时间,陈凯丽甚至都不敢出门,脖子上、脸上那累累的伤痕让她无言面对邻居好奇的目光。

    终于,在一次酒后,丈夫痛快淋漓的暴打她一顿,然后扔下一句话。

    “你麻痹的,再下不出来蛋,下个月老子就把你送到酒吧去挣钱,反正你那玩意让人 射 进去不也屁事没有。”

    话很恶心,但是带给陈凯丽的却是无尽的恐惧,她知道丈夫脱口而出的是实话,她不想当一个被众人唾弃的千人骑万人跨的 婊 子。

    反抗,不要搞笑好不好,家暴在国内可以说遍地皆是,有几个女人敢于反抗的。更不要说陈凯丽也就是初中毕业,而且父母就在厂边居住,她那里敢吭声出去让父母跟着自己丢脸。

    这看起来也许很懦弱,但却是一个女人最真实的内心想法。为了不被丈夫扔到那种场合,陈凯丽只能是拼命的想办法,她被逼上了绝路。

    “那你?”

    看着这个轻声抽泣的女人,田蓉没有安慰她。对受尽无数折磨的女人的来说,言语上的任何安慰都是空洞无力的,还比不上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让她们把心里的苦闷痛痛快快的倾斜出来。

    “然后,我还能够又很多选择吗?”

    举手擦了擦眼泪,陈凯丽淡然一笑,笑得很凄惨。

    一个没什么文化,又生活在暴力威胁之下的女人被逼急了还能怎么样,既然丈夫说自己是因为没有怀孕招来的祸事,那自己就想办法怀孕吧,这就是当初陈凯丽唯一的应对办法。

    事实证明,这两年陈凯丽没能怀上孩子还真的不是她的错。

    某一个夜晚,丈夫夜班,陈凯丽知道,夜班是要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去了,就算可以提前一点下班,最快回家也得是将近起点,这是厂里长期不变的规律。

    于是,丈夫是十点左右出的门,收拾完碗筷,陈凯丽换了一身衣服,悄悄的下楼走到厂区距离自己家最远的一个小卖部,颤抖着打通了一个电话。

    那是丈夫车间副主任的电话。

    她第一次认识那个男人,是在结婚酒席上,那会儿人多,只是简单的跟着丈夫后面寒暄了几句。不过,又一次丈夫加班,她去送饭的时候,车间副主任把她拦了下来。

    很直白的调戏,没有任何的情调,陈凯丽也不懂得什么叫情调。她当然是义正言辞的训斥,只是人家手上动作不停,嘴里去额冷冰冰的丢出一句话。

    “你麻痹的,再不老实一点,不让老子玩开心,过几天老子就让你男人下岗。”

    这句话真心把陈凯丽吓着了,她身体立刻僵硬无比,原本坚定的反抗也变得软弱无力,车间副主任的两只手已经伸进了她最隐秘的地方。

    幸好,这时候饿得心慌的丈夫寻了出来,她才得以逃脱魔掌。不过在她走之前,车间副主任得意洋洋的把手从那湿润温暖的地方抽出来,然后在鼻子下面使劲的闻了闻,随意的撕了一张纸写了一个号码递给她。

    “有空了给我打电话,看看,多湿了,放心,老子不会亏待你的。”

    也许是从她红晕的脸庞觉察到什么,只是那边是车间副主任,掌握生杀大权的领导,丈夫不敢吭声。不过从那以后,他再也不让陈凯丽去送饭,甚至不允许她靠近车间,所以车间副主任也只能是望洋兴叹。

    车间女人不去,家里主任又不敢来,这不是几居室的房子,任何一个人走上来就会暴露在众人的暮光之下,车间副主任还没有那个胆量。

    不过,送上门的菜自然是不会有人拒绝。

    接到陈凯丽的电话,没要十分钟,车间副主任开着一辆面包车就在一颗树荫下接到了她,说起来这还是陈凯丽有生以来第一次享受专车待遇。

    在市里的一家宾馆,陈凯丽流着泪敞开了自己的身体,那一夜,车间副主任基本就没有睡觉了,他尽情在这具青春的 胴 体上发泄着自己从某些录像中学来的一切招数,陈凯丽也咬着牙任凭他摆布。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车间副主任开车送她回厂,依然是那颗树荫下,在她下车之前,这男人很豪气的给了她一个小包,还算体贴的说道。

    “任何事尽管找我,这点钱你留着,万一有个什么急用呢。”

    回到家,陈凯丽打开包,里面是五千元崭新的纸币,她把钱藏了起来,藏得非常隐秘,然后耐心的等着一周之后自己的生理周期到来。

    五天过去可了,十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陈凯丽终于确定,自己怀孕了,她怀上了车间副主任的孩子。

    “你说我是不是很贱,送上门去给人家玩,你说我和收钱的 妓 女有什么区别?”

    自嘲的笑了笑,没期待田蓉回答,陈凯丽接着说了下去。

    有了孩子,丈夫总算是收敛了一些,辱骂虽然没有减少,但很少动手。就算是动手,最多也就是一巴掌,力度也轻了许多。

    “你知不知道,我那时候恨不得孩子就一直在肚子里,永远没有生下来的那一天,因为只有孩子才是我的护身符。”

    松开后面有点蓬松的马尾,陈凯丽抬手重新扎了一遍,动作很是优雅,田蓉都看直了眼睛,要不是当事人亲口说出来,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漂亮女人曾经受过那么多的磨难。

    唏嘘感叹了一会儿,田蓉试探的问了一句。

    “那今天发生的事情孩子他爸知道吗?”

    点了点头,全厂都传遍了,怎么还会有人不知道呢。不过嘛,知道是知道,陈凯丽又摇了摇头。

    “他不会过来的。”

    孩子生下来没多久丈夫就因病去世了,原本厂里是要收回这间房子的,这也是钢铁厂一直以来的规定:除了两口子都是厂里职工的,一旦作为职工那一方的无论丈夫或者妻子去世,家属在一个月之内就要搬出去,要把房子腾空出来。

    这对于陈凯丽是无法接受的,她怎么也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回去农村在地里打滚。于是,又一次找到车间副主任,陈凯丽把实情合盘托出,车间副主任是彻底吓傻了。

    “这,这,我们不就那一次,这,这,老子枪法也太准了一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