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FTY-THREE 两人

    更新时间:2015-08-06 22:42:06本章字数:3065字

    车间副主任枪法不一般,不过到这个时候陈凯丽哪里还有心情来听这些荤笑话,就算是打趣她都没有心情搭理,横了这个男人一样,她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滋味。

    还好,车间副主任虽然是个妻管严、虽然是个色 鬼,但还是有点男人气概,不算彻头彻尾的怂货。找把陈凯丽再一次带到市区欢乐了一夜之后,他答应只要陈凯丽保守双方关系这个秘密,并且每周陪他在市里过一次夜,孩子的一切他都负责。

    一句话:陈凯丽做他的地下 情 人,除了不能给陈凯丽和孩子一个名分,一切的钱他都掏。

    企业不管怎么亏损,作为一个车间副主任,他手里还是有一些实权的。特别是这几年厂里放开了来料加工,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帮外面很多私人企业代加工材料,这里面油水可就不小,随随便便的克扣一点材料就是好几万。

    对这个陈凯丽半推半就的答应下来,女人嘛,总是需要一个男人遮风挡雨,特别是她还有一个孩子。而且这个男人对她确实比死鬼丈夫好多了,不仅仅是态度上,就算是床上,也不是如同死鬼丈夫那么粗暴,只顾满 足自己的 欲 望。

    两个人的关系就这样保存了下来,隔一段时间,这个男人还会借口慰问去世的职工家属为由,跑到陈凯丽家里来看看她和孩子,手里自然是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因为他也会同时去其他去世的职工家里慰问,所以这个行为持续了很多年居然没有被旁人看出端倪,不得不说他运气着实不错。

    也正是因为如此,房子的问题解决了,虽然不能提供一套更好的房子给这母子俩,但总算是有一个不畏风雨的住处,最重要的,孩子成长的这么多年,该有的东西都有,没有比别的孩子穿得差、吃得差、玩得寒酸。

    “那?”

    指了指房子里的一切,田蓉却有些不理解了。既然到现在那个男人还在照顾这母子俩、既然他每个月给钱,那这一切为什么还是这么寒酸,这不合理啊?

    “买的东西多了这里一来放不下,二来说闲话的人就多,我还不如在孩子身上多花点钱呢。”

    淡淡一笑,陈凯丽这些年对人情是看得太淡薄,就连死鬼丈夫家里都少有人来看望,从明面上来说,这孩子可是他们家传宗接代的唯一希望,其他人怎么可能还靠得住。

    对于自己的父母,陈凯丽情感就要复杂得多。她是有些怨恨他们的,如果不是他们,当初自己也不会懵里懵懂的嫁给那个喜欢殴打自己的男人;可是,如果自己不嫁给那个男人,自己也不可能认识孩子的父亲……

    爱恨交织,两种情感夹杂在一起,所以她也干脆和自己父母逐渐疏远,到后来几乎就没有了交际,只是自己带着孩子默默的生活在这里,盼望着孩子长大展翅高飞。

    “今天事情出来以后,他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呆在家里不要出去,他会去找一找关系随时打听着,尽一切努力把孩子救回来。”

    “他老婆给他生的是两个女儿,所以他也只能是盼着小毅给他传宗接代。”

    最后这句话揭露了谜底,田蓉本来越听越是觉得奇怪,这个男人好像被陈凯丽描述得有情有义的,一个 情 妇 居然延续了十多年的关系,有了这个总结,她算是明白了这个男人的奇怪心态。

    国情决定一切,现在这种传宗接代的思想不仅没有得到扭转,还随着时代的前进反而愈演愈烈也是一种奇葩的事情。大家都在重男轻女,也不知道以后这些越来越多的男人到哪里去找老婆,田蓉无语的摇着头。

    “那个,你把今天你送孩子上校车的情况详细讲一讲。”

    这才是重点,当然,不是说陈凯丽前面的诉说不重要,背景资料同样是破案的关键,但是这会儿,田蓉急切的需要最后一个登上校车的人了解到的状况。

    陈凯丽显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毕竟这也关系到她儿子的生命安全。稍微回忆了一下,这一次她说得更忙,尽可能的在回忆起每一个细节。

    张毅十四岁,初二,通过他亲生父亲的关系在市里一家中学上学。所以每天早上,他都会在家门口等着厂里校车过来,下午再坐校车回来。

    应该说,安西市的治安状况是很不错的,这些年的恶性案件不多,绑架案件更少,像这种设计到七八个孩子的案件,可以说是建国以来第一次。

    和往常一样,陈凯丽早早的起来准备好了早餐,等到起点,她叫起睡眼朦胧的儿子,监督着他喝下牛奶,吃了鸡蛋,然后塞给他一个面包和中午的午餐费用。

    “中午敞车不去接,所以他中午在学校周围随便找一个餐馆吃饭,吃完饭一般都会老老实实回到教室里要么看书、要么午休,我隔几天就会去偷偷的瞧一瞧,他不会乱跑或者去什么网吧之类的场合。”

    说到这点,陈凯丽是很骄傲的,不管怎么说,她是把孩子教育得很听话、学习成绩也很不错,一直是班里乃至全年级的前十名,但凡是开家长会,陈凯丽都是别的很多家长的羡慕对象。

    田蓉不时的低头在记录本上写上几笔,她听得非常仔细,同时大脑也在高速的运转,想要从一切合理之中找出一点自己需要的线索。

    “然后,我送他到门口,这是每天都要重复的一个过程,我也习惯了,毕竟一整天看不到他,所以我每天都会送他上车。”

    在门口没等多久,校车过来了,陈凯丽看着儿子上车,看着车门关上,看着校车缓缓起步,看着尾灯消失在转弯处,这才微笑着回到家里开始收拾锅碗瓢盆。

    “我都在盘算,等到儿子上高中了就在市区去买一套房子,这也是孩子他爸的意思,这样对孩子的学业很重要,也免得孩子每天奔跑劳累,还浪费学习时间。”

    不管车间副主任有多少钱,这些年给了陈凯丽母子俩多少钱,这都和田蓉无关,她不是来反腐的。想了想,田蓉继续问道。

    “你仔细的回忆一下,在你儿子上车到车开走这个时间里,你有没有看到任何不合理的地方,有没有不应该在校车上的人却在车上的?”

    还别说,陈凯丽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猛地一拍大 腿,她还真的想起一件事来。

    “我想起来了,在车开走的时候,我看到后座上有一个人不应该是在校车上的……”

    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校车本来速度就不快,起步就更慢。所以可以说校车缓慢的经过陈凯丽的身边的时候,靠窗的这一排她是看得非常清楚的,每一个孩子的面容都会进入她的视线,直到看到自己的儿子,她才会放心转身。

    “江高文、王新军,我看到他们坐在最后一排。”

    记下这两个名字,把记录本推给陈凯丽看了看,确定自己没写错字,田蓉示意陈凯丽暂停说话,拿出手机打通了光头那边,让他通知王志坚的同时立刻调查这两个人的背景资料。

    “你了解这两个人吗?”

    “谈不上多了接,但是认识,毕竟都是厂里的孩子嘛。”

    江高文和王新军都是厂里的子弟,只是年龄比张毅大了三岁,也就是两个人现在都是十七岁。两人早就辍学了,成绩差、自己也不想学习,他们倒是顺顺利利的进了厂,作为最年轻一代的青工,只不过,现在老工人都没有活干,他们这种青头就更是只能拿点基本工资,每个月也就二三百元的生活费。

    “他们父母都是厂里的老人,所以进厂还是没有问题的,待遇差那就没有办法了,大家都是这样,所以他们就成天和社会上的一些混混大堆,沉迷于网吧或者歌舞厅这些。”

    倒不是说陈凯丽对他们两个特别了解,而是厂里这个年轻段的孩子都是这样,久而久之大家也都见惯不惊。

    “按照厂里的规矩,校车只能是孩子乘坐,就连孩子家长也不能乘坐,所以他们是不应该在校车上的。也许是和司机熟悉,所以坐一个顺风车吧,那我就不清楚了。”

    嘟哝了几句,陈凯丽能说的就是这么多,她也的确是反复的思考过。有些问题田蓉是询问过好几次,陈凯丽的回答前后是对应得上,并没有什么漏洞。

    把记录本推到陈凯丽面前,田蓉看着她说道。

    “你把孩子父亲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写给我,我也要去找他了解了解情况。”

    看着陈凯丽一下皱成一团的眉头和焦虑的模样,田蓉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

    “你放心,我们不会把你们的私事扯进去,也不会去他家,我们会把他叫到一个隐秘的地方问问情况,不会给你和孩子以后的生活带来麻烦。”

    了解这种单亲家庭的痛楚,田蓉不打算多事,这是人家的隐私,她没有权力去干涉,每个人对自己的生活道路都有不同的选择,只要愿意承担选择带来的后果,任何人都没有资格非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