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XTEEN 云涌

    更新时间:2015-05-25 22:12:35本章字数:3101字

    那边打架热闹,这边刑侦大队则是冷冷清清得门口罗雀。

    王志坚匆匆走进大厅,几个辖区派出所的警察正在拉着隔离警戒线,旁边和一个身穿保安制服谈话的田蓉一眼看到他,连忙迎了上来。王志坚一摆手,他还在看着隔离出来的那一部分位置,居然是整个的电梯。

    “什么情况?”

    “刘涛被人在电梯间绑架了,就在中午上班的时候,是他秘书打电话报警的。”

    “中午?上班时间?”

    王志坚不禁反问了一句,选择在这个时间点作案,绑匪不仅胆大还必须心细,更需要有绝对的把握。不过,为什么会选择在电梯里绑架呢,他暂时没想明白。

    “田蓉,你去查一下电梯里面有没有监控,有的话全部调出来,大厅的也调出来,要原版的,不要拷贝的,全部拿回队里。然后,把刘涛公司的秘书和家人全部通知过来。”

    光头正从楼上下来,王志坚招手喊住他。

    “你去对刘涛的职员挨个盘问,看看他和谁有仇,这段时间和谁有矛盾,弄一个详细的名单尽快拿回队里。”

    两个小时之后,李大头和何晓燕怒目相对,谁都不肯让步,双方的援兵也先后来到。何晓燕那边最先到达的是一个市局的处长,虽然是内务,但影响力也不小,而且看他对何晓燕的态度来说,应该是何晓燕还要威风很多。

    几句话之后,顾明对毛所长招招手,分局辖区的一个所长还不在他眼里。

    “你是辖区的,哦,所长啊,你们胆子很大啊,对行凶打人的暴徒都敢包庇!行了,你不用辩解了,我有眼睛,看得很清楚,这件事我会知会局里政治部和纪委。”

    你这是要玩死人的节奏吗,出手就是政治部和纪委,李大头在旁边听得很清楚,他冷笑几声,干干脆脆的一把把毛所长拉到身后,别人为他出头,他不能让人家难堪。

    “你是市局那个部门的,说给李爷听听,放心,李爷不会打你,你有本事先把李爷弄回去拘留几天我就服气了。”

    本就变了脸色的毛所长心里叫苦不迭,他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连分局的普通警察都不敢轻易得罪,谁知道那些看似普普通通的警察背后是不是有大树啊。刚才看到顾明下车他就有些后悔了,他知道顾明这个人,心胸狭窄得很,在整个安西系统都流传开了的。

    李大头的来头他是不怎么清楚,只知道是一个科长,也就和自己平级,只是大家平时相处得很好,这人又大方豪爽,所以毛所长给他扎个场子、撑个腰还是乐意的,前提是不要出现大个的,他扛不住的家伙。

    “大头,大头,你不要闹了,这是市局的顾处长。顾处长,我朋友年轻气盛,你多见谅,晚上我让他给你摆酒赔罪。”

    这话还听得顺耳,顾处长脸色稍稍缓和一点,但他还没有来得及答应下来或者矜持一下,李大头又把毛所长拉到身后,他笑得前仰后合的。

    “啧啧,你区区一个处长,也敢在李爷面前猖狂。给你赔罪,我呸,你受得起吗,不怕折寿吗!”

    这一番赤.裸.裸.的撕破脸,不要说别人,于倩倩都是看的呆了,一次次的跌宕起伏很是让人感受到刺激。毛所长脸上死灰一片,这一次不仅是护不住李大头,连他自己搞不好都职务不保,他听说过,顾处长在市里也是有点人脉的。

    于倩倩终于还是于心不忍,特别是看到毛所长瞬间苍老几年的样子,她也不去管刘畅了,没见人家还有另一个女人在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嘛。而且,对李大头,她实在是没想到这个好几年没见面的老同学会这样力挺自己,这甚至是在拿他自己的工作做赌注了。

    “大头,算了吧,要不我们走吧。”

    “走,现在想走晚了。你们几个过来,给我把他铐上,带回市局交给治安科,就说是我顾明抓的人,让他们处理。”

    转过身,顾明的严厉瞬间化为拂面的春风。

    “何总,我陪你去跟着急救车去医院吧,这些事你无须操心,我会处理好的。”

    刘畅已经被抬上急救车,那边正在关门,马上就要开拔。顾明的眼光相当毒辣,仅仅是何晓燕看向刘畅的那几眼,他已经有了结论,所以他的提议非常切合何晓燕自己的心思。可是,何晓燕迟疑了一下,她拿出手机,歉意的冲顾明笑笑。

    “顾处长,我还得等等,丁局长马上就到了,要不你先派个人跟着去医院,我也马上安排我公司取去人照顾刘畅。”

    丁局长,丁辰,顾明微笑的面庞没有任何改变,但心里却激起了千层浪。尼玛,市局常务副局长,明年的市委常委兼局长听说是妥妥的,他笑得更加灿烂,态度已经谦逊乃至谄媚。

    “没事,没事,何总,我陪着你。医院好办,我让我司机去,其他人我还不放心,怎么也要把医院那边盯着,给、给小刘一个最好的治疗。”

    倒不是他结结巴巴,那样是做不了处级干部的,他只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刘畅。叫过自己的司机,他声色俱厉的吩咐,再三的叮嘱,大有刘畅掉根汗毛就要把司机扔进大牢的意思。

    听着何晓燕那当仁不让的对刘畅的照顾,于倩倩心酸得眼泪又掉了下来,曾几何时,新闻里那些小三欺凌原配的被她当做笑话的新闻浮上心头,她没到自己也会遇上,还一点发言权都挣不到。

    感激的偷偷看了一眼李大头,她太明白了,今天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在场,自己说不定还得被刘畅和他的情.人暴打一顿都算轻的。这里面有一个逻辑问题,于倩倩自然是迷糊了,她没想过,李大头不在的话,这一幕还会不会出现,不过这不重要了。

    女孩的抽泣让李大头刚平息点的怒火又升了起来,他推开正和那两个巡警交涉的毛所长,大步朝何晓燕走过去,今天不把这女人教训教训,他对不起当年的自己,对不起那个陪着女孩一晚上一晚上坐在操场上喂蚊子的男孩。

    两个巡警肯定不能让他过去,一人拦他,另一人去抽腰间的伸缩警棍,这个动作被李大头看得一清二楚的,他勃然大怒,我靠,这是要对李爷动手吗!

    怒向胆边,他恶从心头起,手一伸,轻轻松松的抓住那个刚抽出警棍的巡警肩膀,用力一拉,左膝狠狠提起,凶猛的撞在那巡警的下身。那大概二十来岁的年轻巡警哼都没有哼一声,头一偏,直接被痛晕过去。

    “袭警!”

    另一名巡警大喊一声,手摸上了枪套。这是必然的,袭警也允许劝解无效可以当场击毙,可是说,李大头命在旦夕。

    顾明和毛所长都彻底傻眼了,这尼玛也是公务员行列的人,没这么丢人的,一般的持枪劫匪都没有他这么凶残,这一圈这么也有十多个警察,谁的腰上没有一把手枪啊,这是想死了!

    “放下枪、放下枪,跪下、跪下……”

    周围的警察一下扑过来,有几个已经拔出枪来。

    李大头动作更快,他手一抄,晕倒在他脚边的巡警的枪已经被他拿在手里,双手一错,“咔嚓”一声,枪已上膛,他手一举,也不看旁边那个战战兢兢的巡警,直接指着何晓燕。

    “老子数到三,你自己过来,只要你延迟半秒,老子一定直接打死你。”

    他很平静,语气非常从容,眼神清澈而充满理智,没有半点疯狂可以和他做的事联系到一起。毛所长已经不敢再干涉了,他悄悄地、慢慢地一步步往后退。也算他还性情耿直,这种时候都不忘拉一把于倩倩,虽然于倩倩僵持着不愿意离开。。

    “倩倩,我没事,你先走,这里我来处理,处理完了我给你打电话,我请你喝茶去,我知道有一个地方的蛋糕特别适合你的口味,你一定会喜欢的。”

    “毛所长,你帮我把倩倩送到她要去的地方,放心,我没事的,容后再报啊,老哥。”

    “容后再报”这四个字是李大头很喜欢使用的一个词语,出现在他口里的频率非常高,毛所长苦笑不已,他现在是不敢沾边也不想沾边,但李大头淡淡的目光扫过来,他莫名的心中一悸,鬼使神差的答应下来。

    李大头没开玩笑,顾明离得最近,他看着李大头已经扣下一半的扳机,也就是说,哪怕警察现在开枪击毙他,因为死亡的自然反应,身体会有不同程度的收缩,这也足以让他击发这一枪,打死或者打伤何晓燕,这个责任他承担不起。

    “你们退后,给老子他妈的退后,放下枪,你们听见没有,谁他妈不放下枪老子扒了他的警服……”

    一直自诩自己的儒雅是市局仅有,顾明第一次这样狼狈不堪,他声嘶力竭的跳着脚大喊着,万一尼玛那个不开眼的想要立功,连累了他,他才是哭死都找不到阎王殿报道。逼着靠近的警察们放下枪后退了足足十米,他才一脸煞白的转向李大头,那边,毛所长强行拉起于倩倩走得飞快,他也不打算去管,还跑得掉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