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FTY-FOUR 校车

    更新时间:2015-08-08 23:12:50本章字数:3191字

    陈凯丽最后还是把那个男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和写给了田蓉,这也容不得她拒绝。田蓉再三的答应下来,一定不会大张旗鼓的去那个男人家里,也不会给他们两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让陈凯丽的忧心忡忡稍微好了一点。

    原本以为在这边会很快,等田蓉下了楼抬手一看表,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回到设置在厂办的指挥中心,王志坚正打着电话,看到她过来连忙招了招手,让田蓉立刻过去。

    “光头带着人沿路撒出去了,你那边有没有什么收获?”

    “我得到两个名字,诺,给你。”

    把了解到的江高文和王新军这两个不应该在校车上的人丢给王志坚,目前来看,这就是一条最重要的线索了。王志坚想了想,叫过来一个警察,递过去写有人名的纸条,吩咐道。

    “二十分钟时间,我要这两个人的所有背景资料,最好是他们小时候欺负过哪一个女生、偷过哪家商店的面包这些资料都要给我找出来。”

    “那啥,田蓉,找个时间我们谈谈,怎么样?”

    这句话在王志坚心里埋了很多天了,特别是早上看到光头和田蓉一起出现,然后光头的那句宣言,他是真的坐不住,失去了往日的平静。

    只是,田蓉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现在说这些没有意思,全力以赴把案子解决了吧。对了,王队,我打算去和光头他们会合,参与到搜救行动中去。”

    “你不能出外勤,你去协助收集刚才那两个人的材料吧。嗯,行,先把这个案子办了再说其他的。”

    下意识的拒绝了田蓉要求出外勤的要求,把她扔到后勤上,然后看着田蓉气冲冲的背影,王志坚这才反应过来女人刚才居然没有答应他想要沟通的要求。

    愣了楞,王志坚苦笑着摇着头,两个人的距离是越来越远,他感觉得出来,但是,他对此无能无力。

    规矩就是规矩,正因为他是队长,所以规矩对他而言束缚更多。他喜欢田蓉,但是关系到工作,刑警面对的危险太多,在田蓉的心理状态没有一个正确的调节之前,他一定不会让她出外勤的。

    这不仅仅是对田蓉的安全负责,也是对那些和田蓉一起面对犯罪嫌疑人的警察的安全负责。

    唉,就让她怪自己吧。感叹了一句,旋即把心里的其他想法抛开,打开面前的卷宗,王志坚再一次投入到对案件的剖析中去。

    田蓉没那么老实,不就是没有携带器械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从王志坚办公室出来,她看都没看旁边临时资料室的房门,而是径直下楼,走出几十米远才掏出手机给光头打电话。

    光头那边却是有好消息,而且光头本来就正准备通知大本营,没想到还先接到了田蓉的电话,他兴奋不已。

    “田蓉,我们找到了校车,对,校车!就在一条小路上,厂里出来大概有二十公里了。”

    “学生啊,找到一个,车上有一个叫张毅的学生,我已经安排人把他送回来了,然后我守着这边勘查完再拖车回来。”

    “你没必要过来,校车附近我搜查了,没有绑匪留下的痕迹,你还不如立刻询问那个张毅吧,他是唯一看到绑匪的人,他才是我们的突破口。”

    站不住了,田蓉挂断电话,转身就往楼上跑。

    王志坚面带喜色,他已经站了起来,认真的听着电话那边的每一个字。看到他了又回来,他做了一个噤声的示意手势,田蓉也不吭声,默默的等着,说起来她才是第一个收到消息的人嘛。

    在电话里鼓励了光头几句,让他继续详查每一个可能存在的痕迹,王志坚一挥手,冲田蓉说道。

    “走,我去给市里的领导汇报,你立刻给张毅做笔录,他马上就要到了。”

    这么大案子,市里是稳不住的,所以市政法委书记带着人亲临现场,随时等着每一个进展的汇报。局里的几个领导也都陪同在侧,他们还要协助市里不停的疏通家属的思想工作,这才是大头,维 稳是重中之重,概莫能外。

    张毅是被两个警察送回来的,为了防止意外,光头还派了一辆警车做护卫。田蓉在钢铁厂厂办二楼紧急征用了一间办公室作为审讯室,等张毅进去之后,她不慌不忙的拿起文件夹从旁边办公室走了过去。

    不管是坐笔录还是口供,说白了都是叫做审讯,而审讯是讲究技巧的,这方面田蓉在警官学校的时候就是高手,毕业的时候这么学科几乎快要拿到满分,所以平时刑侦大队的审讯她都有份参与,更多的时候她还是作为主审。

    当然,刑侦的规矩就是审讯必须是两个人,一个人的话一旦出现什么问题那就说不清楚了,这不仅是为了保护被询问人的权力,也是为了保护警察,以免有些穷凶极恶的罪犯临到上庭的时候反咬一口,说些刑讯逼供之类。

    张毅很害怕,脸色苍白,低着头手指绞着衣角,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嘛,这是田蓉的第一印象。

    把一瓶矿泉水递过去,田蓉把语速放慢,语调很平和,她不想吓着这个孩子,按说这会儿应该送他到医院做一个检查才是正确的做法,但是没有办法,还有那么多学生在匪徒手里。

    “张毅,你喝点水,不用害怕,现在开始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你,我们问完情况就会有专人送你去医院,你妈妈也会跟着一起的。”

    也许因为不是想象中的厉声呼喝,张毅悄悄的抬头飞快的看了田蓉一眼,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坐在他对面,穿的还不是警服,他诧异的问道。

    “你不是警察吗?”

    被这话问得一愣,田蓉顺着他的眼神低头一看自己的穿着,这才明白过来张毅的想法。她灿烂一笑,回答道。

    “不,我是警察,我们刑侦大队更多的时候是便装,便衣你听说过吧,那就是说的我们。”

    田蓉没那么老实,不就是没有携带器械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从王志坚办公室出来,她看都没看旁边临时资料室的房门,而是径直下楼,走出几十米远才掏出手机给光头打电话。

    光头那边却是有好消息,而且光头本来就正准备通知大本营,没想到还先接到了田蓉的电话,他兴奋不已。

    “田蓉,我们找到了校车,对,校车!就在一条小路上,厂里出来大概有二十公里了。”

    “学生啊,找到一个,车上有一个叫张毅的学生,我已经安排人把他送回来了,然后我守着这边勘查完再拖车回来。”

    “你没必要过来,校车附近我搜查了,没有绑匪留下的痕迹,你还不如立刻询问那个张毅吧,他是唯一看到绑匪的人,他才是我们的突破口。”

    站不住了,田蓉挂断电话,转身就往楼上跑。

    王志坚面带喜色,他已经站了起来,认真的听着电话那边的每一个字。看到他了又回来,他做了一个噤声的示意手势,田蓉也不吭声,默默的等着,说起来她才是第一个收到消息的人嘛。

    在电话里鼓励了光头几句,让他继续详查每一个可能存在的痕迹,王志坚一挥手,冲田蓉说道。

    “走,我去给市里的领导汇报,你立刻给张毅做笔录,他马上就要到了。”

    这么大案子,市里是稳不住的,所以市政法委书记带着人亲临现场,随时等着每一个进展的汇报。局里的几个领导也都陪同在侧,他们还要协助市里不停的疏通家属的思想工作,这才是大头,维 稳是重中之重,概莫能外。

    张毅是被两个警察送回来的,为了防止意外,光头还派了一辆警车做护卫。田蓉在钢铁厂厂办二楼紧急征用了一间办公室作为审讯室,等张毅进去之后,她不慌不忙的拿起文件夹从旁边办公室走了过去。

    不管是坐笔录还是口供,说白了都是叫做审讯,而审讯是讲究技巧的,这方面田蓉在警官学校的时候就是高手,毕业的时候这么学科几乎快要拿到满分,所以平时刑侦大队的审讯她都有份参与,更多的时候她还是作为主审。

    当然,刑侦的规矩就是审讯必须是两个人,一个人的话一旦出现什么问题那就说不清楚了,这不仅是为了保护被询问人的权力,也是为了保护警察,以免有些穷凶极恶的罪犯临到上庭的时候反咬一口,说些刑讯逼供之类。

    张毅很害怕,脸色苍白,低着头手指绞着衣角,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嘛,这是田蓉的第一印象。

    把一瓶矿泉水递过去,田蓉把语速放慢,语调很平和,她不想吓着这个孩子,按说这会儿应该送他到医院做一个检查才是正确的做法,但是没有办法,还有那么多学生在匪徒手里。

    “张毅,你喝点水,不用害怕,现在开始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你,我们问完情况就会有专人送你去医院,你妈妈也会跟着一起的。”

    也许因为不是想象中的厉声呼喝,张毅悄悄的抬头飞快的看了田蓉一眼,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坐在他对面,穿的还不是警服,他诧异的问道。

    “你不是警察吗?”

    被这话问得一愣,田蓉顺着他的眼神低头一看自己的穿着,这才明白过来张毅的想法。她灿烂一笑,回答道。

    “不,我是警察,我们刑侦大队更多的时候是便装,便衣你听说过吧,那就是说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