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VENTEEN 援兵

    更新时间:2015-05-26 16:48:25本章字数:3084字

    于倩倩并没有走,只是离开了这个剑拔弩张的圈子,她甩开毛所长的手,态度非常坚定。

    “你要走你走,我死也不会离开。”

    然后,她也开始打电话,李大头是为了她才起的争端,她决不能一走了之。这个场面大了点,她能够找的人着实不多,想来想去也只能打给刘涛,但是那边手机关机。然后,迟疑了半分钟,她这么多年第一次拨通了刘德安公司的电话,因为她没有他的私人号码。

    何晓燕不敢动,她腿软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盯着那乌黑的枪口和李大头冷血的眼神,她不能理解现在的世界了。

    这不是电视,拍完了爬起来掸掸灰尘就可以去领盒饭,这是现实世界,只要李大头手指再往下轻轻压上一两毫米,她上千万的身家就得交代在这里。甚至都不敢哭,何晓燕唯一的念头就是保持着现在的姿势一动不动,无论如何不去激怒李大头。

    这尼玛就是一个精神病,这是她对李大头仅有的看法,她很后悔为了一点意气之争把事态搞成这样,早知道就应该不停车多好。一瞬间,她闪过无数的想法,当然,她最希望的还是现在去医院看看刘畅。

    李大头心里肯定不是如同表面上那么平静,不过他一来还有大招没放,二来大不了坐牢开除公职嘛。人,总是需要青春热血一把,当年错过了那个机会,现在权当是给自己一个补偿。

    这只是他的想法,不过既然他敢这么做,多少还是有一些把握的。

    一辆普普通通的奥迪疾驰而来,一脚急刹停在警车旁边,一个二十多岁的胖乎乎的圆脸女孩跳下车,看都不看那些警察,一边焦急的喊着李大头的名字,一边直冲包围圈而来。司机速度更快,跳下车跟在女孩后面寸步不离,一个警察手一伸,训斥道。

    “不要过去,你是什么人,和里面的暴徒是什么关系?”

    “你他妈才是暴徒,你全家都是暴徒。小王,问清楚他是哪个单位的,扒了他的警服。”

    女孩当真是勃然大怒,居然有人敢说她的未婚夫是暴徒,尼玛的,老娘低调那是因为老娘不喜欢装.逼,既然你有眼不识金镶玉,那就滚一边去吧。

    司机小王答应了一声,淡然的看了一眼哪个警察,轻言细语的问道。

    “你是市局那个部门的,现场是你们谁做主?”

    扫了一眼四周越来越多的人群,他皱皱眉头,语气加重了一些。

    “把你们现场负责人找来,这么多人为什么不驱散, 好看吗!”

    有他那一耽搁,女孩终于跑到了李大头身边,看着这紧张的局势,女孩泪涟涟的轻轻地拉了拉李大头一只胳膊,态度一下变得小家碧玉似的,和刚才截然不同。

    “大头,你把枪放下好不好,谁欺负你?”

    目光转向何晓燕的时候,女孩的表情又一下高冷起来,应该说被李大头用枪指着的就是罪魁祸首。然后,她又看到顾明,哪怕再怎么不熟悉,她也看得出来顾明那身警服和其他小警察有很大区别,更别说顾明就在何晓燕身边守着。

    到这个时候,李大头终于是把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咧嘴一笑,随手把枪往地上一扔,牵住女孩伸过来的手。

    “其实就打了一架,我没事,高虹。嘿嘿,那傻逼被急救车送医院去了,这几个警察都是他们的帮凶,那女人是富婆,很有钱的,知道吧?”

    有钱了不起吗,高虹瞪了何晓燕一眼,指着顾明,口气大得惊人。

    “你是市局那个部门的,这里是不是你负责,你是吃屎长大的吗……”

    这一通好骂让顾明惊呆了,当街辱骂警察,抢夺枪支,得,你们两口子麻烦大了。看那奥迪也就一普通款,虽然车牌被警车拦住看不清,但这又有什么关系。

    正好李大头放弃了武器,他挥挥手,不搭理高虹。

    “全部铐上带回去,这都是袭警的暴徒团伙的,我看得让刑侦大队查一查他们身后是什么人、什么时候组织在谋划这些暴力恐怖事件。”

    帽子一顶一顶的甩过来,这就是顾明的聪明之处,先给事件定性,哪怕以后李大头想翻盘都很难。暴力恐怖事件与一般的刑事案件剧情很大的,这一进去李大头没有十多年那还是不要想出来的。

    “你们住手!”

    西装革履的司机沉稳的走上前来,他先阻止了几个警察想要抓人的打算,然后从衣兜里摸出一本证件在顾明眼前晃了晃,顾明一个字都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他心里冷笑,尼玛的,电视里那一套也拿出来了,以为警察是那么好糊弄的。

    “把他也抓起来,这都是一个团伙的。”

    无意中,他扫过李大头时却发现这暴徒居然笑得很开心,而且那很明显是幸灾乐祸。这,他心里动了动,又仔细看了一眼高虹和她的司机,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两个人。那就没事了,作为一个市局堂堂处长,不是什么小猫小狗多可以来诈唬的。

    那司机脸色一变,就要破口大骂的,被高虹的目光逼了回去,他哀叹一声,知道这位小姑奶奶是最喜欢恶作剧玩人的,除了对那个人,他羡慕的盯了一眼李大头。

    几个警察上去,三个人也不反抗,都很配合的把手背到后面,唯独高虹嘴角的冷笑一直没断过,这让顾明心里很不舒服。何晓燕看出他的顾虑,只差拍着胸口下保证了,这也是她对顾明今天的支持表示的一种感谢。

    “顾处长,你放心,我会马上开始找几个朋友过问这件事,就算那女孩家里有钱也没啥大不了,不就是钱嘛,呵呵。”

    她这样说,顾明算是知道今天没有白干活了。这时,于倩倩却又跑了回来,在看到李大头被戴上手铐的那一瞬间,她再也无法坚持躲在旁边苟且偷生。

    两个警察要阻拦,她是拳打脚踢的哭闹着要上前,李大头神色一冷,他清清楚楚的看着那个年龄小一点的警察手上用力一拧,把于倩倩的胳膊反拧到背后,痛得她汗水跟着泪水一起在流淌。

    “你他妈的再那样欺负她,老子杀你全家。”

    那小警察笑得,他松开手,几步走到李大头面前,抬手就是一耳光扇过去,李大头愣了一下,他只顾注意去看于倩倩的情况,却是忘了躲避,被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脸上。高虹尖叫一声,一蹦而起,一口唾沫吐在那小警察鼻梁正中,她大叫着。

    “你完了,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你给老娘等着,安西市不会有你容身之处。”

    然后,街道上警笛忽然接二连三响起,两台敞篷草绿色军用吉普飞奔过来,嚣张的压上人行道,冲过草坪,直接停到几个警察面前。

    第一辆车上后排几个荷枪实弹的战士一跃而下,过来就把高虹三个人围住,只是,他们都是背向高虹,枪口朝外,顾明脸一白,尼玛,果然要出事!

    警察们不甘示弱,一个二个的手都伸向腰间,第二辆军用吉普上陆续跳下来的战士恰好感到,二话不说,枪口直接抵在那几个已经握住枪柄的警察胸口,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开枪的架势,警察们僵住了。

    一个青年军官这才不慌不忙从第一台军用吉普的驾驶室推门下来,看到这个人的正脸,顾明的心彻底沉到水底,他认识这个人,不仅认识还非常非常熟悉。

    安西市是南云省省府所在地,市委大院门口站岗的武警班平时是由安西市局警卫分局代管。这个所谓的代管实际上只是给武警班提供后勤保障,真正的人事、处罚等等权限还是在武警支队手里。

    问题就来了,顾明本人就是安西市公安局警卫分局的一把手,当然,这个一把手只是处级。其实,这个机构因为保密性比较强,社会上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个部门的存在。

    一句话,在各地市委大佬的要求下,大家平时能够看到的也就是市委市政府门口站岗的几个武警,对其中的关系了解并不多。但这并不是说顾明权力就不大,那是不懂体制的人才会认为这个是一个冷灶台。

    想想看,给一个城市最大的大佬们提供保护的单位,它的福利什么的会缺少吗?谁敢对这个地方出来的一些要求不理不睬吗?

    可是,也正是因为这样,顾明虽然在局里是吃得开的,但落实到具体的武警班,他的话作用不大或者说没有什么作用。例如,警卫班的班长钟远超一直就对他爱理不理的,对他的偶尔的建议也是一句话堵回来。

    “这个你要和支队去说,支队领导同意我没有什么意见。”

    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顾明只是是打落牙齿和血吞,转身就走,尽管对方仅仅只是一个小兵,他却连训斥都不敢有一句。道理很简单,某些市委领导需要警卫班的小兵们跑点腿什么的,时间长了,你别看人家是小兵,在领导面前却是说得上几句话。

    特别是刚刚走到他面前的钟远超,安西市委警卫班班长,顾明名义上最直接的下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