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FTY-SIX 暴力

    更新时间:2015-08-11 18:07:08本章字数:3093字

    “便衣”这个词在国内流行了许多年,基本上已经属于一个专用名词,一般情况下特指刑侦大队的警察,虽然时代在进步,但这个名字张毅还是知道的。

    他点点头,很是好奇的盯着田蓉看了又看,毕竟一般人日常生活中接触的都是民警,和刑警打交道的时候少得很,某种程度上来说,刑警也算有些神秘感的存在。

    闲聊了几句,男孩放松很多,说话也越来越自然,田蓉对节奏掌握得很不错,很恰当的开始发问。

    “张毅,你能不能告诉我车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开问之前,田蓉给旁边桌笔录的警察使了个眼色,那边明显是个菜鸟,硬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赶紧拿起笔全神贯注的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终究是要说的,张毅自己也清楚,虽然回忆明显让他的脸上又开始闪现出一丝恐惧,但他是鼓起了勇气,低声、缓慢的开始讲述早上的情景。

    “我上了车,站在车门的位置和妈妈挥了挥手,车启动之后就开始往车厢里面走去,人很少,座位很空旷……”

    钢铁厂的校车以前可不是这样,那会儿车厢里一般都是满当当的,各种的欢声笑语充斥其中。现在情况不同,在市区读书的孩子有,但是不多,毕竟大部分父母要么都是钢铁厂的双职工,要么就是一个是厂里的职工、另一个是附近的农民,想要支撑市区中学的高昂学费是不大可能的。

    车上原本只有七个人,加上张毅自己才八个人,对于一辆可以承载三十五人的大型客车来说简直叫空旷,每个人一个位置躺下睡觉都是可以的。

    扫视了一眼车厢,其实都是几个熟识的人。张毅习惯坐在后面一些,这样自己干什么就不会被坐在后排的人盯着看,也许这也是他这个年龄的男孩子习惯的做法。

    找了一个倒数第二排靠窗户的位置,张毅蜷缩在座位上,拿出一本藏在书包里的小说看了起来,这是最近很流行的所谓种 马 后 宫小说,对男孩子吸引力非常强大当然,对田蓉他可不会说自己看的是什么书,这让田蓉还很是赞赏,觉得这孩子坐车都在学习。

    “没看几页小说,校车也就刚开出厂门,我就听到前面传来尖叫声……”

    哪怕在看小说,凭借长时间坐车的感觉,张毅也知道校车出了厂门,因为厂门口有两个连续的减速带,每天坐到这个位置就会“嘎登、嘎登”的抖动几下。

    他也没介意,低头继续看着那本快要被他翻烂了的小说,还埋首在那些让处在懵懂青春的小男孩兴奋不已的文字中。

    前面有女生在尖叫,听声音张毅就知道那是蒋丽丽,蒋丽丽和他在同一所学校,比他高一级,虽然没有来往,但每天都在要校车上相遇,相互之间也算认识。

    刚开始他没怎么在意,女孩子嘛,事情总是多,而且他这个年龄因为受到网络小说或者某些类似于他手里书籍的影响,反而更多是对一些成 熟 女性更有憧憬,而不是和他同龄的少女们。

    只是,重新把注意力回到书上的想法却破灭了,他还没有找到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个段落,前面又是接连好几次尖叫惊呼,张毅不耐烦的抬起头,这究竟是谁吃饱了撑得慌还是怎么着,一眼看过去,他吓呆了,就连书滑落到座位下面都没有察觉。

    两个男孩,错了,应该说两个男人更准确,他们一人手里一把仿真枪,一个人站在司机身边,枪口抵在司机的脑门上,另一个狂笑着摆动着手里的枪,时而在这个女生身上捅一捅,时而在那个男生头顶砸一砸,学生们乱成一团。

    “我不认识这两个人,只是看着面熟,但是不知道名字。”

    张毅解释了一句,继续回到回忆中去,田蓉没打断他,只是摸出手机给光头发了一个短信,上面只得一句话“目标两人、涉枪。”

    其实在钢铁厂来说,仿真枪这玩意真的非常常见,张毅自己都见过不少,无他,条件太过方便,大型机床有的是,仿真枪构造又简单,厂里很多青工都会自己制造,不过他们制造出来都是自己玩,去山里打猎、打鸟什么的。

    曾经,厂区保卫科拉网检查过好几次,但是效果不大,青工们也不大愿意上缴,这玩意可是男人最刺激的玩具,谁舍得呢。

    时间长了,保卫科也就不了了之,在他们看来,厂里虽然有一些仿真枪,但没有弹药,都是打的小小的钢珠,小事一桩罢了。

    “然后呢?”

    随着目击者的出现,案件眼看就要水落石出,田蓉更加严肃起来,现在最主要的是尽快找到其他学生的位置,把他们救出来,至于两个绑匪,不管他们是什么目的,田蓉都没有放在心上。

    区区两个青头,田蓉见得不要太多,的确,两把仿真枪而已,只要不是职业罪犯,对人质的安全威胁不是很大,她稍微放心一丁点了,不过还是得抓紧解救才是。

    然后,张毅惊讶的看见面向车厢里面的那个人开始对几个学生动粗,前排的每个学生都被他用枪抵住,然后狠狠的扇着耳光,知道把一个个学生打得脸庞红肿、抽泣不已。

    校车驶离了大道,张毅正想看看窗外下着车开到了什么地方,前面那个男子就暴喝着让所有人低下头,趴在座位上,他也不敢违抗,只能是老老实实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庆幸的是因为他在后排,至少逃过了被暴打这个环节。

    “然后所有人都开始下车,他们让大家排好队,一个一个下车。”

    “那为什么你会在车上?”

    这才是田蓉最不解的地方,她一直没有想明白罪犯为什么会把张毅留在车上。张毅的呼吸很急促,胸膛快速的起伏不停。

    “他们让我告诉你们,他们要赎金,要一百万,晚上他们会传话过来,如果到时候不给钱,他们就会一个一个的把那几个学生全部杀死。”

    原本以为自己也会被那两人弄下车,但是没想到就在前面的人都走下去了,他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那个男人的枪口抵在了他的胸口,张毅的脸刷的一下苍白无比,双腿发软哆嗦着。

    “你们害怕很正常,你们没有经过正规的训练,害怕是人的正常反应,不需要觉得羞耻或者不好意思。”

    看着张毅脸色青白一片,田蓉很理解他的感受,出言安慰着,而且她说的也确是实情。

    又喝了几口水,张毅情绪比之前多了一些不安,那个场景带给他的刺 激不小。

    “那个人的钱在我的脸上戳来戳去,另一只手揪住我的耳朵……”

    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哪怕是男孩,在那种环境下依旧是无限的恐惧不断滋生,张毅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他的耳朵已经痛得麻木,被那人用力的拉扯着。

    交代了让他回去转告赎金的事情后,那人威胁到。

    “现在你给老子趴在座位上,没有人上来之前不准抬头,明白没有,告诉你,今天你是运气好。”

    “他们说了这个话之后就走了,但是,我趴到座位上之前,看到另一个人抓住司机的两条腿把司机拖下车去,司机的身上插着一把匕首。”

    这才是让张毅最惊恐的地方,他可以肯定那个司机死了,没有谁会被别人倒拖着在客车车门的台阶上撞得脑袋“咚咚咚咚”的不动弹一下,人又不是傻子。

    这个消息让田蓉都有些坐不住,她对做笔录的小警察说了说,又让张毅安心等待,自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这是警察第一次得到有关司机的消息。

    刚出门,王志坚一脸严肃的站在外面,显然他也是停在耳里。

    “你进去继续询问,光头那边我会打电话,看他们有没有找到司机的尸体,没有谁会带着一具尸体跑路,更别说还有那么多学生,司机的尸体应该就在光头他们找到那辆校车的附近。”

    既然王志坚接手了这个,田蓉又返身回去,她打算让张毅尽可能的去回忆那个场景,试一试能不能找到与罪犯最直接的线索。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张毅在田蓉的提示下反复对每一个环节进行了多次的回忆,基本都是大同小异。到这个地步,田蓉知道这孩子能够提供的线索不多了,当然,还有一点最重要的正等着在做。

    “张毅,我们有一个技术人员会协助你,你尽量的把你看见的那两个人的相貌细节描述出来,他会做一个绘图,然后你看看和你看到的人的样子差别大不大。”

    电视里有过很多这种情形出现,特别是美剧,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警方其实很少使用这种方法,除非是一些相当紧急、重大的案件中,又抓不到嫌疑人的踪迹的时候,才会使用根据证人的描述绘制嫌疑人相貌的方法。

    原因简单得不得了,在现实生活中,几乎没有几个人可以凭借几分钟的相处时间甚或一面之缘说得清楚别人的相貌。

    这是一种短时记忆,短时记忆在记忆的额功能中是最不可靠的,时间稍微拉长一点变化就会相当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