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FTY-EIGHT 职责

    更新时间:2015-08-13 21:06:42本章字数:3053字

    普通人的习惯细微很简单,遭遇绑匪的时候总是想着先满 足绑匪的要求,用财物换回自家的人,但是很少有人愿意去思考,绑匪拿到钱之后的行为。

    大多数时候,如果绑匪觉得自己的要求轻易而安全的得到了响应,且是没有丝毫折扣的响应,那么极其容易出现的就是,绑匪会再一次的进行勒索,价格也会比第一次的更高。

    或者说,因为大多数绑匪是不专业的,他们很容易的会让被绑架的人看见自己的长相、自己的特殊印迹,那么在收到赎金之后,他们考虑的往往不是释放人质,而是拖延着,然后杀死被绑架人,远遁他方。

    王志坚这句话一问出来,下面的额家长们立刻面面相觑,良久,一个中年女人迟疑着吞吞吐吐的说道。

    “应该不会吧,如果我们给了钱,你们又没有抓他们,他们为什么不放人?”

    幼稚,王志坚想说的只有这两个字,但他还不能说出口,这样会一下把他和家长们推到对立面,后面的很多工作就难办了。

    “你说得对,但是你自己也知道,着仅仅只是也许!那就是说,他们也许会继续勒索赎金、也许会撕票。三种可能性,你们的选择只占到百分之三十三,你们自己想一想,是不是愿意为了百分之三十三的希望拿出自己的积蓄去赌一把孩子的生命?”

    数据总是容易说服人一些,哪怕是一个简单的数据。听了王志坚的话,家长们陷入沉思,很快,一个男人说道。

    “王队长,你安排吧,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你们警察是内行,听你们的。”

    有一个人表态了,距离第二个还会远么,人都是有从众 性的,特别是在重大事件中表现更为明显。

    家长们一个一个接着发言,都把权力交回到王志坚手上,哪怕是最初那一个打算听从绑匪安排的中年女人也不例外。

    “既然是这样,那大家就回家去吧,我会安排人员对你们的电话进行监听,一旦绑匪再次打开的时候,你们需要尽量的和绑匪做更多的交流,拖延和绑匪的通话时间,以便我们对绑匪进行追踪定位。还有啊,我们这边一旦有了新的进展,我也会第一时间通告诉你们,你们放心吧。”

    为了让家长们更安心一点,王志坚把每个家长都送下楼。不过不管哪一个家长问他究竟有没有把握救回自己的孩子,王志坚的回答只有一句话。

    “我们会尽力的,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到最大的努力。”

    王志坚曾经犯过一个错误,那还是他刚刚从警校毕业,还在安西一个县上的派出所工作的时候,那会儿他参加工作不到三个月。

    一个入室盗窃的青年男子被那家人发现了,情况于是开始恶化,为了能够脱身,那个青年男人持刀劫持了那家人六岁的女儿,同时,那家人的父亲和邻居各自手持菜刀堵在门口,逼住了那个年轻男人。

    案发现场是六楼,那年轻男人也没有那个胆量跳楼逃生。人都不是傻子,居民楼的层高一般都是三米,六层就有十五米的层高,这个高度跳下去是要死人的,青年劫匪当然不愿意了。

    当时听到这件事的时候,田蓉还在问他。

    “层高三米,六层不是应该十八米吗,老王,你这数学是不是体育老师教的,也太差了一点吧。”

    王志坚毫不留情的耻笑了田蓉一番,虽然是六层,当时第六层大家难道会爬到天花板上去吗?肯定都是踩在第五层的天花板上,所以层高当然是十五米左右了。

    派出所距离现场最近,当然是第一时间赶过去,王志坚作为新人第一次出现场,那个激动兴奋就不用说了,他是鼓足劲要把匪徒一把拿下,他甚至想好了颁奖大会上自己要说些什么……

    在楼下,孩子的父母死死地抓住他的手,异口同声的说道。

    “只要把孩子放了,我们什么条件都答应,求求你了,警察同志,麻烦你上去告诉那小伙子一声。”

    这对同样年轻的父母其实早就在后悔了,他们觉得自己根本不该冲动,就应该让那劫匪走出去,这下好了,惊动了邻居、邻居报了警,人家劫持了孩子,夫妻俩抱头痛哭。

    年轻自然气盛,王志坚拍拍胸口大包大揽下来。

    “你们放心,我们上去一定会顺利把孩子救下来的,你们等着我的好消息。”

    在当时的王志坚看来,一个持刀的劫匪而已,简直可以说“区区”这两个字嘛,自己腰间的家伙可不吃素呢。

    想象总是那么美好,现实却总不忌在那原本的伤口上撕开一层皮,撒上一把盐,然后拿一张绷带结结实实的包扎上,让你想要清洗都无计可施,在你慌忙的撤掉那张绷带之前。

    警察越来越多,警笛在楼下鸣叫,那劫匪急了,手中的刀在孩子脸庞面前挥舞,大叫着。

    “我要一辆车,加满油,还要十万现金,不连号的,警察全部退出去,谁在进来我就杀了她,还有,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之后我要的东西不准备好的话,老子也杀了她。”

    到这会儿,王志坚都还在微笑,这明显是港剧看多了,那会儿港剧的警匪剧正在国内大火特火,里面的警察和匪徒的对话大多也是这么几句,他当然好笑了。

    有些事情说是巧合还是命运,就看各自心里怎么想了,就连王志坚想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想通这一点的。

    和他一起的老警察本来是安排好了,两个人就守在门口,等着市局刑侦大队那几个家伙过来,县局刑侦大队的人倒是来了,但也是无计可施。

    谁知道呢,老警察被县局刑侦队队长叫了下去,说是要采取强攻,需要他这个地头蛇在场,要了解周围和小区的环境。

    强攻,王志坚嘴角轻微的抽了抽,好简单的事还需要商量啊,尼玛,一脚踹开门,一个飞扑,枪口一扬,凭着自己警校的射击记录,还不是手到擒来。

    想得多了人就容易冲动或者退缩,对王志坚来说,退缩是不大可能,他恨不能自己是一手撑起一片天的猛人。

    房间里面孩子的哭泣声在渐渐减弱,那劫匪的声音也越来越惊慌,这种情况两说都行:一说是孩子的生命受到威胁;二说是劫匪在加强对孩子的控制力度。

    王志坚巴不得是第一种情况,他很是当机立断的拿起对讲机喊了一声。

    “所长,情况紧急,没办法再等了,再等下去估计我们得给孩子收尸,我强攻了啊。”

    对讲机里的回复他都没听,也不想去听,而是很干脆的抬腿就是狠狠一脚,房门应声而开,他如同自己先前臆想中的一个合身飞扑,枪口上扬。

    坑爹的是,此时劫匪正在弯腰拿起桌上的一瓶水递给孩子,原来孩子是哭得口干舌燥没了声音,意料中的一枪因为对劫匪位置和高度的判断失误当然是打空了,王志坚的心也在一寸一寸的往下沉。

    有些错犯了就是没有办法挽回的。

    劫匪被枪声震动了,情急之下他一拉孩子,却是忘记了另一只手里还持着一把锋利的剔骨刀,刀刃在孩子的脖子上一划而过,鲜血就像高压水枪里面的水一样激喷而出,弄了王志坚满头满脸。

    幸好的是这个时候王志坚的心还是稳得住的,他顺势一个前滚翻,双手一张抱住了劫匪,任凭劫匪一刀死命的扎在他的后背肩胛骨上,刀尖和骨骼的摩擦声是声声入耳。

    那劫匪也是一刀之后泄了气,被王志坚摔翻在地,直接背铐起来,这时候,楼下的派出所长和县局刑侦大队的人才冲了上来。

    孩子的父母当然是伤痛欲绝,他们怨恨的盯着王志坚,母亲歇斯底里的喊着。

    “你不是说的没问题吗?你不是说孩子会平平安安的吗……”

    到最后,这件事还很不好说,王志坚自己倒是说了实话,但县局不那么想,一旦如实上报的话,这也是他们的失职,同样会受到牵连。

    房间里又只有三个人,孩子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喉管被割断,说话很是困难,劫匪好办,看守所有的是办法收拾他,包括里面的犯人,哪个不痛恨针对孩子下手的男人。

    当时给田蓉讲述这件事的时候,王志坚还是非常的沉重。

    “我每年都会抽时间去看看那孩子,他倒是早就忘记了我的身份,只当我是他去世的父母的朋友,他的工作也是我给他找的,但就算是这样,我也没法面对他,我对不起他……”

    “最可笑的,这还是我拿到的第一块勋章,三等功……”

    “所以,警察在任何时候都需要冷静,不能为了意气用事;也绝对不能给家属过大的空洞的希望,那不是帮助他们,那反而是在害他们,也同样是在害自己……”

    “所以,警察的职责就是老老实实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这就足够了,那些古书、小说里面的大侠们不适合我们警察,他们反而是警察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