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男人

    更新时间:2015-05-09 14:14:44本章字数:2024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男子的老婆太过劳累,早已深深的睡去.

    此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在那个年代,这么晚的时间人们基本都睡着了,就连上夜班的护士见没什么事都找了个位置打起盹来了.

    但是就在整个世界都应该入睡的时间段里,有那么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不能入睡.

    此时男子就躺在自己老婆病房里的另一张病床上,平时到了这个点,估计他的鼾声早就已经响彻了天空,可是今天,只要自己一闭上眼睛,下午拿老乞丐的模样就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那句话,一直在自己的耳边回荡.

    无奈自己只好坐起身摇了摇脑袋,看着离自己不远处已经熟睡的孩子,自己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一股无名的怒火.

    都是你,怎么还不哭!要是在不哭的话,我们都得死!

    不知道怎么的,在看到孩子的那一瞬间,男子的眼睛变得通红,就好像充血了一样,而他的心里下意识已经赞同了那老乞丐的话,更重要的一点,那将全部的愤怒都转移到了自己孩子的身上.

    当然了,他自己是没意识到的,在不自觉间,他双拳紧握,慢慢的朝着孩子走去.

    他的妻子不明白自己的丈夫是怎么了,刚生完孩子有点虚弱,以为男子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孩子:“你怎么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妻子的声音对男子有那么一点的影响,在男子走到孩子面前的时候愣了一下,大概是思考吧,但是时间不长,他慢慢伸出了双手,放到了孩子的脖子上.

    妻子见状大为不妙,这哪里是要抚摸自己的孩子呀,看这架势似乎自己的男人想亲手杀了孩子呀.

    刺客,妻子已经股不了许多,毕竟孩子是他们爱的结晶,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男人是着了什么魔,竟然要做出这样的事情,一瞬间,妻子的脑海里闪现出很多的念头,但是毕竟孩子的生命重要,只能拖着疲惫的身体,咬牙走下了床,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自己的男人.

    “你这是要干什么!”女人很虚弱,刚刚推开自己的男人已经用了自己大部分的力气,此刻已经气喘吁吁了,如果男人再来一次,恐怕她也没有能力阻止了.

    不过好在被自己老婆这么一推,男人好像清醒了过来,有点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妻子.

    “啊?你怎么下床了呀,快点回床上躺着,生病了怎么办,这才刚生完孩子的!”男人刚刚只是被迷了心窍,此时应该算是清醒了过来,看着眼睛的一切有点反应不过来.

    看着自己男人的变化,他的妻子有些不明白,这是出了什么事,不过她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去问了,见男人没什么事,也就听话回到了床上,但心里一直都有那么一个疙瘩,不过无奈太累了,没一会便深深的睡了过去.

    男子觉得奇怪,好像刚刚那一点时间里的记忆都是空白的,看了看熟睡的妻子和孩子,自己摇了摇头,准备出去上厕所.

    自打他老婆要生住进医院的时候没有哪一天晚上觉得医院向今天这样安静的,特别他是在妇产科的住院部,连一个孩子的哭声都没,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韩爱国!”

    走的好好的,韩爱国突然觉得有人在叫自己,就好像下午遇见老乞丐的时候一样,不过这次听到的声音有点阴沉.

    于是他便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了一下,可是除了看见那昏暗的灯光之外什么都没有,他的眼神下意识的瞄了一下在墙上的挂钟,还没到十二点.

    也许是自己太累了吧,韩爱国这样安慰着自己.

    刚上从厕所里出来准备洗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中年男人已经站在了洗手台处.

    到这里韩爱国觉得有些奇怪,刚刚他在厕所里面的时候肯本没有听见有人来的动静,而这个男人是怎么来的?要知道,以前那个年代医院的厕所可不像现在这样,一个位置一个坑,都不带门的.

    韩爱国下意识觉得全身都有点冷了,拉紧了一下衣服,看着那男人的背影有点瘆的慌,心想等那人走了自己在去洗手.

    “韩爱国!”又是同样的声音,但是这次韩爱国能清楚的听见这个声音是从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嘴里发出来的,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韩爱国非常的肯定.

    在自己的影像中,对眼前的这个人是一点记忆都没有,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就算他的老婆也在这个医院那么自己或多或少肯定见过,但是此时.

    “你是?”韩爱国小心翼翼的问道,毕竟不清楚对方是什么人,要是不答应的话,真的是自己的朋友,而自己没认出来那多不好.

    “你不认识我吗?”一个男人的声音竟然可以说的如此的幽怨,韩爱国也很好奇.

    面对男人的问话,韩爱国只能肯定的摇摇头,毕竟自己自己真的不认识:“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听到韩爱过再次的否认,男人并没有生气,而是缓缓的侧过半边脸,低声轻笑了声:“你走近点,就知道我是谁了.”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明明知道不好的事情但是为了自己那点点的好奇心非得去做,最后吃亏的是自己.

    同样, 韩爱过现在亦是如此,当男子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韩爱过明显的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他还是不自主的凑了过去.

    “看清楚了!”

    就在韩爱国的脸贴的越来越近的时候,男人猛地一个转脸,而映入韩爱国眼睛里的不是一张人脸,而是一片无尽的漆黑!

    这个人竟然没有脸!不对!他没有头!

    “滋...”

    医院走廊里的灯瞬间全部熄灭了.

    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在洗手台处已经不见了韩爱国和那男子的踪影.

    “嘀嗒,嘀嗒.”

    水滴缓慢的滴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所有人只能安静的等待着自己命运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