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过去

    更新时间:2015-05-10 17:13:49本章字数:2090字

    意外,总会在人不经意间发生.

    屋里没有一点的光亮,使得韩爱国根本看不清楚林凤的表情,只能通过相互握着的手来感觉出林凤有一点的不对劲.

    “不要害怕,有老神仙给我们的符咒,没事的,放心吧.”感觉到林凤手掌的温度,加上轻微的颤抖,韩爱国以为是自己妻子害怕才造成的,可是真的会是这样吗.

    “你这是干嘛?”

    突然,韩爱国竟然感觉自己的脖子上微微的一凉,立刻小声的问了一句,原来就在他聚精会神的盯着门口的时候,自己感觉到林凤好像伸出舌头在自己的脖子上轻轻舔了一下.

    韩爱国很不理解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候自己的媳妇还有功夫开这样的玩笑.

    “呼.”

    林凤并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而是接着对着韩爱国的脖子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这让韩爱国瞬间感觉就好像到了冷冻库一样,整一个都心凉.

    也就在这时,他才感觉林凤有点不对劲,谁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做出这样无聊的事情,又想到林凤那冰冷的手,他慢慢的放开了林凤,自己站起身来.

    由于没有灯光,加上外面也是一片漆黑,此时的韩爱国就是一真眼瞎,不过他打定主意要试上一试.

    韩爱国也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毕竟孩子还在林凤的怀抱里,他也不敢做什么过激的事情,只是将符咒贴在了自己的手心,然后慢慢的伸出手,凭着感觉照着林凤的额头摸去.

    如果林凤真的有什么,那么接触到这符咒肯定会有反应,此时的韩爱国只想自己的妻子没事.

    可是就在韩爱国的手快要触碰到林凤的时候,突然一双颤抖的手,强有力的抓住了韩爱国的手腕.

    韩爱国大吃一惊,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是林凤的手,但是这个力量却绝对不是她的,此时的他更加的肯定了自己心里所想.

    “你是谁!”韩爱国很想将手腕抽出来,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都不能挣脱林凤,只能大声的质问到.

    如果在这个时候被其他的人看见肯定会觉得这小两口子是不是生了儿子开心过头了,可是此时的深夜格外的安静.

    韩爱国的声音就好像沉入了大海一样,没有得到一点回应.

    韩爱国急了,内心的恐惧慢慢侵蚀着自己,此时的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韩爱国!”

    在僵持着一点时间之后,林凤突然开口了,可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竟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韩爱国的心瞬间跌落到了谷底,这声音分明就是自己开始在厕所那听见的,怎么会这样!

    此时的韩爱国已经顾不了许多,拼命的想抽回手,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双手就好像被铁钳牢牢的夹住一般,肯本无法动弹.

    “你是谁!为什么要害我们!”韩爱国接近崩溃,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和老神仙说的那样,都是自己孩子惹的祸?

    他是多么的希望现在能听到答案.

    “嘿嘿,嘿嘿.”林凤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从喉咙里发出了奇怪的笑声,嘲笑着眼前的爱人.

    “杀了我!”笑声过后,林凤竟然对韩爱国提出这样让人没有办法理解的要求.

    韩爱国不停地摇着头,林凤说完之后并没有做出其他的什么动作,只是仅仅的抓住韩爱国的手.

    “杀了她一切都结束了,杀了她!杀了她!”从韩爱国的心底想起一个声音,让韩爱国的双眼变得通红,好像杀了眼前自己最爱的女人就真的能结束一切.

    韩爱国全身发抖,他的另一只手竟然摸到了开始他带进来房间里的那把水果刀.

    “杀了她!”鬼使神差的让韩爱国抓紧了水果刀,而他另一只手拿的符咒不知不觉中已经掉在了床上,而就在这时,林凤放开了韩爱国的手,让他重获自由.

    “啊!”韩爱国的脑袋突然生痛起来,那个声音一直在脑海里回响.

    “你到底是谁!到底想干什么!”韩爱国已经失去了理智,拿着水果刀不停地在房间内乱舞.

    突然,韩爱国停住了身形,满脸愤怒的望着林凤:“都是你,都是你!”

    韩爱国慢慢的逼近,嘴里一直念叨着,刀离林凤也越来越近了.

    “去死吧!”此时韩爱国根本看不见林凤的表情,但是他似乎能感觉到林凤在对自己的嘲笑,加上声音的蛊惑,此时的他已经完全相信了杀了林凤就能结束一切这样的话了.

    没有犹豫,这一刀要是下去了,林凤必死无疑,可就在刀离林凤的脸还有几厘米的时候,一声孩子清脆的哭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哇——哇!”

    说也奇怪,也就在这声音响过之后,房间内的灯竟然全部都恢复了光亮,而韩爱国此时全身一个激灵,当他再次看清周围环境的时候,才发现林凤早已晕厥过去,而那张符咒竟然掉在了孩子的身上.

    心底的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响起过,一切又好像恢复了正常,韩爱国赶紧丢掉了手中的刀,看了看时间,此时刚好十二点.

    这些都是我的爷爷告诉我的,当然了,韩爱国和林凤便是我的父母.

    对他们的印象只有在我十岁以前,我记得他们曾经带我去公园,爸爸开心的给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让我骑马.

    而妈妈则是在一旁开心的笑着.

    在我十岁那年,家里突然发生大火,爸爸和妈妈都在那场大火中不幸遇难了,而我却活了下来,对于那天发生的事我一点记忆都没有,来的太突然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的亲戚都嫌弃我,没有人愿意收留我,好在这个时候爷爷出现了,将我一直带在身边,照顾我,供我吃穿,供我上学.

    我说的爷爷并不是我的亲爷爷,他说他是我爸爸的朋友,见我一个人孤苦宁丁的就从孤儿院给我带了出来.

    每当有空,爷爷都会把我出生时候的经历告诉我,我也不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这个故事我已经听了很多遍了,唯一能肯定的就是在我出生的那一晚,我的爸爸差点杀了我的妈妈,好像是撞鬼了.

    不过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已经是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