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王通

    更新时间:2015-05-12 09:40:51本章字数:2132字

    天渐渐的黑了,时间不停的在流逝着,可是怎么也见不到爷爷归来的身影.

    中年男子已经回去了,不知道为何我突然觉得自己会再次陷入了孤独,这种感觉很不好.

    我一直努力在安慰自己,爷爷只是出去喝酒去了,肯定会回来的.

    可是事与愿违.

    一直过了好几天,我每天早上就和上学的时候一样按时去店里开门,然后就等着爷爷回来,时间越长,我的心里就越觉得不安.

    直到第七天,我在也忍不住了,在爸爸妈妈离开之后,这么些年都是和爷爷一起生活的,他突然的消失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让我十分的不安.

    下定决心,我要去寻找我得亲人,那名养我这么多年的老人.

    好在前些天我要了那名男子的地址,毕竟他是最后一个和爷爷接触的人,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今天我已经没有任何心情继续在店里等下去了,关上店门,直接朝着目标地出发了.

    在路上,我一直在想着爷爷的去向,但我怎么也想不到他现在会去哪,毕竟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情况.

    这么多年,每次他要出去总会和我先打好招呼,从来不会这样突然就消失了.

    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就在我头脑里一直在幻想的时候,突然发现男子居住的小区到了.

    ‘咚咚咚’

    “有人没?”我可没有那么有礼貌,这些都是跟爷爷后面学来的,为此以前在学校里没少和别人打架,都说我太嚣张了,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都是天生的呀!

    没一会,门便打开了,开门的就是上次去店里找爷爷的那名男子.

    没想到那男子见到我之后还没等我先开口,便抢先问道:“张老回来了吗?”

    他的样子和几天前还是以个模样,听他的语气好像和我差不多一直在等着爷爷回来,只是我不明白他等爷爷干嘛,难道是那天晚上爷爷没给他的事情解决吗?

    我摇摇头:“没有,我来找你就是想问你那天晚上你和爷爷去哪里,爷爷他老人家一直都没回来.”

    男子听闻我得话,眉头皱的和个疙瘩似得:“他老人家怎么还没有回来呀!”

    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怎么知道他还没回来,要是我知道就不会来这里了,不过他看上去真的好像有什么事.

    “先告诉我,那天晚上你们去哪里了?”

    男子盯着我看了一会,好想不愿意说一样.

    见他这幅模样我有些不耐烦了:“你们去哪里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爷爷从跟你出去之后人就没了,你怎么也得给我一个交代吧!”

    男子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些什么,低头思索了好一会才开口:“进来吧,这里不方便说.”

    我皱着眉头,我想不通这有什么不方便说的,不就是说去哪里了吗?

    没办法,为了知道爷爷的动向我进去了,一进屋,我全身就感觉不对劲,现在可是夏天,但是在屋子里面我却是觉得在过冬天,阴冷.

    环视了一下,他家里也没什么和别人家不一样的,总的来说,他家还是非常干净的,不过貌似只有他一个人,也难为他了,一个大男人给家里都能收拾的这么干净.

    “现在可以说了吧.”我倒是很自在,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点也不拘束,反正我都习惯了,以前小时候经常有人叫我是野孩子,我就会打人,一直到现在,我身上都有种痞痞的气质.

    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大前门,也递给我一根,我也就接了,反正我是抽烟的,不过都是瞒着爷爷抽的,不然会被他锤死.

    “我叫王通,我找张老实最近家里出现一件怪事,想找他老人家来看看,我的母亲上个月去世了,走的很急,遗言也没留下来,就在前不久,我的老婆经常半夜能听见母亲说话的声音,开始我不相信,但是有一次晚上我起来上厕所,我竟然看见了母亲在客厅里坐着看电视,就在你坐的这个位置!”说到这里,王通眼睛猛的睁大,直指着我坐的地方.

    他这突然的举动吓我一跳,这是闹哪出呀,明摆着吓我吗?

    不过他也太小看我了,估计一般人要是听他这么说肯定会站起来或者换个地方坐,但是我没有,我承认被他吓到了,不过只是被他的动作吓了,对于这种有鬼出没的事我到不怎么在意,要知道怎么说我也跟爷爷后面学了好多年.

    王通瞄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当时我被吓坏了,开始我以为是幻觉,可是接下来几天我都能看见,包括我得老婆.”王通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就和一个瘾君子一样:“我老婆带着孩子都会娘家去了,没办法,我只能找张老回来帮我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不然这日子没发过呀!”

    说道这里我明白了,这家伙估计是被自己的老娘吓坏了,怪不得整天顶着黑眼圈.

    “那这么说,我爷爷从你家里出去之后就没消息了?”

    王通摇摇头,显然后面肯定还有事:“张老确实来我家看了一眼,他说是我母亲在下面过的无聊,想看电视,说我没有给她烧电视,所有每天晚上才会上来找我要电视的!”

    说到这里我有点头晕了,在王通嘴巴里说出来感觉有点瘆的慌,但是怎么从我爷爷嘴里说出来感觉挺搞笑的呢.

    “然后张老带着我去扎纸店里买了一些电视,音响什么的就去北山了.”

    听到北山,我也是一愣,北山在我们这就是火葬场的代名词,而且那边上也就是一片墓地.

    那大晚上爷爷还带着人去墓地,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不过.”说到这里,王通停顿了一下:“等烧完之后,张老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叫我先回去,说明天去店里找他,然后他自己就离开了,走的时候急匆匆的,还是朝着北山里面走的,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反正他是个高人,肯定有什么事,我也就听他话先离开了.”

    “可是这几天晚上我照样还是能看见我得没母亲呀,是不是哪里出错了,烧纸没有用呀!”说到这里,王通的情绪波动相当的大,看的出来这些天他被折磨的太厉害了,

    可是我现在的脑子里全部都是爷爷的事,那么晚了,他还要一个人走进北山中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