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北山

    更新时间:2015-05-13 09:54:05本章字数:2023字

    现在我能确定一点,那就是爷爷最后出现的地方在北山,也就是在火葬场边上.

    王通的头脑里现在想的问题和我不一样:“小兄弟,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解脱我,每天晚上这样我真的不行了.”他这倒是大实话,可是我又不是爷爷,我怎么知道.

    虽然爷爷教给我一些法决,但是我压根就没用过,只能摇摇头:“这个我真没办法,不过我就是想不通你怕什么,她是你母亲能害你呀!”

    其实当我听到是因为他死去的母亲吓到了他的时候我就有点看他不爽了,其实我做梦都想看见自己的亲人,但眼前的这个家伙家竟然这样.

    我站起身,走到了门口:“谢谢你告诉我爷爷的去向.”对于他我是没什么好感的,毕竟他是找爷爷去对付自己的母亲的.

    刚踏出门,王通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拉住我得手.

    难不成他要干嘛?我眉头一皱转身对他看着:“干什么!”如果他要找事的话我是不会怕他的,我这个年纪正是冲动的时刻,有时候能因为一个眼神和人大打出手.

    其实此时我已经做好了打战的准备了,谁知道王通突然噗通一声,直接对我跪下了.

    “小兄弟,我求求你了,帮帮我吧,在这样下去我真的要的去精神病医院了!”说着,他的眼角竟然流出了泪滴,说真的,长这么大我头一次看见有大男人掉眼泪.

    无奈我真的不能做什么:“我真的帮不了你什么,你自己的妈妈怕什么,我想见都还见不到.”想到自己的母亲,我的神情暗淡了下来,完全不理会王通直接走了出去,他爱跪就跪吧.

    “好好对待自己的亲人吧,不管是死去的,还是活着的.”

    走出王通的住宅,长出一口气,也不算是白来,至少知道爷爷最后去的地方是哪里,如今看来,我只有去一次北山,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了.

    爷爷呀,您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喜欢玩消失呀.

    北山,除了在那边上的火葬场里有几个工作人员之外,方圆十公里都没有一点人影,也不知道那天晚上爷爷和王通是怎么去的.

    那个时候,交通还没有那么发达,等个公交都能等上一个多小时,没办法,我是不想等了,凭着自己的双脚,我硬是走到了北山的山脚下.耗时一上午.

    在出发的时候我已经买好了几个馒头,不然我中午得饿死,这边,一边啃着馒头,一边在赶路.

    爷爷真是我得好爷爷,太会给我找事做了.

    根据王通的话来看,爷爷肯定是往山里走了,不可能在边缘的,假如这里真出了点什么事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想到这里,我连吃馒头的心思都没有了,草草的塞了一个进嘴巴里,便迈开步子朝山里进发了.

    说也奇怪,现在正是大夏天的,按理说应该很热,可是一走进这北山感觉凉飕飕的,很是舒服,就是山路有些不好走,坑坑洼洼的,这些都是被人走出来的路.

    其实我觉得我做错了一件事,开始我应该让王通陪我来的,至少能知道他母亲的坟墓在哪里,那样我也可以缩小范围,毕竟我只有一个人,完全不可能惊醒地毯似得搜查,哎,都怪我思考的不全面.

    现在说多少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人都来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毕竟爷爷已经消失快一个星期了,要是还在这山里那情况就不妙呀.

    就这样,我一个人顶着大太阳,开始在这片到处都是墓地的北山开始寻找爷爷起来.

    从这天起,我相当佩服自己的毅力,事后回想起来,总觉得自己傻傻的,那么大的一个山,我竟然能当成风景区来闲逛.

    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我还在山里走着,没有目的,走到哪算哪.

    看样子今天是没有结果了,也许爷爷早就不在这个山里了,我就和个傻子一样还在这,经过一下午的搜寻,我都快失去耐心了.

    眼瞅着馒头都吃完了,肚子早就已经叫了,看来我这回家至少要到半夜了.

    没办法,毕竟我还是个孩子.

    算了,实在不行我就准备去报警了,这么大个人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了.

    现在我也不适合继续在这北山了,怎么说这里都是墓地,白天还好,这到了晚上还是挺吓人的.

    打道回府,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念头,有点怀念我的小床了,哎.

    还好我记得来时候的路,不然恐怕我得接着爷爷后面成为一个失踪在墓地的少年了.

    “哎呀!”走的好好的,突然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脚,加上没在意,没有一点意外,我摔倒了,灰头土脸的.

    “真背!”查看了一下,还好身上没破,就是变得有点脏了.

    “那是!”我眼睛随意往地上撇了撇,整个人都震惊了,也顾不伤刚摔倒的疼痛,也顾不上脏兮兮的身上.

    刚刚拌到我得东西我是那么的熟悉,这么多年,爷爷从来不离手,一个装了酒的葫芦,我认识它,小时候我很调皮,在他的酒葫芦上用小刀刻了自己的名字,此时在这里见到这个葫芦,我得心里犹如波涛般的翻滚.

    葫芦怎么会在这里!我想找到宝一样将酒葫芦抱在怀里,双眼紧张的四处张望着,就好像爷爷也在这边上一样.

    在我的理解里,酒葫芦就和爷爷的命一样,说不定比我还重要,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爷爷!”我坐在地上抱着酒葫芦,放声大喊!我真希望爷爷现在能听见,突然的出现在我得面前.

    可是我得声音只是在这片无人的墓地里回荡,等不到一点的回应.

    此时,我更加确定爷爷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人已经不在这里了.

    望着夜空,从内心深处感觉到一种孤寂,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就算回到了家中也是如此.

    此时的北山在我眼里已经没有开始那么觉得恐怖了,他只是一座山,一座埋葬着很多家庭亲人的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