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布阵

    更新时间:2015-05-13 10:18:02本章字数:2020字

    也许我这个人天生心就是软的,面对不管多么讨厌的人只要人家真有事来求你帮忙,就算自己还没那么大的能力,也要去看一下,也不管事情危险不危险.

    天色渐渐的黑了,好在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吃过饭差不多天就黑了,宿醉的我当肚子里有点食物之后瞬间感觉整个人都舒坦多了.

    再次来到王通的家中,一进门,迎面扑来了一股腐尸的恶臭.

    感情他家里比我家还要恶心.

    客厅的地上到处都是鲜血和一些猫的毛发,而茶几上面还有一些猫的残肢.

    看到这里的情况,我差点没把刚吃的东西又全部吐出来,太恶心了.

    从一进屋子就给自己的鼻子捏的死死的,生怕有一点味道传进了鼻子里.

    “你看!你看!”王通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原地跳起来指着客厅里.

    我能理解他,其实我比他强不到哪里去,我自己也快吐了,他都算可以的了被折磨了这么多天.

    我实在受不了客厅里的气味,垫着脚随便走进了一个房间:“你母亲晚上几点出来?”也许别人听到我这么问会很奇怪,但是王通不会.

    王通在我提到他母亲的时候全身竟然微微的颤抖起来:“十...十二点左右.”

    十二点,那还有一段时间.

    “这样吧,你出去随便找个地方等着,明天早上再回来,今天晚上我留下来过夜,我怕你在到时候有什么危险.”我思考了一下,既然昨天他的母亲已经说了很快就到他,说不定晚上会有什么危险,毕竟我也不清楚这件事情我能不能应付的过来,如果他在这里出了什么差错就不好了,毕竟我没事,就算处理不好我也能跑的掉,爷爷这么多年教我得东西可不是白教的.

    “啊?”王通显然没料到我会这样说:“这...这行吗?”他有些担忧.

    我摆摆手,不想解释许多:“相信我就听我的,你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如果你不介意多被你的母亲吓一次.”

    听完我的话,这家伙好像全身都不自己,连忙摇头:“我相信你,相信你,那我现在就走,明天早上回来!”

    说完,这家伙果真就这么走了!说句不好听的,是被自己母亲给吓走的.

    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其实在以前我怎么也没想过我会走上爷爷这条路,从口袋里缓缓拿出了那张信纸,看着爷爷亲手写的字,就好像他此时在我身边.

    苦笑一声,一场大醉之后,我似乎开始慢慢接受了,接受一个人生活的现实.

    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爷爷肯定也有他自己的事.

    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在王通的母亲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我记得以前爷爷和我说过人死了就会去地府,数清身上的罪孽之后便能去投胎,也有一些鬼会选择停留在世间徘徊,直到完成了自己的心愿,还有一种那便是生前就是恶人,死后变成了鬼,获得了一些特殊的能力从而为祸人间.

    一但这种恶鬼出现的时候也就是我爷爷和我这样的人出现的时候.

    既然还有一段时间,我就趁着这个机会将一些东西准备一下,好来的急应付各种情况.

    在那个年代一般人的家里都会有毛笔,而此时我也正需要他,除了毛笔之外我竟然还在王通家里找到了朱砂,这点可真奇怪了,这东西对我来说唯一的作用就是画符,没想到一个平常人的家里竟然也会有,不过这也好,省的我还要回去一趟拿东西.

    只是现在又出现了一个难题,王通说他的母亲都是出现在客厅,可是现在客厅里到处都是猫学,我能干啥呀,难不成让我给他家打扫卫生?这点不现实,我自己家里都还没打扫.

    左思右想,为了保险起见我只能默默的拿起拓者给他家的客厅来打扫一下了.

    哎,也是难为我了,一靠近就想吐,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当我给客厅打扫完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整个人都快累趴了,要是在自己家里我现在绝对要洗个澡好好的休息下.

    可是无奈没有办法,稍作休息,便拿起了毛笔,在水泥地上画起图阵来.

    这阵法名叫甲午玉卿六丁甲破煞阵,专门对付一些穷凶极恶的凶灵,当然这是我爷爷对我说的,具体到底有多有用只能等我今天晚上实践过才知道.

    这阵法画起来有很多步骤,从外而内,当内外都完成之后阵法便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只剩下最重要的一个步骤,那便是阵眼点睛.

    一般人来说是不可能在我这样的年纪来布置出这样的阵法,但偏偏我可以,这一点就连爷爷都忍不住惊讶.

    反正从小我学习是什么都学不进去,但是只要爷爷跟我说关于这方面的事,就好像是刻在了我的脑子里一样,一点也忘不掉.

    虽然这个阵法感觉是蛮厉害的,但是就怕到死后王通的母亲不出现在客厅要是换一个地方出现的话我还得给它引过来,为此,便在画了一些破煞符,这种符咒画出来能用的成功率很大,不过有一点不好,那就是要用我的血来给它开光,同阵法一样,阵法的阵眼也需要我得血.

    等我全部弄完之后,眼看着已经十一点了,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接下来的时间我便好好的休息休息恢复一下体力来应付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席地坐在阵法的中心,反正地上已经被我给拖干净了,我也不是那么讲究的人.

    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脑海里一直浮现出以前和爷爷在一起的场景,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太累了没休息好的原因,渐渐的,我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在梦中依稀见到了自己的父母,可是我却怎么也看不清楚他们的样子.

    多么想拥抱他们一次.

    多么想亲吻他们一次.

    多么想开心的再一次喊出爸爸,妈妈.

    泪水悄悄的划过我的脸颊,此时的我还是一名刚刚中学毕业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