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幼儿

    更新时间:2015-05-26 19:34:51本章字数:2013字

    老杂毛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可惜没有用处.

    我静静的抱着那孩子站在阵眼中间,看着老杂毛一点一点的化为烟尘,也许它到消失都不知道是他儿子请我来的吧.

    不过这也不能怪别人,你说人死都死了还要出来作恶干吗?

    “我不甘心!”

    老杂毛身上的黑气已经被红光给烧的毛都没有了,只剩下了一个煞白的脑袋.

    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向房子的大门:“救...我.”

    “碰.”一声闷响,老杂毛消散了,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它会说救命?搞不懂.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今天晚上的事情已经结束了,而且我还救了一个小生命.

    说也奇怪,这孩子的命可真大,被老杂毛丢了出来竟然都没事,也许冥冥之中命运自有安排吧,现在我也不想在去管别的,反正都和我没多的大关系,现在我想做的只是好好的睡一觉.

    其实小孩在我的印象中都很吵的,可是这个孩子不一样,在我身边一点也不哭不闹,很安静,睡着了是不是吧唧吧唧小嘴,很是可爱,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美梦.

    要是爷爷能看见就好了,现在我也能做他能做的事了.

    老杂毛已经不在了,这个屋子也就不会再闹鬼了,我开始以为会斗上很久,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早知道让王通早点回来就好了.

    反正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躲着,肯定还在担心受怕,这个我是管不了的,我抱着孩子直接走到了卧室,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十分舒坦,大概真的是我累坏了,什么梦都没做,一觉睡到被孩子吵醒.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我只知道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而睡在我身边的那个孩子竟然睁开眼睛对我笑,小手还不停地碰着我的鼻子.

    弄的我有些无语,我自己也是个孩子,哎.

    在我很随意的用冷水洗了把脸之后,王通回来了.

    他这一点也不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中,相比起来好像这里就是我家一样.

    贼头贼脑的,看他的眼睛显然昨天晚上还是没睡好,估计是不敢睡吧.

    “小兄弟,这?”王通哪里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看见客厅的地上被我画成了奇怪的形状,难免有些好奇.

    “这你不要问了,等下给它洗干净就好了,事情解决了以后不会再出现同样的情况了.”说着我走进了房间.

    “啊?”听我说事情已经解决了,王通显得还有点不敢相信:“真的?”说着跟着我后面来到了房间,当他看见了床上孩子的时候显然有些愣住了:“这?”

    他不明白昨天晚上我应该是跟他死去的母亲干架来着,怎么就冒出了个孩子.

    我望着孩子笑了一下:“这个是你母亲昨天准备的食物,还好被我给救了,等下你找一下他的家人吧,估计着急死了.”

    王通听后有些后怕,毕竟他是亲眼看见他母亲吃那只猫的,不过好在事情没有发生.

    “小兄弟,真是太谢谢你了!”王通也没问中间的过程,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借此来表达我的救命之恩.

    这几天对于他的跪我都习惯了,不过我也理解,这个男子是真的没有别的方式来表达了,跪,恐怕是他最大的感谢方式了.

    “没事我就回家了.你找下孩子的家人吧.”

    “太好了,我这就去把老婆和孩子接回来!”王通异常的开心,其实他也十分想念自己的老婆孩子,毕竟已经分开好多天了,说着他开心的抱起床上的孩子.

    说也奇怪,这孩子被我抱着一点也不会哭,可是王通一抱他,又哭又闹的,最好笑的是当王通给他举起来的时候,这小家伙竟然尿了王通一脸.

    最后王通说他实在对付不了这个小孩,只能交给我手上,孩子刚一到我怀里立刻就不闹了,王通直说这孩子和我有缘.

    我白了王通一眼,看他那样子要是找不到孩子的父母还想让我养这个孩子呀,要知道哥们我也是孩子,你说这是闹得.

    不过我也不勉强他,毕竟看的出来这孩子真的和他不合,而且他也心急去找自己的家人,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先带孩子回去,下午给他送去公安局,毕竟这么大的孩子我带是不存在的,我怎么可能会带小孩呢.

    临走前我将昨天剩下的一张符咒送给了他,让他以后遇见类似的事情用这个符咒就成,搞不定的再去找我,弄得王通差点又跪了下来,真怀疑他膝盖是不是肉做的,不疼吗?哈哈! 

    出了王通家,晒着太阳的感觉真好,王通早上回来后一点也没有问关于他母亲的情况,想来他和他母亲的关系不是很好吧,要不然他母亲死了也来找他.

    哎,要是每个人都能懂得珍惜身边的每个人,那么这个世界会有多好.

    回家第一件事便是给家里收拾了一下,现在是夏天,我前天晚上吐在地上的东西已经发出了奇怪的味道,就连那孩子都觉得难闻,用小手遮住了自己的鼻子.

    没办法.

    不知道要是爷爷晓得我带了这么一个神奇的小孩回来会怎么样,虽然我和他相处不了多少时间,但是他的到来给了我不少欢乐,只是这孩子好像和我在一起就不知道饿一样,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也没见他哭闹什么的,我就知道一般的孩子饿了肯定会哭,可是看他这样子好像不会呀.

    本来是想等到下午在给他送到警察局的,但是考虑到他的生命安全,我决定还是马上就送去比较好,至少警察知道让他吃什么比较好.

    可是当我准备出门的时候又犯难了,到了警察局我怎么说?总部能说孩子是路边捡的吧,要是把昨天晚上的经过告诉他们搞不好他们会给我当成是神经病,真纠结.

    就在这时,我家的门被人敲响了!

    “张老先生!张老先生在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