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凌霄宝殿

    更新时间:2015-05-13 19:16:26本章字数:5599字

    诗曰:

    盘古开天天地昭,潜遁修心心灵韶。

    为尊为卑谁论定,无神无妖自逍遥。

    在天下混沌未分的时候,空中有清气、浊气、中气三股气流,它们互相冲击着。忽然有一天,天降灵光,气冲牛斗,不多久,便有了神、人、魔三界众生。

    凡间的人打开了心智,再修炼千年,就可以得道成仙。而那qin兽精灵,吸收了元气,则能变成妖魔鬼怪。

    话说,在太清宫的南面,矗立着一座巍峨的大山。大山之中,活跃着一头独角兕,它双眸清亮,雄壮无比。每日的早晨,它饮晨间的清露,吃叶尖的绿茸,回到洞中,又对着墙壁苦练神功。只七七四十九天,它便功力大增。

    有一天,时催花发,风送花香。山下有两个小儿,一路你追我赶地跑到了山上。他们俩欢快地做着游戏,一会儿跳到石头上举臂高呼,一会儿趴在地上四处爬行。

    正玩着,忽然,丛林之中跃出一只大青牛,它是谁?正是那独角兕。两小儿见到此状,大吃一惊,急忙逃跑。黄毛孩子,怎能跑得过力大无穷的大青牛呢,不多时,他俩便伏在路边。

    那独角兕抬起前蹄,张开血门大口,眼看着那一排黄牙利齿就要咬住他俩。说得迟,那时快,只见一道黄光闪过,一位手持镰刀腕戴镯子的小童跑了过来。这不是别人,正是老子,他厉声叫道:“住下恶口!”话音刚落地上,独角兕便扭头去望,它左看看,右瞧瞧,发现眼前站的,不是拿着宝刀的将军,也不是佩带宝剑的侠客,竟然是一个身着粗布麻衣的小童子!

    它大吼一声,威震山林,两小儿耳膜欲裂,急忙捂住耳朵。然而,老子却不以为意,趁着它张嘴之时,猛地一挥,将镰刀砍向它的大腿。独角兕没来得及防备,被老子击中,不禁前窜后跳。

    它怒气冲冲,低头一抵,老子急忙往后撤了一个大步。他毫无惧色,叫道:“孽畜,休要伤人!”独角兕不理言语,上来就撞。老子摘下手镯,猛地向其抛去。那手镯像是有了灵性,不破皮肉,不出滴血,一下子穿在了独角兕的鼻孔上。

    老子快步向前,咬牙切齿,死死地拉住镯子。独角兕前后晃动,不得挣脱,直至筋疲力尽。老子唤来两个小儿,让他们拉住镯子,而自己跳上了牛背。骑上之后,便下了山去。

    后来,老子修炼成仙,独角兕随他一起去了三十三天之上的兜率天宫。独角兕虽然还是牛的外貌,但是有了灵气。老子每日除了喂它食物外,还让它念经,来祛除它身上的牛气。

    经曰:“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诗曰:

    仙石孕育自由猿,高山深海任盘旋。

    吞云吐雾伏地兽,阴阳造化露倪端。

    兜率宫十分美丽壮观,有多美丽壮观?红墙碧瓦,楼台宝阁,兽鼎祥云满屋飘,纱幔翠帘遮凌霄。那火炉上,琼香缭绕,火炉旁,瑞气缤纷。

    在兜率宫的后面,有一个牛圈,明兕就住在里面。明兕刚被擒拿之时,还有些戾气,每日都想伺机逃走。可日渐一日,当看到老君神通广大后,便只得忍辱负重了。

    正巧,那时下界有个猴子,本来和明兕一样,但不知从哪里学得了的法力,可降龙伏虎,闹得地府。众神被他搅得鸡犬不宁,便向玉帝告状,玉帝闻言,将其招安,让它做“弼马温”。

    那妖猴嫌官太小,意欲名注齐天,就丢了官职,驾着云,跑下界去。玉帝大怒,派兵前往花果山剿灭妖猴,去的兵将,有李天王父子,有巨灵神、鱼肚将等各路兵将。

    当此之时,明兕见老君连日炼丹,不知有何用处,以为老君打算赠予兵将来降拿妖猴。可数日过去,妖猴却大获全胜。明兕有些糊涂了。

    借此之机,明兕想一展身手,和那妖猴过上两招。他去向老君请命,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老君竟不答应。明兕觉得憋屈,可又没有

    办法。

    妖猴没见对手,逞得一时之强,做了“齐天大圣”,看管着蟠桃园。他每日无事,自由自在,行踪不定。他都做些什么呢?原来是去结交天上众星宿,不论职位高低,不论所司何职,他都以朋友相称。不多久,西王母举办蟠桃大会,但没有请大圣。大圣闻此之后,十分恼怒,扰乱了蟠桃会。

    那天,在他美吃美喝一顿后,跑到了兜率宫。跑到那里,他看老君不在,便偷起了仙丹。明兕见状,蠢蠢欲动,可老君临走之前叮嘱过他,让他安心读经,切不可分心。无奈之下,明兕只得克制住内心的欲望,不去在意。

    此后,妖猴畏罪潜逃,接着大闹天宫。各位神将,昔日与大圣交好,都不尽全力,只做个样子。恰好,那日菩萨参加蟠桃大会,见瑶池荒荒凉凉,一片狼藉,便问何故。玉帝诉说一二,菩萨听了,让玉帝差遣二郎真君前往花果山去擒拿妖猴。

    二郎真君领命后,就带着哮天犬去了花果山。正当二人奋战时,明兕之主太上老君现了身,与菩萨共同在云端观看。菩萨想要帮住显圣,老君拦下,他掏出自己当年出关化胡为佛时练就的金刚琢,砸了那妖猴的脑袋。妖猴被击中之后,站立不稳,显圣趁机将其擒住。

    妖猴刀枪不入,最后,老君将他放入八卦炉中煅烧。明兕原本觉得老君法力无边,妖猴定会化为灰烬,可他没有想到,妖猴非但没有化成灰烬,反而还练就了“火眼金睛”。只见他出炉之后,不分上下,用铁棒打东打西,闹至凌霄宝殿。

    玉帝传旨,请西方如来佛祖降服妖猴。明兕知道之后,很不明白,不知玉帝为何不见老君尊驾,非请西方之佛。

    佛祖殄灭妖猴,将其定于五行山下。接着,玉帝躬身道谢,请诸佛、仙一同会宴。此时在兜率天宫,老君穿着一身道袍,一会安详,一会不安。

    明兕到底是个明白之物,只三思两想,就懂了其中深意。只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明兕心中有些惆怅。

    诗曰:

    铜头怎奈有圈箍,铁鼻不堪穿环弧。

    一猿一牛束囿明,佛道加身自难除。

    与明兕一同来往兜率宫的,还有两名童子,一个看守金炉,一个看守银炉。在海上菩萨三顾天宫之后,老君答应将二童借下界去,于是,他们拿着老君的五件宝贝,去了凡间。

    他们落山为妖,本是快活自在,谁知不久就遇到了西天取经的一伙人。那伙人中,正有当年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孙悟空皈依佛门后,持棒开路,一路降妖。每逢凡间之妖,定会将其捣成肉泥,若是见了天上之怪,也毫不留情。

    在平顶山上,孙悟空和二大王屡战屡败,怎知最后,动用了各种法术,竟然胜了。老君看时机已到,立马去向孙悟空讨要兵器,并带回了两个童子。童子回去后,跟明兕说起了事情原委,明兕得知情况,愤不能平。几日过后,明兕也下了界,落往金兜山。

    诗曰:

    世间乱象因存恶,乾坤衡力两相克。

    物极必反大旋转,治世归真须中和。

    明兕在山上歇息数日,孙悟空一干人等便赶了过来。他们到了山下,唐僧腹中饥馁,想要吃些食物。因此,猴子拿着钵盂,要去化斋,只是临行之前,在地上画了一个挡妖祛魔的圈子。

    三藏端然坐下,等着猴子。等待多时,不见他回来,便和徒弟一起出了圈子。他们肉眼凡胎,不知山上楼阁就是明兕大王的洞府,纷纷走了上去。那猪八戒见物起意,穿了里面的锦衣背心,沙悟净不明事理,也跟着穿起衣服。刹那间,衣服收紧,将他们二兄弟捆了。唐僧见状,大惊失色,跌足抱怨,上前给他俩解,可哪里还解得开!

    三人吆喝不断,惊动了正在小憩的明兕大王。经过审讯,他得知眼前的和尚便是唐僧,而唐僧的大徒弟,正是那等待多时的齐天大圣。明兕吩咐小妖,将他们抬到后面,接着,他又躺着睡了。

    正在梦中之时,小妖急忙跑入洞中,说有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驾云打了过来,明兕听罢,满心欢喜,想要试试他的本领。他起身拿着兵器,抖擞精神,腾出门去。

    两者叫骂一会,明兕不屑地说道,废话少说,三个回合,你若打得过我,就饶你师父,若敌不过我,你们一起归阴!那大圣笑道,正合我意,吃俺一棒!接着,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正是那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打了会儿,二人都在心中暗自赞叹,为对方喝彩。

    又是二十个回合,明兕喝令小妖上阵,小妖手持兵器,跑了过来。只见大圣一甩手,变出千百条铁棒,铁棒飞转,将小妖打得魂飞魄散。那明兕一看,立马从袖中掏出一个明晃晃的圈子,叫声“着”,大圣的金箍棒突然被套了进去。大圣赤手空拳,内心发虚,驾上云彩,逃了性命。明兕见他跑了,也不急躁,只回到洞中等待着他。

    那皈依佛门的孙猴子,跑到了天上,想要搬些救兵。玉帝帮他查了诸天星斗,各宿神王,可是不见踪迹。孙猴子没有办法,挑选了几员天将后,又返回了洞口。明兕听说他跑了回来,便拿着点钢枪,出门观看。

    那外面叫阵的天将,他认识,是哪吒三太子。经过数个回合的打斗,明兕又拿出金刚琢,哪吒没来得及防备,失去了兵器。众位天将见状,都束手无策,只能叹息。

    明兕再次胜利,心中感慨万千。后面几日,孙猴子又请来些许救兵,但都破不了明兕的圈子。正当苦恼的时候,孙猴子想起了佛法无边,便纵云去往灵山。

    如来佛祖慧眼遥观,能洞察天地,他早已知晓,便对孙猴子说道,那怪我虽知道,但不可与你说,恐怕遗祸于我。接着,如来佛祖令十八尊罗汉开宝库取十八粒“金丹砂”助他一臂之力。

    再次相峙,孙猴子骂道,妖怪,不要不识好歹,早日投降!明兕忽然觉得一阵悲哀,叫道,你本为妖,却杀妖无数,如今怎么反将骂我?孙猴子没有还口,丢了架子,使了个挂面。明兕拿着枪,追赶出去,见他左跳右跳,更加生气。到了洞南,孙猴子突然飞走,只见似雾如烟的金丹砂散漫大地,到处迷人。明兕慌了,连忙拿出金刚琢,将金丹砂套去。

    孙猴子见状,叹息道,怎生是好?罗汉道,来此之前,佛祖吩咐我们,让你去兜率宫去找太上老君。孙猴子听罢,叫道,为何此时才说?莫不是晃我。然后,架着筋斗云,直入南天门。

    明兕看着远去的孙猴子,大叫,泼猴,你若迟了一步,我就吃了你师父!说完,哈哈大笑,回往洞中。

    刚睡过去,小妖又来禀报,说孙猴子又在嚷骂了。明兕不知他又请了哪家神仙,便迎出门。可刚一出门,就听见老君的声音,他抬头一看,胆战心惊,那正是主人。老君念个咒语,明兕现了原身。他收了金刚琢,跨上牛身,径归而去。

    诗曰:

    灵霄斗法盘中棋,心猿心死本性xi。

    明兕明目迷沙雾,万事皆晓亦不提。

    明兕听闻有真假美猴王之事,觉得蹊跷,又得知谛听不敢说出真话,便妄加猜测。猜测过后,就和天上的神仙说了去,一说不打紧,却让玉帝知道了。玉帝万分生气,也不惩治明兕,只是厉声骂道,瞎了牛眼!明兕听了,默不作声,眼睛闭上,似乎真的瞎了。

    自那之后,明兕便不出声了,老老实实地待在兜率宫。直到孙悟空取得真经成为尊佛后,明兕才微微睁开眼睛,流出几滴眼泪。

    当得知玉帝前往西天庆贺取经大业功德圆满之时,老君仰天苦笑了一声。不知何故,也许就是因为那一声苦笑,老君将明兕贬下界去。只是,给了他金刚琢、紫金葫芦、芭蕉扇三件宝物,而自己,则云游四方。

    明兕下界后,重回金兜山,他重整旗鼓,招回了众位小妖。

    这天,他心潮澎湃,想要前往花果山,去见见当年和自己交过手的齐天大圣。只见明兕驾着云彩,不多时,就来到了花果山上。那花果山美不美,十分美,有虫鸣鸟叫,有奇花异果。可定眼一望,并无斗战胜佛的身影。不仅如此,而且还没看到那猴子猴孙的踪影。

    明兕寻遍前山后山,也没有如愿以偿。临走之时,他看到前方有一个洞口,原来那是水帘洞。水帘洞不比当初,全然没了当年的灵气。明兕跳进去之后,发现里面有石锅、石灶、石碗等众物,忽然,明兕看到洞中还有个石头,那石头极具人形。走近一看,方才得知,那石头,正是孙猴子!

    明兕抚着石像,瞑目蹲身,久久不语。回去后,他不动唇舌,日夜修炼。有道是,知者不言,言者不知。修行的,口开神气散,舌动是非生。集神聚气,方知大道。

    经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不论电闪雷鸣,刮风下雨,明兕都不倦不怠。春去秋来,他变得头如泰山,腰如峻岭,口似钢锯,能够拳打神州之石,可以脚踢中天之地。恶水不能淹溺,大火不能焚烧。上天有路,能食得仙丹,入地有门,能地府除名。

    天上有天上之主,佛界有佛界之祖,妖中有妖中之王。明兕在下面打遍了妖界,都没有敌手,于是居得了高位。那群妖怪,服软气顺的,尽收麾下,因之受压于天神土地,十分憋屈,便跟明兕诉苦。明兕听罢,恼怒不堪,看着手中的宝器,宛似有所领悟。

    那日,晴空万里,天上现出奇光异彩,犹如丹炉之色。明兕站在山上,正在点兵卯将。他打扮得十分漂亮,身上盔甲光焰焰,腰间带束亮鲜鲜。脚上踏的,是花褶靴子,手里拿的,是点钢神枪。他一开口,依旧声如钟磬,他一挥手,依旧风起云动。

    大张旗鼓,响振铜锣,众妖磕头礼拜。等到万事俱备,明兕将从天上带下来的仙丹浸入河水之中,过了一会儿,众妖各舀一碗,喝下去之后,立马有了腾云驾雾的法力。

    只听明兕一声令下,他们便手持兵器,朝天上飞去。不多久,就到了南天门。守门的天神见此怪状,面容失色,不知如何是好。没等他们发问,明兕就拿着芭蕉扇,将他们扇到了千里之外。

    众妖喊着口号,浩浩荡荡,威风凛凛,势如破竹,直入凌霄宝殿。当此之时,玉帝正和众仙家坐在台前把酒言欢,那台上广设珍馐百味、玉液琼浆。玉帝见了妖怪,不出法力,只呼喊“救驾”。

    十万天兵闻讯,火速赶来,和小妖一一打斗着。明兕藐视地笑了笑,拿出金刚琢,忽地一下,收了十万天兵的兵器。天兵丢了钢刀长矛,被打得七零八落,落荒而逃。

    明兕拽开步子,大叫道,玉帝老儿!

    玉帝苦历了一千七百五十劫方才坐上宝座,哪肯善罢甘休,便奋力与明兕打斗着。他们御风腾空,各显神通,这一个张牙舞爪,那一个挥枪舞棒。可任玉帝法力如何高超,也不敌明兕的宝物,那明兕猛然拿出紫金葫芦,大声喝道,收!

    众仙家不知何意,各自施着法术,但在应了一声后,便都被葫芦收了

    进去。

    玉帝面如土色,叫道,快去请如来佛祖!语音刚落,也被收入葫芦

    之中。

    诗曰:

    宇宙星辰皆绕圈,历尽荆棘归于点。

    终始合一遵自然,万物劫数是循环。

    烟笼凤阙,金光万道,紫气袅动。一片片的云彩灿烂无比,一个个的宫殿气派有加。

    明兕摇身一变,眉清目秀,玉树临风。那众妖有了法力,也跟着他一起变化,变过之后,都是五官端正,满面红润。

    天上的文武大臣,各司其职,掌管一方。凡间各处,山有山神,地有土地,山神、土地各有一千小兵。

    自此之后,神、人、魔三界便有了新的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