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哈

    更新时间:2015-06-01 18:16:16本章字数:13329字

    序章 劫婚

    正月天里,年节刚刚过去,正是天气转暖,大地回春的好时候。

    建州官道之上,八骑当头,身后数十兵卒护卫着一辆檀木马车正在行路,这马车驷马并驾,红漆雕花,十分精致;又有红绸帘幕,将车厢包裹地严严实实;厢顶一面青色旗子,上绣南宫二字,随风而动。

    大道两旁四野空旷,无所遮挡。忽然间响起隆隆马蹄声,车队人马向右望去,只见二三十人身着黑色劲装,骑跨黑色骏马,手执刀斧,飞驰而来,大声呼喝着诸如“小子们,赶紧扔下武器投降吧”,“小娘子,大爷们来疼爱你了”之类的言语,显然是一伙劫匪。

    大道上车队最前方头领脸色难看,见形势不对,大喊让兵士集结,弓箭手准备。待那劫匪更近一些,拔出佩刀,大喊一声放,便见数十羽箭飞驰而去,那劫匪们一手持刀,另一手自鞍侧拿起盾牌遮挡;前排劫匪忽然向着两侧分开,之后中排一人竟自骏马之上立起,双手端举一根十余米长的竹棍在漫天飞箭之中逆势而起,朝着马车斜坠下来。

    当世天下大乱,作为建州霸主南宫家族的兵士,自然不乏征战,所以面对如此危局,他们并不慌乱。在头领的指挥下,刀斧手分两派站立,迎向那长棍,力劈而去。

    长棍尽头之人并不动作,任刀斧将那竹棍劈砍成片,竹筒之中陡然爆射出粉红色粉末,劈头罩向南宫军卒。此时那持棍人一按棍尾,竹棍后段也自炸开,他翻了个筋斗,人便向车厢飞去,在空中用一双肉掌硬接军卒刀斧,却是将他们都拍飞了出去。

    眨眼之间,他已攻出十余掌,双腿飞踹而出,将一面厢壁踢成了碎末,立于车厢前沿,一掌把那车夫推下马车。那马匹受惊,狂奔向前,他却并不理会,回头看向车厢之中,一双白皙的手掌自嘴间拿下一支梅花,微微笑着向车里之人递了过去:“姑娘,兄弟们做事鲁莽,让你受惊了。不过你别怕,今天青龙山是我狄秋带队行事,他们绝对不敢乱搞的,你看我还给你带了花呢!”

    那车厢一面被狄秋踹碎了,其余三面却很稳固。只见车厢之中有两个姑娘,一个着一身红色布衣,对着这劫匪怒目而视,一把手拎过了梅花,大骂“无耻”!狄秋并没有理会这个姑娘,而是盯着另一个姑娘,只见她一身红色绸缎喜服,脚穿一双红色绣花鞋,抬手缓缓揭开了头上的红盖头。

    这姑娘盖头下的脸庞清秀干净,柳叶眉,琼鼻挺翘,小嘴樱红,一对小圆耳,白皙的脸颊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双眼如同一泓清泉澄澈明净,并不算大,却水汪汪泛着光泽。她静静地朝着狄秋看过来,不言,不语,不慌,不张。

    狄秋看着这漂亮得脸蛋却是暗道一声不好,今天小爷可是被大当家的委以重任绑票来的,这小娘子如此平静,大异于往常的肉票,不哭喊连天,我怎么连骗带哄,连蒙带吓,让她给家里写一封声泪俱下的求救信?这情况实在不妙啊,于是狄秋笑得更加和煦,也不说话,只是专心地盯着那姑娘看。

    此时,其他的劫匪已经和南宫家族的军卒短兵交接。因为先前那竹筒之中的粉红色粉末乃是奇毒“花儿雨”,漂漂亮亮,却瞬间麻痹敌人手脚,所以除了首领几人略微抵抗之外,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已经将要结束了。

    却说狄秋与那姑娘对视良久,那姑娘不眨眼,不说话,目光似乎很坚毅,却又水汪汪,一直很清澈,上下眼皮绝对没有交流一下的意思。对视这活,狄秋本来是高手,在山寨里面,保持着不败战绩,瞪地无数悍匪眼睛酸涩,不能自已,滚滚热泪留在那络腮胡的脸上……但现在却是有点吃不消了,他的眼睛也变得水汪汪,快要泪流了……更无奈的是,狄秋越来越感觉感觉这姑娘柔柔弱弱透着坚强宁静,实在是我见犹怜啊,他大爷的,不能再这样了,再看就惨了!狄秋无奈开口,“姑娘,我来驾车,你坐稳了。”然后他飞快转头,眼睛眨啊眨啊眨,拿起马鞭,拉住缰绳,“吁吁吁,嘘嘘嘘”的控制马匹。

    这时,背后传来声音,温婉,却透着清脆:我姓沐,名简兮。

    序章 劫婚

    正月天里,年节刚刚过去,正是天气转暖,大地回春的好时候。

    建州官道之上,八骑当头,身后数十兵卒护卫着一辆檀木马车正在行路,这马车驷马并驾,红漆雕花,十分精致;又有红绸帘幕,将车厢包裹地严严实实;厢顶一面青色旗子,上绣南宫二字,随风而动。

    大道两旁四野空旷,无所遮挡。忽然间响起隆隆马蹄声,车队人马向右望去,只见二三十人身着黑色劲装,骑跨黑色骏马,手执刀斧,飞驰而来,大声呼喝着诸如“小子们,赶紧扔下武器投降吧”,“小娘子,大爷们来疼爱你了”之类的言语,显然是一伙劫匪。

    大道上车队最前方头领脸色难看,见形势不对,大喊让兵士集结,弓箭手准备。待那劫匪更近一些,拔出佩刀,大喊一声放,便见数十羽箭飞驰而去,那劫匪们一手持刀,另一手自鞍侧拿起盾牌遮挡;前排劫匪忽然向着两侧分开,之后中排一人竟自骏马之上立起,双手端举一根十余米长的竹棍在漫天飞箭之中逆势而起,朝着马车斜坠下来。

    当世天下大乱,作为建州霸主南宫家族的兵士,自然不乏征战,所以面对如此危局,他们并不慌乱。在头领的指挥下,刀斧手分两派站立,迎向那长棍,力劈而去。

    长棍尽头之人并不动作,任刀斧将那竹棍劈砍成片,竹筒之中陡然爆射出粉红色粉末,劈头罩向南宫军卒。此时那持棍人一按棍尾,竹棍后段也自炸开,他翻了个筋斗,人便向车厢飞去,在空中用一双肉掌硬接军卒刀斧,却是将他们都拍飞了出去。

    眨眼之间,他已攻出十余掌,双腿飞踹而出,将一面厢壁踢成了碎末,立于车厢前沿,一掌把那车夫推下马车。那马匹受惊,狂奔向前,他却并不理会,回头看向车厢之中,一双白皙的手掌自嘴间拿下一支梅花,微微笑着向车里之人递了过去:“姑娘,兄弟们做事鲁莽,让你受惊了。不过你别怕,今天青龙山是我狄秋带队行事,他们绝对不敢乱搞的,你看我还给你带了花呢!”

    那车厢一面被狄秋踹碎了,其余三面却很稳固。只见车厢之中有两个姑娘,一个着一身红色布衣,对着这劫匪怒目而视,一把手拎过了梅花,大骂“无耻”!狄秋并没有理会这个姑娘,而是盯着另一个姑娘,只见她一身红色绸缎喜服,脚穿一双红色绣花鞋,抬手缓缓揭开了头上的红盖头。

    这姑娘盖头下的脸庞清秀干净,柳叶眉,琼鼻挺翘,小嘴樱红,一对小圆耳,白皙的脸颊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双眼如同一泓清泉澄澈明净,并不算大,却水汪汪泛着光泽。她静静地朝着狄秋看过来,不言,不语,不慌,不张。

    狄秋看着这漂亮得脸蛋却是暗道一声不好,今天小爷可是被大当家的委以重任绑票来的,这小娘子如此平静,大异于往常的肉票,不哭喊连天,我怎么连骗带哄,连蒙带吓,让她给家里写一封声泪俱下的求救信?这情况实在不妙啊,于是狄秋笑得更加和煦,也不说话,只是专心地盯着那姑娘看。

    此时,其他的劫匪已经和南宫家族的军卒短兵交接。因为先前那竹筒之中的粉红色粉末乃是奇毒“花儿雨”,漂漂亮亮,却瞬间麻痹敌人手脚,所以除了首领几人略微抵抗之外,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已经将要结束了。

    却说狄秋与那姑娘对视良久,那姑娘不眨眼,不说话,目光似乎很坚毅,却又水汪汪,一直很清澈,上下眼皮绝对没有交流一下的意思。对视这活,狄秋本来是高手,在山寨里面,保持着不败战绩,瞪地无数悍匪眼睛酸涩,不能自已,滚滚热泪留在那络腮胡的脸上……但现在却是有点吃不消了,他的眼睛也变得水汪汪,快要泪流了……更无奈的是,狄秋越来越感觉感觉这姑娘柔柔弱弱透着坚强宁静,实在是我见犹怜啊,他大爷的,不能再这样了,再看就惨了!狄秋无奈开口,“姑娘,我来驾车,你坐稳了。”然后他飞快转头,眼睛眨啊眨啊眨,拿起马鞭,拉住缰绳,“吁吁吁,嘘嘘嘘”的控制马匹。

    这时,背后传来声音,温婉,却透着清脆:我姓沐,名简兮。

    序章 劫婚

    正月天里,年节刚刚过去,正是天气转暖,大地回春的好时候。

    建州官道之上,八骑当头,身后数十兵卒护卫着一辆檀木马车正在行路,这马车驷马并驾,红漆雕花,十分精致;又有红绸帘幕,将车厢包裹地严严实实;厢顶一面青色旗子,上绣南宫二字,随风而动。

    大道两旁四野空旷,无所遮挡。忽然间响起隆隆马蹄声,车队人马向右望去,只见二三十人身着黑色劲装,骑跨黑色骏马,手执刀斧,飞驰而来,大声呼喝着诸如“小子们,赶紧扔下武器投降吧”,“小娘子,大爷们来疼爱你了”之类的言语,显然是一伙劫匪。

    大道上车队最前方头领脸色难看,见形势不对,大喊让兵士集结,弓箭手准备。待那劫匪更近一些,拔出佩刀,大喊一声放,便见数十羽箭飞驰而去,那劫匪们一手持刀,另一手自鞍侧拿起盾牌遮挡;前排劫匪忽然向着两侧分开,之后中排一人竟自骏马之上立起,双手端举一根十余米长的竹棍在漫天飞箭之中逆势而起,朝着马车斜坠下来。

    当世天下大乱,作为建州霸主南宫家族的兵士,自然不乏征战,所以面对如此危局,他们并不慌乱。在头领的指挥下,刀斧手分两派站立,迎向那长棍,力劈而去。

    长棍尽头之人并不动作,任刀斧将那竹棍劈砍成片,竹筒之中陡然爆射出粉红色粉末,劈头罩向南宫军卒。此时那持棍人一按棍尾,竹棍后段也自炸开,他翻了个筋斗,人便向车厢飞去,在空中用一双肉掌硬接军卒刀斧,却是将他们都拍飞了出去。

    眨眼之间,他已攻出十余掌,双腿飞踹而出,将一面厢壁踢成了碎末,立于车厢前沿,一掌把那车夫推下马车。那马匹受惊,狂奔向前,他却并不理会,回头看向车厢之中,一双白皙的手掌自嘴间拿下一支梅花,微微笑着向车里之人递了过去:“姑娘,兄弟们做事鲁莽,让你受惊了。不过你别怕,今天青龙山是我狄秋带队行事,他们绝对不敢乱搞的,你看我还给你带了花呢!”

    那车厢一面被狄秋踹碎了,其余三面却很稳固。只见车厢之中有两个姑娘,一个着一身红色布衣,对着这劫匪怒目而视,一把手拎过了梅花,大骂“无耻”!狄秋并没有理会这个姑娘,而是盯着另一个姑娘,只见她一身红色绸缎喜服,脚穿一双红色绣花鞋,抬手缓缓揭开了头上的红盖头。

    这姑娘盖头下的脸庞清秀干净,柳叶眉,琼鼻挺翘,小嘴樱红,一对小圆耳,白皙的脸颊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双眼如同一泓清泉澄澈明净,并不算大,却水汪汪泛着光泽。她静静地朝着狄秋看过来,不言,不语,不慌,不张。

    狄秋看着这漂亮得脸蛋却是暗道一声不好,今天小爷可是被大当家的委以重任绑票来的,这小娘子如此平静,大异于往常的肉票,不哭喊连天,我怎么连骗带哄,连蒙带吓,让她给家里写一封声泪俱下的求救信?这情况实在不妙啊,于是狄秋笑得更加和煦,也不说话,只是专心地盯着那姑娘看。

    此时,其他的劫匪已经和南宫家族的军卒短兵交接。因为先前那竹筒之中的粉红色粉末乃是奇毒“花儿雨”,漂漂亮亮,却瞬间麻痹敌人手脚,所以除了首领几人略微抵抗之外,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已经将要结束了。

    却说狄秋与那姑娘对视良久,那姑娘不眨眼,不说话,目光似乎很坚毅,却又水汪汪,一直很清澈,上下眼皮绝对没有交流一下的意思。对视这活,狄秋本来是高手,在山寨里面,保持着不败战绩,瞪地无数悍匪眼睛酸涩,不能自已,滚滚热泪留在那络腮胡的脸上……但现在却是有点吃不消了,他的眼睛也变得水汪汪,快要泪流了……更无奈的是,狄秋越来越感觉感觉这姑娘柔柔弱弱透着坚强宁静,实在是我见犹怜啊,他大爷的,不能再这样了,再看就惨了!狄秋无奈开口,“姑娘,我来驾车,你坐稳了。”然后他飞快转头,眼睛眨啊眨啊眨,拿起马鞭,拉住缰绳,“吁吁吁,嘘嘘嘘”的控制马匹。

    这时,背后传来声音,温婉,却透着清脆:我姓沐,名简兮。

    序章 劫婚

    正月天里,年节刚刚过去,正是天气转暖,大地回春的好时候。

    建州官道之上,八骑当头,身后数十兵卒护卫着一辆檀木马车正在行路,这马车驷马并驾,红漆雕花,十分精致;又有红绸帘幕,将车厢包裹地严严实实;厢顶一面青色旗子,上绣南宫二字,随风而动。

    大道两旁四野空旷,无所遮挡。忽然间响起隆隆马蹄声,车队人马向右望去,只见二三十人身着黑色劲装,骑跨黑色骏马,手执刀斧,飞驰而来,大声呼喝着诸如“小子们,赶紧扔下武器投降吧”,“小娘子,大爷们来疼爱你了”之类的言语,显然是一伙劫匪。

    大道上车队最前方头领脸色难看,见形势不对,大喊让兵士集结,弓箭手准备。待那劫匪更近一些,拔出佩刀,大喊一声放,便见数十羽箭飞驰而去,那劫匪们一手持刀,另一手自鞍侧拿起盾牌遮挡;前排劫匪忽然向着两侧分开,之后中排一人竟自骏马之上立起,双手端举一根十余米长的竹棍在漫天飞箭之中逆势而起,朝着马车斜坠下来。

    当世天下大乱,作为建州霸主南宫家族的兵士,自然不乏征战,所以面对如此危局,他们并不慌乱。在头领的指挥下,刀斧手分两派站立,迎向那长棍,力劈而去。

    长棍尽头之人并不动作,任刀斧将那竹棍劈砍成片,竹筒之中陡然爆射出粉红色粉末,劈头罩向南宫军卒。此时那持棍人一按棍尾,竹棍后段也自炸开,他翻了个筋斗,人便向车厢飞去,在空中用一双肉掌硬接军卒刀斧,却是将他们都拍飞了出去。

    眨眼之间,他已攻出十余掌,双腿飞踹而出,将一面厢壁踢成了碎末,立于车厢前沿,一掌把那车夫推下马车。那马匹受惊,狂奔向前,他却并不理会,回头看向车厢之中,一双白皙的手掌自嘴间拿下一支梅花,微微笑着向车里之人递了过去:“姑娘,兄弟们做事鲁莽,让你受惊了。不过你别怕,今天青龙山是我狄秋带队行事,他们绝对不敢乱搞的,你看我还给你带了花呢!”

    那车厢一面被狄秋踹碎了,其余三面却很稳固。只见车厢之中有两个姑娘,一个着一身红色布衣,对着这劫匪怒目而视,一把手拎过了梅花,大骂“无耻”!狄秋并没有理会这个姑娘,而是盯着另一个姑娘,只见她一身红色绸缎喜服,脚穿一双红色绣花鞋,抬手缓缓揭开了头上的红盖头。

    这姑娘盖头下的脸庞清秀干净,柳叶眉,琼鼻挺翘,小嘴樱红,一对小圆耳,白皙的脸颊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双眼如同一泓清泉澄澈明净,并不算大,却水汪汪泛着光泽。她静静地朝着狄秋看过来,不言,不语,不慌,不张。

    狄秋看着这漂亮得脸蛋却是暗道一声不好,今天小爷可是被大当家的委以重任绑票来的,这小娘子如此平静,大异于往常的肉票,不哭喊连天,我怎么连骗带哄,连蒙带吓,让她给家里写一封声泪俱下的求救信?这情况实在不妙啊,于是狄秋笑得更加和煦,也不说话,只是专心地盯着那姑娘看。

    此时,其他的劫匪已经和南宫家族的军卒短兵交接。因为先前那竹筒之中的粉红色粉末乃是奇毒“花儿雨”,漂漂亮亮,却瞬间麻痹敌人手脚,所以除了首领几人略微抵抗之外,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已经将要结束了。

    却说狄秋与那姑娘对视良久,那姑娘不眨眼,不说话,目光似乎很坚毅,却又水汪汪,一直很清澈,上下眼皮绝对没有交流一下的意思。对视这活,狄秋本来是高手,在山寨里面,保持着不败战绩,瞪地无数悍匪眼睛酸涩,不能自已,滚滚热泪留在那络腮胡的脸上……但现在却是有点吃不消了,他的眼睛也变得水汪汪,快要泪流了……更无奈的是,狄秋越来越感觉感觉这姑娘柔柔弱弱透着坚强宁静,实在是我见犹怜啊,他大爷的,不能再这样了,再看就惨了!狄秋无奈开口,“姑娘,我来驾车,你坐稳了。”然后他飞快转头,眼睛眨啊眨啊眨,拿起马鞭,拉住缰绳,“吁吁吁,嘘嘘嘘”的控制马匹。

    这时,背后传来声音,温婉,却透着清脆:我姓沐,名简兮。

    序章 劫婚

    正月天里,年节刚刚过去,正是天气转暖,大地回春的好时候。

    建州官道之上,八骑当头,身后数十兵卒护卫着一辆檀木马车正在行路,这马车驷马并驾,红漆雕花,十分精致;又有红绸帘幕,将车厢包裹地严严实实;厢顶一面青色旗子,上绣南宫二字,随风而动。

    大道两旁四野空旷,无所遮挡。忽然间响起隆隆马蹄声,车队人马向右望去,只见二三十人身着黑色劲装,骑跨黑色骏马,手执刀斧,飞驰而来,大声呼喝着诸如“小子们,赶紧扔下武器投降吧”,“小娘子,大爷们来疼爱你了”之类的言语,显然是一伙劫匪。

    大道上车队最前方头领脸色难看,见形势不对,大喊让兵士集结,弓箭手准备。待那劫匪更近一些,拔出佩刀,大喊一声放,便见数十羽箭飞驰而去,那劫匪们一手持刀,另一手自鞍侧拿起盾牌遮挡;前排劫匪忽然向着两侧分开,之后中排一人竟自骏马之上立起,双手端举一根十余米长的竹棍在漫天飞箭之中逆势而起,朝着马车斜坠下来。

    当世天下大乱,作为建州霸主南宫家族的兵士,自然不乏征战,所以面对如此危局,他们并不慌乱。在头领的指挥下,刀斧手分两派站立,迎向那长棍,力劈而去。

    长棍尽头之人并不动作,任刀斧将那竹棍劈砍成片,竹筒之中陡然爆射出粉红色粉末,劈头罩向南宫军卒。此时那持棍人一按棍尾,竹棍后段也自炸开,他翻了个筋斗,人便向车厢飞去,在空中用一双肉掌硬接军卒刀斧,却是将他们都拍飞了出去。

    眨眼之间,他已攻出十余掌,双腿飞踹而出,将一面厢壁踢成了碎末,立于车厢前沿,一掌把那车夫推下马车。那马匹受惊,狂奔向前,他却并不理会,回头看向车厢之中,一双白皙的手掌自嘴间拿下一支梅花,微微笑着向车里之人递了过去:“姑娘,兄弟们做事鲁莽,让你受惊了。不过你别怕,今天青龙山是我狄秋带队行事,他们绝对不敢乱搞的,你看我还给你带了花呢!”

    那车厢一面被狄秋踹碎了,其余三面却很稳固。只见车厢之中有两个姑娘,一个着一身红色布衣,对着这劫匪怒目而视,一把手拎过了梅花,大骂“无耻”!狄秋并没有理会这个姑娘,而是盯着另一个姑娘,只见她一身红色绸缎喜服,脚穿一双红色绣花鞋,抬手缓缓揭开了头上的红盖头。

    这姑娘盖头下的脸庞清秀干净,柳叶眉,琼鼻挺翘,小嘴樱红,一对小圆耳,白皙的脸颊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双眼如同一泓清泉澄澈明净,并不算大,却水汪汪泛着光泽。她静静地朝着狄秋看过来,不言,不语,不慌,不张。

    狄秋看着这漂亮得脸蛋却是暗道一声不好,今天小爷可是被大当家的委以重任绑票来的,这小娘子如此平静,大异于往常的肉票,不哭喊连天,我怎么连骗带哄,连蒙带吓,让她给家里写一封声泪俱下的求救信?这情况实在不妙啊,于是狄秋笑得更加和煦,也不说话,只是专心地盯着那姑娘看。

    此时,其他的劫匪已经和南宫家族的军卒短兵交接。因为先前那竹筒之中的粉红色粉末乃是奇毒“花儿雨”,漂漂亮亮,却瞬间麻痹敌人手脚,所以除了首领几人略微抵抗之外,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已经将要结束了。

    却说狄秋与那姑娘对视良久,那姑娘不眨眼,不说话,目光似乎很坚毅,却又水汪汪,一直很清澈,上下眼皮绝对没有交流一下的意思。对视这活,狄秋本来是高手,在山寨里面,保持着不败战绩,瞪地无数悍匪眼睛酸涩,不能自已,滚滚热泪留在那络腮胡的脸上……但现在却是有点吃不消了,他的眼睛也变得水汪汪,快要泪流了……更无奈的是,狄秋越来越感觉感觉这姑娘柔柔弱弱透着坚强宁静,实在是我见犹怜啊,他大爷的,不能再这样了,再看就惨了!狄秋无奈开口,“姑娘,我来驾车,你坐稳了。”然后他飞快转头,眼睛眨啊眨啊眨,拿起马鞭,拉住缰绳,“吁吁吁,嘘嘘嘘”的控制马匹。

    这时,背后传来声音,温婉,却透着清脆:我姓沐,名简兮。

    序章 劫婚

    正月天里,年节刚刚过去,正是天气转暖,大地回春的好时候。

    建州官道之上,八骑当头,身后数十兵卒护卫着一辆檀木马车正在行路,这马车驷马并驾,红漆雕花,十分精致;又有红绸帘幕,将车厢包裹地严严实实;厢顶一面青色旗子,上绣南宫二字,随风而动。

    大道两旁四野空旷,无所遮挡。忽然间响起隆隆马蹄声,车队人马向右望去,只见二三十人身着黑色劲装,骑跨黑色骏马,手执刀斧,飞驰而来,大声呼喝着诸如“小子们,赶紧扔下武器投降吧”,“小娘子,大爷们来疼爱你了”之类的言语,显然是一伙劫匪。

    大道上车队最前方头领脸色难看,见形势不对,大喊让兵士集结,弓箭手准备。待那劫匪更近一些,拔出佩刀,大喊一声放,便见数十羽箭飞驰而去,那劫匪们一手持刀,另一手自鞍侧拿起盾牌遮挡;前排劫匪忽然向着两侧分开,之后中排一人竟自骏马之上立起,双手端举一根十余米长的竹棍在漫天飞箭之中逆势而起,朝着马车斜坠下来。

    当世天下大乱,作为建州霸主南宫家族的兵士,自然不乏征战,所以面对如此危局,他们并不慌乱。在头领的指挥下,刀斧手分两派站立,迎向那长棍,力劈而去。

    长棍尽头之人并不动作,任刀斧将那竹棍劈砍成片,竹筒之中陡然爆射出粉红色粉末,劈头罩向南宫军卒。此时那持棍人一按棍尾,竹棍后段也自炸开,他翻了个筋斗,人便向车厢飞去,在空中用一双肉掌硬接军卒刀斧,却是将他们都拍飞了出去。

    眨眼之间,他已攻出十余掌,双腿飞踹而出,将一面厢壁踢成了碎末,立于车厢前沿,一掌把那车夫推下马车。那马匹受惊,狂奔向前,他却并不理会,回头看向车厢之中,一双白皙的手掌自嘴间拿下一支梅花,微微笑着向车里之人递了过去:“姑娘,兄弟们做事鲁莽,让你受惊了。不过你别怕,今天青龙山是我狄秋带队行事,他们绝对不敢乱搞的,你看我还给你带了花呢!”

    那车厢一面被狄秋踹碎了,其余三面却很稳固。只见车厢之中有两个姑娘,一个着一身红色布衣,对着这劫匪怒目而视,一把手拎过了梅花,大骂“无耻”!狄秋并没有理会这个姑娘,而是盯着另一个姑娘,只见她一身红色绸缎喜服,脚穿一双红色绣花鞋,抬手缓缓揭开了头上的红盖头。

    这姑娘盖头下的脸庞清秀干净,柳叶眉,琼鼻挺翘,小嘴樱红,一对小圆耳,白皙的脸颊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双眼如同一泓清泉澄澈明净,并不算大,却水汪汪泛着光泽。她静静地朝着狄秋看过来,不言,不语,不慌,不张。

    狄秋看着这漂亮得脸蛋却是暗道一声不好,今天小爷可是被大当家的委以重任绑票来的,这小娘子如此平静,大异于往常的肉票,不哭喊连天,我怎么连骗带哄,连蒙带吓,让她给家里写一封声泪俱下的求救信?这情况实在不妙啊,于是狄秋笑得更加和煦,也不说话,只是专心地盯着那姑娘看。

    此时,其他的劫匪已经和南宫家族的军卒短兵交接。因为先前那竹筒之中的粉红色粉末乃是奇毒“花儿雨”,漂漂亮亮,却瞬间麻痹敌人手脚,所以除了首领几人略微抵抗之外,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已经将要结束了。

    却说狄秋与那姑娘对视良久,那姑娘不眨眼,不说话,目光似乎很坚毅,却又水汪汪,一直很清澈,上下眼皮绝对没有交流一下的意思。对视这活,狄秋本来是高手,在山寨里面,保持着不败战绩,瞪地无数悍匪眼睛酸涩,不能自已,滚滚热泪留在那络腮胡的脸上……但现在却是有点吃不消了,他的眼睛也变得水汪汪,快要泪流了……更无奈的是,狄秋越来越感觉感觉这姑娘柔柔弱弱透着坚强宁静,实在是我见犹怜啊,他大爷的,不能再这样了,再看就惨了!狄秋无奈开口,“姑娘,我来驾车,你坐稳了。”然后他飞快转头,眼睛眨啊眨啊眨,拿起马鞭,拉住缰绳,“吁吁吁,嘘嘘嘘”的控制马匹。

    这时,背后传来声音,温婉,却透着清脆:我姓沐,名简兮。

    序章 劫婚

    正月天里,年节刚刚过去,正是天气转暖,大地回春的好时候。

    建州官道之上,八骑当头,身后数十兵卒护卫着一辆檀木马车正在行路,这马车驷马并驾,红漆雕花,十分精致;又有红绸帘幕,将车厢包裹地严严实实;厢顶一面青色旗子,上绣南宫二字,随风而动。

    大道两旁四野空旷,无所遮挡。忽然间响起隆隆马蹄声,车队人马向右望去,只见二三十人身着黑色劲装,骑跨黑色骏马,手执刀斧,飞驰而来,大声呼喝着诸如“小子们,赶紧扔下武器投降吧”,“小娘子,大爷们来疼爱你了”之类的言语,显然是一伙劫匪。

    大道上车队最前方头领脸色难看,见形势不对,大喊让兵士集结,弓箭手准备。待那劫匪更近一些,拔出佩刀,大喊一声放,便见数十羽箭飞驰而去,那劫匪们一手持刀,另一手自鞍侧拿起盾牌遮挡;前排劫匪忽然向着两侧分开,之后中排一人竟自骏马之上立起,双手端举一根十余米长的竹棍在漫天飞箭之中逆势而起,朝着马车斜坠下来。

    当世天下大乱,作为建州霸主南宫家族的兵士,自然不乏征战,所以面对如此危局,他们并不慌乱。在头领的指挥下,刀斧手分两派站立,迎向那长棍,力劈而去。

    长棍尽头之人并不动作,任刀斧将那竹棍劈砍成片,竹筒之中陡然爆射出粉红色粉末,劈头罩向南宫军卒。此时那持棍人一按棍尾,竹棍后段也自炸开,他翻了个筋斗,人便向车厢飞去,在空中用一双肉掌硬接军卒刀斧,却是将他们都拍飞了出去。

    眨眼之间,他已攻出十余掌,双腿飞踹而出,将一面厢壁踢成了碎末,立于车厢前沿,一掌把那车夫推下马车。那马匹受惊,狂奔向前,他却并不理会,回头看向车厢之中,一双白皙的手掌自嘴间拿下一支梅花,微微笑着向车里之人递了过去:“姑娘,兄弟们做事鲁莽,让你受惊了。不过你别怕,今天青龙山是我狄秋带队行事,他们绝对不敢乱搞的,你看我还给你带了花呢!”

    那车厢一面被狄秋踹碎了,其余三面却很稳固。只见车厢之中有两个姑娘,一个着一身红色布衣,对着这劫匪怒目而视,一把手拎过了梅花,大骂“无耻”!狄秋并没有理会这个姑娘,而是盯着另一个姑娘,只见她一身红色绸缎喜服,脚穿一双红色绣花鞋,抬手缓缓揭开了头上的红盖头。

    这姑娘盖头下的脸庞清秀干净,柳叶眉,琼鼻挺翘,小嘴樱红,一对小圆耳,白皙的脸颊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双眼如同一泓清泉澄澈明净,并不算大,却水汪汪泛着光泽。她静静地朝着狄秋看过来,不言,不语,不慌,不张。

    狄秋看着这漂亮得脸蛋却是暗道一声不好,今天小爷可是被大当家的委以重任绑票来的,这小娘子如此平静,大异于往常的肉票,不哭喊连天,我怎么连骗带哄,连蒙带吓,让她给家里写一封声泪俱下的求救信?这情况实在不妙啊,于是狄秋笑得更加和煦,也不说话,只是专心地盯着那姑娘看。

    此时,其他的劫匪已经和南宫家族的军卒短兵交接。因为先前那竹筒之中的粉红色粉末乃是奇毒“花儿雨”,漂漂亮亮,却瞬间麻痹敌人手脚,所以除了首领几人略微抵抗之外,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已经将要结束了。

    却说狄秋与那姑娘对视良久,那姑娘不眨眼,不说话,目光似乎很坚毅,却又水汪汪,一直很清澈,上下眼皮绝对没有交流一下的意思。对视这活,狄秋本来是高手,在山寨里面,保持着不败战绩,瞪地无数悍匪眼睛酸涩,不能自已,滚滚热泪留在那络腮胡的脸上……但现在却是有点吃不消了,他的眼睛也变得水汪汪,快要泪流了……更无奈的是,狄秋越来越感觉感觉这姑娘柔柔弱弱透着坚强宁静,实在是我见犹怜啊,他大爷的,不能再这样了,再看就惨了!狄秋无奈开口,“姑娘,我来驾车,你坐稳了。”然后他飞快转头,眼睛眨啊眨啊眨,拿起马鞭,拉住缰绳,“吁吁吁,嘘嘘嘘”的控制马匹。

    这时,背后传来声音,温婉,却透着清脆:我姓沐,名简兮。

    序章 劫婚

    正月天里,年节刚刚过去,正是天气转暖,大地回春的好时候。

    建州官道之上,八骑当头,身后数十兵卒护卫着一辆檀木马车正在行路,这马车驷马并驾,红漆雕花,十分精致;又有红绸帘幕,将车厢包裹地严严实实;厢顶一面青色旗子,上绣南宫二字,随风而动。

    大道两旁四野空旷,无所遮挡。忽然间响起隆隆马蹄声,车队人马向右望去,只见二三十人身着黑色劲装,骑跨黑色骏马,手执刀斧,飞驰而来,大声呼喝着诸如“小子们,赶紧扔下武器投降吧”,“小娘子,大爷们来疼爱你了”之类的言语,显然是一伙劫匪。

    大道上车队最前方头领脸色难看,见形势不对,大喊让兵士集结,弓箭手准备。待那劫匪更近一些,拔出佩刀,大喊一声放,便见数十羽箭飞驰而去,那劫匪们一手持刀,另一手自鞍侧拿起盾牌遮挡;前排劫匪忽然向着两侧分开,之后中排一人竟自骏马之上立起,双手端举一根十余米长的竹棍在漫天飞箭之中逆势而起,朝着马车斜坠下来。

    当世天下大乱,作为建州霸主南宫家族的兵士,自然不乏征战,所以面对如此危局,他们并不慌乱。在头领的指挥下,刀斧手分两派站立,迎向那长棍,力劈而去。

    长棍尽头之人并不动作,任刀斧将那竹棍劈砍成片,竹筒之中陡然爆射出粉红色粉末,劈头罩向南宫军卒。此时那持棍人一按棍尾,竹棍后段也自炸开,他翻了个筋斗,人便向车厢飞去,在空中用一双肉掌硬接军卒刀斧,却是将他们都拍飞了出去。

    眨眼之间,他已攻出十余掌,双腿飞踹而出,将一面厢壁踢成了碎末,立于车厢前沿,一掌把那车夫推下马车。那马匹受惊,狂奔向前,他却并不理会,回头看向车厢之中,一双白皙的手掌自嘴间拿下一支梅花,微微笑着向车里之人递了过去:“姑娘,兄弟们做事鲁莽,让你受惊了。不过你别怕,今天青龙山是我狄秋带队行事,他们绝对不敢乱搞的,你看我还给你带了花呢!”

    那车厢一面被狄秋踹碎了,其余三面却很稳固。只见车厢之中有两个姑娘,一个着一身红色布衣,对着这劫匪怒目而视,一把手拎过了梅花,大骂“无耻”!狄秋并没有理会这个姑娘,而是盯着另一个姑娘,只见她一身红色绸缎喜服,脚穿一双红色绣花鞋,抬手缓缓揭开了头上的红盖头。

    这姑娘盖头下的脸庞清秀干净,柳叶眉,琼鼻挺翘,小嘴樱红,一对小圆耳,白皙的脸颊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双眼如同一泓清泉澄澈明净,并不算大,却水汪汪泛着光泽。她静静地朝着狄秋看过来,不言,不语,不慌,不张。

    狄秋看着这漂亮得脸蛋却是暗道一声不好,今天小爷可是被大当家的委以重任绑票来的,这小娘子如此平静,大异于往常的肉票,不哭喊连天,我怎么连骗带哄,连蒙带吓,让她给家里写一封声泪俱下的求救信?这情况实在不妙啊,于是狄秋笑得更加和煦,也不说话,只是专心地盯着那姑娘看。

    此时,其他的劫匪已经和南宫家族的军卒短兵交接。因为先前那竹筒之中的粉红色粉末乃是奇毒“花儿雨”,漂漂亮亮,却瞬间麻痹敌人手脚,所以除了首领几人略微抵抗之外,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已经将要结束了。

    却说狄秋与那姑娘对视良久,那姑娘不眨眼,不说话,目光似乎很坚毅,却又水汪汪,一直很清澈,上下眼皮绝对没有交流一下的意思。对视这活,狄秋本来是高手,在山寨里面,保持着不败战绩,瞪地无数悍匪眼睛酸涩,不能自已,滚滚热泪留在那络腮胡的脸上……但现在却是有点吃不消了,他的眼睛也变得水汪汪,快要泪流了……更无奈的是,狄秋越来越感觉感觉这姑娘柔柔弱弱透着坚强宁静,实在是我见犹怜啊,他大爷的,不能再这样了,再看就惨了!狄秋无奈开口,“姑娘,我来驾车,你坐稳了。”然后他飞快转头,眼睛眨啊眨啊眨,拿起马鞭,拉住缰绳,“吁吁吁,嘘嘘嘘”的控制马匹。

    这时,背后传来声音,温婉,却透着清脆:我姓沐,名简兮。

    序章 劫婚

    正月天里,年节刚刚过去,正是天气转暖,大地回春的好时候。

    建州官道之上,八骑当头,身后数十兵卒护卫着一辆檀木马车正在行路,这马车驷马并驾,红漆雕花,十分精致;又有红绸帘幕,将车厢包裹地严严实实;厢顶一面青色旗子,上绣南宫二字,随风而动。

    大道两旁四野空旷,无所遮挡。忽然间响起隆隆马蹄声,车队人马向右望去,只见二三十人身着黑色劲装,骑跨黑色骏马,手执刀斧,飞驰而来,大声呼喝着诸如“小子们,赶紧扔下武器投降吧”,“小娘子,大爷们来疼爱你了”之类的言语,显然是一伙劫匪。

    大道上车队最前方头领脸色难看,见形势不对,大喊让兵士集结,弓箭手准备。待那劫匪更近一些,拔出佩刀,大喊一声放,便见数十羽箭飞驰而去,那劫匪们一手持刀,另一手自鞍侧拿起盾牌遮挡;前排劫匪忽然向着两侧分开,之后中排一人竟自骏马之上立起,双手端举一根十余米长的竹棍在漫天飞箭之中逆势而起,朝着马车斜坠下来。

    当世天下大乱,作为建州霸主南宫家族的兵士,自然不乏征战,所以面对如此危局,他们并不慌乱。在头领的指挥下,刀斧手分两派站立,迎向那长棍,力劈而去。

    长棍尽头之人并不动作,任刀斧将那竹棍劈砍成片,竹筒之中陡然爆射出粉红色粉末,劈头罩向南宫军卒。此时那持棍人一按棍尾,竹棍后段也自炸开,他翻了个筋斗,人便向车厢飞去,在空中用一双肉掌硬接军卒刀斧,却是将他们都拍飞了出去。

    眨眼之间,他已攻出十余掌,双腿飞踹而出,将一面厢壁踢成了碎末,立于车厢前沿,一掌把那车夫推下马车。那马匹受惊,狂奔向前,他却并不理会,回头看向车厢之中,一双白皙的手掌自嘴间拿下一支梅花,微微笑着向车里之人递了过去:“姑娘,兄弟们做事鲁莽,让你受惊了。不过你别怕,今天青龙山是我狄秋带队行事,他们绝对不敢乱搞的,你看我还给你带了花呢!”

    那车厢一面被狄秋踹碎了,其余三面却很稳固。只见车厢之中有两个姑娘,一个着一身红色布衣,对着这劫匪怒目而视,一把手拎过了梅花,大骂“无耻”!狄秋并没有理会这个姑娘,而是盯着另一个姑娘,只见她一身红色绸缎喜服,脚穿一双红色绣花鞋,抬手缓缓揭开了头上的红盖头。

    这姑娘盖头下的脸庞清秀干净,柳叶眉,琼鼻挺翘,小嘴樱红,一对小圆耳,白皙的脸颊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双眼如同一泓清泉澄澈明净,并不算大,却水汪汪泛着光泽。她静静地朝着狄秋看过来,不言,不语,不慌,不张。

    狄秋看着这漂亮得脸蛋却是暗道一声不好,今天小爷可是被大当家的委以重任绑票来的,这小娘子如此平静,大异于往常的肉票,不哭喊连天,我怎么连骗带哄,连蒙带吓,让她给家里写一封声泪俱下的求救信?这情况实在不妙啊,于是狄秋笑得更加和煦,也不说话,只是专心地盯着那姑娘看。

    此时,其他的劫匪已经和南宫家族的军卒短兵交接。因为先前那竹筒之中的粉红色粉末乃是奇毒“花儿雨”,漂漂亮亮,却瞬间麻痹敌人手脚,所以除了首领几人略微抵抗之外,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已经将要结束了。

    却说狄秋与那姑娘对视良久,那姑娘不眨眼,不说话,目光似乎很坚毅,却又水汪汪,一直很清澈,上下眼皮绝对没有交流一下的意思。对视这活,狄秋本来是高手,在山寨里面,保持着不败战绩,瞪地无数悍匪眼睛酸涩,不能自已,滚滚热泪留在那络腮胡的脸上……但现在却是有点吃不消了,他的眼睛也变得水汪汪,快要泪流了……更无奈的是,狄秋越来越感觉感觉这姑娘柔柔弱弱透着坚强宁静,实在是我见犹怜啊,他大爷的,不能再这样了,再看就惨了!狄秋无奈开口,“姑娘,我来驾车,你坐稳了。”然后他飞快转头,眼睛眨啊眨啊眨,拿起马鞭,拉住缰绳,“吁吁吁,嘘嘘嘘”的控制马匹。

    这时,背后传来声音,温婉,却透着清脆:我姓沐,名简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