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牛擎天

    更新时间:2015-06-04 17:58:41本章字数:3992字

    “风哥,刚刚你为何不让我杀了那东西。”

    牛擎天所站之地,上百米的虚空中,一道听似平淡却蕴含极端杀气的女音,突兀在虚空中响起。

    “巧儿,给我们的儿子留一些敌人,他方才可以茁壮成长。”作为回应的是一道中气十足,颇具威势的话语。

    寻声而望,那虚空中,正站着一位身穿紫边道袍,浓眉大眼,剑芒翻滚的中年男子以及一位温馨端庄的美艳贵妇。

    若是仔细观看,这两位的衣服上有个共同点,那便是他们的袖袍上都印有九座雾气缭绕的巍峨山峰。

    “可是我们的孩子还未有任何道,怎么去面对敌人。”

    美艳贵妇扑闪一双漂亮眸子,射出担忧的目光落在牛擎天身上。

    “无妨,十六年前为了躲避各大仙宗的眼线,我已将牛神之印,烙在了通天柱上。我们牛家的子孙,皆是牛神眷顾的宠儿,相信擎天他可以得到眷顾。”

    中年男子将贵妇搂入怀中,脸上充满着强大的自信。

    “嗯……”

    贵妇依偎男子怀中,玉口轻鸣,随后似是惊光冲脑,突然仰头,担心的瞧着男子道。

    “风哥,我们私自留下牛神之印真能躲过仙宗那些怪物的察觉么!”

    “十六年前,三千大宗为了寻找牛神之印,皆是派出了无数高手,如今有领命而回的,寥寥无几。这些人,凡是找到牛形胎记的婴儿,都是私下收为门徒,在这西北域建立了无数宗门。”

    “再说整个大陆了解牛神的只有我们上古牛族,它的出现并不是重生,而是一个印。所以,我们的私心不会有任何人发现。”

    中年男子脸上露出无以伦比的骄傲,那浓眉亦是化为了两柄剑,直冲苍穹。

    “可是我们真的要离开了吗?”美艳贵妇,脸上的担忧还未消散。

    “必须离开,牛家子孙得有牛家应有的轨迹,我们这些年已暗中为他解除了太多祸害,他也该成长了。况且,我们也该回去交差了。”

    男子话音刚落,便不再看向牛擎天,而是手臂一挥,周遭空间紊乱,他们的身形已然陷入其中,转瞬不见。

    ……

    告别洛灵儿之后,牛擎天一个人走在牛气村的小路上,向着他的小窝而去。

    这一路而来,整个牛气村人气颇为的火爆,应是各大宗带来的效应。

    “我牛擎天一定要寻得一宗,报那一拳之击!”

    望着各种服饰打扮的宗门弟子穿梭于牛气村各个巨树之间,牛擎天有感而发,语气坚定的可以逆天。

    “呦,你这白痴,怎么出来溜达了,难不成也是想着能好运的被某个宗选中?”

    就在牛擎天信念剧增的刹那间,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寻声而望,是一位尖耳猴腮的欠揍少年,名曰熊样,乃熊扬的弟弟。此刻的他正叼着一根草,身体有节奏的抖动着,望着牛擎天的目光充满嘲讽。

    “哗啦……”

    熊样的声音带着尖锐之调,迅速引起了周围众人的注意,但凡此地牛气村的少男少女,他们转而观看,亦皆是眼神充满鄙夷不屑,落在牛擎天身上。

    然而,那些高来高去的各宗弟子,却是纵上周遭巨树,饶有兴致的望着这一切。

    “哈哈,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太监的弟弟啊,难不成你们熊家没后了!”

    牛擎天完全不在意周围的目光,只因这十六年来,他已然习惯。

    有着前一世混混的经验,牛擎天那牛气充天的性格一点都未磨灭,反而在这牛气村被锻造的更加精炼。

    此时此刻,他望着熊样那欠扁的模样,又想起熊扬乃是缺现宗的弟子,当下出言调侃的反驳道。

    注【缺现宗,其内弟子都没有jj,宗内秘典——葵花阴沟宝典,乃西北域十大顶尖功法之一。】

    静……

    牛擎天的大笑语气调侃,众人皆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双双四目而望,脸上布满迷茫。

    “这太监二字,谁能解释一下!”

    巨树之上,那些各宗的弟子目露求知欲,问向了身旁之人,不过,得到的回应乃是摇头不解。

    “哼,又在说白痴话了,看样你也只能这样了!”

    熊样苦思冥想,未得结果,但他却是知晓这个牛擎天经常说一些奇怪之语,所以片刻之后,他已释然。当下,再次嘲讽,惊起了周遭众人的迷茫,同时也让他们哄堂大笑,对着牛擎天指指点点。

    见此,牛擎天一阵额然,心里满是苦笑,这个世界是没有国家的,所以这太监之词,对这个世界的人,还太过陌生。

    “对,我是白痴——不过,连白痴的话都听不懂,那岂不是连白痴都不如!”

    牛擎天心里虽然苦笑无奈,但身为混混的流气还是必不可少的。

    “你找死,你们给我上……”

    大庭广众之下被白痴侮辱,熊样脸色瞬间阴沉,手掌一摆,其后数十个跟班便直冲牛擎天而去。

    “靠!”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是牛擎天在经过熊扬的那一拳之后,领悟的意。如今,见得对方气势汹汹而来,没有一点武功底子的他,当下转头就跑!

    此一景,牛气村的一众人被惊得张开嘴巴,在他们的印象中,这个牛擎天乃是嘴巴毒辣,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现在,牛擎天竟撒腿就跑,这怎能让他们平静心来。不过下一秒,便已想通,只因这个熊样的哥哥熊扬已被缺现宗看重,而牛擎天的靠山村长,已成累赘!

    这样身份地位瞬间的反差,牛擎天再不跑,就真的是白痴了!

    “想跑,没门!”

    熊样嘴中叼着的草一吐,步伐灵动,几个瞬间就追向了牛擎天,摆腿一脚,后者彭的一声,摔倒在地,引起一阵哄笑。

    “呸……”

    十几个跟班也是气喘吁吁的跑来,见倒地颇为狼狈的牛擎天,他们皆是嘴角贱笑,数十口吐沫飞向了后者那清秀的脸庞。

    “靠,这帮畜生!”

    牛擎天心里大骂,手脚并用,堪堪躲过了吐沫的袭击。这些人的面孔,他已牢牢记住,只要上位,他将百倍偿还。

    “哎呦,熊样哥,这白痴还乖灵活,既然吐沫未成,我们就揍他猪头吧。”

    数十位跟班,弯腰谄媚,一副副小人嘴脸,拖起的熊样飘飘得意,点头应许,斜视牛擎天。

    “好嘞,熊样哥发话了,哥几个动手!”

    数十个跟班,在一人的拍马中,纷纷怪叫,迎着众人看戏般的眼神,抬腿向着牛擎天的脸庞踹去。

    牛擎天气得肺部狂跳,手掌猛的一拍地面,身体最大潜力的躲了过去。

    “彭!”

    可是躲过了跟班的袭击,却又栽在了熊样的一脚之下。

    这个熊样可一直关注着牛擎天,今天他已打定注意,要狠狠的羞辱后者。

    “白痴,明白武者跟凡人的差距吗!”

    十几位跟班未再次得手,他们一股心虚爬上心头,然而,在熊样鄙夷嘲讽之际,他们灵光一闪,拍马再次继续。

    “能听懂熊样哥的话嘛,若不懂,看看你现在,就明白了。”

    说话间,他们彭彭几脚,落在了牛擎天身上,疼得后者手掌紧握,眼神凌厉嗜血。

    这样的侮辱,就算在前世混混的生涯中,也未曾受过,这样的侮辱,他不想有第二次。

    “这下白痴的生活,堪忧咯!”

    “何止堪忧啊,恐怕以后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吧。”

    “哈,这就是得罪熊家兄弟的下场吧。”

    周围牛气村的少男少女,望着这一幕,没有一人露出同情或者上前阻止的,有得皆是一些冷嘲热讽。

    “呦呵,你那什么眼神,给我狠狠的打!”

    熊样捕捉到牛擎天的眼神,本能的身体一个冷颤,不过,下一秒便是阴狠狠的命令道。

    闻言,十几位跟班精神一震,抬脚的高度瞬间拔高,显然,他们已准备让牛擎天残废!

    “都给我滚开!”

    就在这些跟班,将要致残牛擎天的刹那间,一道对他们如同惊雷一般的爆喝,萦绕耳旁。

    “啊……彭,彭!”

    爆喝下,一位身穿麻布长衫的中年人闪电而止,他几番挥手,熊样的数十位跟班已被揍得惨叫,摔倒在地,痛苦**!

    此人名曰宝剑锋,是乃牛气村中唯一没有修炼灵之道的武者,他修得乃是剑道。

    “村长,你这是何意!”

    爆喝下,熊样本是惊慌,但一想到其兄长已被缺现宗看重,当下狗丈人胆的指责道。

    宝剑锋仿若未闻,踏步扶起牛擎天,关切的道:“天儿,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周围众人见此,都不敢大气喘一下,毕竟这村长乃是牛气村第一高手,强悍的震慑早已深入人心。

    “我没事!”

    牛擎天龇牙咧嘴,全身松动了一下,斜撇了眼熊样,吐出三字,若能仔细揣摩,他这三字中蕴含了强大的杀意。

    这一天还未过,他便两次差点死在熊家兄弟二人之手,身为曾经的混混,那可是有仇必报!

    牛擎天这深处的杀意,宝剑锋心魂一动,之后便是消散无形,心中一阵叹息。

    “诶,天儿没有剑道的潜质,不然,早已入我剑道,也不会受如此侮辱!”

    “哼,村长,你能保了他一时,但却保了他一世!”

    被无视的熊样,双眼喷火,头脑发热,阴沉沉的道。

    “找死!”

    宝剑锋突然面色一寒,就要拍死熊样,惊得后者脸色苍白,身体嗖嗖发抖,若不是牛擎天阻止快速,恐怕熊样已被拍成烂泥,绕是如此,熊样也被宝剑锋的杀意,刺激的摔倒在地,大小便**。

    “宝叔,把他留给我!”牛擎天话语坚定,拦下宝剑锋的动作。

    拦下宝剑锋,牛擎天只是不想让这个从小就照顾他,如同父亲的村长为了他,去得罪缺现宗。再说,他也坚定要自己报仇!

    宝剑锋袖袍一挥,一股剑气缭绕,已将熊样的挫样,给挥到了数十米开外。随后,他拍了拍牛擎天的肩膀,嘴角轻轻一笑。

    “呵呵,走吧,道印台,我已给你争取了名额!”

    闻言,牛擎天心神一震,心中激动的无以伦比,可是,只一瞬,他便想到了关键所在。

    “宝叔,为了我这个白痴参加,你一定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吧。”

    宝剑锋嘴角淡淡的微笑没变,转移话题的道。

    “不要想太多,别让灵儿等着急了,走吧!”

    如此一说,牛擎天心中一暖,这个村长真比父亲还亲,同时,他已知晓,宝剑锋突然出现在此,定是灵儿所说。

    “宝叔,我一直想问你,就算我被所有人唾弃,你还这样对我好,这是为什么?”

    “哈哈,因为你……”

    宝剑锋生性豪爽,牛擎天突然这么一问,他本能的突口而出,不过,话出一半,他已打住,思绪飘飞!

    咔嚓——

    尢记得,那是一个十六年前的雷鸣交叉之夜,一对非常神秘的夫妇,将牛擎天托付于他,以剑之道作为酬劳。

    “这婴儿,帮我好生照料十六年,我夫妇二人不会亏待于你,若照料不周以及告诉他身世,你将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这是那天夜晚,那对神秘强大夫妇离开前说的话语。

    虽然初衷,是为了生存好生照料牛擎天,但十六年间,他已与前者建立了深厚的亲情。况且还有那对神秘夫妇的赐道之恩。起先的初衷早已发生了改变。

    想到这里,宝剑锋突然回过神来,不顾牛擎天的满脸迷茫,夹起他,闪电离开此地。

    呼——

    他们一走,这周遭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叽叽咋咋的离开此地。

    那些,纵在周遭巨树之上的各宗弟子,纷纷感慨。

    “没想到小小的村庄也有如此高手?也有如此奇葩白痴,还太监?真有意思!”

    话落,他们已嗖嗖闪动身形,离开了此地。然而,那远处灰头土脸,大小便**的熊样应是觉得丢脸丢到家,当下尖锐的咆哮道。

    “牛擎天,你等着吧,道印台上,你将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