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论道

    更新时间:2015-06-04 17:59:52本章字数:3101字

    “哐——”

    清晨,牛气村的寂静,在一声响彻全镇的钟声下打破。

    约有近千位少男少女在这钟声下,激动的向着牛气镇中心地段的巨大广场跑去。伴随他们身后的乃是各自的长辈。

    此钟鸣代表所有宗门将在今天选才,开启道印台,寻找各自的新生代。

    道印台乃是一座方圆数百米的圆形祭台。其周遭有着二十多只铜像。

    每一个铜像内都封印着一个宗门的道,通过各自宗门的秘法,可散发道纹,寻找适合的体质,在内聚成道印,成就一名武者。

    道印台的中间,是一根高百米,如同手臂般粗壮的通天柱,直插云霄。

    实力通天者,可发现通天柱内部,有着一只金光闪闪,威风凛凛的神牛图案。

    道印台后方,是一排奢华的高高软椅,其上有着十几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这些老者皆是各自宗门的外门执事,此番前来,便是代表宗门选拔弟子。

    在他们身后,站着一排年轻的各宗弟子,每人都是鼻孔朝天,骄傲蛮横,那熊扬便在其中。

    熊扬的前方,坐着一位涂了胭脂,声音发嗲的娘泡老者,乃为缺现宗执事。

    此时的他正笑眯眯的与身旁之人,高歌讨论,细察之下,那些被问之人皆是满脸苦笑,欲还避之,很显然,他们也不想跟这人妖多加接触,嫌之恶心。

    高座中间,一身布衣麻袍的宝剑锋威武霸气的坐在其上,虽他身份最低,但作为此地一村之长,众人还是知晓礼节的。

    洛灵儿轻灵的一身青色连衣裙装,如同黑夜中的一抹亮点,立在一位老妇身后,清纯灵性脱俗的气质,让其他一些少年春心荡漾。

    钟声过后,时间匆匆百息,巨大的广场之上,已聚满了少男少女,牛擎天赫然便在其中。

    “这白痴怎么也来了,不是说白痴不能参加吗?”

    牛擎天身旁不远处,一位少年眉头紧邹,指着前者,满脸不屑的道。

    “哈,你有所不知,人家可是有村长的庇护!”另有一人,也不知是忌惮,还是挑衅,怪异的出声迎上。

    “哼,庇护也得摆脱白痴先!”

    牛擎天长袖下的手掌紧紧一握一松,便不再理会,在众少男少女的复杂目光中,上前了数十步。

    待他走后,人群中,一位面部蒙面的华服少年阴沉的盯着牛擎天,心里阴狠狠的道。

    “牛擎天,你等着,道印台上你必死!”

    此蒙面少年正是熊样,昨天被宝剑锋吓得大小便**,已传遍全村,所以此刻,他无脸见人,方才蒙面出现。

    广场之上,嘈嘈杂杂持续片刻,人群中一位中年人在众位执事的示意下,跃上道印台。

    此人乃牛气村之人,贸然得此殊荣,骄傲的牛气冲天。

    “嗯——”

    他摆手清嗓,语调拉长,仗势牛逼的大说。

    “大家静一静,开启道印台之前,是各宗对你们的启蒙引导,也就是论道!”

    论道,乃牛人大陆所有宗门对弟子才智的考验,每个宗门都有各自的考验标准。

    中年人的话语刚一落,广场之上的众少年刹那间,安静下来,不过,各个皆是摩拳擦掌,急于一展才华。

    道印台之上的中年人,是各宗选出的司仪,此刻,他挥手间,拿出一张纸,宣读了起来。

    “李根,上台论道!”

    “是!”

    人群中一位少年,洋溢着激动的神情,小跑跃上道印台,按照中年人的指引,论了下去。

    往往开头,皆是好兆头,这个李根顺利过关,并且站在了二十几个铜像之下。

    “徐东,上台论道!”

    “是!”

    “不合格,下去!”

    ……

    人群中,牛擎天同样心情澎湃的望着这一切,同时,心里亦是打鼓作响,惶恐不安,只因,短短片刻,已刷下百多人,通过的已寥寥无几!

    再过片刻,一位蒙面少年跃上道印台,他只在中年人的简单几句话下,便顺利过关!

    此一景,引起了牛擎天的注意,因为,在蒙面少年过关的那一瞬,道印台上的中年人望了一眼,缺现宗的执事。

    “这少年是谁?”

    牛擎天暗暗留了一个心眼,若他通过论道,一定多加注意那蒙面少年,毕竟其人应是走后门,况且还是缺现宗的授意。

    匆匆片刻,再次刷下数百人,中年人拿着纸张,突然面色不屑,声音尖锐的惊呼出声。

    “白痴,怎么能参加论道,这是对各宗的侮辱!”

    司仪贸然失态,众人皆是一愣,摸不着头脑,但在白痴二字冲光一闪间,他们刷刷,将目光落在了牛擎天身上。

    “该死……”

    牛擎天心里愤怒的咆哮,袖中的手掌已握紧出血,他不是因大庭广众之下的侮辱而情绪不稳,他在意的乃是宝剑锋的脸面。

    他能参加道印台,乃是宝剑锋的争取,如今这司仪明面虽在侮辱他,实则是在打村长的脸。

    “混帐,什么白痴,说话给我注意点,否则,让你踏不出牛气村!”

    就在牛擎天情绪快要爆发的霎时间,高位中间的宝剑锋,气势磅礴的爆喝道,惊得司仪双腿陡然一软,差点栽下道印台。

    “哗啦……”

    宝剑锋的突然强势,高位上的各宗执事面色皆是一变,这个司仪可是他们共同的选择。其中,那缺现宗执事气势汹汹,声音尖锐的反喝道。

    “他是我们共同的选择,这里还轮不到你小小村长的说话。”

    此话一出,气氛陡然紧张起来,广场之上,一众小辈面色皆是慌张无比,不敢有丝毫声响。而众执事身后的各宗弟子,则面露兴奋,好似将要遇见一场好戏。其中熊扬乃是满脸的幸灾乐祸。

    宝剑锋面无惧色,缓缓从高座上站起,冷眼瞧着缺现宗执事,声音冷冷的道。

    “别小看一个小小的村长!”

    此话听似狂妄,但高座之上其他一些执事则没有任何异样,只因,宝剑锋话语中透露着的气势,都让他们心魂颤动——这个村长并不比他们的实力底!

    “哼,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说话间,缺现宗执事全身女性粉气奔腾,就要举手拍向宝剑锋。不过,却是被广场之上的牛擎天的话语打住。【注,因缺现宗的道是自宫之道,所以他们修得乃是粉气。】

    “住手!”

    作为前世的混混,牛擎天一些心性还是有的,此刻,他决不容许宝剑锋因他而得罪缺现宗。

    “毛头小儿,你个白痴能有什么说话的资格!”

    道印台上,那司仪见缺现宗撑腰,当下底气十足,对着牛擎天爆喝道。

    “找死!”

    司仪再次对牛擎天的言语侮辱,宝剑锋面色一怒,从高位窜出,落在道印台之上,一掌拍昏司仪,将其踢落道印台,发出一阵闷响。

    “你……”

    被一个小村长在面前无视动手,缺现宗的老者粉气滔天,大鹏展翅,直冲道印台。

    见此,牛擎天心中暖意十足,同时,亦是愤怒不甘。

    他恨,他为什么要重生在这诡异世界,他不甘,他为何顶着白痴头衔!

    牛擎天双目通红,双腿蹬地,他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要阻止他们的战斗,不能让宝剑峰受到缺现宗的无穷无尽的追杀。

    “执事……”

    一身青色连裙的洛灵儿,在短暂的惊慌之后,连忙拽了下身前的老妇。

    “都给我住手,如此之样,成何体统!”

    感受到洛灵儿的心中着急,老妇心里一阵长叹,但还是爆喝声中,闪到道印台,分开了他们即将对轰的战场。

    “李执事,你这是何意,要知道这本就是他们村的不是,竟要安排一个白痴上台论道,这可是对我们各宗的侮辱。”

    压下心中的怒气,缺现宗执事声如母鸭,不满的咄咄逼人。

    “你最好说话清楚点,谁是白痴!”宝剑锋丝毫无惧,毫不相让。

    快速奔来的牛擎天见此,瞬间放慢了速度,本想附和宝剑锋,推翻白痴之名时,那老妇恐怖的再次喝道。

    “够了,都别吵了,这个牛擎天是我提名的。要想证明他是否白痴,提几个问题论道就可,何必这样吵吵闹闹,一点大宗风范也无!”

    此话一落,众人皆静,牛擎天则是感激的望了眼高座后边的洛灵儿,那洛灵儿回以一个粉拳微笑。

    高位上众执事,他们各自的宗门都稍逊缺现宗以及灵引宗,所以此刻,他们保持的沉默最为认真,但还是投以一个看好戏的目光,在老妇以及缺现宗的执事身上。

    同时,老妇话语下,那缺现宗的执事本想发火,但灵光一动,面色诡异的变化不定,开口母鸭般的道。

    “既然李执事这样说,那么老夫也就认了。”

    话出此处,他并没有就此作罢,而是手指牛擎天,鄙夷不屑的道。

    “白痴,你可敢上台一论,只要通过,就抹去你白痴之名,容许你参加道印台悟道。”

    闻言,牛擎天心思一动,本能的觉得这个老太监一定有鬼,定不能着了道。

    作为现代社会,又是混中极品的牛擎天,刹那间,便已想到了应对之策,旋即,目中精光狡猾一闪,压下本有的愤怒,沉声道。

    “我看论道就免了,只要你能回答出我的几个问题,我就自认为白痴,不再纠缠于此,放弃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