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种道失败

    更新时间:2015-06-04 18:04:10本章字数:3545字

    在牛擎天以及万松执事的赌约过后,那先前被宝剑锋踹下道印台的司仪再次跃上道印台,主持论道的进展。

    有了牛擎天的前车之鉴,这次的他语气颇为的客气,不再骄傲蛮横,小心翼翼的指挥着众小辈的论道。

    随着时间悄然化过,广场上近千少男少女已全部参与了论道,但通过者只有寥寥的一百二十一位,竞争着实非常之强!

    “通过者请盘膝坐在道印台!”司仪得到高位上众执事的示意,扯着嗓子道。

    “呼啦……”

    一百多位少男少女,他们快速的选择一处,盘膝坐下,牛擎天并未走远,而是就势盘膝而坐,他身后不远处的蒙面少年,目光森然一动,在牛擎天的后方一米多远,坐了下来。

    待的他们都盘膝坐好,那司仪便跃下道印台,行于一边等候。

    “小辈们平息心神,我们将开启铜像,散发道纹,能否种下道印,就看各自的造化了!”

    高位之上,那灵引宗的老妇,声音严肃而威严,她话毕便示意其他众执事,一起开启各宗的铜像。

    “诸位同僚,开始吧!”

    众执事一起点头,扑身而上,跃上铜像,盘膝而下,口中念念有词,应是各宗的密法。

    “嗡,嗡……”

    随着他们的默念,那二十几尊铜像,刹那间抖动嗡鸣,光芒四射。

    “道印种生大法!”

    此间,众执事眸光严肃,双手合十,爆喝一声,双手再变,直指道印台。

    “嗖,嗖……”

    铜像光芒陡变波纹,化千条万缕,将道印台上的众小辈缠绕,这就是道纹!

    道纹缠绕快速,似是一个结界将他们笼罩!

    广场之上那些未通过论道的众小辈,满脸羡慕嫉妒恨的望着道印台。同样是人,为什么他们就不能通过。

    道纹结界内,这一百多位少男少女除了牛擎天之外,他们都觉得全身酥痒,有大笑之冲动。

    不过,他们并未笑出声来,只因,他们知晓这是道纹在查探他们的体质,是否符合种下道印的条件。

    蒙面少年熊样,他掏出万魂散,本想撒向牛擎天,但这千条道纹扰乱的他思绪翻滚,一时无法分心动手。

    “看样也只能等我种出道印,方能对他动手!”话语间,他双目一闭,全力的迎合道纹在体内查探。

    “他们怎么了,好似憋的很辛苦?”

    在道纹加身的刹那间,牛擎天未有丝毫反应,可是其他众人脸上的表情,让他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没有任何感觉,难道我不适合种下道印?”

    其实,他哪里知晓,每当一种道纹游走他身的时候,他的头顶都会冒出一股黄金之光,震开了道纹,索性没人发现,不然道印台上的众小辈定会惊呼出声。

    心中惶恐不安的猜测之后,牛擎天面色一紧,逐变而化,随后牛X哄哄,不信的道。

    “这不可能,我可是二十一世纪重生而来,凭借我两世经验,会不能种下道印!”

    话落,他陡感丹田一动,似如饥饿的乞丐突然吃到了鲜肉。

    “这是气,不对,我还没有道印,怎么可能产生气?”丹田的变化,使得牛擎天惊疑不定,迷茫不断。

    他左右相望,不找出个所以然出来,他誓不罢休。

    “彭,彭……”

    千条道纹奔腾,匆匆十几息,已有几处轰响,在他人体内成功种下道印。

    “太不公平了,我这牛叉的穿越者竟不是第一个种下道印?太没天理了!”

    眼看几位种下道印被传送出去,牛擎天心痒难耐。

    “彭!”

    又一声轰响,代表又有一人成功种下道印,只不过,这声响就在牛擎天身后,因好奇,他转头观望。

    “是你!”

    这一望,牛擎天面色瞬变,手指那蒙面沙已被轰碎的熊样道。

    “呵呵,白痴,是不是很意外!”

    熊样咧嘴阴森一笑,在身体即将被传送的那一刻,他将手中的万魂散抛向了牛擎天,同时廖下一句话,便嗖的一声,没了身影。

    “这是万魂散,你等死吧!”

    “混帐!”牛擎天破口一骂,就迅速地向一边闪去。

    “彭!”

    万魂散可是熊样蓄谋已久,有备而扔,就在他躲开的那一刻,万魂散突兀的爆破而开,大量的药粉沾上他身。

    万魂散毒性发作很快,只一息便蔓延全身,没有任何功夫底子的牛擎天,旋即浑身酥软,摔趴道印台动弹不得,不出意外的昏了过去。

    “刷,刷……”

    道印台之上,那些一同接受道纹洗礼的小辈们见此,纷纷第一时间闪开,保持距离。

    牛擎天与熊样的仇,他们可是非常清楚,那扔出的毒药定是歹毒无比,不然,前者也不会如此快速的倒下。

    “咻……”

    随着牛擎天的倒下,他的头颅之上,一股金光一闪即失,促使道纹刹那间紊乱。

    “噗……”

    铜像之上,那二十多位执事被道纹有违常理的反噬,皆是喉口一甜,喷出鲜血。

    “啊,怎么了!”

    广场之上,那些论道失败又未离开的小辈,捂嘴惊呼,在他们的眼里,这些执事可是非常强的,怎么能受伤呢!

    “擎天哥哥,你可不要有事啊!”洛灵儿一双漂亮的眸子,射出担忧的目光,降临在那紊乱的道纹之上。

    “白痴,这下看你不死!”

    种下道印,从道纹结界传送出来的熊样脸色布满了奸笑阴沉。

    “发生了什么事?”众执事中,一位执事擦去嘴角血迹,满脸迷茫。

    “现在不是追究问题的时候,赶紧加大秘法传输,不然,道纹紊乱下,必死伤无数!”

    灵引宗老妇表现的最为冷静,略一思考就已坚定了重点,率领大家加大了秘法加持。

    “嗡,嗡……”

    阵阵嗡鸣,道纹再次恢复正常,道印台上恢复如初。

    见此,众位执事皆是擦试冷汗,随后陷入了沉思,道纹紊乱可是千年不遇,难道是出现了什么逆天体质?

    “呵呵……”

    想到这里,他们自嘲的笑了笑,认为自己太过异想天开,这偏远地区能有什么逆天体质!

    道纹结界内,那些还未种下道印的小辈,在先前的紊乱中皆是嘴角溢血。

    但对于此,他们并未在意,只因,他们皆是双目放光的盯着躺在道印台之上的牛擎天。

    此刻的牛擎天已陷入昏迷,不过,他的头部之上却散发着金光,勾起了道纹结界内的众小辈们的好奇贪婪。

    “这白痴种下了什么道印,怎么从未见过!”

    这些小辈心中震惊,脸上迷茫,眼中嫉妒贪婪。

    若不是千条道纹快速穿插,怕引起心神紊乱,他们早已扑上牛擎天,一探究竟。

    “道纹关闭时间,还有最后刻钟,未种下道印的,赶紧放开心神,感应道纹。”

    二十多只铜像之上的执事,他们掐指一算,聚声融进道纹结界,提醒道。

    “呼——”

    听言,那些盯着牛擎天的论道者,如同惊雷耳边炸响一样,纷纷惊醒过来,闭上双目,感应起来。

    “彭,彭……”

    刻钟间,道纹结界之内,接二连三的响起轰响,一个又一个的少年从中被传送而出。

    在道纹关闭的前几息,其内已被传出了一百二十位,这些人皆是种下了道印。

    “天儿,你为何还未出现?”宝剑锋眉头紧邹,目光无丝毫之变,一息也未离开过道纹结界。

    “竟然都通过了?”

    广场之上的少男少女中,一位少年满脸不可思议,语音充满着羡慕嫉妒恨!

    “错,你们别忘了,论道大出风头的白痴还未出来呢!”又一个少年反驳道。

    “哈哈,既然是白痴,当然也就被我们忽略了。”先前那人再次鄙夷不屑,嗤之以鼻。

    熊样听着周遭议论,他满脸得意,目光投向了熊扬,并且点点头,以作告知,他已弄死了牛擎天。

    “呵呵,没人了,撤了吧!”

    铜像之上,那缺现宗的万松执事见道纹结界内只剩牛擎天,当下,雪上加霜的奸笑道。

    “怎么没人,里面还有一个牛小子呢。”其他众执事对万松执事的公报私仇,感到非常反感!

    “那白痴,我宗不要,你们要是要就继续,我撤了!”万松执事毫不留情。

    “卑鄙!”

    其他一些执事,心中纷纷暗骂,这道纹结界可是他们共同把持,少任何一方,这结界都会分崩离析。

    他们本想设法补救,可是那万松执事撤得非常之快,根本不给他们任何机会。

    “彭!”

    随着缺现宗道纹的消失,道纹结界瞬息崩溃,化千条道纹回归了各自宗门的铜像之内。

    “啊!”小丫头洛灵儿,难过的尖叫一声,捂住双眼,不忍直视。

    “诶,上天为何待天儿如此不公!”宝剑锋仰天叹息,心中悲愤。

    “你弟干的不错!”万松执事走上高位,拍了拍熊扬的肩膀,赞不绝口。

    “这是应该的!”熊扬连连拍马,示意熊样前来拜见。

    “白痴,果然是白痴,种道印都能昏倒!”

    “就是,刚刚促使众执事受伤,恐怕就是这昏迷的缘故,真给牛气村丢脸。”

    广场之上,几位少年满脸愤怒,同仇敌忾,大义凌然。

    “天儿!”

    耳旁萦绕着嘈杂的鄙夷不屑,宝剑锋猛然惊醒,直射道印台。

    那里,一身麻布衣裳的牛擎天,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的躺在道印台之上。

    “天儿!”

    几声关切呼唤,未得回应,宝剑锋抱起牛擎天,跃下道印台,飞奔而走,显然是着急救治去了。

    “擎天哥!”

    洛灵儿亦感觉不对,放下芊芊玉手,惊呼一声,全身灵气闪动,九道灵纹乍现,整个人就追了过去。

    “小公主,回来!”

    灵引宗老妇大呼一声,如今这牛气村混乱无比,她怎能容许这宗主最疼弟子脱离她的视线。

    “刷!”

    她跃下铜像,手臂一挥,灵气如笼,刹那间禁锢了洛灵儿。

    禁锢,乃是控道境巅峰的特殊手段!

    其他一些执事见此,纷纷心魂一动,灵引宗不亏是顶尖大宗,一个外门执事,就有如此实力。

    而他们方才九道巅峰,就已成为外门执事,可见双方宗门悬殊。

    “李执事,你放开我!”洛灵儿小脸煞白,眸中蓄满泪水,咆哮道。

    “小公主得罪了!”

    老妇面色不变,抱起洛灵儿,随后选出几位种下道印的少女,离开了此地。

    “这下有故事咯,也不知那些妖孽天才听了,会有什么举动。”其他一些宗门的弟子互相对望,脸上露出期待之色。

    “通知你万道叔,今晚活捉那个不知死活的村长!”

    万松执事望着宝剑锋离开的方向,话语阴森,对着熊扬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