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搬山道士

    更新时间:2015-06-30 12:06:58本章字数:3138字

        我暗叫糟糕怎么又是这东西,冷龙手疾眼快还未等尸烛攻击我们,就都是他劈成了两半!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又艰难的咽了口唾液,心说:“这还真不是人来的地方!”

        冷龙脸色煞白:“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必须赶快找到出口!”

         我们再次回到正殿,发现石棺有些不对劲,我盯着看了好一会也没看出来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就在这时强子忽然醒了过来,脸色异常的白,可能是失血过多导致的。

        “强子,你终于醒了!好些了吗?”看他醒了我心里非常激动,刚才要不是强子,我早就被那个女的给杀了!

        可他的行为却诡异的很,他看我的眼神似乎很陌生,就连他站起来的样子都不像个人!

        我暗叫糟糕,强子不会是被鬼附身了吧!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话音刚落,就听强子怪叫一声窜到了石棺上,很用力的推动石棺的封顶!

        站在一旁思索的冷龙大叫:“不好!”急忙抽出麒麟刀,在右臂上划了道口子血液顺着手臂流淌到刀柄上,瞬间麒麟刀嗡嗡作响,却没有一滴鲜血滴下来,紧接着冷龙一个箭步飞了上去一脚把强子给踹了下去,随即他又把左手划了个口子,不知道他嘴里嘀咕着什么,突然挥刀奔着强子的脑袋就劈了下去,与此同时就听强子惊恐狰狞的怪叫一声,又晕厥过去!

         看着强子没事了,冷龙突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似乎是大战了一场,看起来异常的疲惫!我急忙走过去帮他包扎伤口。

         包扎好后他冷冷的看着我说到:“你不用这么好奇的看着我,我们搬山道士都会这些的!”说完便不在理我。

       这几乎是他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顿时有些让我不知所措了!而我大脑中不断回忆着各种碎片,赵会是御岭力士,三哥是摸金校尉,冷龙是搬山道士,那强子不就是发丘中郎将吗?可又有些不对,强子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无非就是很能打,再者说我也从没见过他的发丘印啊!三哥曾说过,发丘有印,摸金有符,搬山有术,御岭有甲,三哥的摸金符我见过,而冷龙用的旁门左道也算有术,可强子却什么都没有啊?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将强子扶了起来,从背包中拿出瓶水喂给他喝!而冷龙坐在一旁看起来非常憔悴。

         又休息了一会,强子也正常的醒了过来,我们刚刚站起身子准备走的时候忽听这空旷的地宫中传出稀稀疏疏的怪声,仔细听起来就像是很用力的挠墙一样!

        我倒吸了口冷气,毛骨悚然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这种声音极为诡异,可当我们把目光投向石棺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一只干枯的小手正从石棺里面慢慢的伸了出来!

         突然就是死一般的沉寂,石棺里面的东西就仿佛看到了我们一样一动不动,而我们一时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可突然一声巨响打破了这该死的沉寂,那只手连同它的主人将棺盖推了下去,一具干尸骇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瞬间让我大惊失色:“这…他娘的是的什么怪物?”

        “小四爷,这东西我也是第一次见!”

        忽然眼前的干尸居然从石棺上面跳了下来,它风干的尸体搭配着一件汉代将军的服侍,两只风干的瞳孔更是诡异吓人,突然那东西诡异的咧开嘴把,连同周围的干皮都撕裂了,看起来似乎是在笑。

         冷龙将绷带扯下血流如注的灌入了麒麟刀,冷冷的说到:“这具萌尸交给我,你们快走!”

          冷龙再次说这句话顿时让我心里有一些酸楚,我掏出手枪与他并肩指着那具所谓的萌尸:“冷龙这次我们不会先走,我要与你并肩作战!”我的态度异常坚定。

         突然冷龙猛把我推到一边:“你们在这,只会增加我的负担,快走!”

         我一听顿时心里就来了气,心说:“我怎么就增加负担的?多少我也算是个帮手吧!”这一次我没有理他,对着那萌尸抬手就是一枪,那萌尸转过头看着我,张开破裂的嘴不知道是再说什么,突然一道寒光闪过我的手枪居然被斩成了两截,顿时把我吓得不知所以,仔细一看萌尸手里拿着的却是一把锋利的青铜古剑。

       突然萌尸开始向我逼近我想动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在这紧要关头冷龙挡住了萌尸,强子拽着我就跑!

        我和强子一路狂奔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刚才那口木棺前,强子一皱眉头:“这,怎么还有一口棺材呢?”

         “强子,最好别动,冷龙说这种棺材里面都是血尸!”

         “哦?我和三爷在一起倒斗也有几个年头了,可没听说过木头棺材里面就一定是血尸啊?那小哥真是这么说的?”

         “嗯嗯,是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快寻找出路吧!”

         强子话音刚落就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散碎的石头顿时溅了我一身,一时间内地宫大殿中乌烟瘴气尘土飞扬,我轻咳了几声,突然从对面洒来无数灯光,我暗叫糟糕心说:“肯定是司红军那帮人!”

         果不其然,那狂妄的笑声是那么的熟悉,:“哼哼,我看你们还往哪里跑!童诗瑶给我杀了他们!”

        空气仿佛凝聚了一般,一声冷冷的语气中竟是透满了杀气:“是,老板!”

        瞬间只看到一个人影朝着我们嗖嗖的窜了过来,我头上冷汗直冒心说:“这可怎么办啊!”

        就在这紧要关头强子上前一脚,直接把棺材盖踢飞,紧接着又把棺材掀了起来!我顿时明白强子的意思,手里为他捏了把冷汗!

        我隐约的看到那蒙面女子童诗瑶紧皱眉头,可还是猛的一脚把强子给踢了回来!

       我扶起强子赶紧溜,走出没多远我回头一看那血尸的脑袋居然被那小妞给揪了下了,顿时吓得我一哆嗦!强子拽着我一路狂奔头也不回。

        又跑了一根烟的时间我和强子来到了一处甬道,这甬道居然是倾斜向上的!我和强子相觑一看便有些毛骨悚然的走了上去,然而梯阶的尽头居然有几具骷髅,而上层的出口被一块巨大的石头给堵死了!

        “怎么是条死路?”我说。

       强子的头上冷汗直冒,看得出来伤口又在隐隐作痛:“四爷,这可能是机括控制的,我们好好找找,看能不能找到!”

        我和强子对这周围进行了排雷式的寻找,也没能找到那该死的机括!

        找了半天弄得我一身的臭汗,我坐在石阶上喝了几口水,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唉,强子,这会不会就没有机括啊?”

       强子看着地上的骷髅又转过头看着我: “小四爷,按常理这地方应该是个甬道,可偏偏被封死了!这说明里面另有蹊跷,要不就是机关在非常隐蔽的地方!”

        “可这四周我们都搜查遍了啊,唉,强子,我还真就奇了怪了!”我顿时有些疑惑不解。

        “嗯,四爷,怎么奇怪了?”强子疑问到。

        “你说这几个人,当年会不会就是被困死在这里的呀?”我指着地上的骷髅说到。

        “不好说,不过他们死前一定很痛苦!”说着强子就走到骷髅边上蹲了下了

       我凑过去仔细一看,可不是吗,好多地方都骨折了,而且骷髅嘴上明显少了几颗牙,面部的表情也异常狰狞,:“怎么会这样?看样子像是被打死扔在这里的!”

       强子观察的非常认真,就像没听见我说话一样,可突然他伸手就去拿那颗骷髅头!顿时给我吓得一愣,:“你…这是要干嘛?”

       话音未落就听嘎吱一声骷髅的脑袋就被强子给揪了下了,而与此同时甬道口的巨石居然开始挪动!

       强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四爷,这具骷髅就是机括!”

        我都有些看傻了,这古人虽说聪明可也太残忍了吧! “强子,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居然用这么残忍的手段!”

        强子叹了口气:“在古代,普通人的性命是最卑贱的,特别是奴隶根本就不算是人!”

        “哎…好了不研究他们了,我们还是快走吧。”我说。

        甬道尽头的石门慢慢打开,我顺着梯阶第一个走了上去,发现这好像是个单独的墓穴,我打起手电仔细一看,发现周围石壁上的彩绘早已被氧化腐蚀掉了,而地上还散落着一些锈迹斑斑的弹壳!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那些子弹壳,忙叫到:“强子,你快过来看,这里有很多的子弹壳!”

        强子很快从我身后走了过来,当看到这些子弹壳的时候,眉头突然就皱了起来:“这怎么和刚才洛阳铲探出来的子弹一样呢?难道说…”

        “怎么了,强子,哪里不对吗?”我疑问到。

        “小四爷,你看这子弹壳和我们在上面探出来的一样!”说着,强子捡起一颗生满了铜锈的弹壳递给我看。

         我仔细一瞧,可不是吗,与刚才那枚弹壳完全一样:“该不会,是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大的变故吧?”

         “十有八九,当时肯定是遇到什么突发情况了,要不然在这石墓内是不会有人轻易开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