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人血

    更新时间:2015-07-01 00:10:27本章字数:3092字

       我顿时有些茫然不解,忙问到:“为什么不能轻易开枪?有什么好怕的吗?”

       “这个墓穴我稍微观察了一下,空间并不大,在这么短的距离内开枪,难免会被跳弹击中,所以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开枪的!”强子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看来在当年肯定是遇到相当诡异的东西了。”想想就叫我后背直冒冷汗。

       “嗯…小四爷,走我们去里面看看!”

       “嗯…”

       我和强子小心翼翼的前行着,地上散落的子弹和弹壳不计其数,这个墓穴并不大只用了一根烟的时间就走到了主墓室,墓室中并排着三口木棺,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三口棺材居然都被打开了,而中间的那口棺材已经破碎不堪。

         我拿着手电走向右手边的棺材,走到近前一看却发现里面居然却空无一物,忙叫到:“强子,快来看这棺材里面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强子看了看后面见没人追来,便急忙走了过来:“小四爷,怎么了?”

         “你快来看……这棺材里面怎么什么都没有!”

         强子低下头只看了一眼,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这……这尸体哪去了?”

         “不会是烂没了吧?”我说。

         “不可能,虽然时隔两千多年,但至少也会留下一副残缺的骨骼。不可能什么都没有!难道……”瞬间我就看到强子头上冷汗直冒。

         “强子你丫的可别吓我,咱们可刚逃过一劫,我可不想在遇到那种萌尸了,光是想想就叫人毛骨悚然。”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忽然想到当年下葬的时候这几个棺材可能都是空的也说不定呢。

         想到这里我和强子叙述了一遍,可强子却不以为然的说到:“小四爷,这里面要么就是空的,要么就是跑了……”

         我心一惊“你说里面的东西跑了……”

         “嗯……如果我猜的没错里面的粽子可能就在我们附近隐藏着!”强子说。

         强子这一句话差点没把我吓尿了,瞬间放下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强子,那我们还是快走吧!我可不想死在那东西手里。”

         强子被我的表情逗的一乐:“小四爷,看你紧张那样。这棺材看样子被撬开的时间应该在三四年左右,所以里面的东西很可能早就被干掉了。也有可能就是一个空冢! ”强子观察的很仔细,棺材上虽然落满了灰尘但还是又很明显的撬痕。

        “空冢?”我疑问到。

        “嗯……我也只是猜测而已,走我们去看看中间那口棺材吧”

         强子看着那口破烂不堪的棺材,惊讶的说到:“这棺材……怎么会这样!”

         我看强子的脸色非常紧张,忙问到:“这棺材不就是破了点吗,有什么不对吗?”

        我打着手电仔细看了好一会也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强子在一旁蹲下身子似乎在寻找着棺材上的蛛丝马迹,忽然他用手擦掉棺材上的灰尘漏出一条由上而下的黑色的物质。

        强子抽出伞兵刀将黑色很薄的一层物质刮了下来,紧接着他将黑色的物质放在手里,随后又拿出水壶倒在黑色物质上。

        看着强子的举动顿时让我茫然不解,我疑惑的看着他:“强子,你这是…?”

        “小四爷,你看!”说着他就把手上黑色的物体递给我看。

       仔细一看我发现那些黑色的物体遇到水之后慢慢的变成了深红色:“这…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变红?”我一脸的疑惑。

       强子将手上深红色的物体扔到了地上,皱着眉头说到:“这应该是人血!”

       我一听,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啊…”

       强子又继续说道:“而且这棺材上还有几道还有几道勒痕,说明曾经这口棺材被捆绑过,不过…”说着。就看他在棺材上发现了一根绳索!

      

       强子盯着绳子看了半天,突然惊呼到:“捆尸索!”

        我听的一愣:“呃,什么索?”

       “捆尸索,看样子当年来盗这座墓的人,应该是摸金校尉!”强子若有所思的说。

       我心说三哥不就是摸金校尉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强子,捆尸索是什么东西啊?”

       强子拽着断裂的绳索猛的一发力,愣是硬生生的将绳子从棺材下面给拽了出来!我仔细一看发现这绳子有大拇指粗细,而且是红色的,虽然是几年前的绳子可在这墓中却没有侵蚀它分毫,而绳子的两端都像是被抻断的!

       “捆尸索是捆绑僵尸,粽子,血尸的神器,连捆尸索都能弄断的粽子,看来当年的那伙人估计没几个能活着出去!”强子说。

        我听的很认真,可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抓着我的脚,低下头仔细一看,瞬间头皮就乍了起来!那是一只惨白惨白的手,白的只剩下一副骨骼,而手臂却在一件绿色的迷彩服的断袖子当中。

        强子在一旁急忙箭步走了过来,一把抓起地上的手臂丢到棺材里面,急切的问到:“怎么样,小四爷,没事吧?”

        “没事,只是突然被它抓了一下!”我故作镇定的说到。

       “没事就好!”

       “强子,这里怎么会有断臂呢,而且那只断袖子明显就是现在的迷彩服。”我疑问到

       “肯定是上一批盗墓的,看来当时情况一定十分危急,否则谁会断掉自己一只手呢!”强子说。

       “强子,那我们还是赶快走吧,要不然遇到那东西就咱俩现在这状况,根本应付不了!”

      强子悄悄犹豫了一下:“嗯,好!”

      可我们刚走出去没几步突然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我和强子相视一眼回头一看却发现这种声音是从第三口棺材里面发出来的。

        这种声音听上去非常的诡异,感觉就像是骨头被打断之后走路所传出的声音一样!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打起手电照了过去,发现那是一张没有瞳孔的脸正从棺材里面慢慢的爬出来,然而猩红的脸部如同被剥了皮一样!

        虽然这几天离奇的东西没少看到,可这么诡异的东西我还是第一次见,而且还是这么恶心的,顿时胃里一阵翻腾。

        强子在一旁大叫一声:“不好!”急忙拽着我就跑!

        我们顺着甬道跑了约有一根烟的时间,又回到了地宫口这,我回头看了看见那鬼东西并没有跟来,忙问到:“强子,那是个什么东西,怎么瞳孔和皮都没有啊?”

         强子靠在甬道上喝了口水:“那是具血尸!”

        虽然我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可听他这么一说心里还是一惊:“啊…这怎么还有血尸啊?难不成这里面的宝贝就是血尸吗!”

        “小四爷,你只说对了一点,这血尸的确是保护墓穴的一种宝贝,可真正的宝贝并不是它!能弄出这么多血尸的人,其地位一定非同寻常,当然陪葬的宝贝更是无数!”强子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三哥失踪了,冷龙在地宫中也生死未卜…”我说。

        强子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到:“放心吧,小四爷,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手了,这种墓穴虽然不多见,可也难不倒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墓道上面传来咚咚的声音,似乎是在用什么东西凿墓顶,强子皱着眉头听了一会,紧接着他将我们的手电全部关闭!

         突然一声落地的巨响在这空旷的墓道中回荡不绝,一个身穿迷彩服戴着防毒面罩的人从甬道上面掉了下来,还连带下来一些散碎的土!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差点惊呼出来!而那个人背对着我们,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我和强子的存在。

        我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死死的盯着前面的那个人!

         那人拿着手电照来照去,似乎是寻找什么东西,我和强子急忙躲到死角这才没被她发现!

         忽然那个人开始移动,而她的步伐却是离我们越来越近,我心一惊,心说:“难道她发现我们啦!”

         而强子在另一边也显得很紧张,不知在什么时候他的伞兵刀已经握在手上了。

        我虽然不会用刀,但是我还有手枪呢,想到这里我急忙回手去摸,却发现枪不见了,我慌忙找了好一会才想起来那把手枪被萌尸给斩断了!

        强子在一边看我忙活了半天忙悄悄问到:“小四爷,你找什么呢,赶紧藏好!”

         “我的手枪没了!”我把声音压的很低生怕那个人听到!

        强子急忙从腰间掏出手枪,毫不犹豫的递了过来,我接过手枪的一刹那顿时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寒意!

        我轻轻的拉动枪栓生怕那个人会听到,与此同时一个黑影从墓穴中跑了过来!而那个人急忙从后背的背包中抽出一把金色的古剑。

        那影子瞬间就来到了那个人的身边,我仔细一看发现这影子不就是刚刚棺材里的那具血尸吗!

       忽然那人挥动着古剑奔着血尸杀了过去,眨眼间手起刀落血尸的脑袋瞬间就被斩了下来!

        我在一旁看的不由乍舌,心说:“这家伙也太猛了吧,一回合不到就把血尸给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