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西域人

    更新时间:2015-07-02 20:27:22本章字数:3139字

        正思索间突然一把利刃从远处飞了过来,顺着我的鼻子擦了过去!差点把我吓得魂飞魄散,我闪身出去想要一看究竟,突然一阵劲风袭来只感觉面部一阵火热的疼痛,瞬间就感觉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紧接着一声落地的闷响,尾骨差点都摔断了!

        我回过神来一看,强子正和那个人近身搏斗,我暗骂一声拿起手枪对准那人,可瞄了半天都难以开枪,他们两个扭打在一起要是开枪的话很可能会伤到强子,正一筹莫展之际强子居然不敌那个人,被一脚给踹了过来,我趁着这个机会急忙扣动扳机,就听“嘭…嘭…”的两枪,闪出两道火花奔着那人的面们就飞了过去。

        那人确实不一般,身子一闪躲了过去,我连忙又开了几枪,那人朝着三口棺材的墓室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骂到:“臭小子,你给我等着!”

        看着那个人消失在黑暗中,我这才慢慢放下手枪,扶起倒在地上的强子:“强子,怎么样!”

        “我没事,哎呀,这个小娘们还真挺有两下子的哈!呵呵…”

        “呃,小娘们?她是女的?”我一脸的不解,难不成强子被那人打傻了?要不怎么会这么反常呢?

        “嗯,是女的,而且功夫还蛮不错的,不比地宫中那蒙面的女人差!”

        我一听顿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说“感情你丫的是相中人家了吧!这么没出息,难道强子就是喜欢被虐的吗?”

        我和强子顺着甬道走了一段距离,发现不远处的甬道下面有一堆东西,走过去一看发现这是一具无头干尸,身上穿着迷彩服,并且少了一只右臂,我心说,难道墓室里的手臂就是他的?看样子他应该是几年前那批盗墓的人!

        干尸的衣服兜里面鼓鼓的似乎藏着什么东西,强子蹲下身子谨慎的打开那无头尸的上衣兜,里面是一个小本,打开一看从里面掉出一张二代身份证,我凑过去捡起来一看这人长得还算可以,三十多岁,叫王XX,可就是倒霉死在这了!

        强子随手把那本日记扔给了我,又开始翻干尸的背包,我接过日记一看,里面密密麻麻的文字到也没什么可吸引我的,可当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上面居然写着玉宮陵墓藏宝图,瞬间我的头皮就乍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这人的笔记上怎么会有那本藏宝图的名字!难不成他是三年前我在山上救得那个人的同伙?不可能吧,这世上哪会有这么巧的事啊?而且当时我救得那个人距离这里有相隔三座山呢!

        我急忙往前翻,看了半天里面并没有什么太有用的,只是这上面一个老林的名字出现了很多次,还有他们盗墓的经历!但这个墓里的笔记却一点叙述都没有,当时很可能他还没来得及写就被杀了!

        我叹了口气,回过头一看强子居然还在翻那个包,我打开干尸的上衣兜又把日记本和身份证原原本本的回了去,这人也真是够倒霉的了临死都没留个全尸!

        不一会强子打劫完了,随手将背包一扔将打劫出来的东西放进了自己包里:“没想到,这家伙的包里还真有不少宝贝。小四爷你看!”

        强子手一伸将一个漆黑透明的东西递给我看!我仔细一看发现这东西前端锋利尖锐,锥围形的下端镶嵌着数萜金线,帛成透地纹”的样式,符身携刻有“摸金”两个字,我心一惊,心说这不是三哥的摸金符吗!忙问到:“强子,三哥的摸金符怎么在你这?”

        强子被我问的一愣:“呃…四爷你误会了,这不是三爷的摸金符,是这位前辈的!”说着,他就指向了那具无头干尸!

        “强子,赶快把那玩意还给人家,拿死人的东西,你也不嫌晦气!”

        强子一听差点笑了出来:“呵呵,小四爷,我们来这不就是为了死人的物件吗!再说了,这摸金符可是个宝贝很难弄到的,不过我到是用不着这玩意!”说完,他就把摸金符丢了过来。

        我被强子这一席话给说的一愣,心说“我来这不就是为了盗墓吗!还能怕死人的物件?”我接过摸金符放入了上衣兜里面,三哥说过,有了这东西不管你经验多少,你都是真正的摸金校尉了。而摸金符这东西辟邪又驱鬼,但就是对不不了粽子一类的东西!

        这时候强子在一旁指着干尸上面说到:“小四爷,快看这上面居然有个盗洞!”

        我顺着强子指着的地方一看,还真他娘的是个盗洞!洞口并不是很大,但足够通过一个二百斤的胖,可仔细一想,这具干尸搞不好就是从这盗洞里面掉出来的,鬼知道这盗洞里面会不会还有别的东西!

        而强子却想以身犯险,毕竟这是现在唯一可能进入真正墓室的通道,毕竟地宫和这个需冢都是假的,然而真的墓室只有,有地图的三哥才知道!

         最后带着一丝好奇的心里,我跟着强子爬进了盗洞,盗洞里面挖的很平整,能看出当年挖这个洞的人一定是个盗墓的老手,向上爬了一会突然变成向上倾斜的走势,慢慢的出现了梯阶,很快我们便走出了盗洞!

       可眼前的一目顿时让我不知所错,我们居然站在了悬崖边上,这一切多少让我有些茫然不解,也不知道当年是哪位高手居然从悬崖边上打盗洞,怎么想的呢?

       强子站在到洞口皱着眉头看了好一会:“他娘的,这是唱的哪出啊?”

       我低头向下一看,那真是深不见底一片漆黑,整个山体就像是用斧子劈开一样非常整齐,洞口两侧都有一条残破不堪的栈道,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禁得住人!而右侧栈道尽头居然有一条铁锁桥,我顺着铁桥看过去,对面也是如同这里一样的断崖!

        既然有桥连通到对面,想必那里一定有什么蹊跷!我们顺栈道小心翼翼的来到了桥头上,桥头不是很大但足可以停放一台解放卡车,很明显这座桥的年代一定非常久远,下面本应该铺着的木板,却一块都没有,只剩下一副贯通两侧的六条锁链,每条锁链都有胳膊粗细。

        强子一把抓住锁链使劲拽了几下,居然纹丝不动,看起来还是很结实,而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们现在有没有胆量爬过去!一旦掉下去那可就是万劫不复,粉身碎骨。

        山涧中冷风不断吹过,我和强坐在地上吃着东西,想着怎么才能过去!这座桥最起码也有两千多年了历史,铁连上锈迹斑斑有些连接处融合在一起看起来非常结实,而有的看上去轻轻一碰就会断掉!

        终于在绞尽最后一滴脑汁的时候我想出了一个非常安全的做法,我们俩将绳子的两端很松的栓在两侧的锁链上,然后在把绳子中间的位置系在腰上,再打上个死结以免在紧急情况下脱落或者勒死!就这样我两腿搭在两条锁链上,双手紧握着锁链一点点的向前爬行着。

       强子在我前面爬的很快:“小四爷,你这办法真不错,虽然很安全但是按照这速度想到对面起码需要两小时!”

        “怎么的,你还想飞过去啊!”我说。

       “哈哈,你真当强子我有翅膀呢!”

      “嗯嗯…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打不死的小强,而且还是会飞的小强!”

       “小四爷,我可不是锅台后,我姓鲁可不姓蟑!”

       “哈哈……”

       我们在上面爬行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终于看到了对面屹立的桥桩,这里的桥桩与我们出发点的那座桥桩截然不同,前面这两个桥桩不仅磅礴大气,而且每个桥桩上面都雕刻着两条飞舞的凤凰!

        又过了大约一根烟的时间,我的双脚终于接触到安全的地面了,瞬间提着的心就放了下来。两个桥桩都有一米长宽其高度大约有十米左右,上面各自昂扬的站着两条栩栩如生的龙,而且都是用青铜铸就的,看起来就非常结实,即使再过几万年也不会把它们怎样。

        桥下面连着一条上山的石路,而这座陡峭的小山似乎与世隔绝一般,就像是一座孤岛孤立在这群山之颠,只有这座桥连通着外界。

        我和强子稍适休息了一下,刚要准备出发,忽然发现桥的对面居然出现了一群黑影,仔细一看居然是司红军那帮人!

       瞬间头上的冷汗就冒了出来:“强子,司红军他们在对面,估计很快就会追过来!”

       强子犹豫片刻说到:“小四爷,他们想过来也不是件容易事,以我看一时半会是过不来的,我们快走吧!”

        我和强子急忙奔着山间小路走了上去,石阶是盘旋在这座小山上的,然而台阶上明显有些被岁月腐蚀的痕迹,而内侧的石壁上刻却画着一幅幅的图案,我停下脚步叫住强子,意思是让他等一下!紧接着我仔细一看发现上面画的应该是当时建造这座墓时候的场景!虽然不知道面前雕刻的是第几幅,但上面的人却栩栩如生,从画面上看一个身着华丽的女人坐在銮驾上,两边站满了仆人,俯视着山下一群搬石推车修墓的人,从装束来看那銮驾上坐着的人应该是西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