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又摊上事儿了

    更新时间:2015-07-19 21:57:49本章字数:2032字

    很快这里恢复了平静,楚帆还处在昏迷中,要不是这里寸草不生有一个大坑,恐怕真的什么也没发生。

    夏洛奇这时飞了回来,看到了这里的场景和躺在地上嘴里不断流血,小脸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干嘛要逞强嘞?还好有我在。”夏洛奇张开了两只小手对着楚帆的胸口,一道洁白的的光晕从她的手中出现,降落在楚帆的胸口处。

    奇迹的一幕发生了,楚帆居然没有流血了,而且呼吸也平坦了,脸色红润了不少。

    楚帆的强势在慢慢恢复,夏洛奇的那烦光晕在给楚帆疗伤,夏洛奇居然会这种魔法,看来他的来历也不简单。

    至于身世,夏洛奇没说,楚帆也没有准备问,只要夏洛奇不伤害他就行了,旅行的途中是枯寂的,多个伴也好。

    毕竟楚帆现在还小,他还是个孩子,没有历练过,他怎么忍得住寂寞?有人陪伴当然是不一样的。

    楚帆还需要不断的磨练才可以成长,才可以成熟,楚帆还有许多要学的,毕竟有些事靠他一个人是不行的。

    至于李三白嘛,在对楚帆吩咐完后就又沉睡了,他这次醒来本身就是个意外。

    要不是楚帆来到了琼宇洞府,他感受到了这次的气息才苏醒了过来,李三白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恢复。

    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居然伤成这样,不过最让楚帆好奇的是飘渺图另一个真仙到底是何人。

    飘渺图可以算得上是一件防御法宝,只是楚帆不知道怎么使用罢了,他把飘渺图认为是一个储存物体的空间法宝。

    对于他来说,反正都是宝贝,有用就行,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距离这里万里的一坐冰山中,一个穿着黑衣的女子憔悴的坐在冰床上面。

    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涂琳,她虽然憔悴但他的脸上却洋溢着辛福的表情。

    她一只手不断的在肚子上温情的抚摸着,貌似是怀孕了,“宝宝啊,也不知道你还能不能看到你的父亲!”

    涂琳的眼中透漏出一丝担忧,她从每天送饭的侍卫口中得知,他父亲涂天下令全修真界追杀楚帆。

    她对楚帆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最起码都有一丝的感情,毕竟她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交给了楚帆。

    楚帆长的又不丑,相反他还是个阳光少年,一个有爱的少年,傻的可爱的少年。

    恐怕别人把他卖了他还要帮人数钱呢,楚帆到也不是傻,他是太纯真了,他并不知道修真界水有多深。

    他吧修真界看的太平淡了,他认为人都应该很纯朴的,但他不知道是修真界就是尔虞我诈,只要你身怀聚宝你就会被惦记,有生命危险。

    楚帆要是知道了自己快要做爸爸了,指不定有多高兴,不过十五岁就当爸爸了。

    这也太吓人了吧,恐怕他还可能不愿意,自己还要闯荡江湖,泡遍天下美女的。

    可是没想到愿望还没完成,却栽在了涂琳的手中,被这个魔女强行退到了。

    而楚帆就做了一只卑微的小受,被强攻了,太可悲了,这要是传了出去恐怕楚帆不用活了,太丢人了。

    “啊~睡得好舒服啊,这是那里啊!”就在这时楚帆醒了过来,他居然把之前打斗的事情都忘了。

    忘了就算了居然还睡得这么舒服,这让旁边的夏洛奇情何以堪,为了救治他累的精疲力竭的。

    他却在睡觉,太可耻了,还有比这更可耻的事吗?我想没有了,唯独只有楚帆一个。

    “敌人,对了那群人了?”楚帆突然蹦了起来,原来他还记得有敌人这回事。

    “都被你打败了!”夏洛奇用鄙夷的眼光斜视着楚帆说道。

    “哦,但这里寸草不生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睡在这里!”看来楚帆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也是,在他发动了炼狱碎波后他的能量就被抽空了,他也晕倒了,当然什么事都不知道了。

    “二货,鬼知道你怎么弄的,反正我回来的时候就这样了我也没看到他们人去哪了!”夏洛奇双手放在胸前无语的说着。

    夏洛奇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许是以为楚帆发动了什么威力大的魔法。

    这也不奇怪,楚帆是火属性魔法师,而且又是加强版的灭龙魔法师,这些对他来说不过是分分钟的事。

    灭龙魔法师以破坏为主,他们的破坏力是火属性魔法师的几倍甚至几十倍。

    更何况楚帆还是加强版的灭龙魔法师,这对于他来说是小意思了,楚帆的能量是魔灵力。

    是修真界从来没有过的能量,他的魔力和修真界的魔力不同,修真界的魔力带有血腥,阴暗等不良影响。

    而楚帆的魔力责是纯洁的能量而已,他的魔灵力接近传说中的玄黄之气。

    只不过他这还是雏形,比不过玄黄只气了,玄黄之气又称混沌之力,破坏力极大。

    混沌之力是炼器的好东西,是炼器师梦寐以求的东西,这种破坏力极大的东西加入武器中,会给人增加许多战力。

    “诶?这里有一个戒指诶,看来是那群土匪走后留下的。”楚帆拿着戒指就准备滴血认主,原本他以为会受到排斥,没想到轻松就完成了。

    “我擦,这么多灵药,居然还有炉鼎,可以拿来练练手了。”楚帆一直没有练习炼丹不是他懒而是他没有材料和炉鼎。

    李三白也没有,这次好不容易有了,这么好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弃了。

    “切,贪财鬼!”夏洛奇露出一脸不屑的表情。

    远方的七魔永,一个老人愤怒的吼着,“没想到楚帆这小子这么厉害,居然让唔孙的分身死去。”

    这个人就是王烈的爷爷,王霸,原去找楚帆的王烈不是本尊而是一个分身,看来楚帆惹上了一个劲敌。

    “让血杀出动,一定要将楚帆拿下!”王霸站在大殿上吩咐着,他不仅是王烈的爷爷,他还是七魔宗的宗主。

    楚帆一副小财仆模样,他不知道他在无形中又惹上麻烦,等着他的又将是什么?血杀究竟是个什么组织?